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英雄年代
    英雄造就时势,时势也造就英雄,这是一个造就奸商的年代,大家想要当的不再是英雄,而是有钱人。会不会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真的很悲哀,我们一心想要当有钱人,而忘记了我们的初衷,也许曾几何时我们小时候还想要做一个大英雄的。现在呢?还有谁想要当英雄,我们一个个都怕事起来,都争着当狗熊而不是英雄。对我们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残酷的时刻,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难抉择的时刻,我们应该何去何从,我想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当我们全力以赴的应对挑战,不管这是过去的,还是全新的挑战,我们都应该全力以赴。

    只要我们还没有放弃我们的梦想,我们每一个年轻人都放手一搏,大地朝的光彩会将会更加的夺目。长久以为当全国99.99的人处于困苦之中,最富有的百分之一财富却在增长,这个就是我们的现状。我们穷人的现状就是更穷,而富人的现状只会更富有,我们为了这个社会我们付出了多少代价,我们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付出了多少,我想如果这99.99的人比我们剩下的人付出得更多的话,那我没有话可以说。如果剩下的人并没有付出,而只是享受着自己的生活而坑我们的穷人的话,那我们还能不说话吗?

    其实,我也知道这样的话,不应该由我来说的,应该由我们的领导人来说,因为我无法改变我们生活的现状,但是我们领导可以。只要他想的话,不再劫贫济富的话,我们可以打败大奸商,我们可以不因为各种的骗局而弄得头破血流的。就算是我们知道我们被骗了,我们是不是得有一个说理的地方,想想连这个都没有,让我们这样的穷人怎么活啊!要是我当上领导的话,我一定像电影里一样,把这一段话再说一遍的。真的,感觉说这段话的时候,我自己也感受到了语言的力量了,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吧!

    其实人总是很容易被自己的正面的情绪所影响着,就像是哑巴哥总是做一些我觉得没有意义的事,但他却觉得非常有意义的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但是他却总是做这样的事,你让我怎么办,我是气愤他的行为,还是去指责他或者只是一笑而过而已,很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了。

    就像是他替我争面子去摸铜像这件事,我觉得并没有任何的意义的,这是脑残粉的行为。但是他却觉得做这事非常有意义,并不脑残,而且一定要去做这件事。别人粉丝做这样的事就是脑残,如果自己的粉丝去做,就是一种感动,也许我们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所以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真正的令我感动的东西。

    特别是傻乎乎地对着视频是比划,本来比划就会吸引别人注意,他如此兴奋的比划,别人还以为是粉丝无国界,没有想到哑巴也是自己粉丝团的一员。都感觉有这样的偶像会觉得非常的自豪的,自然对他的关注会更多。别人越是关注,哑巴哥越是得意的,以前他在人多的时候就会怯场,就会脸红,没有想到我离开这段时间,我把我们村环保大使的职务让给他后,他居然做得有声有色的,而且不脸红了,那比我做得还要好啊!还好我们是兄弟,我并不嫉妒他的,他是比划说:“看你们的是我兄弟!”

    我心想这事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虽然现在这个社会真正的意义上的兄弟也不多了,但是也不用这样骄傲吧!我笑了。

    她继续比划说:“我哥是不是长得很帅!”

    大家都笑了,估计没有看得懂他的手势吧,只是觉得他比得如此的高兴,应该是一件高兴地事吧!大家都点起头来,相信这个是真的。

    哑巴哥看见大家这样的支持自己,就更是得意的比划起来,我哥“虽然是三十好几了,还是单身呢!”

    当他比划完我年纪大,还是单身狗的意思后,我的脸瞬间就变得铁青起来,谁让你说这事了,你能不能行了。让你不要提我单身的事,那你非要提,要是别人看明白我得有多尴尬的。你是不觉得三十好几还是单身那是多失男人的脸面的,你的需要没有我的强烈,你是无法明白一个单身狗挣扎的内心的。我的人性在单身过程中,不断的被这份孤独感所吞噬着,最终这黑洞将会被我吞噬干净,直到虚无的。只是我不明白这样伤人的话,是谁教他的,估计是我妹,也就我妹才能这样坑他哥了。

    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让我在人多的时候难堪的,不然哑巴哥也不会在人多的时候提起这件事来。那一定是有预谋的,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在别人看来这是帮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别人并没有朝着这方面去想,只是想要帮我而已,有的时候想想我敢在朋友圈里众筹女朋友,但是我却不敢在人多的场合是提起这件事来。难道只是因为朋友圈里人少,这里人多,人一多了我就害羞了,而忘记了我想要追寻的东西了吗?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才会误会别人,我不应该把它看成是别人用来报复我的事。

    有的时候我越是不想要别人提起的东西,别人却总是越是想要提起,难道是我看不开,太小气了吗?这个时候,我真的是服了,我只能是笑脸以对,假装感谢的样子。别人看见我如此的感动,一定会觉得自己做这事是对的,那还是不是我们自找的,要是我们不假装快乐的话。别人怎么会坚持做这样的事,有的时候不是别人想要来伤害我们,是我们自己太虚伪了,我们自己坑了我们自己。你们人生要是一如既往的坑爹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那什么事都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你让我怎么好了。

    也许我已经老了吧,才会想得太多,而不是像年轻人一样做得太多,这就是年轻与老了的区别。年轻对我来说,仿佛已经过去,并是无法挽回的事了,我只能是面对自己实际,做一些现实一点的事了。

    上帝指使如是说:“可惜我已经老了,我没有年轻人的脸蛋了,我不能像漂亮的女孩子一样用自己的微笑,对,就像是芸姐一样她就是一个微笑的刺客,来暗杀所以跟她是对上眼的男人。而我呢?我就是一个尴尬刺客吧,我也能暗杀掉所有的跟我接触的女孩子,让他们尴尬得要死。想要分分钟让我滚出她们的世界里,虽然我跟芸姐都是一类人,我们都乐于去征服,只是我们想要征服的确是两类人,没有什么可比性。唯一可以肯定的东西就是我的难度一定比她的难度大,因为现在的女孩你真的无法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哑巴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每次都会特意的提这事,看来给他下达指令的人权利很大,地位很高,才能哑巴哥孜孜不倦地教侮要知道自己的处境。几乎每次只要是见到我都要提,就像是上级教给自己的任务,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完成的,如果不完成我们都无法原谅我们自己。

    “别在提这事了,你要是再提我们的友谊就玩完了,能不能不说这事,你再说我就不喜欢你了。”我觉得他是太可恶了,有的时候男人为了自己的尊严,我们真的会生气的。无论他说我什么都好,我都不会生气的,就是不能提找女朋友这事,只要是谁跟我提这事,我就跟谁急。本来找不到女朋友我就很窝火了,别人还总是拿这事来跟自己开涮的话,你让我怎么好了。虽然,我知道以哑巴哥的智商,不能知道这个就是自己软肋的,我一直努力不要生气,不要在意这事,这不是他的错。

    错的是那个教他说这话的人,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教他说这话的人,看我不把你那个了。好吧,能教他说这话的人,还能命令他做这事的人,估计也不是一般人,我也就说说而已,你说我还能把这个人怎么样。我是躲都来不及呢?你说我还能做别人事吗?对吧,这样的人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

    东方的天空由黑变深蓝,再逐渐发白,粉丝们为了摸到铜像都坐不住了,起身畅聊着自己偶像摸铜像的传说。广场还不如小树木,那才是越晚越冷的地方,一开始大家还说得挺激情的,但是后来大家太冷了就开始抱团取暖了。哑巴哥是一个正直的男人,这点跟我是一样样的,我一直给他灌输纯爷们的理念,因为我是纯爷们,所以我也希望我身边的人也是纯爷们,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好基友了。我们一直把我们是纯爷们的理念是放在心里,我们也立志要做最后的纯爷们,我不知道现在的人还爷不爷们,但是我一定要当爷们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