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六十七章 跟我讲理1
    她当然是听我反驳了顿时整个小脸就红了,我也是醉了,这样就生气了,真的是看了惹人怜惹我爱啊,哈哈!你说你是非要跟我斗,你这是何必,你这不是自找罪受,你这么个小姑娘你还能让我们的上帝指使难受啊!她是涨红了脸那是告诉我说:“我就是知道,看你就是不行,我看见你的脸就跟是肾亏似的,你是学过医的,作为一个专业的助手这点本事她表示她还是有的。不像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就能得到我们的芸姐的信任,你说作为专业人士的她,看到这样也能行的我。她得有多不爽啊,这简直就是侮辱了自己不说,还侮辱了助理这个职业,这个职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行的。

    你是肾亏不亏那我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不要不承认,你是不承认也不行,你要是不亏的话,你敢不敢一口气上走楼梯上八楼。你看你的气顺不顺,我看你是还没上八楼,上到三楼,你就喊不行了,对不对?你说,你跟跟上厕所之后,你是没有走多远吧,你就开始喘了,你说你得有多肾亏啊!就算是紧亏也不带你这样的急的,你这么频繁你这就是病,你就是有毛病吧!没有毛病的人哪有像你一样跑得这么急的,你说你是亏得有多厉害,才能像你一样又频繁还又急的,你是太亏了吧!”

    她说的真的还对,你说这年头谁还爬楼梯啊!我刚刚那是来的时候,那是也做了不少事,上了厕所不说,还把我们的美少女是身子是擦了个遍,那是把她擦得干干净净地,我才过来的。你说我是那迅速又敏捷还思维灵敏那都是优点啊,她是一样没有看到的样子。非要断章取义的说我是肾亏啊,这样的话是能乱说的吗?太侮辱人了,我做男人的尊严何在,我是不是得反驳她一下才行。

    我说我这哪里是肾亏啊,上帝指使是略微尴尬,呵呵!“我这只是、只是正常的小解,这个有什么了,能不能不要想太多,你说我这都算是肾亏的话,那我估计就没有肾好男人了。我只是水喝得太多了,这个上个厕所也是应该的,我不像你是貔貅你是光喝不拉的,我可没有你这个本事啊!我是凡人俗人一个,我是要拉的,我没有你这个本事好不好,要是谁都有你这个本事的话,那我还要肾做什么啊!再说了,我的肾好不好,你不亲自检查一下你就没有发言权,如果你是免费给我检查的话,那我也是可以考虑的。”上帝指使也只能是苦笑着的样子看着我们的杨姐,说道“你说这个车里的空气怎么就这么燥热不安啊!”。

    杨姐是过了一遍脑子就反应了过来,现在他还有时候来研究这个,你说你要是有时候研究这的工夫,你说你三十岁了还能混在这样啊!能听得出我的话里有话,那就是在调戏她的意思,如果上一秒她的脸是红的,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是泛青了。杨姐是瞥瞥这个口没遮拦的男人,真的是没脸没皮的,说的是什么话啊!

    杨姐是嗤之以鼻道:“我不管是是大解还是小解,你有病就要治啊!关键你这个人有病,你不治不说,还不承认自己有病,你这样是不是就不太好了。我又不是你的私人医生,你要是自己有病的话,就自己去医院看。别在这里是犯病行吗?我求你了,能不能好好的,不要随便的犯病,让人受不了。”

    你说我得有多冤啊,哪有这样的不讲道理的人,我就说了不能和女人讲道理,女人都是不讲理的。我不就是上了个厕所而已,这个我也有错了,还能惹出她这么多的怨气。你说我得多招人厌啊,还是她得多讨厌我,才能是事事都看我不爽。上个厕所就说我是肾不好,我真的是没法活了,我估计我是做什么她都看不上了。

    上帝指使眉梢微微一动,忽然手臂一抬,一只手掌冲前方虚空一拍而下,真的想要掐死她的样子,同时嘴角现出一笑的说道:“姑娘真的是会说笑啊,真的是太好笑了,你说我能有什么病?要是真的有病,你就麻烦了,说不定我要是突然犯病起来,那我是一犯浑你说我要是对姑娘是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那样就不好了,你觉得呢?怕了吧,这犯病也不是我想要的,那是我在什么时候那是犯病,那是没有预兆的,那我也说不清楚。要是我都知道的话,那我就不犯病了,你觉得呢!所以,大姐你还是不要刺激我了,你知道的刺激我这样的人真的对你没有好处的,因为你的上帝指使弟弟那是生起气来,后果连我都无法想像的样子。”

    杨姐看是把手举起来,还以为是我想要掐死她的意思,那是顿时吓得是心怦怦地跳啊!再默默在心中计算了片刻,就不再迟疑的后退半步,双手下意识的想要挡,十指飞快的举起来。但是,没有想到我只是虚张声势的样子,我只是逗她玩而已,虽然她是不怕的。那是对于正常的人的话,她真的可以不怕的,但是对于我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不怕啊!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正常人,我也挺可怕的。杨姐也是吓到了,所以不敢真的再刺激我,生怕我这样的男人那是宅久了,心理是宅出了什么毛病来,要是对她是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吃亏的最后还是自己。

    杨姐的眼神微微一闪故作镇定起来,那是不敢再招惹我,继续跟我讲正事起来:“上帝指使啊,我们的芸姐那是对你是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快速的成长起来。当然,我们没有时候培养你,我们只能让你是自己成长起来,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废话我当然不能懂,你说我还要怎么成长,她说得这么模糊我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是摇了摇头,表示这个我真的不懂,我也不是那么聪明的人,你不说我怎么懂啊!

    她微垂着视线,低声告诉我说:“是这样的我们觉得你还是不要一开始就跟我们扯上关系,这样对你不好,别人会以为你是我们的芸姐找的老白脸的(这个时候我就老了,你说平时让叫你们姐,需要我的时候就叫我老哥了,不需要我的时候就当我是小哥,哥是你们随便想叫就叫的男人吗?),我们的芸姐觉得你是个人才。你应该自己学着适应这里的环境才行,在这个圈子如果不是凭着自己真本事,是很难在这里是立足的。只有你快速的成长起来,你才能不负我们的芸姐的重托,那是有一天真的能成为我们的芸姐手上得力的助手啊!当然,如果你不能起来也没有关系,就当这个钱是白花了,这个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就当是做慈善了!”

    我微微皱眉,不知道自己为何心中不爽,也不知道这话是她说的还是芸姐说的。虽然都没有没差,毕竟做决定是芸姐,她既然这么说了,也就是我们的芸姐是允诺的。所以,我就当是我们的芸姐的想法吧,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心中五味杂陈。我不知道她闹的是哪一出,出声道:“我随便,没事的,不用为我担心的,我可以理解的。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是一边玩去,你们需要我的时候再让我过来吧!这有什么的,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们都这么为我着想了,那我还能不为你们着想,那我也太不是人了。”就是需要时叫我来,不需要时叫我滚,就是人生吧,人生就是奇妙啊!

    她听我是情绪不太好,那是轻言细语的告诉我说,她见我听了这话,估计是心中一凉。觉得是被别人抛弃了或者觉得自己是被人耍了,但以其性格又怎会真的束手待毙。杨姐只是负责传话而已,因为我们的芸姐都懒得跟我说,你说要是自己什么都自己来的话,那她要助理做什么,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助理的可贵之处了。杨姐让我是理解一下,她说是这是我们的芸姐做的一个艰难的决定啊!

    这是为了我们的以后大局出发,做的是一次战略性的决定,当然你可能一时还不明白这个决定的重要性,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是一个伟大的,创新的,远见的本世纪最重大的决定之一。好吧,这个是我补充的,你说老板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吧,我也不是那种搅的人,我什么都来得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决定真的有什么用,你觉得我有权利反对吗?我觉得自己就跟是下等公民一样,主子在上,下面还有一个杨姐,你说我是不是传说中的下等公民啊!像我这样的人哪有反对的权利,我心想你就随便吧,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现在做的事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我只能是混一天赚一天的钱,还好我加了个工资日结,那是每混一天都有一天的钱,这个真的是我最明智的决定啊!我是不是特别的机智,这年头要不机智一点的话,那真的不好混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