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帐篷主4
    只要他老人家开心就行了,怎么玩我们我们都认了,只是真的不带这样玩弄人的,哪有在摸到女人的时候就出现“小儿麻痹症”的。要是传出去,我的b7之首的愿意估计就跟我说拜拜了,我以后我还怎么有勇气去逗小姑娘的。估计这辈子就只能是被人调戏,想到以后不是我去抓小姑娘的手,而是小姑娘主动来抓我的手让我抖一下的时候。想想这样的时候,就跟我们小时候被人欺负一样,由于不同女人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从而养成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性格接触在一起往往就会产生摩擦。

    我们一直以为只有男人才会欺负别人,其实现在的生活里很多的女人是很强势的,你不去招惹她她都会来招惹你的。现实生活之中弱者总是会受到欺凌。而我这样的看起来帅气的小男人,常常就是被别人欺负的对象吧,被人欺负,自己虽然气愤,但是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何况我是男生,要是被女孩欺负了,我好意思告诉别人,让别人来帮自己吗?好吧,我是好意思的,我一帮找我妹帮忙的,那被欺负了还能忍了。

    我总是告诉我自己“男人是不能动手打女人的,所以对付那些欺负我自己的女孩的时候,我都是让我妹出手的;如果对方是男人的话,那更要让我妹来,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是不会动手的。自然我不能出手,还是让我妹来,毕竟我妹是女人,而且不是君子,没有这么多的禁忌的。她是想要揍谁就能揍谁,只要把自己的妹妹培养起来了,那我的人生就完美了,就怕被人欺负了。”生活就是这样的,社会就是这么残酷,弱肉强食,想要活着还得有自己的一套生存的法则的。

    当然找我妹替我出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一般有别的办法的时候我都不想请我妹出手的。所以,我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的,要是别人主动招惹我了,把我是惹急了,弄骂了,让我是愤怒了,我才会找人帮忙的。像我这样的好脾气的男人我总是很宽容的对待别人,只要别人没有触及我的底线时,我尽量不要翻脸,我都是用眼神杀死她。我就用我的眼神是盯着她,让她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我要是被欺负了,我会诅咒你一辈子的,我就这样的人吧!

    虽然,就算有人再敢来欺负我的话,我也有帮手的,但是这样的事要是真的传出去了,知道我有这样的毛病。真的会被人看不起的,那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还怎么好意思自称是泡妹子,估计我以后找到女朋友的机率又降低了。本来找到女朋友的机率就很低的自己,坑爹的人生要是还在不断的降低自己的女朋友机率,你让我怎么活,怎么有勇气活在这样残酷的世界里。

    只听那帐篷主哈哈道:“没有想到你这么会玩的,你怎么挠人家痒痒的,是不是很刺激呀?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很有趣?”

    我是一脸的无奈的样子,你以为我想啊,我也不想这样的,这样幼稚的举动像我这样的纯爷们,我怎么能做得出来的。我本来不是这样的,她以为我是一个有情趣的人,其实这个真的没有的,我根本就是没有一点情趣的人。不是说我没有情趣,而是我真的不懂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我变得有情趣。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非常古板的男人,我哪里会调戏小姑娘,我都是嘴上厉害。

    帐篷主继续开心道“咯咯,你真的好调皮的,你好坏啊,你挠得人家好受不了!”她是被我挠得又哭又笑的样子,看来是真的受不了。

    我也没有想到我的“小儿麻痹症”还可以这样玩的,还能让她受不了,我真的太佩服我自己我是太有才了。看着被自己调笑得无比羞涩的样子,美目紧闭的冷美人,上帝指使又是一阵激动。虽然体内的那股奇怪的病情慢慢地已经平复下去,现在我的手也不抖,“小儿麻痹症”症状也不这样的明显了。本能的大男子主义开始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身体,我觉得我应该爷们一点,忘记自己的病情,重新开始。

    这样的姑娘我一直想有,却一直没有拥有,我知道她是我得不到女人。我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在这里我会拥抱到一个姑娘,此刻我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能感觉到她身体传来的温度,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很开心的。如果是开着灯的话,那这样的事我怕是一辈子也做不出来的,我不禁是感慨到还是关灯好啊,这个建议真的很棒,完成了多年一直梦寐以求的心愿。

    虽然,这样的事城市的姑娘们在小学生的时候就会做了,这只是她们会,我并不会,我真的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的猥琐的事来。想想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是勾肩搭背的,想到这样的场景我就觉得自己有够猥琐的,就算我再怎么想要这样做,但是我觉得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做这样的事,不是自己的风格。

    上帝指使看着姑娘,眼神里暗含着情意,这个不是哥哥看妹妹的情意,这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她也看着我,我们又看了起来,不过跟我们之前的看是不同的。现在我们更加的深入了,有了更深的认识了,我们就看得更全面了。当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后,我们看得更仔细、更全面了。现在的看已经达到了另一种境界了,她一直说我不敢对她怎样,我当然是不乐意了,我就敢一回给你看,我就不信了,我要是动了手,你还能吃了我不曾。

    我现在是趁着黑暗的环境里,我是搂住她了,我有真的搂的,我现在都敢搂住她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姑娘是故意不为所动,装着很纯情的样子,她知道对面的这个男人太纯情了,她知道跟我发情是没有用的。对付纯情的小男生,还得用纯情的举动来配合他,用纯真的爱来吸引这样的小男生才是正道,她觉得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自己以前遇到的都是些大男人,像我这样的腼腆的小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想想自己是搭了帐篷这么多年,自己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这样纯情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过,她觉得有必要是挑战一下自己。自己反正都是为了玩而来的,如果这也是一种玩的话,她愿意尝试一下,她等着我的进一步举动。

    然而上帝指使到了这一步就没有继续的行动了,他感觉这样就不错了,自己就很满意了。所以我也不准备再继续深入下去了,我觉得我就这样的抱着她的腰我就能抱上一天的样子。毕竟,这不是水桶腰,这是水蛇腰啊!你要是抱着一个水桶腰,你要是能坚持十分钟,算你是神勇,算你力气大,你以为你是项大大力拨山兮气盖世。你又不是少林弟子,你是抱着水桶你试试看,那看着都累心累肺的,你还敢长时间抱着,那我真的就要佩服你了,你也不怕水桶太重了,闪到腰了。

    姑娘眼神一闪,大家都说自己的水蛇腰,抱着就放不下来,我一直不相信,没有想到真的是这样的。他真的抱着就抱着了,就再也不想放下了,你说这我也忍了。只是她不能忍的是“这个男人难道真的能不为自己所动,他居然再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了,他就忍不了这个,怎么能这么木纳的,她以为自己是遇到了出家人了。跟年轻的法海似的,那是不为妖魔鬼怪所动,就算是再怎么好看的妖怪,他也能如此的淡定,不为所动的。当然,年长后法海也变了,变得开始嫉妒起来,那是看着别人恩恩爱爱的,心想自己是能拆散一对是一对。”

    你们懂的单身久了就是有这个毛病的,就是见不得别人秀恩爱,巴不得别人散得快一点。看着别人在你面前卿卿我我的,那是最要不得的,这样的人最坏了。所以,看来我是跟法海是一样的人,我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了,你们说我们这样的宅男离出家还差多少,估计只是一念之差的距离吧!

    她可是很清楚那些看着自己的男人她们都只会有一个表情,就是对自己是痴迷不已,眼前这个男人明明也是痴迷于自己的。为什么他还能坐得如此的淡定?换作自己是男人的话,我早就扑倒对方了,我是一分钟也不能忍的,像他这样的能忍的男人,真的少见啊!难怪能忍几十年,看来没有一定的持续力是真的做不成这样宏伟的事的,有的人说“修长城是一件非常宏伟的举动,如果我们在南边的话,那基本就不关我们什么事了。

    我们也不会修的,我们有长江这险,已经隔了一条河了,根本就不需要再隔一堵墙了。对吧,我们南方人本来就跟北方人有不可跨越的鸿沟(不信你跨试试,你看你是跨得过得不,你当然是跨不过去的了),要是再砌一堵墙来添堵的话,那基本我们就无法沟通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