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龟皮
    风云际会一霎时,绵绵雨点连成线,“哗”的一声,厉害了这个雨,就下了起来。突然间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来得很是突然,让人意想不到这样的时间会下雨,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般。谁能想到大地朝的两大绝世高手会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里斗酒,外面的雨一直下,很大的样子隔绝了外界的我们只能在这巴掌大的破屋里继续喝着。

    在这个季节里原本不该有这么大的雨,又不是台风,用不着来得这样猛的,我们内陆的城市,这样的雨就算是很大了。外面的暴雨像疯了似的,满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树上的叶子乱哄哄的摇摆,地上的花草却笑得浑身抖动。调皮的雨点儿像谁扔下来的钢珠一样砸在河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像筛豆子似的往下直掉,打碎了如镜的湖面,吓跑了原本想跳上水面看看雨景的小鱼儿。粗大的雨点打在人家的破屋上,咚咚作响。

    仿佛要把老王这破房子是吹倒才肯停手,这样的倾盆大雨来得真的是很猛,如果在我家,我一定会吟唱让“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样的悲壮的感情,哇,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斗士,一个勇者,一个战士一般...我将面批判人性的残缺,用我的文章为武器全力抨击流氓的企业扭曲人性的不良现实和现状。像我这样的无产阶级战斗,是我们大地朝最忠实的拥护者,而我毕生所致力的,就是对大地朝人精神的反思,启悟大地朝的人“悟己之为仆”,改造自己的国民性,从仆性状态上升到悟性境界。

    哇,厉害了,我就是你们的仆人,我要用我的个性来告诉世界,我只是一个打工仔而已,我们都是打工仔而已。而这种反思的目的,就是为了大地朝人能够“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俗话说得好“我不为仆,谁为仆人”,这觉悟高得连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来着。是的,我不去打工,难道让老板来给我们打工,让领导来做事,让流氓企业来给我们发福利。那都是我们想得太多了,上帝指使最根本的精神是“为着将来和大众牺牲的精神”,“上帝指使的思想反映着一般被蹂躏被侮辱被欺骗的人们的彷徨和愤激”。

    “别人看不起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一定得看得起我自己”这样的话,我说得不能再说了。纵然以今天的眼光看来,有一些不准确的地方,但是就当时来说,还是把嘛村人对上帝指使的认识推向高峰,是前一时期上帝指使研究成果的精神总结。雷越打越响,雨越下越大,地上的积水越来越多。路上的水一会儿漫过人的脚底,它们汇集在一起象一条条小溪水流入地下。可惜这是在老王家里,我生怕雨太大了,把他家的房顶是揭掉了,要是房顶掉下来压到老王到是没事的。

    毕竟这是他家,这就是他的命吧,可这一定不能是我的命,我不能在这里是死掉的。要是在这里死的话,那我就亏大了,想到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我就眼泪涌了出来。调皮的雨点儿像谁扔下来的钢珠一样砸在河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雨,鞭子似地抽打着楼房、树木和柏油马路。雨哗哗地下个不停,像千针万线,把天空密密实实缝合起来。只有在这样的场景里才能突出两个酒疯子的豪迈来,看来我们真的是没谁了,就连雨也来祝我们酒致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那真的叫不亦乐乎也。

    只可惜进城里的车没有了,不然我也赶到城里去,才不枉我上帝指使这个名头,对吧!你们不要看我面若梨花赛潘安,我上帝指使在我们嘛城也是一条血性的汉子,我什么话不敢说,我什么事不敢管,我什么头不敢出,要不是真的是没法赶过去,我是一定不会呆在村里当一条缩头乌龟的。有的人说我知书达理,看不出我其实是一条血性的汉子,我只想说“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我,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不当缩头乌龟。”

    老王听我这么牛,哪怕是倒下了,也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对,你不是缩头乌龟,因为你的头就没有伸出来过,你哪里有缩头了。你这孙子就跟我们男人没有割自己的龟皮一样的,你一直就呆在自己的龟壳里,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你就没有出来过。自然,你怎么可能是缩头乌龟,你就是个孙子,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乌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容易,那里没有人就不会有伤害,只有人的地方才会有伤害,这是一定的。因为人才是最可怕的生物,才会最可怕的生物,才是最会伤害人的生物啊!”

    老王总是嘲笑我说:“这有什么的,也没人什么稀奇的,三十岁的时候没有割的话,也就不用割了,反正也用不着,割了只会让自己难受,并不能让别人好受。你说还用割吗?自然是不用了,还是留下吧,反正我是不介意的,别人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不介意的。”

    这个时候上帝指使暗暗下定决心,心想“话是这样说,理也是这个理,只是你怎么知道我用不着,我没事的我自己不会用啊!说得跟我不是个男人似的,就算不用,我放着也不能放坏,也没有听说这还有保鲜期的。要是有的话,我是应该知道,这个真的没有所谓的保鲜期的,所以你管我用不用,放多少年。最恨你这样的人了,就喜欢揭把别人的伤疤,你不知道揭别人的伤疤会疼的吗?真的很疼的,你还特意的强调年头,你知道这样会伤害我的小心灵的,我幼小的心灵真的好痛、好痛啊!

    老王总是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看着我,让我不要装了,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东西是你的,你用不用是你自己事,我还能管得着吗?老王内心并不是真的想要嘲笑我,而是气愤我不敢走出去,这才是最让人气愤的事。人可以活得很卑微,但是不能活得没有志气,如果没有志气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的。

    老王质疑我为什么不去割,他嘲讽我说:“你如果不是怕痛的话,你为什么不去割?”他总是喜欢嘲讽我,也许这就是老王的自带的技能,看来这次我是躲不过去了,我只能接招了。男孩身上有个部位的皮肤,只有那么几平方厘米,却颇受重视,那就是它了。大伙看,韩式手术、欧式微雕、激光切割、新型套环各种新式方法层出不穷,电视、电台、报纸上的广告也轮番轰炸,感觉就跟是大爷、大妈买菜这样简单。

    还记得嘛城大明湖畔的泌尿外科门诊处,总又有络绎不绝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排队要给娃娃割龟皮的,以此上帝指使也咨询了相关的专家。是不是一定得割,如果是的那我存钱也要割,实在不行的话我贷款割,如果说钱也存不上,贷款也不给贷的话。那我自己给自己动手术,那是不行的,我也没有麻醉药,就算有我也下不去这个手,要是一不小心手抖了伤到自己的小家伙,就得不偿失了。还是得想个成全这策,不能是鲁莽下刀,害了自己不说,还让很多喜欢我的女孩子没有了幸福,那就不好了。

    我心想自己还是安安心心的存钱吧,不要想这种歪门邪道了,这是自己的身体。我可不能拿自己身体开玩笑,要是别人的身体,会支持它挥刀自宫来个痛快。自己的就不行了,我是不会傻到自己骗自己做这种傻事的,劝别人做这样的事我是个好手,劝自己话那就算了吧!再说了专家也说了,不是非要割的,很多的时候不割反而更好。其实这是小儿常见的正常生理现象,我们根本就不用太在意的。

    嘛城精神病有才院长说了:目前最新的建议是,不再把龟皮环切作为新生儿健康的常规或标准流程。大地朝等国的儿科医师大多也不赞成新生儿常规进行龟皮环切。龟皮环切术有两大类,一类是治疗性的,医生们对手术指征的意见相对一致;还有一类是预防性切除,目前倾向于慎重。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如是否经常发生感染、是否有条件经常进行清洁、能不能轻易上翻等,进行评估后再来决定具体怎么办。

    上帝指使听了,心里的大石仿佛一下子就落了下来,高兴得猜点就要跳起来:“我就说嘛,不是一定要割的,不割也是可以的。再说了我也没有尿毒症类似的毛病,自然就不会发生什么感染之类的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