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花百骨
    只见老王也正自看得眉开眼笑,边看边嘀咕着什么,也许是刚才的萝卜干太老了,一直没有嚼碎的原故。我看他咀嚼食物的样子十分古怪,两腮鼓动如同老猿猴,一嘬一嘬的,一边看着这东西,你还能一边淡定的吃东西,你真的是没谁了。

    极夜已至,当极夜来临,积雪百尺,花蕾紧紧馒,那才是真正的恐怖。当长夜漫漫,终年不见天日,花骨朵在黑夜里诞生,在黑夜里成长,在黑夜里死亡,当小手穿梭林间,那才是恐惧降临之时数千年前,在一个长达整整五千年的长夜里,大地朝的民族一直守在地球上,有的人在严寒中冻死,有的人因为极夜永远也没有等到绽放的时候,美丽的女子你们怎么能见他们挨饿受冻,他们放声大哭,眼泪却冻结在脸颊上,是如此的悲剧

    在一片黑暗中,上帝指使降临人间,他本来想要骑着彩云而来,没有想到那天没有彩云,只有乌云。注定了他这一辈子非常苦逼,缕缕和煦的烛光闪现着动人的光晕,刚刚从严冬中苏醒过来的花苞依旧在微风中瑟瑟发抖,迎着阳光欲张开花苞拥抱春天。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可以的顾虑的,只要给我一点烛光我就可以灿烂的绽放,只有这三十年的花骨朵才能毫无保留地一点点吐露她的芬芳。一只刚刚从蛹中破壳而出的飞蛾张开稚嫩的翅膀在烛光旁边偏偏起舞,寻找着属于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次燃烧。

    飞蛾还在寻找着,寻找着它生命里的花骨朵,只是这个真的没有的。终于,一朵怒还没有开的鲜花向它展开了怀抱,迎着花香,飞蛾抖动翅膀迎了前去一切是这么的美好,虽然屋内依旧阴暗,但当烛光照射过来的时候,温暖已经渐渐在这里发芽。飞蛾知道要是它看见我的大秘密的话,就会被我送给蜡烛的,所以飞蛾没有敢接近于我,只能远远的看着花骨朵。你说我的大秘密被别人知道了,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当然不好了,我决定做点什么才行。我心想要么不做,要做的话,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人灭口得了。

    我是一咬牙,我就对老王下起毒手来,我是直接掐死他得了,我也是这样干的,我是死死的抓着老王。我这个大秘密,我是守了三十年了,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月光下的他脸惨白如纸,血红的眼瞳染了阴冷,他逼仄到我的面前,掐住了我的脖子,残忍嗜杀“所有知道我秘密的人都死了!”我挖空心思去掩藏的真相,到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我没有想到我最相信的朋友,却也是将我推入地狱之门的人。我心想难道我被曝光了吗?我的大秘密终于还是被揭开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第一个发现的人会是我的兄弟。

    烛光下的我脸惨白如纸,血红的眼瞳狠狠的盯着老王,我掐住了他的脖子,残忍嗜杀的我只想说“所有知道我秘密的人都死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上帝指使故意板着冰一样的脸,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我,我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什么写什么学术报告,我也是醉了。想想就是不可能的事,你不要以为我傻,会真的相信你拿这个来做学问,你只是想要抓住我的把柄而已。上帝指使厉声喝道“我有一千种死法,你要怎么死,我都可以成全你的,不过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来选择自己的死法了,我决定要掐死你!”

    老王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在意这事,其实这本来是件小事,小的时候割了那就不是事了,要是小的时候没有割,长大了也没有什么的。毕竟,也没有人在意的,没有有在意的东西,就不是新闻,就不能拿来炒作。除开这个人是一个名人,只有上升到名人的高度,才有人关注这样的事,你说你一个平常小老百姓。谁会在意你是割?还是没有割的?反正我就是不在意,你割了没有的,说实在的兄弟不管你是割,还是没有割,那都不是事,我都挺你的哟!

    上帝指使大怒,心中的怒火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我说:“少来,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谁说如果是我就没有在乎了。要是我这事传出来,那还不成了我们村这周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你知道我们农村就喜欢拉家长。这天天拉也不是个事,也没有这么多新鲜事来说,但是如果我这事曝出来的话,你想那大家还不找到新的话题。”我反正已经能想像得到大家开始议论我,说我这个说我那个了,你知道我早就退出江湖了,江湖里也没有我的传说了,我不想因为此事又刮起一股“上帝指使风”,那就不好了。

    老王是个明白人,知道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写的,可如果我们把它是提上一个高度。就写“某著名明星三十岁了还没有割龟皮,你们猜猜他是谁!”像这样写得含含蓄蓄的,这样写肯定能火的,因为大家最喜欢的猜猜这是谁,更喜欢知道名人的**。其实,老王知道这样写挺没有节操的,这种手段不是只有那种小记者才会用的,而自己以前挺不屑写这样的隐喻的文章的同仁的。

    老王没有想到自己老了老了,也会沦落到写这样的文章,为了自己的业绩,为了让自己能提职,为了让领导满意,老王不得不使用这样的手段来吸引读者的注意了。也是,为了记者的事业老王是奋斗了一辈子,这眼看自己老了,也跑不动新闻了,也自然就没有追求了。只想要得到一个好的岗位,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只是你们知道的,这年头要是没有关系的话,只能靠你强大的自身的实力,你才能在自己的岗位上崭露头角。如果你连实力都没有的话,你注定被自己的同事是打压一辈子,就是这样的,这也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我虽然觉得老王这样说也太悲观了,不就是年纪大了点,不就是业绩差了点,这有什么稀奇的。我觉得像老王这样的老资格,也应该升职,只是我们大地朝的制度却不是这样的。他哪里管你是不是老资格,要是你没有关系你一辈子只能是当小员工,不要想着升官,你也能活下来。要是你永不放弃,你还做着你的地朝梦的话,你的同事一定会弄死你的,毕竟如果没有竞争的话就不会有伤害。一旦有竟然了,注定就会有人受到伤害,这不像是奥林匹克比赛,大家只是为了运动,只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而一旦里面是掺杂了金钱这样的东西,很多的事物都会变的,都会变得不一样,变得**不堪的。所以,老王虽然有心想要当官,只是有心无力啊,像他这样的没有钱、没有势、还没有业绩的人,是很难在自己的职场上有所建树的。毕竟,这个年代谁看正能量的文章,大家都喜欢看负能量的文章,这就是所谓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也为什么我会如此的讨厌负能量的明星,就是因为他把我们国人都带坏了,让我们忘记了我们自己传统。

    可是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说我要掐死老王,我就这样做了,我真的去掐了,而且是下狠手了。我一边用力掐老王的脖子,我还不忘记是吓唬他说:“看我不掐死你,你不要反抗了,反抗是没有用的!”

    老王没有想到我会玩真的,哪有人为了这事杀人的,可是上帝指使却没有打算停手的意思。老王只能求饶起来说:“你放开我,我不笑了,你放开我,我保证不笑你了。我再笑你,你再来掐死我也不迟的,你看怎么样子。”

    上帝指使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男人,他觉得自己被抓到,也许是自己的命运,本来想要安心的接受这个事实的,只是看到老王的表现后让自己特别的受不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你交通违章了,然后警官笑嘻嘻的抓住你,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你,让你接受处罚!”你说你会有什么感觉,是平心静气的接受警官的罚款,还是心平气和的让警官不要笑了或者是一脸苦瓜脸的样子看着警官,装着很可怜的样子。反正他以为我就不会跟他翻脸的,毕竟没有敢跟公务员翻脸的,我们从来都是看他们的脸色,哪有他们看我的脸色的时候。

    他们笑还是好的,最怕的是他们不笑,其实微笑执法我们还是可以接受的,就是怕遇到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笑容也没有,那就是要整死你的意思,那才是最可怕的,所以这是很矛盾的事。就是别人处罚我们的时候,别人是应该笑还是不笑,现在也是一样的,你说老王不管笑出来,还是不笑出来,我觉得他都是在嘲笑我。就算是嘴巴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一定是这样的想的,所以我要掐死他是势在必行的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