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六十九章 清晨5
    神医一看这个小家伙这么可爱,加上神医也挺喜欢宠物的,自己也有养小狗。在我们农村养狗还是挺普遍的,只是她的狗是土狗,怎么能和我的有血统的(不知道是什么血统的)反正就是很纯的我的狗相比啊!那是当然无法和我的狗啊,你看它这么可爱就知道它是不同的。

    神医是把小狗是抱在怀里,那是相当的喜欢的样子,觉得这个狗就是不一样。但是,反过来她一想,怎么感觉是被骗了似的,你说上帝指使怎么好端端的说自己是得了狂犬病嘛!她就觉得这个是很奇怪的事,虽然她是戴着口罩尽量地不要与我说话,但是还是忍不住问我说:“你是不是因为养了狗,才来我的这里是骗狂犬病的疫苗的啊!”她是相当的怀疑的样子,毕竟,昨天都没有看见我带着狗,这个疫苗一打完。就莫名地跑出来这样一条狗事,而且不是一般的狗,这样的漂亮的狗,应该不是我们我们本地狗才对,这么漂亮的狗,最起码也得是城里的狗才对。

    我一听她居然说我骗她,我是当然不承认我是骗她来着,再说我真的没有骗她啊!这个狗之所以会出现,也纯属意外,虽然说了她也不会相信,但是我真的没有骗她。我是相当的生气说了:“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你觉得我真的会为了疫苗骗你吗?我们可是几十年的朋友,你说别人不了解我就算了,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我有这么狗吗?对吧,我觉得我真的没有这么狗吧!

    神医也没有惯着我的意思,表示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真的会为了要养狗,自己不舍得买疫苗。所以就来骗她的疫苗,在她的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男人,那是比相当的吝啬还要吝啬的男人啊!再加上她觉得自己很了解我,我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我自己不承认,但是大家都知道我是这样的人。而且神医还说:“你不要告诉我这个狗是昨天才得到的,而且你想要让我相信它的出现纯属意外,如有雷同那一定是你虚构!”

    我听了神医的这话,那我还得真的慢慢地给她道来,我告诉她这真的是一个意外,但是一定不是我虚构的。然后故事说就来了,我说:“昨天,我不是在你的茅草屋里嘛,我是睡不着,所以我我一直注意着身边的一草一动。那真的是寂静岭的故事,那是一到夜晚,这里真特么地闹鬼啊!”我是想静静地一个人思考一下我的人生,都不行啊!你说我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呆着我容易吗?感觉就跟与世隔绝了一样。

    那是到了零点的时候,来了,真的来了,果然有鬼的样子。当我是把蜡烛熄灭之后,我本来想要睡觉的。但是,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虽然很安静,本来是一个不错的休养的环境。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有的时候太安静了,你反而会心生莫名的恐惧啊!当然这个不是我胆小啊!你知道的,我们全村都是知道的,我是一个纯爷们,我是不可能害怕的。真的我一点也不怕,毕竟我刚才拉了尿的,所以我是不会被吓尿的。

    在黑暗中本来我应该是什么看不到的,但是,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突然不经意间看到从墙角是黑烟四起,那是从地底冒出一股黑烟。然后,这股黑烟是聚拢而来,那真的是没谁了。就跟妖怪来了是一样的,我是打从心底想要快跑来着,但是你说这里前不挨村后不靠店的,你说我往哪跑啊!我是哪里也跑不了的样子,渐渐地,我有点害怕,因为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如果想象中的那样坚强。我并不客观,甚至很害怕失败,所以我总是尽可能地去倾注更多的心力去做一件事情,于是,也是一个强迫症重度患者。我一度以为自己能够给身边的人带来正能量,但是,却不如人意地发现其实自己的负能量有时都像妖怪的那股青烟一般,时不时地蹿出来,压不住。不能自救者,谈何救人!还是认清现实比较合适。

    只看到一个面目模糊又无限狰狞的黑色的影子,这便是妖怪出世的感觉,这是真的太可怕了。我本来想要喊救命来着,但是一想这荒郊野外外的,我喊谁救我呢?喊也没有什么软用的样子,你说我不喊这个妖怪也不生气,要是喊了,你说它会不会很生气,然后一口就吃了我。还好,你哥我不是唐僧,所以它吃我的可能性不大啊!由害怕的生魂所化的凶恶妖魔它是虎视眈眈看着我,想要来害我。

    它一直都在等一个人,毕竟,这里也好久没有住人了,所以它估计说不定也是饿极了,那是相当的穷凶极恶的样子。它那有毒的小眼神永远藏在黑暗之中,伺机将想要将我这个宇宙最帅的男人害了。很多人为了追求神形分离而坐修禅道。讽刺的是,神形分离不一定是禅的智慧才能达到的境界。在黑暗中两颗小小的圆圆的跟玻璃珠的眼睛那是嫉妒,我看得出是嫉妒我的美貌,那眼神里是常常地嫉妒,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就是我们传说的黑山老妖吧,长得这么丑,我一眼是认出它来了。

    塌鼻子,小眼睛,长长的舌头,尖尖的小耳朵!那是长得太难看了,我是见过长得丑的妖怪,但是长得它这般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啊!这妖怪是来到了我的床边,她是想要通过我的呼吸沟通我的灵魂,也就是想要从我的鼻孔里把我的灵魂给吸出来。我是知道的,因为我在电影里看过,这个黑山老妖就是喜欢做这样的事啊!我当然是不能惯着它了,当我感觉到她是面对我的时候,我就翻身到另一面!你懂的,只要不和她保持同步的话,我心想我只要是不面对它的话,它就无法拿我怎么样。

    所以,它是看我是翻身了,它就跟着绕了过来,想要吸我的灵魂。我发现它过来了,我是只能是继续翻到另一面,你说我都这样了,它也不放弃的样子。那是又跟着我来到另一边,它也是非常的坚持的样子,那是百折不挠的样子,想要跟我耗到底啊!我没有办法啊,我只能是继续翻身来着,只有靠这样的方法是躲开它的攻击啊!我可不想要死啊,就这样死了也太便宜这个老妖怪了。

    就这样我们就这样猫捉老鼠一般,我与它是躲躲藏藏、绕来绕去那是都不嫌累啊!毕竟,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我是得非常小心翼翼的,怕自己不小被真的被它是把我魂魄吸走了,那我就悲剧了!还好我是主动,它是被动的,它比较累而已,我是没有什么累的,只是不断的翻来覆去的变换自己的睡姿,有点麻烦而已。但是,这个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这个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虽然我与它的较量还在继续着,但是我从未怀疑过自己,我是不能屈服于这样的妖怪的。我是看它是要坚持到底的意思,死不放弃的样子,所以我是终于忍不住了。我觉得我应该是做点什么,我不能就这样的放任这个妖怪对我的无理的举动了。最终我是怒了,我是很生气的样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跳起来打死它来着。但是,出于人道主义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愤怒地放了一个屁,那是一个相当臭的臭屁啊!

    那真的是没谁了,顿时这个屋子里就弥漫开来我的臭屁的味道了!那也量股青烟袅袅升起,在这个小小的茅屋里形成了合围的气势,那是相当凶猛地将我们的黑山老妖是包围了。它是避无可避的样子,只能接受闻我的臭屁的事实。我发现这样有利于缓解我的压力的样子,我觉得也许这样能让我脱身也不一定。所以,当它是好不容易从前一个臭屁的恶梦中摆脱出来的时候,又来了。我的另一个臭屁又来了,那是长江前浪推后浪啊,那是一屁更比一屁猛的样子,臭出一蓝胜一蓝啊。整个房间就再也不是潮湿的味道了,和我的屁一混杂起来,那是相当的潮湿与腐烂的味道啊!

    那就跟掉到了死鱼烂虾堆里一般,那种臭法是它前所未有过的。毕竟,它是靠鼻子吃饭的妖怪,也就是靠吸别人的灵魂的主,你想想这简直就是对它的灵敏的嗅觉的一种不可逆转,不能修复,无法挽回的破坏性的伤害。你说幸福是灵魂的香味,如果说以前它吸别人的灵魂的时候是吸到了幸福的香味,那是很棒的事吧!但是,现在不同了当它是接二连三的受到我的臭屁的摧残之后,你说就算是它是妖怪,就算是再怎么厉害的妖怪。被我的臭屁连续攻击之后,你说它能好吗?那是肯定不能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