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二章 求医7
    你们知道的,在她家大门口她就踢了我一脚的,这个仇我还没有得报啊!我当时我就说了:“你再敢踢我试试?”我是用的是这个威胁的语气啊!难道她就没有听出我的语气来,我当时是非常的愤怒啊,所以我才用的是这种的威胁的口气告诉她。不允许再这样了,再这样我就对她不客气了。

    我也是醉了,我以为她被我是威胁后,她就老实了,她就不敢再这样了。我没有想到她的敢啊!她还敢踢我啊!而且这次比上次还要狠啊,这次我只差是摔得把自己的牙摔掉了。你说她踢得狠不狠,那是相当的狠啊!那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一脚,我是亲自感受到了。她是真的下得去脚啊!我心想你怎么也,我是非常的愤怒,我先是吐了吐这个吃进嘴里的灰。然后,我是用憎恶的眼睛看着她,我觉得我的眼神里那应该是充满了我的愤怒吧!

    今天你是第二次踢我了,你说这种事是士可忍熟不可忍,所以我们这么熟你还踢我,我是真的忍不了了。我是提着我的裤子,我就跳起来了,你这是成心的是不是?我都准备好了,你怎么不给我打针,你还踢我啊?我问神医。

    神医说:“谁让你脱裤子的,这个打针就要打屁.股啊!你是多久没有打针了,你觉得你打那个部位的时候那都是什么时候?”

    我是想了想,回忆了一下曾经打针时的场景,我说:“那都是我小时候,我小的时候,医生给我打针都打那里呢!”

    神医说那就对了,那是以前啊!现在呢?她是反问我说。

    我一想我怎么知道啊!你们那不是想打哪,你们就打哪啊!那都是你们说了算啊!所以我觉得我想打这个屁.股,我就让你帮我打这个屁.股啊!毕竟啊,那里肉多啊,不疼啊!哈哈,我聪明吧,反正都是你们说了算,你想想打哪就打哪,那就准你们当官的放火,就不准我们百姓点灯喽!我也是醉了,欺人太甚的样子,你们太坏了,欺负人。

    神医然后告诉我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个打针还打屁股吗?你有没有文化,你还有没有点礼貌啊!我都没有说来着,你是自己刷地一下就脱了,我拦都拦不住。你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你说啊,我都没有说你自己也客气的样子,你是挺自在的,这个你也是真的没谁了,你就刷的一下,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医生的感受?你有没有想到我们的女人的感受?你有没有想到我这个黄花大闺女的感受啊?”

    我一听她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我想想就想吐,你说我哪敢想啊!我是真的没有想过,我要想过我也不这么做了。我说:“我是倒打一耙,我说我看你迟迟不动手给我打针,我是看你舍不得给我注射疫苗,我是看你是怕我浪费你的钱,我一心急我就什么也没有想了,所以我只是想要帮你下这个决心啊,再说了你说你个女孩子有的时候不好意思开口说让我脱裤子,我怕你不好意思,所以我都是自己来的。你不好意思没事,我好意思的,我是很能理解你的,所以你说这个也怪我喽!”

    我又说了:“就算是我有错,这个你不能好好的跟我讲。我也不是什么野蛮人喽,我也是可以理喻的,我也是讲得通的,只要你是好好的跟我讲,你还怕讲不通啊!你是讲也没有讲,都没有试着跟我沟通的样子,你是上来就是给我一脚,你说我是什么心情,你说我是得有什么脾气,我那是相当的不开心,我跟你讲,我真的是很不开心啊!”

    神医继续跟我不依不饶的样子,她是告诉我说:“这还不是你该,这个不着死就不会死,你没有听过这句名言吗?你要是不把你的那里对着我,我能踢你吗?所以你这是活该,就是该我这样对你。”

    我扯道:“我说你迟迟不给我打针,我那是命都没有了,我还管得了这么多啊!所以都是你的错,我要是早给我打进口苗的,我哪能是情急之下,就做出这样的龌龊的事啊!我知道的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也做不出这样的事,要不是情非得已的话,要不是这个命悬一线啊,我这个也不会乱来的,我真的不会的。这个都是你逼我的,让我一时情急做出如此羞愧的事,我自己都觉得我太过分了,所以我跟你道歉嘛,你说这个要打哪里啊!你是快点给我打针吧,你知道这个疫苗是早一分钟给我注射,我活下来的机会也会多一分啊!所以,你就美女不计小人过,你就不要计较了,还是打针吧!我们不说这个好吗?”这女人就得哄,你要是跟她强,她非弄死你不可,我是知道的,她的脾气真的不好啊!

    神医告诉我说:“你别装这个傻的样子,你是学过医的,你是有一定的医学常识的人,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疫苗应接种于成人上臂(三角肌区)和小儿大腿的前外侧部位。疫苗一定不能接种于臀部,因为其吸收情况难以预测。难道你会不懂吧,我就是故意恶搞的,你就是故意耍无赖吧?”

    我没有回她的质疑,我觉得我解释都是多余的,只要你是给我接种了疫苗让我是逃过一劫就行了。我也不管你是怎么看我了,现在还是活命要紧啊!

    神医是拿着细细的针管,向我走来,她是冷笑着:这回真的要打了哟!你不要害怕呀!你抖什么抖啊!我怕什么怕啊,你都几十岁的人了,你也不是小孩子呢!你怎么这么害怕啊,不疼的,真的不会疼的,你不要怕嘛!一下就好了,就跟蚊子叮了似的,你说那有什么感觉啊!我也是醉了,你是多久没有打针了,你是不是好怀念打针的感觉啊!

    尼玛的,我一开始也不怕的,被她问得我的心里怎么也是毛毛的,我想这就是心里作用的原因吧!就是会突然的害怕一些事情,我说:“要打就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不要跟我是叽叽歪歪的!我根本就不害怕,我都不是会害怕的人,这辈子我都不会怕打针这种事。这个只有小孩子会怕,我才不怕呢!”说完,我心想我也不能让她给我是轻轻地打针,这样会显得我怎么男人。作为一个男人我们就得要面子,我都是说:“你去找一个木头,或者是什么的棍子类的东西,我咬住啊!”我不是怕,我只是觉得这样会更安全一点。

    神医是在地上随便找了一根烧火用的炭火棍,递给我说:“来自己咬着,我也是醉了,我见过无数的怕打针的小孩子,我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人,我也是醉了,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你怎么连小孩都不如啊?”

    我说你不要拿我跟小孩子比,我们没有这个可比性,你觉得我连小孩子都不如吗?你这么这样看我,我是这样的人吗?你觉得我这样的男人真的如此的懦弱不堪吗?好吧,就算是的,你能不能找一根干净的,你说你找的这根都脏成这样了,都乌黑发亮了,你还拿给我咬。你不觉得,你说让我咬的人是情何以堪啊!你说你这样是不是太搞笑了,你这是完全的看不起我,是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人家真的会伤心的。我现在就很伤心呢?我觉得你都不关心人家呢!

    神医的意思也是很坚决的,她是继续递给我说,你要是不要,不要那就拉倒的样子。估计觉得是相当无语了,她都这样的将就我了,我还挑三拣四的,所以她是非常的不开心的样子。觉得我这个人是太扯淡了,没有见过我这样的纠结的人吧!她是恶狠狠的盯着我说,咬不咬!你不咬这个你准备咬什么?

    我一听,我看着她是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也是相当的梗直啊!我当然是如实的回答她的问题,我是撒娇道:“要不,你把你的手给我咬吧,你的手有肉,这个咬起也不疼的,这个真的不会疼的。你就特征一下吧?”

    神医一听,估计是没有见过我这样不要脸的男人吧!神医说了:“你妹的,你这个是狂犬病,你是前驱期,你就开始惦记着咬人了。你说让我把我的手给你咬,你这个不是想害我吗?亏你想得出来,你是不是想要害我啊!还是你不想一个人死,你想要拉一个人和你一起去死?你说你要拉,你也不拉我啊!你说你这人心怎么这么坏,我好心给你治病,你却惦记着想要咬我,想要害我,你说你这样的男人是不是传说中的白眼狼啊!”

    我一听,心想这不是没有什么可以咬了,我只是举个例子嘛!你说这个我能真的咬啊,你说就算你肯牺牲你的手,把你的手捐出来。但是我也是舍不得的,所以你也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坏,我不是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是啊!居然说我是白眼狼,你说我是这样的人吗?就算是,我不是也只是嘴上说说嘛!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