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五十九章 夜已深26
    第三个女孩愿与我共赴黄泉,她告诉我说:你离我远一点,你永远也不要靠近我,再靠近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第四个女孩为我牺牲爱情,她告诉我说:我爱你,可爱情不能当饭吃,就算是我爱你那又能怎么样,也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我不能为了爱情而害了我们两个人,所以我们不能爱得太随便了,所以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第五个女孩愿意为我长相斯守,要与我不离不弃,她告诉我说:我已经是他的人拉,如果他有什么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第五个女孩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凡之处,她就知道我是一个不同凡响的男人,所以她愿意成为我的家人,她告诉我说:“你将是我这辈子唯一最疼爱的弟弟!”从那天开始我就有了‘帝星’一说吧!

    如果遇见第六个我会对她说:我爱你!关你什么事?“我知道你一定不喜欢我,可是我有经验,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所有遇到我的都这么说,他们说我天真可爱又很有活力,你只要了解我,就知道我和亲爱的是天生一对!所以我想对那个女孩说“姑娘你不要死,你说过做鬼也要缠着我的,如果你要是死了没有变成鬼,你说我到哪里去找你去,所以你不能死,你永远也不能死,你要活着,你要努力地活着,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致逝去的爱,我是如此生气亦是如此深情,使我无法忘怀,为什么生命要承受如此之重,所以我对着眼前的姑娘说:“你不要死,你也不要骗我!你说你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死,你不能死,我也不能让你死。你说过死了我们也要爱的,只是你要是变成鬼后,你忘记我们的誓言,你说我找谁去哭去!”所以我好怕,害怕她就这样的离开我啊!

    黑夜中凉风习习,草木清气扑面而来。姑娘心道:“如果都愿意为我做到如此,我又何尝不能为了公子付出一切呢?为了心爱的人,做任何的事,也算是人生一乐吧!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后悔的了!既然我已经选择了这个男人,那我又何必在乎自己的得失呢?”姑娘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上了年纪的,有点猥琐的男人,虽然有很多的不满意。但最终也只能是全部的接受了,这就是命吧!姑娘早就看出我是有毛病的,所以她觉得最后如果能救到公子的话,也许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自己也会出手的。

    只是每一个人下这样的决定都不是容易的,不是被逼上绝路了,谁也不愿意选择将自己逼上绝路的办法吧!姑娘知道自己是劫数难逃了,只是没有到最后一秒,就选择放弃的话,那必须下很大的勇气。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自己下这样的决定吗?她自己也不知道啊!但是,现在难道这个不是她唯一的选择了吗?

    她再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所以姑娘告诉公子说:“我想你也没有听说过九转魂神诀吧!这是现实中唯一的传递功法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魂魄引爆而爆发出一种惊人的能量,将自己的一身的修行转移到别人的身上的一种功法。因为这种方法虽然能量传递会比别的方法更为高效,但是却没有人用过,因为这种是逆天的功法,将自己的魂术之力全部转移给对方,而自己却招致天遣的诅咒,而让自己永远也得不到转生的禁术。”

    因为,没有人真的能为了别人做到永世不得超生的地步,所以这种传递功法的绝学变得非常的鸡肋。几乎没人最终会想到使用这样的禁术,何况也不是说百分之百能成功,据说成功率也不高。虽然被传功者不会受到什么的影响,但是常常传递功法之后,常常因为被传功者自身的身体的原因,无法接收到的事实也很普遍。当然甚至还会产生排斥的情况,那更是非常糟糕的,所以也会因此双双毙命也不一定。

    姑娘是大致讲了讲这个传功的一些情况,我听她的意思是要为了我这样的男人而毁灭自己,将自己的功力传给我。但是,她告诉我没得选,因为如果她不传功给我话,我的内伤也会在35岁之前要我的命。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都说‘帝星’暗淡,也就是因为我的命一直是操纵在别人的身上,而不是我自己的身上的。因为,我的暗伤一直就是我的生命的一个非常大的隐患,所以只要是我的暗伤没有被治好的话,‘帝星’永远亮不起来。

    姑娘道如果我能为你做的,也许就是在我的有生之年,做一件真正对的事吧!如果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如果这个男人值得我这么做,如果牺牲我一个人能让你得到幸福的话,我也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只听那声音又道:“时机稍纵即逝,我等了四十年,没多少时候能再等你了,公子,我们开始吧!”

    你说我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要是不接受不好吧!毕竟,这个姑娘太会吹牛碧了,比我都强多了,反正我是信了,你们觉得呢?你们要是遇见一个女人说:“要把她的一切交给你们,你们会怎么办,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我想是这个男人都会接受吧!毕竟,我觉得她的一切,你们懂的,是什么意思的。你说我也是等了几十年的人了,我还不是一样觉得“时机稍纵即逝,我等了四十年,没多少时候能再等你了,姑娘,我们开始吧!”

    其实我心想,姑娘不要再吹牛碧了,就算我是信了你所有的话。但是,你能不能不要一直难煽情啊,你说你要把你的一切给我,我觉得自己真的受之有愧的样子。我觉得我不能要你的一切,你只要把你的一样东西给我就行了,其它我要不要都可以,那个东西就是姑娘你的身体啊!对吧,我只是想要你的身体,你的其它的功法啊!什么别的很牛碧的魂魄之术,我都不想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我都不太看重,还有就是我觉得我还是相信神医能救活我的,我相信现在的科学,再有现在的医疗条件,我也不能如你般的在35岁是说死就死吧!所以我觉得她是在跟我扯淡来着。

    虽然我对她的功法不太稀罕,但是我们都走到这里了,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是认栽了,继续跟她演下去,走一步算一步了,你们懂的我们要开始了,我觉得不管我们是怎么传功,我觉得我都用得着的是,就是我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就把自己的衣服是脱去了。这是我的一个绝学就是自己脱衣服也能很快,当然这个脱别人的衣服更快,只是一直得不到练手的,所以我能做到有多快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对自己脱自己的速度是很自信的,毕竟,我脱衣的手速,让姑娘都看呆了,她是惊呆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嘛地样子。人的身子乃是个“臭皮囊”,对这个臭皮囊长得好不好看,若是好看的话,总是能让姑娘快一点下决心。我想之所以我能让姑娘下决心传功于我,这不得不感谢我父母把我生得如此好看,才会能得到姑娘的青睐吧!虽然我是长得帅,但是我的奇葩的想法,不得不让她是对我是摇头叹气啊!她不得不问我:“你这个时候脱衣服,你想要怎么样?”

    她是吃惊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是看呆了,这让我都不好意思了。难道,我是会错了她的意思,难道我们想的东西差距真的很大吗?我是呵、呵呵、呵呵呵呵啊!

    姑娘向我是端相半晌,叹了口气,道:“你能解破我的圈子走进来,你是畅通无阻的想来就来,聪明才智,自是非同小可。再有你能摘下我的面具,说明你与我的缘分早已超越了常人,况且你的相貌如此帅气,只是我不能理会你的超乎凡人的举动。这也难怪,毕竟,你不是一般的男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能理解你的。唉,难得很,你要走出自己路来真的难得很。毕竟,太有个性的你,常常会与这个世界脱离太远,我瞧终究是白费心思,怕你太纠结自己的人生,和你自己的命运!而不能看出大局来,公子应该以大局为重啊!不然,这样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又有什么软用,也是没有什么软用的,只是反而枉送了我的魂魄吧。”

    我是听那姑娘语气,显是有一件重大难事,深以无人相助为忧,大乘佛法第一讲究“度众生一切苦厄”,只是我能不能帮到姑娘我就真的不知道了。看来姑娘对我还是有很多的期许的,只是觉得我这样的男人究竟能走到多远,也许她看不出来。才会对我是没有多少的信心吧,其实,我觉得看来姑娘对我是脱衣服有很多的不满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