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七十章 清晨6
    所以黑山老妖决定是出去是透透气,它是不管再与我是硬碰硬了,它是服了我!因为它发现我是黑山老妖的克星,如果我们在斗一下,它也讨不得什么好。说不定还会毁了它以后吸人魂魄的乐趣,只剩下了那一夜臭屁的恶梦,你说这是不是对妖怪也是一种致命的伤害啊!毕竟,虽然我不说我能对黑山老妖造成什么物理上伤害,但是精神上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妖怪也是有弱点的:容易忘掉别人对我们的好,却无法忘却对己的伤害。有人给我们快乐,会留下笑容,但很快就会消失;有人给我们伤害,就会留下伤痕,而它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远无法抹去的印记。

    在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极其优秀,可是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经常对别人出言不逊。他的父母和朋友总是劝他,他总是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几句话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然后依然我行我素。

    言语对别人造成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一次村子里来了一位僧人,年轻人对僧人说了一句很不尊敬的话,别人批评这个年轻人,年轻人振振有词地说道:“不就是几句话么,我向他道歉不就可以了吗?”僧人听了微笑着对年轻人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好多人包括这个年轻人都围在了这个僧人的旁边,准备听僧人讲故事。僧人顿了一下开始讲故事:

    有一个人养着一只从小就从深山里捡回来的狗熊,他一直养着这个狗熊,可是有一天这个狗熊把邻居家的一片玉米糟蹋了,邻居找上门来。他很生气,拿起棍子对着狗熊就是乱打,而且边打边骂:畜牲始终就是畜牲,我白养你了。打完后,他把狗熊赶出了家门。

    第二天的时候,他又后悔了,可是狗熊已经走进了后山。他很后悔,可是再也找不到狗熊了。在一次上山打猎的时候,他碰到了一只老虎,手无寸铁的他闭上了眼睛。突然他听到了搏斗的声音,他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那只狗熊回来了。狗熊把老虎赶跑了,他高兴地上去爱抚着狗熊说道:“太好了,上次我打了你还疼吗?你跟我回去吧!”

    狗熊说:“早就不疼了,可是你说过的那些话却还在让我疼,而且很疼很疼。”狗熊说完头也不回就又回到了后山中。僧人的故事讲完了,大家都在感叹说过的话竟然会有这样大的伤害,惟独这个年轻人却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僧人又从口袋里取出了几颗钉子对年轻说:“你去把这几颗钉子钉在树上。”年轻人按僧人的话去做,把钉子钉在了树上。

    年轻人刚回去,僧人又说道:“你去把钉子取下来。”年轻人没有说什么,又回到了树下准备把钉子取下来。可是年轻人费了半天的劲,用各种工具折腾了半天才取下了一颗钉子。僧人来到了年轻人身边,用手指着那个钉子留下的痕迹说:“就是拔出来,那又能怎么样呢?树干上不是还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吗?就像那个故事里的狗熊一样,虽然棍子留下的疼早已消失了,可是那个人说过的话对它的伤害却是终身难忘的。”

    僧人又看了一眼年轻人,接着说:“对别人有所伤害的话,就像钉子一样,尽管你能取回来,可是你留给别人的伤害就像钉子留在树上的疤痕一样是永远消除不了的。”年轻人听了,顿然大悟,他说:“我现在终于明白出言不逊对别人会是多么深的一种伤害,谢谢大师的指教。”僧人听了点头称是,然后飘然而去。

    世界上对别人最深的伤害永远是语言,当我们对别人出言不逊的时候,也就是把钉子钉进了别人的心中,而且这样的伤害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永远珍惜自己的每一句话,因为语言对别人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精神上的创伤有一点特别之处,就是它可以隐匿起来不让人看见,但并不会真正收口;伤口永远在作痛,碰一下就随时都会淌血,这些伤口是永远张着口子活生生地留在心头的。

    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你妈贵姓啊?所以说做妖就像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所以不管你是不是人妖,你要是忍得了我的臭屁你就是能忍的妖怪,你要是忍受不了你就是忍受不了我的臭屁的妖怪。但是,你说明明你就可以不用忍的,你为什么非要忍呢?你这样忍着你难道就不难受吗?你这样的为难你自己,你这又是何苦啊!”

    那黑山老妖最终还是忍不了了,只能先出去缓缓,你说妖怪也是有爱好的,你以为妖怪就能天不怕地不怕啊!那一样还不是有怕的,只听见妖怪‘嗖’地一下就窜出屋子去了。尼玛的,我还治不了你了。不要是以为你是妖怪我就怕你了,我根本就不怕你,你再敢来我还放屁臭死你!我正自鸣得意的时候,容易我听到外面有狗叫的声音。我一听槽了,这个妖怪看来是在我的这里没有占到便宜,就去欺负小动物了。我告诉神医说:“你说我这个暴脾气,你说我是能忍,还是不能忍!”

    神医没有理我,我自己又说了,我当然是不能忍了!我是打开门我就冲了出去,好吧!我承认我自己也受不了的样子,我赶紧是打开门透透气来着,你说人倒霉的时候,这个自己放屁也是能把自己臭死的。本来就倒霉的不要、不要的,臭得我也是不要、不要的,我只能是冲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啊!我是豁出去了,管它是是什么妖怪啊!你敢欺负小动物,我上帝指使第一个不答应你,我的暴脾气一上来,那是谁都拉不住的样子。

    我是冲出去来着,我看着这个娇惯是抓着小狗,想要对这个小狗下毒手的样子。我没有想这个妖怪也太邪恶了,你说你连这么可爱的小狗你都不放过,是不是很可恶啊!虽然我也怕妖怪,但是当我是看到有妖怪恃强凌弱欺负弱小的时候,我的正能量瞬间就是满满地,说时迟那是快啊!该出手时就出手,该喊这么一嗓子的时候,我也是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啊!

    我就大声的呵斥这个妖怪道:“何方妖怪敢在这时是为非作歹,快快给你上帝指使大爷我抱上名来!”

    然后,那个妖怪是“啧啧”地叫了两声,我也没有听懂它的意思。

    我又说了,我劝你是束手就擒吧!你要是不想要死得很难看的话,就立即马上立刻放下你手里小狗。你要找的人是我,不管小狗的事,我也来了,所以你放开它,我们两个好好的谈谈吧!

    那个妖怪看我是如此的嚣张,那是又“啧啧”地叫了两声,我还是没有听懂它的意思。但是,我看得出它有点不服气的样子,以为我在吓唬它!

    好你个老妖怪,你是连小狗你都不放过吗?看来我是不出绝招,我还治不了你了。我说,有种的跟我去屋里斗一斗,我保证一拳就打死你!

    这妖怪也不傻,它刚才才从屋子里逃出来,听我的意思是我又想骗它进去。你说它怎么可能上当啊!这年头当个妖怪也得机灵点,不然的话也不好混啊!

    然后,你懂的,我是想要把它往屋子里带,但是哪有这么听话的妖怪啊!它是一点都不上当样子,那是和我对峙起来,这让我很纠结啊!你说我也没有见过妖怪,也不知道它的本事是什么,你说我手里也没有称手的武器,你说我怎么跟这么可怕的妖怪斗啊!我心想看来智取是不行了,只能是硬碰硬了,也就是对上了!我看它是也不跟着我走,就知道它不是简单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妖怪,这样的妖怪只能是用武力征服它。

    我是自己给我自己打了打气的样子,然后心里是默默地念道:“加油,上帝指使你行的!”然后,我就冲上去了,我那是相当的霸气,我是空手就上去了。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对决,就是打空手道,都不带提家伙的。

    然后,我是冲上去,它也是向我冲过来。我就不明白,你说我冲上去,我是想要提升我的速度。毕竟我的百米冲刺的速度有够慢的,加上自己上了年纪那是想跑也跑不动了。所以,助跑一下,可以让自己帅气一点,这妖怪你是跑什么,看来我们最终的对决,只在一招之间了。谁能胜利,就看谁的助跑更快了。我是拼尽了全力跑了起来,它也是!

    就在我们快相遇的时候,我是先出掌了,我以为我的手要长一点,其实并没有。这个妖怪的手也很长,不过我出手更快来着。而且我的手里是暗藏了玄机的,我出门的时候我是拿了一张符出来的,这个是我为了下一个疗程提前准备的。只见黑山老妖是看到我的手里有东西,那真的是差之毫秒失之千里。妖怪看了看我的符,顿时就眼晕起来,那是不自禁的是下意识的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