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四十章 买了很多蜡烛的后果
    我是这样认为的,觉得被女孩骂也是一种幸福,特别是在小时候,那就是喜欢做一些让女孩讨厌的事。以为这样就可以吸引到女孩的注意,当然也不是说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们确实是这样做的。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是傻,还是傻,还是傻,让女孩不高兴我就开心了。再有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懵懵懂懂的,也不懂爱情这样的事,自然也不算是跟别人是打情骂俏的。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我是不是又得自己给我自己颁发一个奖状了。

    总不能亏待于我吧!那也是一种本事。那时候不怕别人不喊,就怕别人看不见,得多走几次,只要别人看见了,没有不喊我进去吃饭的。最气人的是那时我还小,个子也小,别人家里都是有围墙拦着,而我自然很难被别人看到。为了让别人看到自己,我不得是来来回回的在别人家的门前走来走去的,直到别人看到我叫我进去。有的时候走了半天,别人也看不到我,你说这气人不气人,我真的好生气的。

    心想“你们怎么能这样坑爹的,我都走了老半天了,你们也看不见,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还以为我是那种骗吃骗喝的主,我是那样的人吗?你们要是再不喊我进去,真要是被人看到我为去别人家吃饭,我是如此的作贱我自己。你让我们嘛村的村民得多心疼我的,村民看了多不好的;要是被我老爹看到了,他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看我又去别人家吃饭了。他就不开心了,毕竟我这样的孩子败完了自己家,又去败别人家,这就不好了。要是我是一个福娃的话,那还好说,可我是一个吃货,那还不是过街老鼠人见人恨、人见人打。”

    要是这样还看不见,我就跳一下,一看谁家的孩子在别人家门口是跳来跳去的,村里人一想这只有我了,还有谁?然后就会大声喊“小叔,你就别玩了,我们已经看见你了,快进来一起吃饭。陪你兄弟喝一口,酒都给小叔摆好了,你一定要进来的!”然后就叫小辈们来叫我了!

    其实,我也不想进去的,要不是看在需要陪我兄弟喝酒的份上,我是不会进去的。你们懂的,这就像是到位服务一般,需要我的服务的话,是要花钱的,这年头哪有不花钱就提供服务给你。我也不是傻,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所以你们让进去陪你们喝酒,我这也可以算是陪吃、喝陪、要是喝醉了我还能陪兄弟睡觉呢!我提供这样的服务,你说不给我点钱,这能说得过去吗?在我们嘛城里你要是不付一百块钱给我,根本就拿不下来,我都不会跟你谈的。

    我是看在我们村里的兄弟情分上,我才是勉为其难进去了,毕竟我是提供服务的人,我一点也不害羞的。进去就开始,也不用别人招呼我,我还自带筷子就进去了。要是在城里这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离家出去了,不过在我们家村这就算是走亲戚吧,也没有多大点事。大家都很放得开的,没有人在意我的去留,也没有人会在意我吃了多少,而且只要你是去到别人家。你就是客人,别人总是把好的东西留给你吃,这真的不要太爽了,我反正是很享受那个时候的日子。

    我一直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的,如此的安逸,如此的悠闲,如此的惬意,直到我进了万恶的城市后。我才发现,生活并不是这样的,跟我想像的根本就不一样,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城市里你去到哪里吃东西都是要花钱的,城市里的人告诉你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意思你们懂的,就是得让你讨钱,为此付出代价的样子。在城市里的人也没有农村人那样的友好,也许在农村大家都是认识,也多多少少沾占关系吧!所以,大家都可以相互照应,到了城市里,谁认识你是上帝指使,别人根本就不鸟你的,能理你就不错了。

    所以,你说我怎么这么宅,真心不习惯城市里的生活,感觉身边的人真的很难处,不管我们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别人的真心的样子。这也是为什么我如此的害怕处女朋友的原因,也就是因为现在的女孩,你不管怎么处,你不管怎么对她好,她都是很难认可你的。她们的真心很难得到不说,还一脸的看不起你的样子,那看着她们的样子,你真心的无语,不知道怎么跟她们沟通才能让她们理解自己。哎,“女朋友!好幸福!”,这样的话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只是嘴上说说的话,根本就很难体会到那样的感情来。

    我这样的主进去了,也许是别人把我当成客人,加上我年纪小大家一开始还以为我吃不了多少。后来他们慢慢地了解我了,其实我还是很能吃的,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挡不住村民的热情,只要我吃饭的时候路过都要叫我进去一起吃的呢!还好我是可以喝酒的,没喝酒的时候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喝了酒后我就基本就是无敌的存在,我也就不论,也不管是在谁家里。我都当成是自己家,那是想吃什么菜就吃什么菜,想夹什么就夹什么,好不痛快的。

    那吃起菜来那也是一筷一个准的,不一会儿就把盘子里的菜是吃得干干净净的,就等着主人再给上菜。当然别人再给我上菜的话,我会很感恩的,要是别人不给我上菜了我不会生气的。毕竟,还有酒就行了,我知道我的职责是进来喝酒的,不是进来吃菜的。我只要不忘记我的使命就行了,当然还有我存在的意义,我就是来陪酒的,我就是个三陪而已。像我这样的留口饭给我下菜就行了,我也会很开心的,我这个人要求也不高。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像别人吃别人的嘴还不软,还要当是应该的,我们农村人也不容易,别人给你口饭吃说明别人当你是朋友。我们就应该感恩,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们懂得了感恩,我们才能做一个好人。一旦我们懂得感恩,我们才能学会做朋友,我们才能交到知心的朋友,而不是交到一群饭朋酒友。而我是来交知心朋友的,不是来玩的,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来,这必须得说清楚才行,不然你们又以为我是来蹭吃蹭喝了,对吧,我不是这样的人。

    然后我就快乐的走了进去,我是轻车熟路的我进去后,我就先找东南角,一开始自己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的。这被老王笑了好久,我只好是四个角都点上,我以为这样就没有人说我了。后来老王又说了:“你这个智商,怎么跟电视剧里的傻子编剧一样的。你点四个角,你怎么确定这个是东南角,还不是确定不了的。我一想也对,然后我又点了四根,就是在这四个角的中心我又点了四根,要是这样还找不到东南角,我吃翔。我心想这样你就没话说了,就算是我还是不知道哪里是东南角,我把所有的方位都点上了,这还不让我蒙对一处的。

    老王一看就撒眼了,哪里有吃吃饭把整个屋子都上蜡烛的,老王像是活见了鬼似的,怎么能有这样的人。见过摆烛光晚宴,这还真的没有见过上帝指使这样的烛光宴,毕竟别人的宴会都用的是红蜡烛。喜庆呗,而我们的上帝指使全买的白蜡烛,这就有点丧气了,在我们农村如果不是打雷停电,一般不会用上白蜡烛的。我们农村人很多的人都忌讳这个,可是我们上帝指使哪里管这些,就是途便宜。其实白蜡烛、红蜡烛都是一个价,但是上帝指使问也不问,一心以为红蜡烛加了点颜色,就要贵上几分。

    我价格也不问“全买了白蜡烛”,很多的人都在纠结我是不是个色盲,觉得要是不是色盲的话,怎么能全买一种颜色的,感觉我很二的样子。其实这事也怪不得我,那时候搞计划经济,就连蜡烛生产也是有计划的,而我正赶上生产白蜡烛的时候。你说这个怪我喽,外面的市面上都是白蜡烛,都没有红蜡烛,要买红的也可以,要加一分钱的。你说我也不傻,怎么可能多花一分钱去买红蜡烛,可是大家以为都是一个价,其实它们是没有买过,根本就不知道那蜡烛也是有计划的,根本就不可能是做到一个价的呢!

    我爹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大骂“我是活见你的鬼了,你买什么不好,你是买这么多蜡烛,你是想把我气死整的。你要是可以用它来做正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比如你能用它来‘召唤’妖怪的话,或者你用它来弄丧葬一条龙的活,我也就忍了,关键你不是的,所以我不能忍,看我不打死你。(其实只要是正当的职业,我的父母都是支持我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要做一行爱一行,不管是做什么,只要是靠自己的本事来挣钱,我父母都是支持的。我父母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对于迷信的事不支持也不反对,只要我好好的活着,不做违法乱纪的事那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妹的,你用它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