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鼠皮的包
    创始人想怎么分就怎么分的虚拟股票,或者说是真实股票的所有者按照公开透明的内部规定,依据公司的经营状况。员工的工作年限、工作能力、工作态度和对公司的贡献,定期调整员工所持虚拟股票,若员工离职则上交全部虚拟股票,净身出户。这实际上是一种披着股票外衣的变相奖金,收益比正常的奖金高,目的是将员工的工作和企业的长期良性发展捆绑起来。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有高付出才有高的回报,长久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避免出现“食利阶层”和“沉淀阶层”。

    强调以责任结果为价值导向,力图建立一种自我激励、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机制。通过管理者与员工之间持续不断地设立目标、辅导、评价、反馈,实现绩效改进和员工能力的提升这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不要玩弄职工的感情就更好了。没有人一个人可以强势一辈子,你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站出来,你不需要我们了你就让我们滚蛋的话,那真的不太好吧!

    因为老工匠相信:如果有一天工厂停止了快速增长,就会面临死亡,如果公司不需要我们了,我们没有任何的怨言的。但是,只要自己还有能力,工厂还需要我们一天,我们就要充满活力去干,这才是一个职工的尽业的方式。只有有干劲,不断的创新的企业才能在现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自己越来越明白这个道理了,我们现在的团队就很有凝聚力,员工会为了工厂拼命而乐此不疲。而这都自愿的,而不再需要企业逼我们去这样做,这就是我们员工的转变,也是企业的能得到发展的原因。

    就是不再是老板让我们去做,而是我们为了生存我们自己要去做,谁也不愿意下岗。如果我们能靠我们自己的能力保住自己的饭碗的话,那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试想要是厂长是把公司卖掉了的话,我们还能有什么,估计什么也没有了,我们也不能做我们喜欢的事,我们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所以,我们这批人很多就是经历过下岗的这批人,我们的亲人都下过岗,我们知道下岗后生活变得越来越糟糕的人也有很多,我们谁都不想这样。我们大家就卯足了干劲去做,我们相信的是我们厂,我们这个家,我们就会义无反顾去做的。

    工匠:在嘛城这个充满激情的城市里,我们活着就得有热情,不过平平淡淡也是福,能艰难的生存下来就更好了。我们是充满热情的一群人,我们为了生活我们真的很拼的,那一想到全家就靠自己过活了,不拼都不行了。大家干了很多年的手工活,可是没人觉得枯燥,相反是时刻充满工作的激情。和设计师一样,我们也有创意和激情,看着这些棉布、皮样变成漂亮的鞋垫和包包,放在专柜里被人们当工艺品一样的欣赏。哇,好有成就感的,要是能卖出很好的价钱的话,那人生的价值一下就体现出来了,我们很有成就感。

    记者:觉得什么样的皮质是最难处理的?

    工匠:对于我来说,最难处理的是老鼠皮,因为它很软,但是只要手法得当,处理以后最能出效果,皮质会很有天然的光泽感。真正的工匠用老鼠皮制作出来的包包,你们都不敢相信这是老鼠皮制造的,但是市面上很多的皮包都是老鼠皮制造的。只是你们不是行家看不出来的,要是你们像我一样是行家的话,我们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什么制造出来的。反正不是蟒蛇皮、也不是犀牛皮、更不是鳄鱼皮,我不说你们都不知道,那是老鼠皮。现在的奸商发现好的工匠可以用老鼠皮做皮包后,那全是用老鼠皮做的。

    记者哇的大叫出来,没有想到这样也行啊,以后都不敢乱买包了,那要是买到老鼠皮做的包的话,你说让我是情何以堪的。我花了这么多的钱买的包,虽然也是真皮的,只是真的老鼠皮的,想想就觉得“隔影死”了,简直无法直视我们的山寨的包了。那坑人也不是这样坑的,用廉价的老鼠皮来做包,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还能不能把我们当人看了,你们真的是不把我们当人看了,真够奸的!

    老工匠出学着记者夸张的样子说:哇!想想你们家里是堆了一堆的老鼠皮的包,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你们会怎么看的。哈哈,其实我们到手的时候已经是加工过的老鼠皮了,也没有这样的恶心的,虽然跟别的皮比起来,我们最不愿意是加工老鼠皮了。据说我们有个同行,就是因为常年加工老鼠皮,最后得了黑死病了,这样的病居然会出现在我们和谐的大地朝,真的有点不敢相信的。

    上帝指使听了也是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爆出了如此黑幕来,以后再也不敢相信我们大地朝的商家了。你说老鼠皮,你们都能弄出来,你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估计怕是就再没有你们不敢做的事了吧!可我要说的是“老鼠也不容易的,不要伤害老鼠好不好,它们好可怜的,要是有一点老鼠也灭绝了,就剩下我们人类的话,那世界会是什么样的,真的无法想像的。”

    好吧,是我想多了,像老鼠这样生命力顽强的生物,是不可能绝种的,那有一天要是把老鼠是带上火星的话,说不定可以成为火星的霸主也不一定的,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没有想你们可以对任何的生物下手,你们怎么可以对老鼠下手的,毕竟我是最害怕老鼠的。你们敢对我最怕的生物下手的话,这个我服了,我就服我们大地朝的人什么也不怕的,连老鼠都不放过,你们真的是没谁了,你们这还是人哇。

    记者一想自己的好几个便宜的包,难怪这样的便宜了,难不成是老鼠皮做的,他是看了看自己的包一眼。想要确定这是不是真的,看来她是深信不疑便宜没有好货这个道理吧!一想到自己的包是老鼠皮做,我想我们大地朝的一部分女孩估计得疯了,花了这么多的钱买的包,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它是老眼皮做的,它怎么能是老鼠皮的,怎么可以是老鼠皮做的。试想每一个女孩是买到自己的心爱的包的时候,那激动的表情我是醉了的,再想想她们是对着包亲了一口。

    要是知道自己亲了好几口的包是老鼠皮做的,你说她们能不能好,估计得疯吧,这不是在说笑,这一定会疯的。毕竟太恶心了,我想着都恶心,我反正是恶心到了,她们怎么看我就不知道,我只知道亲过老鼠的女人,一定会做恶梦的,那些做梦梦见老鼠的女孩,你们看着办吧!你们看一看自己的包包,有没有一款像是老鼠皮做的,大家是看了看记者的包,这个真的很像是老皮皮做的。不然怎么会这样的好的肉质的,比一般的动物的皮要软很多的样子。大家没有想到老鼠皮做出来的包也是一样样的,也是这样的好用的,拿在手里一般人真的看不出来。

    老工匠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的,这都是经过正规的制造工艺来制造的,是达到我们大地朝的皮包的国家检验标准才能上架来卖的。也就是不会出现得黑死病的情况的,这个你放心,就算你吻它也没有关系,也不会得病的,真的。至少我们还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案例,我想你也不能开这个先例吧,就算你再怎么喜欢你也不能天天的吻自己的包吧,对吧。

    记者赶紧是澄清说:“我可没有吻自己的皮包的习惯,这个真的没有,我只是怕拿在手里也会得病,应该不会吧!”

    老工匠说了:“这个应该不可能吧,但是我不能保证,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还是得咨询一下专家。看专家怎么看,要是他们觉得没事的话,那就没事,要是他们觉得这个会不安全的话,我建议还是丢了。记住一定得买正规的大厂家的包,不要贪图便宜买小厂家的包,不然你会后悔的,不是这个超标,就是别的污染或者说皮包含有病毒也是有可能的。我不是在危言耸听,这个真的有的,你们不要不当一回事的。”

    记者:看得出你是一个爱工作的人,你这样的人除了工作还有什么业余的爱好吗?

    工匠:这个真没有,天天被生活压着,生活的压力已经让自己是喘不过气来了,哪里还有什么业余的爱好。不过能在休息的时间带带孙子也是不错的,这也许就是自己最大的爱好吧!

    记者也得夸一下工匠,这是记者采访的技艺之一,只要是把受访者说高兴了,那什么话也都出来了:做过那么多款包包,你自己最喜欢哪一款?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