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五十二章 夜已深19
    当然,戴面具纯属个人的爱好,没有什么对与不对的。戴与不戴只是个人的爱好吧,我们不能对别人的爱好指指点点。我想,不管是什么样的东西,好的东西,美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是赏心悦目的。而我的赏心悦目完全来自与自己的激动吧,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像我这样的平民能看到如此美的东西。你说内心能不激动吗?那必须是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吧!你说我正在欣赏着她的面具,我是相当的仔细端详着,也没有注意她的反应。

    我的左脸颊上吃了一记耳光现在都还是**辣的,没有想到她突然不知是什么毛病了,反手又是一嘴巴啊!明明我觉得我们的气氛还是很友好的。毕竟她是吃了我的馒头,我们的尴尬的气氛还是得到了缓和了,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啊!她虽然是女人,但是出手仍是极为沉重,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是一个不一样的女人,是一个特别喜欢打男人的女人。我跟你们讲要不是我的脾气好的话,我早就揍她了。真的!前提是打得赢的话,打不赢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上帝指使哥哥给她打得头晕眼花,身子又打了个旋,双手捧住面颊。右边脸、左边脸都是透红了,那是,怒道:“你,你干么又打我?”不就是看看你的面具吗?这个有什么稀奇的,我又不要你的面具,只是看看嘛!你说我有说我有想要吗?我没有吧,根本就不想要打你的面具的主意,我只是出于一个对艺术的欣赏拿过来看看。我只是看看而已,你怎么又打我啊?我是对她再一次的出手打我,而且还是我的脸,我是相当的不满。还好这一次,我没有退后一步,所以没有上次的加速的效果,所以这一次要稍稍地轻松一点吧!

    姑娘怒道:“大胆小贼,你,竟敢看我的胸部!你竟敢碰我脸上肌肤!竟敢,还摘我的面具!想我一世的清白,就这样,就这样的毁于一旦啦!”急怒之下,登时晕倒,横斜在地。

    我一看有点像是气急攻心的样子,我觉得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是上去安慰一下她啊!你说我是这样的善良的男人啊,我觉得我有理由是上前是发扬一下我的男人的关爱之心。毕竟,我是一个好男人,好男人就是得有爱吧,我觉得我的满满的爱,当我是看见她的时候我是早就泛滥了,现在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特别是看她是生气了,我觉得我特别的心疼啊,虽然她是打在我的脸上,但是疼在我的心里啊!好吧,我是非常的心疼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从来都没有过啊!

    我心想这个也有太夸张了吧,不就是看一看她的面具吧!怎么就把的清白毁了。这简直就是含血喷人啊,这个是对我的人格的一种污蔑,对我的人品的一种诽谤,对我的人生的一种不负责任啊!我心想,我哪有毁她的清白啊,到是我被她打了两嘴巴!我的脸上已经有她的深深地痕印了,你说像我这样的极其爱面子的人,要是带着这样的痕迹,你说别人会怎么想我啊!还以为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还以为我又干什么坏事了,这个你说姑娘见了,还怎么跟我好了。我总不能说这个是我妈打的吧!

    这个,你说这个明显一盒药膏,这个,很明显的不够嘛,我是说什么也得再要一盒的样子,这样也不白挨这么一下打啊!对吧,你说我想的这个是不是很合理,我也没有是贪得无厌的样子吧,我只是在合理的争取我的权益对吧!反正,打都打了,你说我也不能打她的样子,她是女人嘛!能要一盒是一盒的样子,不能要我也不生气,毕竟,我觉得哪怕我只要是能把这玉盒顺利地带走,就算是不错了。而我现在只能是静静地看着她了...

    我是听到左首淙淙水声,走将过去,见是一条清澈的山溪,于是洗净了双手,俯下身去喝了几口,双手捧着一掬清水,走到姑娘身边,道:“张开嘴来,喝水罢!当然你不喝就不喝,我是怕你是不能打人啊!”我是先把话是说在前面,怕她是又找理由又打我的样子,你说现在的女人怎么脾气这么大啊!怎么就动不动就打人啊!这一刻我的微红的眼圈和强忍的哽咽来得震撼,那一刻,你所不懂的颠覆窒息和理解不了的生态化反在我们执着坚韧热情不减的信仰面前变得微不足!骄傲吧,嘛村人!(奋斗)(奋斗)(奋斗)”

    为你疯狂,为你流下激动的泪水,上帝指使哥哥(强)(强)(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嘛村人这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在很多质疑、不解和嘲笑当中,今天,它还是来了。而在说这话时,看着眼前的姑娘我是不能自已,激动得声音颤抖并落泪。示弱、追梦、自信、狂妄种种互相拧巴矛盾的姿态汇集一身,反正大家不要想了,跟着我上帝指使走就好了。yes,we.can。

    乔哭过,雷最近一不小心也哭了一次,贾哽咽过,可别人哭过你就别哭了,以前哭过现在就别哭了,这绝对不是反对各位大佬真情流露,提倡千篇一律——只是总在提我曾经历过多少坎坷,总在说我的梦想受过多少嘲笑,总是在发布会哽咽,就不怕被人觉得你太祥林嫂了吗,就不怕别人叫你“哽咽哥”吗?但是,你们都没有我行,我是“哭帝”上帝指使,我轻易不哭,我要是哭的话,你们谁也拉不住我的。

    俗话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从上述不难看出,无论是与新兴的科技企业特斯拉,还是传统的制造厂商相比,无论是在技术积淀和创新,还是对于造车的理解和风险意识上均存在不小的差距,而这种差距的弥补仅靠哽咽和激情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也知道一个男人光是哭也是没有什么软用的,所以我不想再哭了,哪怕是她打我,我也不哭。因为我渐渐地明白男人的眼泪不是用在这种浪费时间缅怀过去的事上的,应该是用在别人的更有意义的事上,就是奋斗,不断的奋斗啊!

    果然,你以为她会真晕嘛!她根本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哪有真晕啊!她是晕了一会,立马是又跳起来了,她是看着我。我一看这女的,长得也太好看了,虽然光线不好,不能发挥出她的外貌的一半的水平。但是,足已是让我是垂涎三尺的样子,那根本就不用在意年纪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年纪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她的脸上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更闻到阵阵幽香,当下不敢多看,看了得挨打,我是被打怕了。

    明亮的月光是洒在她下半张脸上,让她是更显得是白皙动人的样子,那就跟在她的脸上是抹了一层银似的。上帝指使见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就跟是玉一般!我槽了,这个看来是常年不见月光似的,这个都不太像是人似的,难道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的吸血鬼吗?我也是醉了,你说我不是遇上漂亮的吸血鬼姐姐了吧,哈哈,她这么喜欢打人的样子,你说她不会咬我吧!

    我可不想要变成吸血鬼啊,活在夜里的样子。我还是想要像一个正常人活着就算了,好吧,我不想我是嫉妒她的美,不得不让我是想多了。哎,刚才我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啊,看来我真的是脑子有问题啊!你说这么一个美女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是不看,我去欣赏她的面具做什么啊!难怪,她打我也是应该的,毕竟面具跟她的美丽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起来。是不是因为我有点太势力了,心里只有艺术,而忘记了美女。其实美女才是真正的艺术啊,我虽然是一天都在说要找女朋友,但是有的时候总是会被别的东西所吸引啊!

    我也是有点小怕,小怕的,这个女人难道真的不是凡人,美丽不可芳物啊!你看她的脸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整体反光很明显啊!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女孩有的雀斑啊!现在的女人上了年纪,都会或多,或少的不断的冒这种雀斑的东西啊。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动:“她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这时溪水已从手指缝中不住流下,溅得姑娘半边脸上都是水点,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上帝指使哥哥一怔,便不敢多看,转头向着别处。

    她是起来第一反应,虽然我说让她喝水,但是她不知道我怎么会有水啊!毕竟,我没有盛水的器具吧,所以她才会觉得可能又是口水。毕竟,她是有见识过我的口水有何其多的,所以她是告诉我说:“你是又流口水啊!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口水啊!你是不是人啊!你是脑残还是怎么样,怎么能有一腔的口水,不禁的下流啊。”她是想要再给我的脸上来一记的,但是还好我说了让她别打脸了,所以她才忍住,要是我不提醒她的话。我看我的脸估计准得废掉的样子,再也见不人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