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七十七章 跨越21
    真的,你们也许不会觉得,对一个胖的人说别人胖,是一件非常可恶的行为,那正常人都接受不了,何况是不怎么正常的人,你说换谁能受得了,我反正就受不了这样的。要是有人说我瘦的话,我都会不开心的,何况是别人说自己胖,我一定不能忍受别人这样说自己的。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生活节奏加快,竞争压力增加,精神、心理问题也日益增多。本来就很容易生病的,再被别人是调戏一下自己的神经,那发病就更容易了。然后女病友再一次给弄分裂了:我到底需不需要减肥?每次你看碰上我你都会告诉我太胖了要减肥,可我一说减肥,又会说,你一点也不胖,胖胖的多健康。我分裂了,你们可真是难以琢磨的小妖精,你不这样说人家嘛,人家只要是长得漂亮就得了,还要瘦作什么。只是这样的问题问男人到是不会在乎,但是如果是长期问一个女人的话,那这个女人真的会崩溃的呢!男人不觉得,那女人是非常在意这样的事的,你要是总是告诉一个女人说女人长胖了说明这个女人就是真的长胖了。

    第一次病友忍了,两次别人也忍了,事不过三的当第三次的时候,病友是看大家都是精神病的人份上那是没有跟他计较,也忍了。只是这样的事那有天天说的,也就是巴掌大的地方,那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想要躲开都不晚啊!只是别人都这样的忍你了,你就不要得寸进尺了,换作谁再怎么能忍的人,也有忍无可忍的一天,也有暴发的一天。这就是农村的男人吧,以为女人都是很软弱的,从来没有把女人是放在眼里。在农村也许是这样的,女人那是相当的温柔善良(但是我每次说这话的时候,我们的相亲女都是这样回我说“农村的女人这样的好的话,那你去找农村的女人啊,你来找城市的女孩做什么。城市的女孩都不善良的,你就不怕会害了你自己啊!”)。

    你说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且说的是实话,但是我们的相亲女就不高兴了,我是夸农村的女人善良,这个也有错吗?这个难道一不是事实吗?这个就说明我不喜欢城市的女孩了吗?所以,真的城市的女孩有的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的,我只是想要和她是心平气和的聊聊天,这有多大事啊!她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我的心怕是只差是掏出来证明给她看了,我是有一颗多真诚的心啊!那必须对她是一心一意的,那是绝对没有二心来着,我都说了多少遍了,像我这样的凤凰男,我是身在农村心在城市的。我有一颗城市的心,奈何我是身在农村啊,有的时候想想命运怎么就这样的折腾人啊!还让我这样的男人活不,可以忍男人的,女人也不能是忍受男人到任何时刻。

    也不知道是我们村民是觉得逗别人的时候很开心,还是我们的村民就是榆木脑袋,一定是要做到这种程度吗?非要把别人激怒自己才开心吗?别人不发火你就不知道女人是不好惹的吗?女病友再没有什么想法了,那是自己造的孽忍了吧,这就是巴掌大的地方,也不是操场,也没有多大的地方。那是很容易就被女病友是抓住了,女朋友那是如狼似虎的那是朝着我们贫困村出来的村民,那是一个恶狼扑羊就把我们的村民是扑倒了。

    那是一点悬念也没有啊,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地较量,他们根本就没有在一个重量级上的。所以,这简直就跟被碾压一样,村民就被胖姐姐给制服了,精神病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的啊!用我们的村民的话来说就是:“你都不知道你在下一秒会怎样,说不定在下一秒你就死了,就死翘翘了。也是不一定的,因为你不知道精神病人会对你做什么样的事,当然还是那句话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要是村民不想死的话,那就真的不会死的,只是有的人太无聊了,那真的会去作死,我们也拉不住啊!

    大家只听到小骨骼是碎了的声音,那是相当的可怕,大家的脸都是铁青的,心里是默默地想到“这下是死定了,不死也是重伤吧!也不知道这一次是断了几根骨头,大家有没有要赌的。”那是一下大家从悲伤到喜悦真的是变化太快了,感觉像是一下从地狱到天上了,有的人一想到又能赌了,又变得是开心起来。在大家都觉得出人命了的进修,在胖姐姐的身下,虽然看不到村民那已经被胖姐姐是包裹起来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听到痛苦的声音,只听到一个垂死的男人发出了最后的遗言说:“大姐,你是真的应该减肥了!你好重,你这个身压,感觉是五六百斤的老母猪是压到我的身上啊!”就算是这样,我们村民也没有哼过一声,你说我们村民那是得多坚强,这就是男人吧!

    这人啊!不作死真的不会死的,那村民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是临死之前还敢说这样的话,胖姐姐那是气得不得了,那是火冒三丈啊!那是越来越生气的样子,给了我们的村民最后的一击,那是把着襁褓里的村民是最后一挤。再一次听到骨碎的声音与村民最后的一声哀号,这简直是太残忍了,这和看外国的动作大片是一样样的,只是我们的更残忍,我们的更暴力啊!据说当胖姐姐起来的时候,只看到地上是留下了一滩水。

    村民当然是不承认这是排泄物,非要说是这是肚子里的东西。那谁都是要面子的,都怕被人看不起,要是让别人看出这是什么东西的话,村民也是会害羞的,所以没有人敢大胆的承认这是什么的。

    这不是废话啊,大家表示明白的,这就是肚子里的东西的,这还能是哪里出来的,总不能是凭空是冒出来吧!只是大家都很意外,想不到胖姐姐是如此霸道的女人,大家都以为男人调戏女人都是女人吃亏来着,这次没有想到我们的村民是吃了大亏来着。说明这女人还是有分别的,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调戏的,那是遇到凶狠的主,那男人也会吃大亏的。怕是这次下来,我们的村民以后再不会动这样的念头了,以为女人好欺负,那是天天欺负别人,这就是下场吧!只是这次真的算是挺悲催的,这算是遇到狠主了,虽然我闪的村民还是很强的,身体底子还不错,没有被直接被压成了标本那就算是不错了。我看要是换作别人,就算是换作上帝指使的小体格,那只怕是被压成标准件了,这都可以卷起来不用烘干就可以直接拿出去展览了。

    村民说这是从上面压出来的,那是我们的村民逞强,但是亲眼看见事情经过的人,都只会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大家是非常确认这是从下面压出来的。我们也不欺负别人是精神病人就以为他们就看不明白了,我看这是三岁小孩都能都明白这是什么的,不是村民不承认,这就不是那种的东西的,我们的村民只是嘴硬不想承认罢了。毕竟,物质的东西是不以我们的意识为转移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是改变不了的。我们可以骗得了自己,但是却不了天下的人,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掩盖不了的。

    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把一个人压成这样的,这还有没有和谐的气氛啊!太不和谐了吧,村民最后是后悔当初,那是不该没事惹事的,只是谁能想到对方能如此的暴力啊!精神病人突然发病伤及无辜的事件屡屡出现,让这个群体和这个行业受到一些不客观的对待。虽然,我们的村民一直觉得自己是为了保持自己风度才没有出手的,因为就算是农村人,我们只要是地朝人我们就知道的一个道理就是“地朝的男人是不能打女人的。”

    我们的村民也是这样想的,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女人的份上,那我们的村民也不会这样的轻易的算了的,就是因为我们嘛村的人有这个风度才能大事化了,小事化了。我们的村民还觉得自己是很有风度,虽然自己没有出手,我们也没有躲避,我们嘛村的男人,那是遇到事我们都是迎面而为的。那是都不懂得什么是后退躲避的道理,我们嘛村的人就不知道‘躲’字是怎么写的。好吧,我们承认那个年代的人没有什么文化,这是时代造成的,不能怪我们的村民,所以不知道‘躲’字怎么写也不丢人的。

    即使是被人碾压了,但是我们的嘛村人能在最后说出“我是男人,我不服,我...”就凭这最后几句的遗言,就已经不失我们嘛村男人的优雅风姿了,真是太帅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