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八十七章 大侄女9
    “好。”这话过后,上帝指使闭上眼一声不语了,他在酝酿情绪,那是真的是生气了,上帝指使很生气,这个后果我看她是后悔都来不及了,她就等着后怕吧。你说你真的觉得我是不能是把你是吃掉,都说了不要让你看我,我真的是可以把你吃掉的呢!我是一个相当狠的男人,如果我连你都吃不掉的话,你说我还怎么在这个娱乐圈混啊。

    我心想你以为我的嘴巴小,我的胆子也小,我的脾气还特别的好,关键我从来我就不欺负女人的。你就以为我是吃不掉你了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跟你讲,我承认我这样的男人那是长得太秀气了,我是一口吃不掉你。但是我一口吃不了你,我不能分着吃啊,你们懂的虽然有点太暴力了,但是也不失为一种吃法吧!哈哈,你说这样我吃得了你不,我都跟你讲了让你不要用你的小眼神恨我,我真的会吃掉你的哟!你说你的上帝指使叔叔还收拾不了你,小样,咱们是走着瞧,都让你不要惹我,要是惹到我你就麻烦了,哈哈!

    我看着我的大侄女,我真的好想要吃了她,要不是这是个和谐的社会,不允许我做这样的事的话。我早就吃掉你了,就算不吃掉你,我也得亲你一口才行啊!不然,你恨我这么多眼,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呢?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是太亏了,我怎么能吃这样的亏啊!

    我是一直都把她当成了我们村当年走失的我的大侄女,你说我得多替她操心,我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她是嫌弃我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帅气,没有小时候的那种无人可挡的气势了,她就不把我是当成一回事了。那就不想认我了,你说我是什么心情。要不是她是我走失的那个侄女的话,你以为我哪能这么上心她认不认我的事,要不是我是觉得亏欠她了,我也不想认她呢!我心想你要是好好的学习的话,你说不定今天你就成了公务猿了,你怎么还能当别人的助理,和我一样受这个气啊!

    她并不以为然的样子,觉得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那是一点也不把我话在心上,这个让我是很生气。换作是别家的孩子,那别人这样对你,这样稀罕你,你说你是不是得也回应一下别人的感情啊!她反而告诉我说:“我真的不是你走失的大侄女,你也不是那个丢下我一个人去浪了的叔叔,我们根本就没有过交集好不好。”她心想,要是跟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的话,那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那是必须没有交集才行。

    上帝指使那是聚精会神的看了看这个可爱秀气的陌生女子,那是越看越觉得亲切,她就是自己走失的那个大侄女,这个是不会有错的。你看她长得眉目清秀,脸色有些疲惫(我是非要认她当我的大侄女,她是非要跟我强,就是不肯认我。我们是相互折磨着彼此,那是彼此都是被折磨得那是想死的节奏。你说这个大热天的,谁要是碰上了这么执着的人,大家都不肯妥协,就这样的相互耗着,换作谁也不好受啊!)睫毛长而密在眼睑下投下淡淡的眼影,看来只是随便化了点妆,并没有特别重视自己的外貌。这个我懂的,长得好看的人,那是跟我一样的人都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外表的。因为,我们已经太帅了,要是再化妆的话,那别人就没法活了,我们还是给别人一条活路吧!

    所以她那一双秋水无尘的杏眸此刻正瞪得圆滚,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我也想要微微退让的。只是事关我的以为能不能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大事,我是怎么也不会让步的,要是我让了我们就没有这层关系了,以后我要找她帮忙,你说她能鸟我啊!所以,我是打死也不会轻易让步的,她也是就是这么固执,我心想这回真的是遇到固执的人了。我真的想要使劲地掐了掐她的脸,让你跟我犟了,生气。

    所以她是一再强调,她真的不是我的大侄女,说我是认错人了。

    我也是一再的申明,我告诉她她就是我的大侄女,这个是没有错的。我们都相信我们没有看错人,我们相信我们自己都是对的,所以别人怎么说我们都不会听的。

    她告诉我说呢,她嫌弃我说:“你说你都长得这么丑了,你说你怎么会有我这么可爱的大侄女啊!你的大侄女,只能是长得跟如花一般,你应该朝着如花的方向去发展才行啊!”你就走到大街上,你看谁长得丑谁就是你的大侄女,她的意思我长得丑,我的大侄女就应该和我一样丑。

    我一听,她说的是什么话,我的大侄女长得丑不丑,关我什么事啊!我越听越不对劲,她是在暗示我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啊!你们觉得呢?你们说是不是,不能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吧!这都哪跟哪啊?我当然是不开心了,我说:“对,我大侄女跟我说话的口气,就跟你和我说话的口气是一样样的,我也是很奇怪了。你说就算是女大十八变,那也应该是越变越漂亮了,那有越变越丑的,这个就有点不合乎情理了。难道是我们的大地朝的转基因.食品吃多了,打过激素类的肉质食品吃多,连人开始基因突变了,我也是醉了。”我说这个真心的是长残了,要是你小时候的你长成你这样的话,那我真的不敢亲你了,你是让我亲我也不亲。你是非要我亲你的话,我就闭着眼睛亲一下,只能亲一下,不能再多了,再多了我会吐的呢!

    大侄女听我是想方设法都要占她的便宜的样子,那是特别的不开心,觉得我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坏啊!她心想要是我小时候真的有这个叔叔的话,你要是敢亲她的话,我就,我就死给我父母看,我一定会对我的父母说:“叔叔好变态的啦,我不要跟我叔叔在一起,我好怕她是抓着我亲我啊!这个我会做一辈子的恶梦,那是永远也忘记不了这样可怕的画面的。这样的画面是想都无法想像的,你说我要是摊上你这个叔叔,你干脆是让我死了算了,我还有什么勇气活得下去啊!”你看我的父母打不打得死你,我就不信了你敢狂,我跟你讲双拳敌不过四手,何况不是四手。我们是一家人,你是一个人,我们还不把你给废了,让你再亲小朋友了,让你得瑟。

    我心想你不要跟我哼,你是不知道上帝指使的厉害,你才能说这样的话,要是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的话。你就不敢说这样的话,你要是真的是惹到我,你说像我这样的人,我是不止是亲你,你连你妈我也一块亲,我看你怎么办,谁怕谁!你们还敢揍我,我看到时候你们家都不团结了,那个时候谁揍谁就不一定了。当然,这样的话我就敢想想而已,我不敢说出来,这样的话永远都只能是放在肚子里不能说的。说出来就是我的不对了,就是我不正常了,说出来我也就完蛋了。

    你说我们这样耗着也不是事吧,我们总不能为了这样的小事,我们是什么也不做了吧!我觉得我有义务继续再跟她是讲一讲这个道理才行,虽然她是明显不讲理的女人,但是我也并不是讲不赢她的男人。我觉得我们上帝指使做为一个神级男人的最高境界,那就是能做到以理服人,我就不信了我,我就说服不了你。那我这三十一年的牛我就白吹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我还怎么在吹牛协会里混啊!我当然是义正言辞告诉大侄女说:“你说,这个哥哥你也不叫,虽然我觉得我们应该这样称呼才对,但是看在你的爷爷的面子上,她让你叫我叔叔,那你就叫我叔叔我也能接受的呢!但是,你是叔叔也不叫,你说你准备怎么称呼我,我就不信了你还能称呼出新的高度来,你说你叫我什么才好?你说呀!”

    大侄女中撇过了脸,不给我点脸色不行的样子,她是默默地站在了一旁的角落里,也不坐下来。好像是站着说话就要有理一点似的,那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我,身子骨不受控般地微微一颤。然后,她是微微皱眉告诉我说“这个事情急不来的,这事需要冷静得从长计议才行,我们对待这样的问题我们得严肃处理。我们不能嘛儿虎之的,这个人也不是能随便乱叫的,这个叫错了的话会出大事的,好不好。”反正,她说了跟没有说没有个两样,她是非要跟我是扯的样子。

    我是一个善良的男人,我是什么时候都是微笑着看着别人,这个就是我的人生态度,我觉得只要我们礼貌待人,别人也一样会礼貌的待我们的。只是现实未必如此,我们示弱了,别人还以为我们好欺负似的,那是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对于女孩子我还不能说重话,还得是好言相劝的样子,我告诉她说:“好的,你叫我什么,你到是爽快点给我一个称呼啊!你不能是连个称呼都不给我,你让我是情何以堪啊!你不是不仗着有你爷给你撑腰你就太放肆了,就能看不起我,你这还能让我活不!”你懂的,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她这么不给我面子,你说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要是她这样的话,我觉得她的人品就很有问题,再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大侄女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