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一路向医5
    神医一听,也不知道我是抽的是哪要筋,反正今天也不知道我是哪里又有毛病了。说这样的奇怪的话,前些日子是她劝我回自己家乡来帮她做减肥药,你说她才说没有多久。现在我又劝她去城市,她以为我就是喜欢跟她作对,所以有点不想要理我,她是反问我说:“我怎么不求进步了,我要是不求进步的话,我能让你回村一起做减肥药啊?我就是想要和你一起进步啊!你也是有文化的人,你不知道我们的根在哪啊!我们作为现在的想要进步的青年,我们要是如果我们一旦有本事,我们就出去发展。我们家乡那是不是就永远得不到发展了,我们村里的人都不一起来发展我们的家乡,你说外人更不会来发展我们的家乡了,还有谁会来帮我们。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回来,而不是我出去,我想只要你回来也是可以大展拳脚的嘛。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喽,我还是挺看好你的,真的我不是跟你谈过吗?我们仓库的保安大队长的位置我是一直给你留着的,只要你是点头,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你想啊,这个管理我的减肥药厂的整个安全的重责,那就是全全委托给你了,你看我是不是非常器重于你,你说要是别人我还不一定能随随便便把这个重要的位置给他呢?我是觉得你行,你可以,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啊!你就是天生做这样的事的人,你就是天生的安全主管啊!你觉得呢?”

    我一听,我就槽了,这个她是跟我说过这个保安大队长的岗位,我也想过。你说这个岗位说得好听点,是这个安全保卫大队长,这都什么队长啊!就两个人一个是大队长,一个是副队长。而且就我们两个人轮流值班,你说这个有什么管法,关键是听着还有个跟班的样子,但是这个跟班我也使唤不上。我们相互轮流值班啊,我们也只有这个交接班的时候我们才能见上面啊!这个有什么玩法,这个是不是一点玩法都没有啊!

    我觉得从另一个精神层面上来说,就是值班老大爷,因为副队长就是一个老大爷啊!那我和老大爷的性质还不是一样样样的。反正我也是纠结了好久,我有几次都想要回去的样子,但是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毕竟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这样的话,你说让我把自己的脸面放在哪里了!那还不被村里人嘲笑啊,曾经的大文豪,现在怎么样,也就是在我们村里值夜班啊!其实这些都不是事啊,关键她也太没有诚意了,也不重金聘请我,让我拿当地的平均的工资标准。为这个事我与神医也是多次沟通,你说我们当地的标准,也就是城市里的低保的样子。

    我一听她骂我滚来着,这跟我妈是一样样样的口气,我一听到别人的喊我滚,我觉得这真的是太亲切了。哎,我这个人就是贱吧,不喜欢别人说我好,也不喜欢夸奖我,更不喜欢别人注意我。所以我还是喜欢别人骂我,听着家乡的语言,骂我真的是太亲切,感觉一下就要把我弄哭的样子。也许是生病了,这个又开始多愁善感了,还是因为别的或者是想她了,反正我也不知道。

    我说:“想就想呗,还不好意思承认,我就挺想你的啊!哎,你也不来城里来看看我啊,你说城市里多好啊!这个什么都有,你也算是一个小老板了,你说我不进步吧,我还是希望你能进步的。所以你来这个城市里发展吧,不要总是呆在自己的家乡了,你说你一直为自己的家乡做贡献。家乡人民都挺感谢你的,你什么也来城市啊!你也为城市的人民做做贡献啊!让城市人民也感谢你啊!毕竟,你是有手艺的人,城市人民需要你这样的有本事的人啊!你看我,我没有什么本事,我还不是要进步,我还不是勇敢走出自己家乡,出来发展,你怎么就不敢啊!别总是守着自己的家人啊,你是有文化的人,也是希望能进步的,所以城市才是你的未来的发展方向啊!听你哥的,来这个城市吧!”

    更气人的是这个神医还挤兑我说:“有一点就不错了,你知道这个岗位有多少人找关系想要做吗?我觉得你合适,所以我是第一时间想到你了,我也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了,你还嫌钱少啊?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太俗了。”她还问我曾经的上帝指使去哪了?曾经的不可一世的那个上帝指使在哪?你还是那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上帝指使吗?

    你说听了她的话,你说我们还能不能聊得下去啊?那是当然聊不下去的样子,根本就没法谈吧!是的我曾经我讨厌的就是别人跟我谈钱啊,我总是说别跟我谈钱。但是现在我变了,我不再是那样的人了,我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了,我当然是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我都是跟别人说:“我们还是谈谈钱再说,没钱你跟我谈什么啊?”哎,在城市里跟着城市里的人耳语目染的,单纯的我都变坏了。变成了这样了,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谈谈钱再说事吧!

    你说让别人来当这么重要的岗位,你还不想花钱,你也太会做生意吧!我当时我就批评神医了,你这个是坑老朋友,你是先坑老朋友,再坑新朋友,你说哪有帮你打工,你不钱,还来帮你的人啊!你找出一个试试,我就不信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人,免费帮你的人。要是有这样的人,我就现场表演吃鼠标垫的绝活。我也是醉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啊,哪有这样的便宜的事啊!

    神医笑了笑,那是对我相当失望的样子,她告诉我说:“怎么没有啊!我们厂的销售顾问是范太稀,我们厂的名誉教授是我们的眼镜帝,我们厂的投资顾问是我们的成就哥,现在就差你了我的安全保卫队长啦!”她问我你不是说没有吗?这不是有很多人免费帮我打工的啊!你不能没有吧,你是不是得现在表演你是怎么吃鼠标垫的,你是很期待啊!

    我一听,我也是醉了,这个能一样啊!我说:“这些人都是挂名的,都是不用干活的,你说为什么就我一个人要干活,还不想给我钱,你不是坑我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要欺负我一下啊!”

    神医一听,表示我错怪她了,谁说不给你钱啊!我出的钱比这个我们的副队长还要多一百啊!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照顾你啊,你一来直接升为我们药厂的大队长,钱还比相同工作的人多啊?你说我对你多好啊?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照顾你,你说你是我的老同学我不照顾你,我照顾谁啊!

    好吧,当时我听完,我就不想要理她的样子,我说你就坑我吧!现在你说她又旧事重提,你说她安的什么心啊!就是成就挤兑我的样子,我不想跟她这件事了,我说:“还是你来城市里吧,来我这里我们好好的谈谈心,我觉得你现在自从开发出这个减肥药后,你有点浮夸了。我得好好的跟你谈谈,我怕你是误入歧途啊!我说什么也得指点你一下,免得以后你怪我说我不提醒你,没有当你的人生的指路灯什么的。你说作为你的好朋友加同学,我能不管你吗?我能不免费当你的人生的灯塔吗?”我说我必须对你负责,这个是我应该做的。

    神医一听我又在吹牛了,你说我这样的人哪有资格当别人的指路灯啊!还当灯塔,怕是更不可能了,所以神医见我这么热心的样子,告诉我说:“看在你这么热心的分上,我就不去找你了,你来找我吧!你说这种事,这样大的事,是不是得在家里谈啊!这种事怎么能在外面谈啊!必须在我的家里谈,这样才能表示出你说话的份量啊!”

    我总算是把她绕过来了,我就等她这句话了,你说我都到你家门口了,你要是不请我进去。像我这样自负的人,我怎么好意思自己进去了,像我这样的人男人就是要面子。就必须是别人请我们,我们才能进去,这才有面子啊!所以我说了:“我现在在家,你来我家吧,你又不在家,我怎么去你家啊?”

    神医一听,她哪能有我绕啊!那是一绕就上当了,她是告诉我说:“我怎么不在家啊,你来啊?来指导我的人生,来当我的灯塔啊!”神医那是肯求我起来,表示我就会装碧,以为我只是在电话那头吹牛啊!因为她不知道我回来了,你说这也不是节假日,回来也不能呆几天,我这样的人我是不会浪费车费的,我是不会随便的回来的。我回来都是有目的的,毕竟没有人出车费,车费要自理,你说我傻啊?

    所以我当然是心里偷着乐啊!我早就知道她会求我的,我也等着她求我进去了,我说:“那好,看在你这么求我的份上,我已经到了,我在你家门口,你出来迎接我吧!让我好好的指点一二吧,你说你都这么求我让我来你家了,你说我怎么能不来啊!为了你的前途,我这是必须来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