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帐篷主1
    或者是将计就计的,我可以顺势而为的,也许我们能擦不一样的火花来,你说呢?要是我们的身份是换过来的话,我早就将她是扑倒了,哪里还会跟她在这里是拉拉扯扯的。我直接就是“扑倒”了,一点都不带耽误时间的,要不是她是女人,而我是男人。而男人永远不知道女人想什么,我们以为她们喜欢的,当我们接爱了她们的行为后,常常我们都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我们之间永远是隔着一层纱,很难是靠得很近的,哪里她都开始主动了,但是我总是觉得这是一个马氏的骗局。

    她是一下没有勾住,还好这里就这样的大,要是她想继续想要的话,她是怎么也能勾到我的。她告诉我说“你不要害怕,没有事的,我只是想要跟你说说悄悄话。你过来嘛,我有话跟你讲,而且是那种悄悄话,你懂的,需要我们靠得很近才可以哟!”

    她再一次的勾住了我,我是相当的无语了,还想被我要跟我说悄悄话。你说荒郊野外的有什么我们不能说的,在这里你说什么都可以,人喊谁也不会有人答应我的。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来跟我说什么悄悄话,你是在逗我吗?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来点真正的东西了,说点掏心窝的话,比说那些悄悄话要实用得多了。你就算是60hz我也可以听,你要是22khz我也可以听,当然我只习惯在20khz,不是我吹的我的音箱线都要上千块呢!

    我想说的是我是一个你给我一个水流动的声音,我能听出是哪条河,这样的我你要是跟我说悄悄话那不是让我是大材小用吗?像我这样的人才,我觉得你跟不跟我讲悄悄话都是一样的,你最好大声的告诉我,免得声音太小了我怕我会听不清楚,还以为你是故意来勾引我。故意让我是听不清楚,让我心也痒痒,耳也痒痒的,我们在这样的环境,在这样的深山里,前不隔村后不靠店的地方。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住帐篷,是不是很有感觉的,不知为何我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每当想起这四周没有人的时候,我的内心就无比的激动的,我觉得我能做点什么事出来,我是这样觉得的。“帐篷主你看四下无人,是不是特别适合像我这样的坏人,做一点坏人应该做的事,哈哈哈!我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无比的翻滚的热血,已经按捺不住了,激情澎湃的感觉,就是干啊!我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征服你的**,我是没有表达出来,我怕我是表达出来后,你会受不了我的。自然和我们将会在这里是融为一体,你是不是很期待这样的感觉,我反正是的,你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黑暗里我们双目以对,燃情以对,这是多么浪漫的事!哎,有的时候我自己也很纳闷,像我这样的大情圣,怎么会没有女朋友?难道就是因为我是无业游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是我找到了一个工作那会不会好一点,原本想要做帐篷生意当个老板什么。我以为男人还是应该先有事业,再去成家。只是没有想到我当老板的梦想会碎得这样早,创业失败注意是一贫如洗,以后估计我的生活会更难了吧!想想以后自己的未来得有多难,自己的人生得有多辛酸,自己的生活得有多潦倒,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一开始都还好好的,要不是遇到这个疯女人的话,我估计现在也算是个小老板了,那男人有钱了,女人还不跟苍蝇似的,围着我这颗有缝的蛋转来转去啊!不管我这颗蛋是不是臭的,只要有苍蝇需要,我就有自己的市场,我就能让自己变得有价值起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女人总是喜欢“臭男人”这跟她们有苍蝇的属性是分不开的,当然我说的是喜欢臭男人的女人。好好的像我这样的香喷喷的男人你们不喜欢,你们就喜欢那些坏了的,臭了的,变了味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臭味相投。

    我反正是醉了,你们都是些女人,怎么能无视一个香味十足,美味诱人的男人,去喜欢那样的臭男人。看来时代变了,我真的看不懂现在的女孩子了,你们真的还是我们大地朝的传统的女孩吗?你们都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们了,你们变得习性都变得如此的奇怪。还总说我们男人奇怪,我真的想不通,现在的女孩是怎么想的,她们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还有就是她们的眼神难道真的不好,品味怎么就如此的糟糕,喜好怎么就如此的奇怪,就连喜好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的。

    她没有想到我也会有如此澎湃的时候,看我是斯斯文文的没有想到我谷子里是这样的人,她是非常的吃惊,像看珍惜的动物一样的看着我。在女人的眼里很多的男人也只是她们手里的宠物吧,所以她这样看着我,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她真的把我是当成宠物了,做出一些让人误会的事就不好了。她的手不由得顺着的脖子一直往上摸,是往上摸,就像是摸自己的宠物一样。别人都是顺着摸的,她是逆着摸,摸得我是非常难受的,头发是顺着长的,你这样的倒着摸,好像是要给我抓跳蚤似的。

    真的好奇怪啊,我真的想不到她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摸法的,就算是在野外会有很多的跳蚤,你也不能这样。我心想我也不是她的宠物,在我的身上抓跳蚤,真的是太挤兑人了,我的身上怎么会有跳蚤的。就算有,你也可以直说的,不用这样抓吧,抓得我痒痒的,我本来就痒,她这样一抓我是更痒得难受。她怎么能这样的对我,说好跟我讲悄悄话的,其实是想给我抓跳蚤,有跳蚤你就抓还弄得如此的神秘,你是在逗我吗?她怎么骗我,她骗我过去摸我呢,还给我抓了不少的跳蚤,有几只我是抓了好久也没有抓到的跳蚤,她一下就给我抓到了!

    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长期出来住帐篷的女人果然不一样,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她是如此的熟练,估计这年头她来到这荒郊野外的什么也没有做,就学会抓跳蚤了。那来了多少帐篷客,她就给多少帐篷客是抓了多少的跳蚤,已经做了专业抓跳蚤,都可以挣钱接私活了,一般人还真的没有她的抓跳蚤的技术。没有长期抓跳蚤的经验的话,还真的做不出她的精细活来,就是如此的会抓跳蚤的。我伸就肯定能抓住一两只的,那是神乎其技的抓跳蚤的技术,出乎世界的预料的手法。

    只是她是把我的跳蚤抓了,你说她是给掐死了,还是咬得啪啪的响啊!因为跳蚤太小了,我也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处理的,换作我是她的话,那在这个荒郊野外的每天饿得跟条狗似的。不抓只跳蚤来咬得啪啪响,那都是对不起自己,反正也没有看到,那是顺手扔在嘴里也不会有人看见的。我真的是太小看她了,她居然还有这一手,早知她有这一手的话,那我还洗澡做什么。那是每半个月来找她是给我抓抓跳蚤,那我还洗澡做什么,我再也就不怕身上有跳蚤了,自己还抓不到。毕竟,我们的世界还是需要专业的人,做着专业的事,才能让我们的生活更舒适。

    没有想到跟了我半个月的小蚤就这样没了,我觉得好可怜的,我一直都不肯杀了它,佛祖说了“救虫一命胜造一级浮屠!”。你就这样把她杀死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的,你有没有替我想想我是养了这么久,我就是想要把它养肥了。然后,扔到嘴里也嚼个啪啪响的,那真的好有感觉的,没有想到的是我是养了这么久,就这样被你给灭了,让这是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我是非常的伤心难过“我的小蚤蚤,我的小蚤蚤,你死得怎么惨!”

    感觉自己像是重温了经典一样,(此时一只跳蚤在上帝指使头发上休息,小蚤蚤是非常安逸的在上帝指使打着结的头上跳来跳去的,愉快的享受着月光浴。时不时的开心的跳来跳去的,我以为它这样的会跳,真的是很难被抓到的,反正我是抓了很久也没有抓到它。)

    上帝指使发现帐篷主在抓我的头发,我怕她是伤到了我的小蚤蚤,我大喊一声:恩?小心啊!

    不过还是晚了,她估计是一早就发现了我的小蚤蚤,所以她是有目的而来了,帐篷主一惊一不小心就将小蚤蚤掐死了。这女人真够狠的,这样的事我都干不出来,居然她不动声色的就把我的小蚤蚤给掐死了。我感觉我的小蚤蚤真的很可怜的,它都没有撑过这个冬天就让你给掐死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