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零九章 采访名匠
    幸好最终东方鞋垫厂是把企业给了皇室集团让他们来包装自己,帮助自己发展,皇室集团就像是公司医生一样,让东方鞋垫厂不断的吸引新的经营方式,通过转型升级慢慢的扭亏为盈。现在东方鞋垫厂最近干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很震惊的事情。它特别邀请一位有60年做包经验的老工匠,专程从嘛村打“摩的”到嘛城,“零门槛”地为嘛城的美女们做包。其实我们只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经营的内容我们就能收效很高,但是我们就是不愿意改变,这就是我们大地朝老企业的劣根性吧!就是害怕改变,害怕接触新鲜事物,害怕环境改变,明明只需要做一点点转变就能取得很高的收入。

    为什么我们一开始就是不愿意这样去做呢?非要重组后,别人强压着做,大家才肯去钻研,去学习,去吃苦。是的,如果三天做一双鞋垫,这样的工作不能再轻松了,但是要是要做新的新产品的话。那一定比现在要累很多,这样大家都不愿意了,就开始去抵触了,可是辛苦一点,跟下岗回家的话。我想大家更愿意去学习,去成长,去迎接新的挑战吧!

    美女们喜欢用什么皮就用什么皮,喜欢哪个颜色就用哪个颜色,还能在包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这就是专属定制了(要是我做包的话,我就在自己的包上写一个大大的“上帝指使”,生怕别人看不见的那种,我就不性了。这样别人还能无视我,还能不知道我这包是专属定制的,还能不相信我这包光是这个名字就能值1万块的。)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消费的也就是这样的奢侈品,虽然价钱昂贵到做一只包要花掉1万元人民币,可仍然让女人们激动得彻夜难眠。

    工匠来的那天,位于嘛城百货商场一楼的专柜围了很多人。还请了我们我们嘛村最出名的明星上帝指使先生莅临指导,而上帝指使则以定制者的身份,和工匠一起亲手制作一只属于他自己的包包。这样大个名字,真的是千值万值,光是因为有这个名字,上帝指使就愿意掏这个钱,想想一个包上刻了一个金光灿灿的自己的名字时候,那是多少的荣光的,感觉像是光宗耀祖一般。

    上帝指使一如既往的穿着自己的长衫还有戴着帅气的墨镜,这次他穿上了擦得非常亮的皮鞋,并没有穿着拖鞋出来,看得出他对此次活动的重视。笑起来能看见甜甜的酒窝,可惜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我只是来看热闹的人,真正的主角是站在高高的手袋制作台上的明星,她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对做包的过程充满着好奇。好吧,女人天生对包就有一种喜爱这情,我们男人是明白不了,她们的眼里看到包时放出光,跟我的狼眼是一样样样的。

    都是非常逼人心魄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眼光,有的时候我们看到她们这个样子,我们得有多心疼她们,想要狠心割肉也要给她们买一个包包的。我们要是不给他们买的话,我们都不忍心,觉得对不起那些喜欢我们女孩,不就是一万块嘛,我是借放贷我也要给你买的。当然,也有狠心当没有看见,当自己是路过打酱油的,打死也看不见的,这样的人得有多坏的,你们怎么看。反正做为一个男人我并不觉得这个有什么的,我觉得没有看见这一定是真的,一定不是明明看见了还装没有看见的。

    为了节约时间,放在工作台上的皮样已经预先加工成了“半成品”,工序也已经大大简化了。最精神的地方来了,就是我们的技师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表演东方不败的针法,这一套针法真的是绝学,不是谁都能学得会的,据说技师针法快到很多细节连镜头也无法捕捉到。想想这得有多精神的,只见针就像是入江龙一般,没入皮包,然后出来,再进去,再出来。而且,每次入针的位置与出针头的距离都是很有讲究的,而且是等距的,上帝指使曾经用游标卡尺量过的,都是等距的。

    厉害了,在场的观众无不是看得是目瞪口呆的,就连明星这样的拥有很多的名牌包的女人,也没有见过这样隐藏在奢侈品背后的那鲜为人知的工匠的故事。这是我们第一次公开的表演东方不败的针法,因为这是秘技不应该公开的,就怕给“流氓企业”学到了,所以工匠师不得不只表演最后一小段。真正的细节都没有展露出来,那神乎其技的本事当然不能被“流氓企业”学会的,就这样一小段的表演,里面却包含了我们大地朝工匠者真正的技艺。

    明星只需要拥有它就行了,然后把自己的名字大大的刻在包上,就算ok了,直到让包发出金光灿灿的光彩。再往复杂上说,就是明星做不了这样的事,他们只要有钱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教给我们嘛城最强的技师了,就大功告成了。不过十分钟,一只崭新的黑色的东方皮包就新鲜出炉,用的是软软的山羊皮,摸上去光滑而有质感。用料和样式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技师的手法,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我们不乏这样的优秀的工匠,只是我们大地朝的人太崇洋媚外了,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内衬则用的是麂皮,比羊皮厚实,纤维组织也较紧密,是加工绒面革的上等皮料。麂皮分为生麂皮、熟麂皮和人造麂皮,工匠师用的是哪种我就不知道,应该是生的吧,熟的怎么用。这样的麂皮柔韧性很好,手袋内侧,还有一块特制的金属小方块,上面有技师名字的缩写。而外面是大大的定制者的名字,一看就是高大、上档次,一旁的路人不停地为我们的民间的工匠呐喊,这样的受我们民间工匠熏陶的机会太少了。要么是专业的民族新产品博览会,可是我们大地朝地大物博,民间工艺品琳琅满目的。

    嘛城的工匠:最难搞定的是功力不够,没有完成一套针法,这样的作品就是失败品,就不能卖给别人了。

    嘛城的工匠今年66岁,是土生土长的嘛城人。高高的个子,戴着一副老花眼镜,因为针线活做多了,眼睛不太好使。但是做起针线活来还是一流的,比机器制作还要精细,看起来很有工匠范儿。

    他穿着一套西服,非常的有形象的,身上还戴着围裙的,后来解释说,这是工厂里的工装,大家上班时都这么穿的。哪怕是一个小厂,但是一个有技术的工厂,当然不能穿得很差的,工匠是非常帅气的就走到预先设好的工作台上,开始忙活了。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摄影记者们这个时候一拥而上,把这方小小的工作台围了个水泄不通。他像见惯了大场面的明星一样,自顾自地低头做事,只是偶尔会抬起头,对着镜头微笑一下。

    他的手指细而修长,指甲被修剪得很齐整,露出好看的月牙形白边。工作台上,放了未完成的鞋垫,一块褐色的,一块金色的,还有一块米色的。他拿起金色的那块,因为大家都喜欢金色,见过玩刀的,见过玩枪的,但是大家真的还没有见过玩针的。没有想这个这个真的有,他熟练地玩起针来了,就像给电影里东方不败织布的样子,非常的帅气的。

    在记者聊天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他手里的活几乎没有停下过,一直在表演着自己的神出鬼没的针法。他的右手边,放着惯用的针,线、顶针、剪刀每一样都很干净,没有沾上丁点的灰尘或者污渍,当然他的手也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专业的鞋垫工人就得像他一样的,很一样都要理得井井有条的,很显然,它们已经跟了他很多年。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现场的人邀请他单独拍一张照,他很乐意地接受了。为了表示礼貌,他特意脱下工作服,露出里面很好看的西装,以及熨得笔挺笔挺的西装裤。嘛城工匠人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笑笑,边摘眼镜边征求大家的意见,表示自己的水平很一般,也没有达到真正的大师的水平。因为他知道一定还有比他强的人,只是没有展露出来,毕竟我们大地朝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地方。

    他似乎在问我们,摘掉眼镜是不是会拍得帅一点?挺幽默的,只是他不知道在上帝指使面前所有的人都会变得黯然失色的。虽然我们不是在一个年龄层次的人,我不应该计较这么多的,但是我还是不想别人眼里只看见他,完全是无视我了。好吧,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我只是路人而已,你们可以完全不用介意我的。

    记者开始发起嗲来,看了真的让人受不了,要不是她是女孩子,大家一定都无法忍了。虽然长得不怎么样,毕竟是女人,我们还是可以忍一下的: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是让我们世人看见我们大地朝的传统工艺了,真的不哟!大家都期待与你的聊天,你想对坐在电视机前面的观众朋友们说点什么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