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哑巴哥2
    有的时候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放下成见,不理会别人的想法,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是自己没毛病就行了。别人怎么说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个好兄弟就可以了,可惜我做不到,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死要面子的人。为了面子我可以连兄弟也不要了,不做兄弟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吧,而我的恰恰就在维护自己的面子上。上帝指使怕被父母看见,还以为自己在搞基呢?

    自己总是找不到女朋友,父母已很是着急了,要是看到这一幕的话,你让他们怎么想我。那我还不成了家门不幸,出我这个妖孽,这就难怪了,像我这样的几千年才一产的奇葩本来就是很难得的存在。谁要是摊上我这样的儿子,谁都得疯了吧,要不是我的父母是农村人,心理素质好,在城市怕是父母早就崩溃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害怕有什么绯闻产生,就怕别人多想,我不想跟哑巴玩,就是怕别人以为我的取向有问题。

    小的时候,我跟他玩,那只能说明我傻;你说我都成年了,我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我还找他玩,那别人难免看不懂了。上帝指使这个时候异常的尴尬,有些不知所措的退后了几步,看着小哑巴看我想要推开他陡然间的异样,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以为我再也不要跟他好了,不再跟他玩了,再也不要理他了,他想到这里越是伤心起来。片刻之后,哑巴哥看着小帝指使又呜咽了几声,随后还想要向我扑来,只是我有了防范,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

    当我准备躲开他的时候,小哑巴又想要扑了过来,在我身上乱摸想要抓住我,以至于我差点没控制住。幸好我控制力强,要不然真担心我憋不住真的弄伤他了,那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我可不想落人话柄。那时候我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那非要我负责当他哥的话,你说我以后在我们嘛村我怎么见人啊!大家会不会都说,那就是哑巴哥,他是大哑巴,他弟是小哑巴,他们就是两个哑巴!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与哑巴就一种我们才懂的语言,就是金盆洗手。所以每次哑巴哥是见到我以后,都要让我是表演一次金盆洗手给他看看,那时候为了不当他哥,我是想出来了这样一个场景,我是把大侠里的最经典的最经典的典故是表演给他看。想要让他是知难而退,告诉他哥已经归隐江湖多年了,你就不要缠着你哥我了,我真的不想在江湖上混了。毕竟,混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混出什么明堂来,还是那个很二、很二、很二的那个上帝指使。混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金钱,输给了自己,最后落得一败涂地。

    我让他放开我,他就是不放开我,哑巴哥告诉我说:“想要我放开你也容易,但你答应我要给我表演金盆洗手这个绝活。”我好想要看你表演金盆洗手啊,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了,你就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吧!

    你说我听了这得有多无语的,本来是一个退敌之策,不想是我是玩大了,变成了一个常规项目了。我以为我只用这一招就能让他离我远远的,不想是我不仅是没有让他离开我,反而让他是缠上我了。看来,人还是不能自作聪明的,有的时候我们是自己挖了一个坑自己跳下去,你说这个怪谁?还不是怪自己,自以为比他聪明,所以就动了这样的小聪明,不想就此再也就无法收手了。为了不让他再抱着我,我是没有办法,只能是再表演一次,就当是昨日重现吧!

    我也很怀念儿时的感觉,觉得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大义凛然的,真的把自己当成是大侠了。也许就是这样的豪气深深地印入了哑巴哥的心里了,所以他就再也放不下来了,我也就成了他这一辈子记忆里唯一的大侠了。因为,儿时的认知和我们长大时候的认知是不同的,他一旦是认同了我的这个行为,他就会一辈子记住了自己当时的形象。神一样的洗手,神一样的操作,神一样的场景,这就是上帝指使的给哑巴哥留下的印象吧!

    当然,我们能长大的话,也许这样的游戏我们会忘记,只是如果哑巴哥一直没有长大的话。他就会一直记住这样的场景,因为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都会让他是无比的高兴,为了让他的心里能得到一丝快乐,找到重新站起来的勇气。他就越发需要这样的记忆中的场景,来建筑自己的心灵的城堡,也许是我们这个世界太需要大侠这样的人了,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的渴望能找到大侠的影子。哪怕这只是一个场景,哪怕这个并不能让我们变得强大,哪怕他并不是真正的大侠。

    但是在哑巴哥的心里,这就是最珍贵的东西了,觉得这是他最幸福的记忆,也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经典!只是这样的经典也许只能在那个需要大侠的年纪才会出现吧,现在看来确是十分搞笑。而上帝指使这十年来在城市打拼并没有得到真正沉淀,反而是变得浮躁起来,忘记了自己初心吧!所以,你现在让我做这样的小孩子的事,虽然我的演技是提升了不少,只是我再也找不到了大侠的感觉了。不像是小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侠,那时候自己默认自己就是大侠,才能把大侠演得如此的传神,才成真正能为一个大侠。

    现在自己虽然可以演得很像,只是形似而已并不能达到神似的效果了,而自己一直都是一个精益求精的男人。我不管是做任何的事,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得足够的好,这才是我自己的风格。但是我现在真的能演一个大侠吗?我不是神剧的演员,我做不到神剧那种荒唐的表演,我希望我的表演是真的能传达到别人的内心的东西。我希望我是一个真正的用心感动观众的演员,为些我会用很长的时间来揣摸这个角色,可惜到了城市后我就自废武功了,每天除了打工、睡觉外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念头了,就连儿时最擅长的表演我也不会了。

    想到这里自己不勤奋我是怨不得别人的,但是这真的只是自己的错吗?我就不起好好的吗?谁不想要好好的?当然我是出于实力退步的原因,我自己都忘记了我还有这样一门绝世武功的,现在被哑巴哥要求重演一次的时候。我承认当时我的内心并没有准备好,我也没有做好再演一次的准备,我怕这样经典的场景被自己搞砸了。因为,我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上帝指使,来到了城市里我才发现我什么也不是,我就是一个失败者而已。当然,如果这就是他的唯一的要求的话,我是应该满足他这方面的需求的,就算是这个会很难的,我也会再次去挑战一下。不为了别人,就为了战胜自己,就为了告诉哑巴哥我不当大哥好多年了,我真的退役了很久了。

    其次真的很抱歉,大家可能以后在江湖上再也不能见到上帝指使了,虽然我退出了江湖,但是我希望江湖上还会留有我的传说。上帝指使豪气惊天,不管是在自己最辉煌的时代,还是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丢掉的东西就是嘛村男人的骨气吧!虽然未能广大嘛村门楣十分有愧,虽然没有带着我这帮兄弟闯出一片天地,虽然并没有在江湖上做到人神敬仰。但是,我努力了,我付出了,我也试着去尝试了,好在嘛村还有哑巴哥主持。

    上帝是看了看身边的兄弟,走上去拍了拍哑巴哥那是语重心长说了一段话:“兄弟,曾经我们都在村子里走着,一起玩耍,一起追逐,一起奋斗,并慢慢长大。那此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不懂得表达,不懂得怎么去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们“我的嘛村的兄弟们”。当我一个人了,才明白什么叫做想念,才明白什么是兄弟,才明白没有兄弟的日子我是如此的孤单与无助。很多时候我无力支撑,想要找兄弟们一分担当,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走这么远,我才能挺过来。谢谢你们一路陪我成长,谢谢你们一直挺我,谢谢你们一直把我当成兄弟,哪怕我是归隐多年,你还当我是江湖里的传说,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现在的日子越来越难了,自己照顾好自己,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吧。想起年少轻狂的我们,那时候的我们还有梦想,梦想有时候得靠自己努力,但是我还是怀念与兄弟们一起努力的日子?对于未来,看来是越来越渺茫了,不知道希望在哪里,不甘心一直这么打工混日子,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现在手里这点本钱也就够摆个地摊的。又怕被城市管理员给打了,自己又没有钱来医,眼看就是马上要奔四的人了,女朋友,车子,票子,一样都没有,唯一一套房子也在农村也不值几个钱。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