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都是文化人
    我也是醉了,你这个时候是在骂我,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别人是夸我还是在骂我,我是听得懂的,我不是傻子听不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我听懂了,他是在拐着弯骂我,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这样子的,有没有必要这样狠的,你这样的话我会生气的哟!”我的脸听完他的话,立马就绿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只想要“掐死他”。

    老王并不觉得自己是在骂人,每个人的高矮胖瘦样貌天分都是我们父母给的,这是我们的命我们是改不了的。我们只能是坦然接受,而不能埋怨父母,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从来没有怨天尤人,我心里明白我不应该跟老王计较的,我要是认真的话,我就输了,我就落入了老王的圈套里了。所以我要学会坦然面对,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当我是没有听见就好了。可是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你就是不能说我小,哪怕是内涵我这方面的事也不行,这谁要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我就跟谁没完,我就要掐死它。

    老王是一个文化的人,他是嬉皮笑脸看着我,我看得出这是**裸的嘲笑的样子,他告诉我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有话好好说,不带生气的。你也可以说我的,然后示意我说,别人我不敢比,但是在你的面前我就有自信了。至少我的不用放大镜,也是可以看到的,哈哈!”

    你看老王这个鹤立鸡群的样子,你就想要掐死他,再没有比掐死他更让人解气的了。只是,你说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就连这里的差距也很大的,你看我也算是仪表堂堂、风度偏偏、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神勇威武、人见人爱的成功男士!也就是笑起来不怎么好看,但是我不笑的时候还是很绅士的,只是笑容怎么看都感觉有点猥琐,其它的都还好吧。

    老王表示我长得没有毛病,他也从来没有质疑过我的长相,我只是觉得30岁前你方向不对,努力也是白费,30岁后你找到了方向了,可是你却不努力了还不是白费。你要想在而立之年真正“立”起来,我看是不行了,因为我用放大镜都看不清的话,我看你是立不起来了。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也不要放弃,你还是有机会的,你现在就必须为自己蓄势,积累成功所必需的各种资本,打造优秀的眼光、判断力、谋略、忍耐力、意志、心态、口才、人脉、借力、合作、实干力和学习能力。

    不管困境还是逆境,你生命中的贵人只有你自己,并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得到你的,其实我知道我不该用放大镜来看你的。我可以用眼镜,还是别的什么镜,就是不能用放大镜,还是百倍的放大镜,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只是,要是我不用,别人也会用的,因为不用的话,真的是看不清你的样子,然后老王一边说就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你觉得很好笑吗?你怎么没有笑,我怎么笑不出来,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你知道你这样笑伤到我的自尊了。你再笑,你再笑,看我能不能掐死你,我心想你也真的有够狠的,你居然掏出放大镜来了,你要是文化人,就像眼镜哥掏出眼镜来,那我也不说你什么。你到好,一掏就掏出来一个放大镜,还是那种考古级的百倍放大镜,你是没谁了,这样的放大镜也让你买到了。你这是在炫耀你的神器还带羞辱人,你做到了,你真的把我气到了,你也让我是见识到了我们大地朝考古界的黑科技。

    老王对自己的放大镜,那是非常自信的,那可是我们大地朝的最黑的科技了,虽然实际没有达到百倍的话大,但是理论上达到了百倍的放大。当然这个是在实验室里的最好成绩,而我们实验数据与我们的现实的数据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这点我们是知道的。就拿我们的手机来说,我们的手机实验室里能跑一万分的,你拿到手上能跑一半就算是不错了。你都不知道他的分是怎么跑出来的,那是超了多少频才出来的数据,只是他们给我的手机是不能超频的,这都是商家的虚假宣传。

    我们现在的人都是看透不说透了,毕竟说了也是没有用的,他说实验室你能跑,莫非你还坐着火车去别人的实验室里,看是不是真有能达到他们宣传的数据。就算是不能到,他们也会告诉你,这不是接近吗?如果能到的话,那还好,毕竟我们没有白来,至少我们的质疑得到了回应。那也算是有面子了,现实的生活里,我们多少人的质疑是得不到别人的正面回应的,想想我们得到了回应,那我们就赚到了,也算是商家把我们当个人看吧!

    我是不会去质疑老王的放大镜是否能达到百倍的放大的,我也是听听就可以了,我也不当它是一回事。但是,我看得出老王老王的放大镜确实是很牛的,不说他的放大能力,就它这个金把手,那就说明了此物不凡,一定是仙家遗落到人间的神器了。你看有几个人能用上金把手的放大镜的,我也就在一个典当会上看到有人掏出这种金把手的放大镜来。不过,那可是为了鉴定一副古画才遇上了这样的学者,那学者长得其貌不扬的,穿得很有文化人的样子。

    行迹猎气息,面目知心相,以貌取人,差不多是我们大地朝的一种最简单的知人认人的传统方式了。而看人识人之术,这也是我们大地朝的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也只有上帝指使这样的人才会去研究这些,可惜自己的智商有限,一直不得要领,从学术的角度来看,知识只是前人用智慧创造出来的解决方案,是智慧创造出来的结果,所以知识不是智慧。只把知识学过来,并没有学到前人的智慧,因此我只有知识,但是却没有智慧。无法做到融会贯通也是没有用的,只有直的能把知识与智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做到融会贯通的人才是真正的学者。

    尤其是现在的学术界,不单大多数人没有学到前人的精神,连前人的智慧都没掌握一二,有点知识就敢号称“大家”了。回头看看,任何时期二三流的“大家”,放到现在都会让人大吃一惊,毕竟别人是真的有才能的,是认真的揣摸过这门技艺的。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也就懂点皮毛,就装得很个老师一样,对谁都是一副要教育别人的样子,让人看了真的是有点不知所谓的。特别是所以的“大家”也一样,现在很多人在做学问,只攻一家,只学一门,就号称继承了传统。

    而你们再来看看上帝指使,那是主攻多门,虽然都没有成就,但是也算是学识丰富,能说会道的。不少学习上帝指使的当代名人,没有上帝指使的幽默,也没有他老人家的智慧,更没有他老人家的三分之一的本事。而上帝指使其实最出众的是他的国学底蕴和创造力,在吹牛界的的造诣那是无人可比的,而你们只是学了点上帝指使吹牛的本事、还有就是画面构图的意思,就到处去招摇。你看像上帝指使这样的“大家”吹牛什么时候打过草稿,对吧,上帝指使吹牛从来不打草稿的,你们还要画面构图,那就说明你们还远远的差老远了。

    像上帝指使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本事不是谁都能学得会的,而你们以为山寨一下上帝指使的本事,你们就以为你们就是上帝指使了。你们这样确实很不好,但将其归罪到上帝指使的头上,就很荒谬了。高山就在那里,你力气不够爬到一半就摔倒了,难道埋怨山峰太高?上帝指使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因此,我们学习要重方法、求精神,而不是拘于皮毛,像上帝指使对人生的感悟,你们是理解不了的。而大地朝传统文化做了非常系统的研究和归纳,个中艰辛,唯有他能体会,除了上帝指使也就没谁了。同时,在走过吹牛这条必经之路后,还要实践,要感悟生活,才能出入裕如。

    上帝指使看眼前的老王,想起了那个文化人来,他们都是一样的脸型清瘦,他的样子深沉而缭绕着挥之不去的苦恼,难道都是因为便秘所致。虽然我不太了解那个来看古画的人,但是我却很了解老王,老王便秘的时候和他就是一样样的。而老王自从是当上了记者,他也是把自己当成是文艺人一般,也就是我们电影里看到的典型文艺中年。特别是老王便秘的时候,那痛苦而深邃的表情,那忧郁的眼神,还有那一愁莫展的样子,让人看了真让人心碎的。这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浓得化不开的文风,这样的文化气质正适合他这样的附庸风雅的男人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