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章 不说,封杀你们
    曾经就有记者放下狠话说:“不说,我们媒体封杀你们村子。”我们以为他们是闹着玩的,村里的人当时没有把那个记者的话当一回事。可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媒体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他们真的开始封杀我们村子的新闻,只要是跟我们村子有关的新闻在各大报社都不允许刊登。而且这成了媒体们心照不宣的承诺,就是封锁我们嘛村所有的消息,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村子的消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村为什么多年得不到关心的原因,不是别人不想关心我们,而是我们得罪了媒体,媒体不让自己记者来报道我们村子。

    甚至是只要是关于我们村子的消息,所有的记者都得是只字不提,这个可狠了,媒体下手可狠了,把我们嘛村都弄成了大地朝最高的机密了。只有部分的人才能审阅的那种,一般的人没有权限都不可以,也不能知道我们村的消息,这就是封杀的力量。反正我们村民真心不知道我们是得罪了谁,为什么大家要这样的对我们可怜的村民?我们村民是招了谁,惹了谁?这是有多大仇?多的恨?才能对一个村子下达封杀令的,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令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才能下达的,只是没有想到奸商也是可以的。

    因为奸商在我们村子没有捞到自己想要的利益,我们村民没有跟大奸商狼狈为奸,所以奸商要报复我们村子,想要弄死我们村子的人。所以,他威胁媒体,只要是谁发了我们嘛村的文章的话,就把自己的广告全部下架。那媒体都是靠广告而活的,要是把广告撤了的话,那不是就要了媒体的命根紫吗?所以媒体没有办法,只能是屈服在奸商的威风之下,只能以奸商是马首是瞻的,那谁敢跟奸商作对,就是跟钱作对,就是放弃自己的命根紫。我想任谁都得服的,不服不行的,只能服了,毕竟要活啊,就算是牺牲了嘛村,媒体也要活下去的,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了,也是我们的生活吧!

    我们大地朝是一个包容的民族,我们有这么多民族,我们大地朝的人如此的善良,我们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富裕,一起奔小康,要一起图发展的吗?如果,我们现在的人都见不得别人好,都想要打击报复谁,都想要对落难的人落井下石的话,你说这个社会还有没有一点点良知的,还有没有一点的人性的,还有没有一点点的社会公德。因为我被某狗封杀过,所以我知道这样对一个人是多么的不公平,对一个人是多么的残忍,对一个人是多么的恶劣。

    这就是我们的大地朝,这就是一个大企业,那是一块钱也不想给我们村子的意思,觉得我们是拖了大地朝的后腿。觉得我们是阻碍社会发展的桎梏,像我们这样的人绝对是不可以同情的,而且对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封杀到底,那是毕竟赶尽杀绝才行。所以,奸商可狠了,那是指使媒体对我们下手了,这是真的下手了,我们村的新闻后来再也没有被刊登过,我们村的人也再也没有出人头地过。反正就是各种打击我们这一类人,像我们嘛村这样的人就跟是大地朝的异类一样的,永远不可能翻身的。

    这就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有的时候想想还是算了吧。谁叫我个性张扬,不拘一格的性格注定会得罪很多的人,注定会被人封杀的。想想这跟我们小时候跟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只要我们跟一个小朋友有矛盾,然后这个小朋友就联合所有的小朋友独立自己,就给自己使坏,就给自己穿小鞋。我想在这个社会上我们很多的人在工作,在生活上,在朋友圈里都会遇到这样的事,而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是害者。

    只有小部分的利益团体得到了好处,而我们明明就是可以相互理解的,可是我们并没有,我们却是相互攻击,相互伤害,相互的使坏。最后,我们却又来报怨这个社会,你觉得我们有资格是抱怨这个社会吗?我们有什么脸说别人不好,我们自己又做得多好?当我们在助纣为虐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受害者的感受,我们有没有为别人设身处地的想过,我们有没有看到我们自己的脆弱的影子。也许我们想到了曾经那个受害的自己,而我们一直都是弱势的群体,我们也要想成是强势的那个人。

    所以,我们选择了站在施暴者这一方来,我们想要改变自己的地位,我们想要得到发泄。然后我们去伤害别人,这就是我们现代的人心理“来相互伤害吧”如果我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来生活,我想我们永远也走不出自己受害的影子来。而记者就是这样的,他明明在工作中就是受害者,所以来到了村里,他想要伤害别人,知道我们穷,所以想要以此来伤害我。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你说你们城市里的人还是人吗?真的是太缺德了,我当时就想要,要是我长大了,我有钱了,我一定也要来伤害你们,让我们大家都相互伤害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记者就是一个寡廉鲜耻的,头长得这样的小,简直就是一个小头锐面的淫贼,他这是来调戏小哥我来了。真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反正我是没法忍了,怎么能让这样恶心的人来我们这个和谐的村子,毕竟要是他是好人的话,那一定是正规的途径。也就是先通知我们村委会的人,让我们村里的人好酒好肉的招待着,然后如果把记者是伺候高兴了。他再跟我们慢慢地谈采访的事宜,像这样的老王没有少做,他也没少跟我说他是到哪里是吃喝玩乐了。

    每次他说他是去别的地方,别人热情的招待他的时候,我都非常羡慕,我深深的觉得记者真的是一个伟大的职业。只要我们是打着为了别人谋福利的,就是拿着记者的招牌来骗吃骗喝的,当然这样的事也只有小记者才会做,我说的是小记者也就是像我们村一样的村报社的同志才会干。毕竟,像我们这样的村子的记者是没有所谓的记者的经费的,想要出去采访却没有钱,想要采访到好的内容,又不想要花钱,那是很难做到两全齐美的。有的时候为了采访不得不做出点牺牲,有的人牺牲了自己的时间,有的人牺牲了自己爱情,有的人消费了很多的钱。

    如果能得到成果的话,那是非常幸福的事,要是没有得到回报的话,谁也不会开心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的方法,可是就算你是经费不足,你也不能这样,拿一块钱出来算是怎么回事。是老王的话,大大方方的掏一支烟出来,先跟人打个招呼。如是要求人办事的话,自己又没有什么钱的话,那就丢一包烟什么的,也算是尊重别人。这是最基本的礼仪,要是你连这样的礼仪也没有的话,你是办不好事的,在我们大地朝想要办成事,这礼是不能少的,少了礼的话就特别的见怪了,就不是好朋友了。

    而记者这样的偷偷摸摸的来采访的,那就不是做好事来了,不是来揭发你,就是来举报你,或者是为了披露你。反正他来这里一定不能干好事,这年头哪有干好事不留名的人,要是有的话那就不是我们所谓的大地朝了。只有做了坏事的人,才怕别人知道自己是来做坏事的,怕被人揭穿自己是坏人的真相,还好是遇到的是我,我这样的机灵,你想要来骗我,那自然是没门了。我是不会轻易被你给骗到的,要是让你这样的记者骗到的话,我还怎么在我们村里混了。

    这记者也不知道是不是傻,那来到我们里,还装得文绉绉的,也不想想我可是我们村里的小才子,记者这样做就是在跟我是班门弄斧。我是发现了记者,做为一个陌生的人,对于一个外人,我自然得如此跟他打招呼,我说“这位公子,你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我问得没有毛病吧,那是故意的抬高了外来的人,我叫他公子,那是给他面子,我想他能明白我说话的深意吧!如果能懂的话,就会好好的跟我回应的,要是不能懂,没有礼貌的话自然是无法与我沟通的。

    记者没有想到在此间遇到如此少年,只见此少年英雄,正在一个大树下欣赏着风景,感慨着世事无常,人生多舛,忧国忧民,命运不济。此间少年年方弱冠,跌坐在阴翳的树底,一袭长衫铺展似雪。他醉醺的脸看像是喝了两口,也许不止两口,或者是三口,也许更多也不一定的。他的脸藏不住丝丝落寞,忧愁如絮浮水。记者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如此的深沉惆怅之相,看来是遇到了很多的变故了。是的,那个时候我正失恋,我只能在大树底下黯然忧伤而已。

    上帝指使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个人喃喃道:“唉,被女人骗了;唉,被兄弟骗了;唉,为什么被骗的那个人偏偏是我。”我是一个人在我们村的大树下,不断的唉声叹气,只有我一个人,也没有人来安慰我,只有无处的孔雀在看着我,看来它是要南飞了。而我却一个人在嘛村里,哪里也去不了,哪里也走不了,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守在这个村子里,一个人等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