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章零六章 我只是个放牛的
    我是看这个记者我是很不爽,我再问:“你从何处来,欲往何处去?”

    记者说:顶天立地伟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富贵于我如浮云:随风而来,随风而去。回首半生坎坷路,伤心往事,历历在目。只有一封与妻书,字字含泪,如泣如诉。我从何处来,欲往何处去?不知不知。只是三千世界物化出一个我来,我便要去完成我的一生。

    你也该去问问:“天,为何我变化如此之大?”不是你变,你自己都觉得未变,然而你的心却早已变了。或留,或走,亦忘,非忘,问问自己的心,问问自己,而不是问天.。我说你想去哪你怎能不知,如果你都不知道你该去哪的话,你还是原路返回吧!

    记者不知道放牛娃原来问的是这个,还以为他要跟自己探讨人生呢,原来他只是单纯的问自己去哪?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记者说“记者我从东土大地朝嘛城而来,要到嘛村极乐世界屎山去”记者道,记者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也就是随口一说吧,其实屎山也算不得是极乐的世界,按理说来这里应该算是地狱的入口吧。

    我听他是如此的装,不就是从城里来,用得着在嘛城前面加了如此多的名号吧,听起来怎么这么让人不爽的。要不是我是放牛娃,他是城里人,我真的无法忍受城里人这个德性,听了直叫人火大的。我是压制了自己的心里的怒火,不想跟他计较的,不管他怎么装我都可以忍的,就当他是个二货就行了。我说“原来是嘛城来的贵人,不知你远道而来,有失远迎,真的是失礼、失礼了。”不是我未卜先知,知道他是记者,而是他的打扮就是记者的打扮,我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记者遇到我的时候,那是一脸的不屑的样子,心想自己是大城市来的记者,大是大城市的大,城是大城市的城,记者自然是大城市的记者。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记者就非常的自豪,他哪里看得起一个普通的放牛娃的,要不是看到了这个放牛娃有点与众不同的话,他都不愿意搭理这个放牛娃的。当然,现在不搭理也不行了,自己来到这个荒郊野外,也没有一个可以问话的人,记者心想要是能从这个傻子的身上套出点话来也是不错的。记者很不情愿的跟这个说话颠三倒四的孩子说着话,要不是现在自己有求于他,记者早就发火了。

    记者也不想谦虚一下我这样的抬高他,他是非常的享受的,将自己大城市的身份很是看重。就算是自己混得再怎么不济,自己也是大城市的人,这就是人的想法,而且他们为了这样的身份而感到自豪。我们嘛村人是不无法理解城里人的想法的,要不是看在别人是记者,我不想影响我们村的形象的话,这记者怕是非得被我狠狠的揍上一顿不可。可是你知道我心地善良,我和他一样,也有许多迷茫的时候,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眼见未来遥遥无期,嘛村如此的大,看来记者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估计是迷路了,我心想不能吧,这还没有到屎山怎么就迷路了,看来这些城市里的人都是娇生惯养惯了,一点点苦也吃不了,走几步路就迷路了。真心无语了,你们城市里的怎么这么点出息也没有,明明是去屎山,怎么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要不是遇上我的话,我看你要走多远的。你们不是有屎山的坐标了吗?只要跟着导航走就行了,那有什么难的,只要跟着走那就找到了,你却说不知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后来想想,好吧,农村没有信号的,那再好的手机没有信号那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会迷路的。还好我是一个有想法的小孩子,我是随身放了几本地图,这可是我们的嘛村特制的地图。这地图不仅是标了所有的地标,还有一些我自己开发过的洞穴,那我都标好了,当然如果你想要吃农家乐的话,我也有标注的。那是该标的都标上了,不该标的我也有,虽然市面上卖得不怎么好,需求的人也不多,但是只要是迷路了这图就值钱了。

    我告诉记者说: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你是不是迷路了,不过你运气好,你是遇上我了。你要是遇上别的什么人,那你还真的没有办法,遇上我的话,你算是走运了,你得少走很多的冤枉路。

    记者问:“此话怎么讲,难道你可以给我带路的。”记者一听有本地人带路的话,那自己就会节省出很多的时间来,那自己就不怕迷路了。记者立马是喜出望外起来,要是这小屁孩子可以给自己带路的话,也行。

    我告诉记者说:对不起,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给你带路的,我还要这里放牛呢?

    记者觉得自己的事才是重要的,才是大事,问我:放牛有什么重要的,这牛放在这里,也没有人偷的,就算有人想偷也要偷得走啊。你看这个村子东拐西歪的,外地人想要走明白也不容易的,那要是带着头牛的话,那更是难上加难。要是不小心被你们发现了,估计你们村民不能放过偷牛的人吧,我想在农村大家最恨的就是小偷了,很多的地方抓到小偷都是打个半死。

    我听完记者的话,我笑了:哪能这样便宜小偷的,在我们这里的风俗是抓到小偷直接打死,我们这里到是很久没有抓到过小偷了。

    记者立马就开心道:那岂不更好,没有小偷,那你不就可以给我带路了。

    我说:还是不行,我还是不能给你带路的,因为我不仅要放牛,我还要感悟人生,我要坐在这里与自然沟通。

    记者心想这个小孩就是不想给自己带路,我就说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善良的小孩,果然不出所料,他就是个坏小孩,都不给自己带路的。记者说:我可以一边放牛,一边带路,一边感悟人生,你这样做是不是就一举几得,你是何乐而不为啊,你非要要这里放牛。我跟你讲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的小孩,你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远见,有追求的小孩,你怎么能把自己是局限在放牛一个活上的。你可以做很多的事,你可以创造很多的价值,你也可以得到得更多的,你知道吗?

    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是嘛村人,我出生就是为了放牛,我放牛就是我出生后要做的事。你说的道理我不懂,我不觉得我能创造什么?我就连女朋友都抓不住,我还能指望我自己能创造什么。一想到女朋友,我立马是泪流满面起来,我觉得自己是太可怜了,我发现这个世界太虚伪了,没有一点点的真心,而我们的真心都去哪了。我告诉记者我没有一心二用的本事,我还是在这里安心放我的牛得了,反正我就是放牛娃,我也没有什么追求的。你自己去吧,你就不要影响我放牛,要是这牛吃不好的话,我回去会被揍死的。

    记者:不会吧,牛吃不饱的话你还要被揍,天下还有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可恶了,这个我一定要曝光他。你跟我说,是谁揍你的,要是他敢揍你,我一定让他上电视,让全世界的人谴责他。

    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哪有人揍我,要是谁敢揍我,我一定揍回去的,再说了我这样的帅气小孩子,我这么可爱,谁舍得揍我。这个记者也真的傻,那是听不懂话事的,我只是想要打发他而已,没有想到他还当真了,还想要曝光别人。你说这样的记者是不是傻,完全的无语了,我看他不知如何是好。我只能是告诉他说:你就不要管未来如何是好,那就先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别人用来彷徨的时间,用来做点实事,三五年后再看,迷茫的人依旧迷茫,而你早已脱胎换骨。迷茫困顿唯一的出路,是把每一天活扎实!

    记者问:你说啥,表示我又没有说人话了,这年头就怕遇到我这样的不喜欢说人话的。总是把大道理放在嘴边,你以为你是神啊,一直给我讲道理,你又不是我的神你跟我讲这此有什么用。

    我想了想,我只是放牛娃,你跟我扯这样大道理做什么,不要觉得自己是城里来的人,就感觉自己懂很多的大道理。这个大道理谁不懂,不懂我们还不能去看上帝指使的《十万个大道理》,比听你在这里是废话强多了。当然,我不想跟记者较真,觉得这个记者说的话也不无不对的,既然我跟他有缘,虽然我不能给他带路,我告诉记者说:我还是可能给你指一条明路的。

    记者听说有明路可以走,就说:那明路怎么走,还想请指教,然后又准备掏他的钱包,准备拿出他的一块钱出来。跟我说他一块钱的事,记者心想一块钱就能解决的事,自己绝对不能拿出二块来。这就是记者的心思,在城市里生活不容易,一块钱分成二个五毛来花也是正常的事,我以为觉得记者小气。后来我来到城市里后,我才明白记者一点也不小气的,换做是我的话,我一毛钱也不会给这个小屁孩的。

    我看出他的意图了,我不能让他是骗到了,他是糊弄到村里的小孩头上来了。还好是遇到我了,要是遇到别人的话,说不定这一块钱就让记者给糊弄过去了。可是我不一样,我不是普通的小孩,我是上帝指使,我怎么可能被一块钱给打发了,我就全部招了,你们也太小看我上帝指使了,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志气可不小的。不是一块钱就可以打发的,至少也得一百块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