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跨越57
    医生:你这样就不对了,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刚刚还夸你是一个勇敢的人,没有想到下一秒你就变成样懦弱的人了。你这病真的是让人无语,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治好你了。等我是从长计议,待我好好的想想来着,看有没有能针对这个病的治疗方式。但是,只要你相信我的话,你就有救,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你就没有救了。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我?

    乙:那还有得选吗?还有第三个选择吗?这不是没得选了,我只能是选择相信医生你了,我还能不相信医生你,我自己作死啊!

    医生:对嘛,想开一点这样不是什么问题都有得谈了。

    乙:弄了半天你就是想要跟我是谈问题来着。

    医生:废话,我要是不跟你谈问题,总不能和你是谈人生、谈理想吧!这样的事你和别人谈去,我们还是谈谈你的问题来着。

    乙不解:我有什么问题?

    医生:你的问题大了去了,你有什么问题,你应该问你哪里没有问题,你们就谈谈“我是托关系才进来的。”这个问题。你是托什么关系才进来的,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进来有何目的。

    乙表示医生你是误会了,我说的意思是我是慕名而来的,你知道的你们医院的病号,根本我就拿不到的。所以,我是在黄牛的手上是拿到的病床号,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我在你们医院的门口是排了好久的队,那就是进不来,眼看着自己精神病越来越严重了,只有在你们医院的门口是高价是买了一张病床号,我才进来的。

    医生:你不是被老司机骗了,你坐上了我们的精神病院的车才进来的吗?怎么又和黄牛是扯上关系了,医生表示不懂了。

    乙:这你就不明白了,你想想你们精神病院的车那样高大上的车,也不是一般人能上得了的。这没有一点医院的关系,那也不是谁都可以上得去的,所以我们就找到了黄牛了,结果他就把我们的是送上了你们高大上的接精神病人的车。其实,我们早就想要上你们的车了,你们经常是带着病人购物,你的理念那是非常的了不起来着。你根本就没有把大家看着精神病人,你是把大家当成了正常人来看待了。关键你支持精神病人正常的消费,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你这样的理念的医生不多了。

    医生:这没有什么的,精神病人也是人啊,精神病也能像正常人一样的消费的,而做为我们嘛村的人,我们都有责任与义务刺激我们的身边的人消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展我们的家乡,虽然我的做法也是备受争议,但是只要是病人需要的,就是我要做的。我的目的也是不断的让病人不断的推向社会,所以要想要让病人还归社会的话,就得是让我们多接触正常的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信心走出去,要是天天把病人是关着,这不是我的理念,这也不是最科学的办法。我的想法是让精神病人走出去,有的人觉得精神病人就得关着,这是对精神病最一不负责任的想法了。我非常鄙视这样的行为,我也不提倡这样的行为,因为我不会放弃我的任何一个病人,我相信我的病人在我的治疗下都会好的,都是可以走出去的。

    护理见乙是听呆了,忘记了鼓掌,护理赶紧是带动气氛鼓起掌来:“说得好,医生说得好,医生讲得非常有道理,真的是让我们这些人是茅塞顿开!听了医生一席话,胜在精神病十年,有了医生的指点后,我想每一个精神病都能找到自己的春天的。对吧,乙先生。”

    乙看了看护理,这个时候没有办法的,只能是跟着附和:医生说得好,医生说和坚,医生说得呱呱叫。

    医生无语的看了看乙:哪有这样夸人的,一点诚意也没有,我又不是青蛙,我怎么能呱呱叫来着。你要是想要夸人的话,麻烦是用点心,最讨厌这样拍马屁不用心的人了,拍跟打似的,也不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来捣乱的还是来支持我的。像你这样的一看就是没有拍过马屁的,你说要是拍过的话,哪能拍不到点子上,你们农村人就是太纯朴了,不会玩这些客套的东西。也是难为了,你还能想到这个段子。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挺高兴的,说明你还是有进步的,你还是朝着正常人不断的迈进了。看来是时候是把你是送出去了,要是把你这样人才是留在这里,真的是可惜你了。

    乙可怜兮兮地问医生说:医生大人,你真的不管我了吗?我真的不要走的,我真的不想走人,我真的想要留下来陪着医生你。我为了能陪着你,你知道我是付出了这么多,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乙的这段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深意,里面有太多的意思,反正不只是一个意思,这是有几个意思的样子。医生那是顿时额头就流下汗珠来,表示这个、这个是闹哪样,医生那是非常严肃的看着乙,非常用心的告诉他,而且是很肯定地告诉乙:我们是不可能的。表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乙是看着医生说,心想医生终于是懂了自己意思,没有想到医生这么聪明,那是一点就透,要不是发现医生要赶自己走了,自己一定不会把这个秘密是说出来。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秘密,这是三个人的秘密,大家说好的一起保守这个秘密的,要公平的、合理的,文明的地来,当然也要这样走的。乙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医生说:可能的!

    医生顿时想要吐来着,一个精神病跟自己表白就算了,自己也忍了,但是还是个男的,自己就忍不了了,这就有点重口味了。虽然自己是精神病医生,什么样的刺激没有感受过,但是今天这样的刺激真的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来着。这是第一次刺激到了自己,让自己是不能开心言,那是非常的害怕起来,医生心想这下完了,自己算是成了天大的笑话了。这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在护理面前是装圣人啊,自己的绅士的形象被这个传说中的小小小乙是毁得不要、不要的。医生说:大哥,你是饶了我吧,我们真的是不可能的,你不能开这样的玩笑啊!你是有真的吓到我啊!

    乙表示自己没有开玩笑,自己是很认真的,很负责的,表示会对医生负责的,这就是自己的真心啊!话锋突变了,前一分钟还是生硬的男人的口气,这下一秒就变成了可以秒杀男人的诱惑的声音,变得妩媚娇气起来。从原来的低音是提了起来,变得轻柔舒缓,为了体现忧郁的感觉,吐字间带有些许气音,不过咬字非常清晰,音调些许提高,带有邻家少女的特征,与眼神契合度非常之高。说句题外话,乙凭借这个在我们嘛村也是挺出名的,在初中也是拿到了声优赏的,可见其对于角色的拿捏得当与其深厚的表达的功力。

    医生:那是顿时是鸡皮疙瘩是起了一身,那还以为是被恶魔是附身了,那是大喊一声“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怪在这里附身,你信不信...”然后看了看护理,继续说道“信不信,我们护理人员灭了你,你不要得瑟哟!我们护理都是经过专业的培训的,精心的挑选的,都是能以一挡二的人物来着。信不信...”

    护理也是霸气侧漏的人物,那是当时就看出来了,说道:你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可男可女可人妖的那类人群吗?你究竟是是男、是女、还是...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看得出来的,你就是一个男人,你不跟我讲你是个女人。我这个人不打女人的,要是男的你看我是打不打得死你,你这样吓我的话,我是要打人的。医生有职业道德,他不可能打你,但是我没有哟,我跟你讲,我是临时工,我是会打人的,我可凶了的。我要是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来着。

    只见乙是看见二人是僵住的时候,那是一个以不思议的速度是向我们的医生扑去来着,医生是没有反应的时候,那就被我们的乙是捉住了。好吧,我不是乙的速度太快,而是医生和护理是听到乙的声音后,两人那是心里发麻,觉得太吓人了。因为对于二人来说村民转变得太突然的。这强大的反差是让他们无法二人是一下无法接受来着,所以还沉浸在害怕的恐惧中,才会一下被我们的小小乙是趁虚而入的。

    估计我们的医生做梦是没有想到乙会向自己是扑过来,而护理那是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扑向自己来着,扑的医生,这个不关自己的什么事来着,有点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意思。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