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四十三章 夜已深10
    喀喇喇几声响,远处传来了古松粗大的枝干断折掉落的声音,但下堕的巨响响彻了整个小树林。看见没有,听见没有,是不是我是帅气的男人,我要是不是最帅气的话。这个时候为什么整个小树林都会为我喝彩的样子,就是想要为我加油打气吧!它们也看不下去了,知道有人竟敢无视于我,所以都生气了。我也不是说我就是这个小树林里最帅气的男人,我只是想要说我的帅气怎么能被别人无视呢?对吧!

    你说我是如此帅气的帅小伙怎么就这么不招人稀罕呢?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你说我差哪了,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哪里差了,为什么就是得不到女孩的青睐啊!你说这个还有没有天理啊,你说这个还有没有公理啊,我觉得是太没有道理了。我看我们已经聊不下去了,尼玛的我么帅,虽然光线有点暗的样子。会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影响我们的视线,让她是不能方方面面欣赏到我的帅气。但耳中“帅气”的声音,还在响呢!刚才我都那么喊“帅气”了,我就不信她能听不到啊!我就不信,你说她离我也不是这么远怎么就能听不到啊!那是必须应该而且肯定是听到了,知道我是一个帅气而且有骚气的男人。

    “那我真的走了”我觉得她以为我不想走,所以我一直在说我要走了,我就是不走的样子。就是因为她的味道太好闻了,我特么地舍不得她啊!我槽了,你说要是她不是这么好闻的话,我说我能舍不得走吗?再有,你说大半夜的,遇上这样的人你特么的是不喊我走,我也不能主动走啊。你说我一天天的得多无聊啊,好不容易遇上个活的,还是女的,你说我怎么能不和她是多聊一会儿啊,反正是闲着也是闲着。但是,你们懂的要装一下面子,表现得是挺不在意的样子,这样才能是有面子的男人吧!“姑娘,我现在有点忙,好,我们就直接跳过前奏直奔主题吧!这回我真的走了,走了哟!”

    她一听我要走,也没有表现出非常惋惜的眼神,也没有要拦着我的样子,她知道我这样的男人如果我真的要走,是她拦也拦不住的。所以以其是浪费时间拦我的话,不如是好好的跟我说一下我的目前的处境。她是非常淡定的,一点都不担心我走得了的样子,她得意告诉我说:“你觉得你能走得了吗?”

    我一听,果然是走不了的样子,虽然我的心里很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只能是弱弱地问她一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有点威胁我的语气的样子,我也是醉了,我就觉得回去的时候,怎么会突然出不出去了的样子。所以心里就有点发毛的样子,为了抵制住自己的颓势,不让自己变得是心虚起来让别人是看见我的弱点。你说明明我住的茅房就在不远处,为什么我怎么走也走不到呢?

    我怕是遇到鬼了吧,我当时以为真的是遇到鬼了,后来跳出了一个人来,我才安心一点。虽然,在我们这个世界人比鬼可怕多了,像我们这样的平凡的人真的没有遇见过鬼。所以,自然也无法弄明白鬼的性情吧,以其遇到一种陌生的存在,还不会遇到一些我们已经认知的生物,才要更安全一些吧!我才会突然的打着拳来,练起武来!就是想要让自己是有点底气,壮壮自己胆,不让自己害怕啊。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像我这样的帅气的人应该不能对我下黑手。

    她这样的解释,感觉是为了形容一下自己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吧!她告诉我说:“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我看书的时候有人来打扰我!”

    我一听“然后呢?”我就很好奇想要知道,难不成是因为我的“帅气”影响到她看书了。看来以为大半夜的还是少折腾为好啊,毕竟你说影响到别人休息和看书那多不好啊!

    她又说了,然后啊!所以我在看书的时候我都会设下一个小小的阵法,就是为了防止别人不要打扰我,所以我专门设的一套阵法。

    我一听,这么厉害啊!难怪我是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样子,我说:“姑娘的阵法果然精妙得厉害啊!不知道你设的这个阵法是个什么原理啊!为什么我就走不出去的样子。”

    她一听我夸她,那是相当的自豪告诉我说:“我的这个阵法确实精妙得很啊!那是相当有设定的,就是凡事来我这里的人,也就是进到我的阵法里的有人,那都是进来的时候容易,出去的话那就非常的难了。这不是一般的人能轻易的走出去的,不然怎么能显得出我的本事啊!”

    我一听,我也是醉了,而且是醉得不要、不要的,你说别人一般设的阵法都是。进来不容易,出去更不容易啊,她到好她真是不同凡响的样子,她设的阵法是进来容易,出去不容易。你说这个是不是让人就很不淡定了,特别是我这样的帅哥,我听了她的话,我就表示非常不淡定了。我总算是看出来了,也听明白了,你不是来看书来的,你也不是单纯的只是为了布阵不让人打扰你来了,你特么大半夜你是来圈男人来了。

    你就是想要圈我这样的帅气来了,你说我好不容易是走了进来,而且走进来的几率如此之低,你说你能轻松的放我走,我自己也不信的样子。你说哪有她这样玩的,你听她这话就是那种傲娇的口气,她想说的就是“我就明摆着就是玩你。你要怎么着,你咬我啊!”你说哪有她这样玩的,想想就是一种霸道的口气,说什么:“进来容易,出去难!”也就是明摆着告诉你有来无回的样子,你说我是不是拉屎拉出大问题了。我这回是摊上大事了,你说我得有多悲催啊!

    她看着我是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她表示非常同情我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办法,谁叫我是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狱无门我是偏闯进来啊!这事怪不得别人,这得怪我自己是没事,跑这么远来拉什么屎啊!我不拉屎的话,我能死吗?想想小的时候知道怕,不敢做这样的大胆的事。没有想到老了老了,这个胆子也大了,我们做的事也越来越大胆了,后果也越来越严重了。你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当然是来不及了。你当然是不能服输的样子,我说:“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得谈的,你觉得呢?”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是槽、槽、槽了!

    她的意思是让我是在这里继续聊聊的样子,我是看出来了,她根本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我走的意思。不然,她不能设下如此逆天的大阵,我想走真的是不容易啊!我也只能是认栽了,因为早就知道出不去了,现在只是确定了一下,原本是她搞的鬼啊!想想自己的人生真的是够了,这种倒霉的事怎么就偏偏让我是碰上了。

    然后她是仔细的,像是看见外星生物一样的观察我,特么的这么黑的地,你说她不仔细的看。认真的看,你说她能一下就看清我的长相,我还真的不信,我就不信她的眼神就能这么好。带夜视的功能,那还真的是逆天了,所以她是仔细地端详了我半天后说:“我看你脑门都黑了,要不我给你算算,不要钱,说得好你就听听,说得不对你就当我放屁得了。”

    我一听,尼玛的这闹了半天你特么的还是个神婆啊!我以为她是找不到聊的,开始装神弄鬼起来,我才不怕她呢?我真的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我心想反正我今天是落你手上了,你要杀要剐就尽管放马过来,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我当然是乐呵呵的,不能是得罪她的轻言细语的说,那我就听听,也不吃亏,那就听听他怎么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听她怎么说!反正走是走不了,只能是陪她聊聊天了,总比被抓去看书强多了。

    我心想你说这个大半夜的我要是脑门发亮,要么我是聪明绝顶了,要么我是脑门凸出,长得另类的样子,所以你说怎么不可能脑门发黑啊!这个是必然的,我说:“姑娘好眼力,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问题来了。”你说这么黑,她都能看出我的问题来,你要说她的眼力不好的话,那真的是说不过去啊!

    然后我们开始是寒碜起来,开始了我们的亲切的交谈啊!我们的友好的气氛从这一刻就开始了。我觉得我要取悦于她这样,我才能有脱身的机会,我要是不能取悦于她的话,你说她能轻易的放我走吗?好吧,那是真的不能啊!这个姑娘听我是夸她眼力好,很得意告诉我说:“公子啊!我看你脑门发黑,你一定有毛病!没想到在这荒村野外的能碰见活人啊!”

    我一听她明显是在挤兑我的意思,你说我没有毛病,我能到里的圈子里啊!这哪里是圈啊,这明显就是个套啊!我算是掉你坑里了,你说要是我能不装碧,我能掉这坑里吗?我说姑娘你说得很对:“我是真的有毛病!”

    她一听我这么爽快的承认了自己有毛病,那是更得意了,还非常肯定的告诉我说:“而且你的毛病不是小毛病,你的是大毛病。”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