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章零九章 村长的阴谋
    我现在好后悔的,一块钱没有得,还跟他在这里费了这么多的话,我感觉自己是亏大了。我心想:我真的傻,我就不应该搭记者话的,只要我不搭话的话,那来这些事,真的是浪费时间。要是不跟他费话的话,我现在可以是超一次神,荣耀好几回了,就是因为自己太善良的缘故才会让这样的人有机可趁,让他跟我是搭上话的。

    我就知道跟记者搭上话准没有好事,不是曝光你,就是等着曝光你,虽然我是个光明磊落的放牛娃,可是我怕我是好好的在这里是放牛,也会给记者落下话柄,那就不好了...当然,我怎么能想得出来这个记者会怎么写我的,要是我想得出来的话,那我也能当记者了,我说的是那个年纪就能当上记者。毕竟,我现在的身价是嘛村宇宙日报社的社长,自然我也是一个合格的记者,可是我不喜欢记者天天到处奔波劳累的,我还是懒散惯了。记者这个辛苦的职业还是留给那些勤快的人吧,而我这样的懒人,还是归乡放牛,这个比较适合我。

    记者:以幽默的态度处事,拥有一颗无私的爱心,便拥有了一切,所以你千万不可以再跟我是讨价还价。这样会把你的档次拉低的,你想想你们是多么伟大的村子,怎么能为了一块钱而斤斤计较。

    我:你这话说得,你的嘛城就不是伟大的城市了,你还不是跟我为了一块钱的事而斤斤计较呢?大家彼此、彼此,我们就不要说对方的不是了,这只我们只会相互伤害,并不能让我们都得到任何一丁点的好处的。

    记者:仇恨永远不能化解仇恨,只有宽容才能化解仇恨,这是永恒的至理。

    我觉得我跟记者没有仇恨的,我虽然不喜欢你们城市里的记者,因为你们不关心我们农村人的死活。你们的报道都是只限于你们城区,最多到郊区,你们哪有真正的下来关心我们嘛村人的死活的。但是,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记者,也不是那个对不起我们村子的人,我不可能是一杆子就把一船的人都打死,我相信你们记者中99.9999都是好人。你们做了很多的事,你们为我们老百姓做了很多的事,你们的曝光让我们看到了很多的黑暗,也让我们看到了光明,正是因为有你们的存在,才会有更光明的世界的。

    记者:诚实的面对你内心的矛盾和污点,不要欺骗你自己,你其实是在乎这一块钱的。你想一想,如果你不愿意给我带路,那你错过了一块钱,你错过了这一块钱,你说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遇到我这样大方的人。小孩你还是拿起这一块钱给我带路吧,跟我一起走吧。

    我没有想到他会看清我的内心的,他是吃定了我是在乎这一块钱的,所以才会总是拿一块钱说事,看来记者都是会读心的,这一点也不假。我还是小心一点不要表现得太突出了,不要让他看出我的内心,我应该装着不在乎才行。不就是一块钱嘛,那我还能为了一块钱丢了我做人的原则,你也太小看于我了,我真的不是这样的人的。我真的不在乎这一块钱的,我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我自己,我一定不可以太在意这一块钱,要是我这样的做的话,我会丢了我们村里人的脸的。

    要是我太在乎这一块钱了,这记者出去后还不逢人就跟别人说“嘛村的人太爱钱,你们猜他们在乎钱到什么地步了,我跟你们讲,我在他们村里,我用一块钱我就办成事了。这是你们无法想像的,在我们城市里我们很多的时候,我们是花一百块钱,一千块钱,一万块钱都办不成一件事的。没有想到这里真的可以的,你们想想那些当官的,你们找他们办事的话,没有上百万他们都不搭理你的。而在嘛村只要一块钱,只需要一块钱,只用一块钱就可以办成事,这太厉害了...”

    听了记者的话,想想我们也有够可怜的,要是我真的拿了记者的一块钱,我怕是跳到黄河也清不干净了。万物皆为我所用,但非我所属,虽然我们都爱财,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些钱我们是不可以拿的。虽然我不能改变周遭的世界,我们就只好改变自己,就算我上帝指使再喜欢钱,我也不会拿一块钱的,要是给我一百块还差不多,这一块钱,我拿了就失掉了自己的人格与自尊。而这样因小失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去做呢?

    记者不相信我不想要这一块钱,他见我是看到一块钱的时候,那眼睛都红了,说明我这样的人见钱眼开。而这样的人只要一块钱就能打发的,记者怎么愿意多给我一块呢?

    也许是记者太小看上帝指使的自尊心了,虽然我爱钱,可是我的自尊心却不是钱可以买到的。而这个时候看来记者是不愿意乖乖的把自己的钱包打开了,我只能用爱心和智慧来面对这一切。我心想:太恶心了,那有一块一块的加连加三次的,他这样做就是不断的挑战着我的底线,还好我是没有底限的。他这是在耍我呢,怕是加到我回家我们也不能达成共识,一块一块的加到什么时候。

    屎山的重要性你们也看到了,那就是不言而喻了,对于我嘛村来说不仅是一个可以赚钱的旅游景点。我们村委会准备把屎山是做成我们当地著名的旅游景观。当然著名的景观都是要收费的,村长的建设得到了我们全村老少的支持,我们大家都觉得这个一定得收费,而且必须得收。要是不收费的话,那就是看不起外地人,所以我们必须要收他们的钱。村长的愿景是想要把这个旅游景点做成是我们村的招牌景点之一,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风景的,也有喜欢惊险猎奇的,当然还有喜欢如此搞怪的。

    村长想要把这个做成我们村集体项目,我们每一个村民都入干股,也就是按人头算,谁家有多少人,就有多少股。当然不是让我们村民交钱,我们是没有钱的,入干股的意思就是不用交钱就有股份的意思。村长的意思说,我们不用交钱就可以有股份的,你说他提出这样的伟大的,有建设性,有远大憧憬的项目的时候。我们村民当然是非常高兴的,也就是这样他是拉了很大一部分的村民,就是因为他脑子活,总是能想出给大家挣钱的门路来。在村民的眼里他就是我们村的带头领路致富人,得到了很多亲戚的吹捧,在大家的吹捧下也就成就了村长的高度。

    其实,这个是我的项目,明明就是我拉屎的后花园,要是变成村里的项目后,也就是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我没有想到村长会用这样的方法来将我孤立出来,只要是集体的项目我就算是反对,那也是无效的。村长这是拿集体来压我,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看着自己的成果就这样被别人夺去了,你说我是什么样的心情。这可是我花了一年半的时候,长年无休的,每天无间断的拉出来的屎山,我以为只要是我把屎是拉完整座山头的时候,我就可以拥有屎山的归属权了。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我并没有得到屎山的归属权,相反的还变成了别人建功立业的功勋,我感觉自己被别人耍了。小美耍我就算了,兄弟背叛我也忍了,现在连大人都来坑我,你让我怎么活啊!感觉自己的人生全是坑,我是被坑得死去活来的,根本就没法活呢。不是我不聪明,而是村长太狡猾,他把村民全鼓动到他的阵营里去了,都没有人支持我,说这屎山是上帝指使拉的,他要占大股,要当大股东。如果这样的话,我脆弱的心灵还能有过安慰的,可惜这个真的没有,没有人支持我,替我说话。

    我挺生气的,为此事我原本想说:“你们要,你们拿去,我以后我不去哪里拉屎了,我看你们的项目能支撑多久。”而这个屎山能成名,就是因为上帝指使在这里拉屎,要是他不来拉屎了,那屎山就不再是别人向往的那个屎山了,而变成了真正的屎山,大家都厌恶的地方。从这里就说明了我在屎山的份量是很重的,而且非我不可,离开我的话,那屎山就不再是那个所谓的屎山了。

    可是村长地不这样看,他并不觉得非我不可,也不觉得没有了我,屎山就不再是那个屎山了。村长说道:前几天上帝指使来我家喝酒的时候,我就问他,这屎山真的有这么神吗?真的会让人迷路吗?要是不踩到屎真的没法下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厉害了,感觉这就是我们嘛村的奇迹啊!

    我说:那可不,你也不看这是谁拉出来的,而且我感保证只要不懂五行之术的人,上去没有一个人不踩到屎的。大家都得踩到屎,踩不到的话,那我都不叫“上帝指使”。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