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馒头诗
    哑巴哥叹息说:“哎,想想我这个可悲的青春啊!”跟我久了都变得文绉绉的,估计在我没有在他身边的人日子里,也是没有少看书吧。才能说出如此肺腑之言来,人都是会进步的,谁都是一样的。我们不可能一直停滞不前,只要我们想要进步,我们就一定可以进步的。

    其实,我跟哑巴哥的关系就像是粉丝与明星的关系吧,我是他的第一偶像,他是我的第一粉丝,而且我们都没有之一了。我们就是两个可怜的纯爷们,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是事两个人肝胆相照,但是最痛苦的也不过是两个好基友惺惺相惜了。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理解对方,还是两个纯爷们,你说这得有多痛苦啊!两个好基友的世界你们不会懂的,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懂,我们自己都不懂的东西,别人怎么会懂啊!

    再说了找女朋友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现在我们宅久了,事业失败了,变得似乎就更难了。有的时候想想我们的人生,其实挺可悲的,而我们两个好基友的关系,就好比是一场博弈吧!其实我们并不是想要下棋的,我们只是想要吸引别人目光而已,我想这就是我们下棋的目的。其实下棋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们只是希望通过下棋这件事,让别人更多的了解我们。也就是他为什么非要去摸铜像,而我又为什么如此的支持他的,并没有让他回来。

    就是因为,我想要并不是他去摸铜像这个结果,我是希望他能从摸铜像的过程中,让我们两个人的友谊更加的牢固。相对的我们在与别人的粉丝斗智斗勇中,让别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上帝指使这个人,不管你们怎么想我的关系,我只是想要让别人看见我们。只要能吸引到别人目光就行了,别人并不重要的,而他的任务不是去摸铜像,而是告诉世人:“我来也,我回来了,不服一起上!”他只要吸引住子的目光就可以了,像他这样的孩子,是非常能吸引住别人的目光的。

    哪怕别人投过的是好奇的目光,并不是喜欢,就算是怜悯的目光也好,只要吸引到了他的任务也就达到了,剩下的就让我来吧!最终我会用我的魅力,我的帅气征服她们,让她们为我神魂颠倒的,让他们知道我上帝指使有多纯爷们。你们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总是喜欢表现我自己,这次我让哑巴哥先上,也是做了一次战略性的考虑的。好吧,也就是别人粉丝太多了,我不怕去来着,只能让我的粉丝去,这样的正面的战场一般都是由各自的粉丝先打起来。我们在大后方给我们的粉丝打气,这就是我所谓的战略吧!

    我是一个有着非凡魅力与魄力的男人,像这样的正面的冲突我一般是不亲自上的,我都是让我的粉丝先上。然后我在大后方指挥,我是不会垫后的,毕竟垫后也没有什么好结果,我干嘛去垫后啊!废话要是我的粉丝也这样多的话,谁还当缩头乌龟啊,我一定跑到现场去给我的粉丝们挥挥手,说着违心的话。也就是自己不给力,粉丝也不行,所以我才躲着。让我不自觉的想要好好的做,争取有一天我的粉丝也能跟别人的粉丝团抗衡,那时候我一定到现场去...

    哑巴哥还是挺给力的,虽然我告诉他我有重要的事耽搁了,我不能前来,但是我还是会支持他的。听了我的话,哑巴哥说:“做为兄弟,我就知道你会挺我的,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有上帝指使在你总能让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因为我有你这样的好朋友。有你这样的朋友就足够了,我就会觉得很幸福了,真的。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你还能支持我,这样的时候所有的明星都跑得不见人影的时候,在这样的时候上帝指使你是唯一一个站出来的、挺自己的粉丝、支持自己兄弟的。就这点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这辈子就算是值得了,我就可以追随你一辈子了。”

    我心想好的不学,就学我这些不好的,我爱吹牛、喜欢油嘴滑舌的、一点没有正经的,这些你都给我学会了。你说要是你爹知道你这些缺点都是我教你的话,你说你爹那还不得跟我急?还好你还没有学到我懒的十分之一。要是你学到我这个的十分之一,你爹怕是早该疯了,那都不能安心当村长了。看见你就头头疼死,我父母看见我就非常头疼的,就像是上帝指使的诗:

    你的脑子里放着什么?

    你就像是个大神,

    像刚从嘛村的精神病院里走出来一样,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你跟我们都不一样的。

    你就是我的神,

    我一辈子的神,

    给我一个你的馒头,

    可以吗?

    我要吃你的大馒头,

    当我是抓起你给我的馒头后,

    我发现了馒头不一样的温度,

    哇!这个时候我可以咬它一口吗?

    我好想要咬上一口这白白的大馒头,

    只要我能咬上一口,

    我就可以满血复活了,

    难道这就是馒头的奇迹,

    这就是大馒头的力量,

    力量仿佛来自于灵魂深处,

    因为有了馒头,

    你觉得我想要吃些厌人的食物吗?

    来给我一个馒头,

    我可以还你一个奇迹。

    “给我他的钱!”我看他有点不太相信这样做是友谊的体现,他有怀疑的口气来质询我,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难道非要上《这个是真的》这个节目后,你才相信这个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都不好使吗?你说咋俩谁跟谁啊,他现在这个反应让我有点受不了,他把我想成什么人人了,我当然非常生气,觉得他太小看我了,我生气道:“哇,你说我能骗我哥的钱吗?你觉得我会骗人吗?就算我会的话,那我会骗你吗?就算我会的话,那你觉得我骗你真的没完没有了,是这样子的吗?你说我是那种不做好事,坏事都是我做的人吗?就算我很坑,但是我有坑过你吗?就算有,那都不是我愿意的事,都是情非得已,其实我不坑的,真的?我真的不坑,你相信吗?反正我自己是信了。”

    我跟你讲我身边的人怎么看我,我妹从来都不觉得我坑,他只是觉得我这个人做人做得不咋地,有点狗而已,她是这样评价我的。

    神医也不觉得我坑,她最多觉得我有点不是个东西。

    眼镜帝和我都是男人,我们男人都是支持男人的,这个没说的,就算他要说,也会背着我说,不会当我面打我脸的。

    成就哥的眼里谁都傻子,大家都没有他有成就,所以看谁都跟看傻子似的,这就是一个成功人士的目光吧!

    学者那是支持我,他挺我到底,因为我这个智商是坑不到他的,所以他从来没有觉得我坑过。

    哎,没有想到,事到如今,就连哑巴哥也这样看,也会觉得我坑,真是,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啊!不就是坑嘛,只要是开始坑,我们就要通往直前,我们就得义无反顾的去坑,哪有轻易收手的,我总有一天我一定能像“海氏骗局”一样,那是坑尽所有相信我的人。

    真的,我感觉自己好受作的,觉得大家都这样误会我,让我都没法活下去了,我这样的一个好人,在他们的眼里怎么就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了。我有做过坑自己的兄弟的坏事吗?这个真的没有的,我真的不坑朋友,而是非常的支持我的朋友的。哇,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兄弟,我有必要坑自己的兄弟嘛。那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坑自己的兄弟的主,我还怎么在我的朋友圈里混了,会被踢出朋友圈的,这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了。

    就是朋友圈都混不了,那我就真的没有地方可以混(坑)了,其实我一直想要做微商的,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微商的潜质还是很大的,还是有很多的东西可以挖的,还是有很多的朋友可以坑的。那做微商,要是不坑自己的朋友,怎么做得下去。所以我想要做微商趁着自己还有几个朋友的时候,那好好的坑一把朋友们,把他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全都骗到我这里来,这就是我自己的目标吧!如果,我都还没有坑到你们,我就被你们踢出朋友圈了,那我得有多亏啊!

    你们一定要等我坑到你们后,让我是好好的赚一笔后,你们再踢我出朋友圈,这才是我的最高理想与最终目的。我的目标就是解放我们朋友的朋友圈,让我的朋友的朋友圈里少一点像我这样的人,那才是我的最终的目的。虽然,你们暂时还不理解为什么我要做微商,我其实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其实我还是有崇高的理想的,就是让每一个被我坑到的人,都能开开心心的替我数钱。那才是我这个人终极目标,就是让你们大家心甘情愿被我坑到,只要是坑我的,大家都不会生气,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都能理解我...哇,这样的理想,我想想就醉了,也不知道我这样的大地朝式的梦想能不能得已实现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