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六十七章 清晨3
    我继续通过自己是病人的事,而大发感慨道,毕竟我要是不把自己描绘得惨一点,你以为神医能同情我啊!真的能免费治疗我到底啊!就算是她再怎么善良,但是你说她的家人能看得下去,能不冲过来揍我啊!但是不管是我发牢骚也好,还是我煽情也好,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要无耻的博取她的同情,以达到免费的邪恶的目的啊!哈哈,能有我这样的又有头脑长得又帅还能煽情的男人真的不多了。

    毕竟我是谁啊!我是上帝指使啊!哈哈,我继续跟她讨论新药开发的问题:“你说现在的人连你有没有病都开始质疑了,你说现在的人还有什么信任而言啊!大家总是害怕被人骗,而不敢帮助有需要的人,困难的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穷的人越来越穷,这就是我们世界最大的毛病吧!现在我们的农村人,医疗条件这么差,你说我住在这样的环境你。你相信这会有益天我的健康吗?这是不能的,但是没有钱,你觉得大医院能无条件收容你吗?

    也是不能的,所以这一切都是钱啊,都是钱在作怪啊|!如果我们农村人也有钱了,也能在大医院看得起病的话,你说有多少人会选择乡下的小诊所啊!就是我们大部分的农村人是看不起大病的,一旦是生了一场大病的话,这个整个家庭也就完了,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是的,我真的对现在的人伤心了,有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只顾自己活着,自己活得好就行。而对身边的人与物,都是不管不顾的,这样我们的社会永远不能得到良性的发展。我们的社会的进步,不只能是科技上的进步,我们的心灵上的、精神上的、道德上也需要进步啊!只是现在的人很难明白这样的东西吧!所以我们还是得看清现实吧,我们还是得活在现实里。

    好吧,我的意思是我们中药太伟大了,我们都从来没有想过要靠卖药来赚钱!许多疾病千百年来始终困扰着人类,而同时,人类与这些疾病进行斗争的努力也从未停止过。除了对疾病攻克本身的难度外,受制于医药领域的专利障碍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略的现实。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即便人类的创新活动已经产生了一些关于生命医疗的解决方案,受制于种种原因——比如专利保护制度,一些病患的生命尊严却难以在亟需这种医疗条件时受到祝福。专利不是我们国人发明的,是西方发达的资本国家为了牟取暴利,而衍生出来的赚钱的产物。

    而专利的产生就是严重的制约科技进步的东西,让商人赚取金钱的工具而已。药品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关系着人类的健康甚至生命的保障,药品专利保护不仅仅与研发者的私权相关,还直接涉及到社会公众的健康公益问题。药品领域的专利保护制度是否应该在促进原研药创新研发与保障公众健康需求之间寻求一定的平衡?

    1月12日,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及其夫人梅.琳达·盖茨发布了2015年公.开信。盖.茨在公.开信中对未来15年的世界进行了预测。盖.茨夫妇表示,未来15年科技创新会出现重大突破,造福全球的大多数人口,人们的身体将更健康、寿命会更长。但是,经过我们嘛嘛村的研究我们大地朝的平均的寿命,还是远远低于一些发达的国家,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也不要问我差距有多大?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们享受的医疗服务差距有多大,我们的寿命与健康的差距就有多大,这一定是成正比的。

    15年说来不长,但对于当前已经重症在身的患者而言,捱过15年不会那么容易。现实往往很残酷,即便人类的创新活动已经产生了一些关于生命医疗的解决方案,受制于种种原因——比如专利保护制度,一些病患的生命尊严却难以在亟需这种医疗条件时受到祝福。有多少人却因高额的售价与苛刻的专利保护要求而令大多数病患望而却步,西方总是在跟我们讲人权,但是他们所谓的人只是所谓地发达国家人人平等,而不是发达与发展中国家人人平等吧。如是关乎生命存续的命题之下,我们不禁要向它发问:生命的尊严与创新的进阶哪个更重要?

    固然影响价格的因素很多,并非专利一项可以完全左右,但不可回避的是,它仍然是其中一个为为关键的原因。就我国而言,由于对外国药品专利实施严格保护,以及对仿制药研发缺乏必要的引导,专利保护下催生的天价药往往令许多病患难以承受。你们是没有生过病所以不知道,你们要是也生了病,你们就知道了我们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享受到现在的最好的医疗条件。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条件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人,所以我们穷人只能是默默祈祷自己不要生病,一旦生病我们的生活就要受到严重的影响吧!

    药品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关系着人类的健康甚至生命的保障,药品专利保护不仅仅与研发者的私权相关,还直接涉及到社会公众的健康公益问题。这也决定了在药品领域强调专利保护的同时,还必须考虑药品的可获得性,从而在促进原研药创新研发与保障公众健康需求之间寻求一定的平衡。

    其实,我国专利法中同样有专利强制许可的相关条款,其中明确规定,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我们大地朝的专利行政部门可以给予制造并将其出口到符合我国参加的有关国际条约规定的国家或者地区的强制许可。但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相关知识产权主管部门没有收到一例专利强制许可的申请,亦没有因为“公共健康”的原因,主动进行过对高价国外进口药物的强制许可。

    为什么?就是国人太自私了,我们的国人就是在急需的专利药品面前选择了牟取暴利,而不是进行廉价的生产。国人大多数选择是代理别人的药品,赚取差价,而不是大公无私的进行专利强制许可的申请。药品强制许可并未在我国寻找到通途的原因,除了备受诟病的医药产业黑色利益链外,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本身的双面性也决定了该手段不宜适用于更大的主动范畴。

    因为虽然药品强制许可可以有助于暂时实现公共福利的目标,但其实施可能因此打破专利权人对未来收益的稳定预期,从而挫伤其创造发明的积极性,反而有损于社会长远的利益:一种药品的研发往往需要权利人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经费,一旦这种前期付出的高昂成本无法通过后期的专利保护得以补偿,谁还会甘当创新的践行者呢?

    而埃博拉病毒复活就是最好例子,就是这样的病毒总是施虐在最贫穷的国家,而不是发达的国家。目前,贫穷国家糟糕的经济状况导致医疗保健体系羸弱,并未做好应对疫情暴发的准备,甚至连基本的医疗资源都十分缺乏。知情人士说,由于贫穷的国家医院普遍缺乏防护手套、面罩、干净的针头以及消毒剂。他还表示,由于未能做好传染病防控准备,当地医疗设施甚至成为疾病进一步传播扩散的枢纽。

    想想,这是无法想像的,没有享受到医疗设施还会因为本来以为可以能救命的医疗设施“医疗设施甚至成为疾病进一步传播扩散的枢纽”这就是贫穷的后果吧!关键这样的疾病是流行在贫穷的国家所以才会得不到重视,也没有发达的国家愿意掏高昂的研究经费来为贫穷的社会买单,相对其他常见传染性疾病,埃博拉疫苗的市场很小。这点儿市场不足以刺激大型药企启动疫苗的研发,因此主要还得依靠官方资助。目前,研发资金主要来自大国政府,经费投入有限,而研究花费又相当昂贵,这使得疫苗研发的推进速度也变得很慢。

    此外,对于埃博拉病毒,学术界的认识和关注度也比较有限。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其引起的疫情主要在西非国家散发,虽然它带来了令人恐惧的高死亡率,但患者总数依然较少,而在科研和医疗条件更加完善的发达国家,也极少有感染者出现,因此,学术界对埃博拉病毒的关注度也比较低。有一种相当刻薄的说法认为“距埃博拉治疗方法面世还有五十来个白人受害者的距离”,这听起来对非洲人民相当不公平,但事实确实如此。

    在此背景下,对于我国制药企业的要求便清晰起来,作为药物产品的最直接来源,应对国外专利药信息保持高度敏感,以期在仿制药的研发中尽量减少延宕;此外,相关药物及知识和产权行政主管部门亦应通过更为有效的引导,促进高垄断利润的专利药品尽快进入大众消费领域;单就知识产权行业而言,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的使命还在于通过具体的调研实践,尽快厘清与专利药物相关的权属及许可问题,促进相应的法律规定有进一步的明晰空间,这或许亦可以让廉价的“特效专利药”更多、更快地出现在我们的大地朝的市场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