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最不需要同情10
    科学在不断进步,科技研究却从来没有停止。大地朝乃至世界不知有多少民间科学家甚至专家,学者,教授,花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金钱、心血来坚持不懈地寻找这样一种不存在的事物,不能不令人扼腕。他们之中当然也不乏别有用心的骗子,常见的手法是出售或转让他的“木流牛马的图纸”等等。其实,只要一些最最基本的物理学常识,就可以识破这种骗术,但是能这个基础上开发出新的东西来,那就真的是不一样了。

    而公主的交锋衣更是牛的,那更是科技与智慧的结晶,据说是太阳能的自发热的衣服,你说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套能自发热的衣服对于我们的爬雪山来说,对我们的爬山的人来说相当于是有了一个保护层一般的,爬山的人最怕的是什么,就是被极寒是冻伤自己的手足,这是无法想像的痛苦。当我们的身体能保持恒温的话,那对我们爬山的人来说,是非当的给力的,就像是套上了一个保护层一般的。当时我是被极寒所伤,也是苦不堪言的,感觉自己也是要不行了。

    在绝壁上我是吊在悬崖上的时候,因为是手脚的麻木让我的血液的循环是差点停掉,特别是像是手足的部位。到了极限的时候,根本就用不上力来,也就是没有了功耗了,仿佛是到了极限。全身都不会听你的使唤的,我是冷得整个人是跨掉了一般,还有就是内心的恐惧是常人无法想像的。那是脱了力的,整个身体都不听我的使唤了,只能进行本能的活动。还不能睡觉,在极寒里睡觉常常醒来的时候,你的手足是停止的供应能量。忘掉了血液的交替,也忘掉了手足的控制的,一旦是把自己的四肢是忘掉了。相当于就是自己是放弃了自己的手足一般,当你放弃了自己手足后,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差点废掉。

    当然,为什么我就这样的牛的,没有一个像我一样的年轻的人是这么小就敢挑战圣山。这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我是中了公公的一掌后,我的身体是天生阴冷,我就是一个极寒的人。当我的是极寒里,我是有一种别人没有适应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挑战成功的原因。就像是过儿睡寒玉床,当你的身体是适应了极寒后,你对极寒也有一种本能的抵御的。就是别人睡觉的时候,都是少有的消耗的,但是我不一样,我比别人多一点的消耗。

    我需要提供不断的给自己供热,我才能活下去,而我从小都是在极寒里过来的,我是天生阴冷的人。我已经适应了极寒,我有自己一套的血热的循环的系统。这些是普通的人无法跟我比拟的,我的这一套循环系统是我独有的存在,而以前是抵御身体自身的极寒,到了圣山我是抵御里外的极寒。也就是相当于被极寒是包裹起来,而我需要加倍的消耗我的热能,当然像我这样的神一样的男人,我是做足了准备了。我才能成功的,但是现在的公主也是做足了准备,没有极寒后的圣山,只差用自己的体力是爬上去而已了。

    其实,我当时就无法理解这个太阳能的衣服是怎么样供能的,我心想“里外冷热的不同的,那不是会有很大的反差,也就是说会产生很多的水分的。并打湿自己的内衣的,如果是这样的你说会不会导致这个太阳能是短路,把这个可怜的公主是电死。我想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很幸运的,不会被电死的,我就看好我们的公主没有这样的幸运,我相信她是会被电得不要、不要的...”

    至于我们公主真正的装备也许我是知之甚少的,但是有了这样多的高科技护体的公主能爬上去的,我想这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毕竟,我们这个并不是世界最峰,只是我们大地朝的最高峰而已,对于她的身边的那些传说中的大神来说。那还真的是小菜一碟的,而他们的任务只是把这个公主送上去而已,这么多的大神送一个高科技护体的公主上去,要是这样都不成功的话,那真的就说不过去了。

    个人觉得这样太过的夸张了,只能证明了她是可以上去的,别的什么也证明不了,就为了这样一个名头,做一件对她而言就没有意义的事。还动用如此大的财力与物力,她是在和我较真,还是在挑战我们村子的权威,我想不明白。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的。我们又不是十亿的对赌,我不太明白公主为何如此的较真的。因为不是凭着真本事上去的,就算是上去了,也达不到所谓的挑战极限目的。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不明白富人的世界,我们穷人永远不会懂的。他们有时候争的东西明明就是不必要的,在我们看来只是用钱来出去,难道只要是她觉得这样做有意义,就一定要去做。这样就是自己所谓的自豪感吗?

    如果是这样做为穷人的我就真的是理解不了了,上帝指使的脚是不由自主的抖战起来,当上帝指使看到公主将自己的财力是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我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我们狭隘的世界在别的面前是如此的渺小。我自以为在这个村子我就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而在别人看来也许屁都不是,上帝指使不知所措的胆怯立马是浮现于面上。摆明了就是用科技挑战我的体术,我当然是不服,有本事我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管是做什么我上帝指使都奉陪于你。如果你要是站在高点上与我争个输赢的话,我当然是一万个不服气的,因为我还没有蠢到自己的实力能打败科技的力量。

    公主有着所有的有钱人都有的那种傲慢,还有对我们的乡下娃子的那种偏见,如此的一个傲慢与偏见的女孩,更加上那种名誉上的光环的加持的人特有的不客气。她是把那种狂傲的性格是发挥到了极致,其实不是我一个人觉得,我的几个兄弟与子妹们都是和我一样的觉得她是太狂了,她是那样的平静,明明就是拥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还有我们大地朝不为人知的黑科技。那么从容而又雅致让人看了是几多不忍与她争夺最强闪亮之星的头衔,其实我对名誉上的东西我是一点也不在乎的。

    我只是喜欢挑战不可能,这是我的天性所至,大家觉得不可能的事,我都想要试试看。其实,我上去也是九死一生的,只是当时我也是陷入了人生的迷茫中,不知道生的意义为何,也不知道死的恐怖为何物,我只想要让大家给我多一点的关注而已。当时,我也是和公主一样的神一般的存在,大家都是如此的看待于我的,好比是只要是能看到我,大家就会轻松自在一般,就会感觉特别的舒服,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有一种让人看了舒服的感觉,不像是现在老了,没有要了,惹人厌。

    虽然,我没有公主的气质,也没有她那的可爱,要不是她非要挑战这个不可能的事。我还是挺欣赏于她的,毕竟,我们的思路是一样的,我们都想要用自己的方法来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加的温和,让爱充满于我们的周围。从公主那个整个光彩照人的身体,那爱笑的眼睛里,她把锁骨的骨感和性感分寸把握得很好,柔美而健康,彰显着自己的年轻的色彩。虽然被传说的太阳能的衣服是裹住了但是,也不失为一种秀气的样子,特别是她那走起路来是摇头晃脑的样子,你看了真的是想要揍她的。

    要不是碍于自己男人的身份,要是在一个没有人地方,我是看到这样的注作的女孩,我说不定我就放下了自己的身份。我就得把她给揍了,那是少不说打得她的妈妈都不认识她的样子,我让你在我的面前臭显摆。是的,我的愤怒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我真的会有生气的,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无耻的挑战的。因为她不成功大家看到了她的实力,只能说是用的团队不当,要是她成功了,她还不嘲讽死我不可“多大点事,什么叫不可能,这叫不可能吗?我还不是轻轻松松就上去了,那是不费九牛二虎之力的样子,太容易了,一点难度都没的。早知道这样的轻松的话,我都不来挑战了,简直就是浪费我的时间。”反正就是各种刺激你的神经,让是不得神经病都不行的,想想她得意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的。

    想想一个神一样的男人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就,最终变成了别人的笑柄,连小女孩都能行的事,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你说这样的男人是不是太猥琐了,当然大家的眼神不只是一种**裸地鄙视,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轻蔑。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会活得如此的凄惨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金身被公主破了,我本来是可以炫耀一辈子的。结果呢?当我的成就跨掉,我的自豪感无全,人生就像是戏剧一样的。从**很快地走到了低谷,当我吸引妹子的手段失效了,我没有谈资的时候,我还剩下什么,就剩下了唯一一点的帅气了。那也是被公主是践踏得七零八落的,最终帅气也消失殆尽,只有了一个残破的皮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