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你敢抢!
    你真的有这个自信,敢抢上帝指使的花生米,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真的是没谁了。不愧是我的邻居,要不是他一边点头,趁我是不注意的时候把辣椒皮是吐了出来,正好是打到了我的手上,不然的话我是不可能失手的。当然我明显是大意了,因为我一直以为他是不敢打花生米的主意的,也许是因为我太自信了,才会让他有机可乘的。人们常说“骄兵必败”也就是说的是我这样的人,自从是进了城市里,我不仅做人骄傲了,而且我还学会了城市人傲娇的性格。

    我跟你们讲我要是傲娇起来话,那直叫人想要打死我,特别是我走在我们嘛城的大道上。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我傲娇的样子,有多少人想要跳上来打死我的。我也就怪,明明就是你们大城市里的人喜欢傲娇的样子,为什么我也学你们傲娇的样子,你们要来打我啊!看来你们城里人都太卑鄙了,只许你们自己傲娇,都不许别人跟你们一样傲娇的。难道是我太超过了,我把傲娇是发挥到了极致,才会这样讨打的,哎,你说我怎么就能这样,人还是不能太优秀了,太优秀了真的会讨打的。

    虽然,我以为只要是我伸手了,就没有老王的份了,哪怕我并未施展我的全力,我也可以手到擒来的。我还是继续摇着我的头,意思是“你不行的,你就不要来了,你是抢不到了,你就不要想了!”

    老王还在拼命的点着头,我看他一直没有停,他是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男人,只要他还能保持住跟我摇头一样的节奏。说明他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是怎么也要跟我是斗上一斗的样子,我知道他心里一定不服的,还想要跟我争。

    只是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不是说你想要争就能争得到,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永远也得不到的。想争的话,你就拿出你的实力来,让我看看你凭什么跟我的争。我阴笑了一下,意思是你不行的。

    没有想到他还敢无视我,继续点着头,根本就不把我放在他的眼里,还在点头呢!

    我说:“算你狠!善用不争的眼神,从来不争的你,从来都没有争过,我就当真了。”看来我以前是太小看你了,没有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可以跟我抗衡了同,你都敢跟我抢花生米了。以前老王是没有这个本事,看来是我老了我的速度不比以前了,要是换作是以前的话,哪怕我的准度不够,但是我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准度,并成功的抢到最后一颗花生米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老王那次跟公主混了一段时间后,确实是进步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公文教的,还是他变得自信了,现在他都敢跟我抢最花生米了,想想这是什么不事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毕竟,我是上帝指使,他是老王啊!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能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一生,而我一直都成功的抢到了。而我从来都以自己最帅气的方式抢最后一颗花生米的,我一直没有失手过,男人就是这样自信的。做男人要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的话,看上的花生米我们从来都是不会轻易放掉的,何况是在喝酒了,哪怕是怂人也有胆了。

    因为我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大飞机一样的,而辣椒皮就像是迎面而来的小鸟,我们两个就这样撞上了。辣椒皮当然不会怎么样,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当然是受到了很强的冲击,可想而知的是还是出了事故了。因为老王的辣椒皮,我并没有稳住自己的前行的方向,没有能控制得住自己前进的方向,筷子最后还是碰壁了,狠狠的撞到了盘子上。

    老王见此,眼瞳微微一缩,手中那根纤细的筷子飞速而出,单手掐诀,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不听我都知道,一定是骂我不懂事,从来没有让过他一次的。男人都是要面子的,虽然他叫我哥,但是他的年纪实际是比我大,常理来说我们都应该以年级来称长幼。但是,你们懂的我们之间却不是这样的,他一直叫我哥,多多少少还是埋下了气愤的种子。现在看我连颗花生米也不让给他,他当然就不开心了)。老王继续装着很不以为然的样子,然后阴笑起来“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以前不抢,是因为我抢不到吗?”

    老王信心满满的样子,感觉很有气势的样子,只是在上帝指使面前这都不是事。我看他这回是鼓足了勇气,仿佛这最后一颗花生米他是志在必得的样子,我问道:“你能抢到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念了咒的缘故,顿时,他那两要乌黑透亮的筷子(传说中的用了很久的筷子,发了霉的筷子,都是这个色的,都是又黑又亮的破筷子)像是着了魔一样,迎风一涨,化为一条蛟龙强势而来。同时,耀眼的黑光从筷子冲天而起,瞬间将方圆里许之地都笼罩在其中,将我的筷子是是逼入了绝境了。

    老王说了一句大实话,他告诉我说:“没试过怎么会知道抢得不?我以前都没有抢过,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抢不抢得到。相对的如果我不试,我怎么会承认我不行呢?我以前不抢,不是因为我不行,而是为了让你掉以轻心,当你大意的时候,我再出手,必然是一击必得的。”说时迟那时快,我们的老王的筷子,在我是撞壁的时候,很快就赶了上来了。看来我们是避无可避了,只能是针锋相对的,这一战一触即发,这次真的是碰上了。我的心里是暗暗地激动起来,没有想到今天还能跟老王过上招,我的肚子早就饥饿难耐了,这颗花生米我是势在必得的。

    上帝指使心中一凛,连忙眼观鼻鼻观心的恭然肃立,村屋中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看来一场大战呼之欲出了。老王一声“来喝”大喝声中,右手骤然点出,筷子顿时化为一道擎天虚影奔着狰狞巨兽重重一砸而下。老王以为我失手了开心得连连点了点头,老王想要乘我是失了水准的时候,赶紧是来夹我的花生米,对这个是我的花生米,而不是他的花生米。

    上帝指使立马目光一闪,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神色,重新打量了一旁的老王几眼,暗暗地骂道:“还喝,你当你是酒盅,怎么灌都灌不满,我看你也差不多,我们都是男人,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我觉得我们应该缓一缓再喝,要是这样没命的喝下去,我真的有一种想死的冲动的。

    当然,老王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我看他这个时候估计也只会说几个字、长的话都说不出来,不然怎么都是我一个人在说,他都不说话了,就是一个劲的点头,仿佛我说什么他都称是似的。

    老王的黑筷也是太逆天了,漫天均是被他那像是炭火般筷子的光芒和筷影所笼罩,上帝指使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老王压制住。就这气势如以让上帝指使是刮目相看起来,看来自己一直小看于他了,他能称作是无所不能的老王并不是浪得虚名的。只是谁能想到当今天下两个绝世高手为了抢一颗花生米,在一间不起眼的村屋里就这样干了起来,这个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只见无可言喻的恐怖骤然波动起来,两个黑色孤云相撞起来,这两个注定孤的人,只要碰撞起来必将是毁天灭地。

    在嘛村的某个地方突然卷起黑云起来,乌云笼罩在嘛城的上天,村里人一看,难道要下雨了。估计是要下雨了,大家都回家了躲雨去了,没有人敢出来走亲访友了。看来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了,我们就算是斗得过你死我活,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上帝指使估计是头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王太会念咒的缘故,我的耳朵里只听见“来干”的声音。而老王发出尖鸣之声的向四周一卷而去,遇到了破壁又传了回来,仿佛引来了回声,就是“来干”“来干”“来干”...

    上帝指使听到这样的声音,你说一个醉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的,你越是不愿意做的事。别人越要让你做,这样的心情,真的有一种想要去拉屎的感觉。不过,老王不让我离开,老王说了“嘘嘘可以,墙角自便,大便不行,认输可以!”今天不分出个胜负来,他是不会放我走的,老王估计是怕我乘着上厕所的机会跑掉吧!

    我怎么可能放弃的,我们男人把每一次喝酒都当成是自己人生的最大的事件之一,要喝就要喝个痛痛快快的。我们在意的不是我们能喝多少酒,而是我们把别人是灌趴下的自豪感,这才是我们最想要得到的。“你以为我会就此放弃我的最后的花生米吗?你也太天真了,我将会为了这颗花生米誓死一搏,这才是我的风格。”我赶紧是重新调整好的手势,继续摇着自己的头,示意自己是不会放弃的,筷子立马又抢了回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