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一十章 鸡与蛋
    村长说:可是你现在这屎山也没有成形,一定有破绽吧,如果你完成了你的屎的布阵的话,我一定相信别人一定会踩到。可是你的屎阵还没有布完的话,就一定会有破绽,别人就可以全身而退的。

    我却不以为然的笑道:谁说我的屎阵没有布好,整整468天,我花了468天去布这个阵昨天我总算是把阵是布完了。也就是说一点破绽也有的,只要不懂五行的人,都避不开我的屎的。我当时没有长个心眼,没有想到村长会套我的话,当然我也不知道他在打我的屎山的主意。我听他吹捧我的屎拉得了得,我心里一激动,就把实话是说出来,着了村长的道。看来真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年头只要我们一时大意,我们就会输掉自己的人生的整盘棋。

    村长跟村民说:我给大家说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好日子要来了,我们马上就迎来了我们村子的时曙光了。只要我们把握好屎山这个机会,只要我们用心经营,只要我们大家都参与进来,你们每一个人想要成为百万富翁那都不是事的。我的计划是五年把我们的品牌打造出来,然后你们再给我五年的时候“也就是在这里村长要求自己要连任的意思,别人没有听出来,我是听出来了,就是不想下来的意思。哪怕那时我长大了,他也不愿意下来,也不想把这个权利交给我的意思,我是很不开心的。”

    我打算十年内上市,只要你们相信我,跟着我一起干,我们也到资本市场去走一遭,只要一上市那肯定赚钱的。现在这个社会上市就这样的简单,你们也不想得太复杂,觉得跟我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觉得这个是没有可能的。我跟你们讲,春江水暖鸭先知。经济想要回暖,那公司就得上市,村委会就得上市。虽然,别的村委会都没有上市,可是我跟一个非常专业的人市聊过了。

    跟他聊的人也是没谁了,也是我们村里的人,也就是成就哥的父亲,专业忽悠公司上市的人,就跟众筹一样都是些臭不要脸的。明明就是没有操作性的东西,也不能给投资人回报,却打着方法是套别人的血汗钱,这就是最可恶的。要是可以给我们投资者回报的话,哪怕比存在银行多的话,我也不说话了,那众筹就没半毛钱回报,都是庄家在收钱。

    其实,之前有一个搞众筹的app想要把屎山放到众筹平台的,想要得到我们村委会的同意。可是被我们村长拒绝了,因为他提出来的收益是三七开,我们村长想啊,这平白就能得钱,我们也不用投资,只是打着我们的幌子跟app的人做货,那也是可以弄的嘛。村长说了:“虽然我是不同意你们这样干的,但是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我还是可以勉强答应的。毕竟你们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挂在你们平台上就要三成的利,我不知道我们村委班子能不能通过,可是我还是愿意去争取一下的。”

    村长说完,对方立马是跳起来了,说道:“可能是你理解有误吧,我说的是我七你三,你们才是什么也没有做的,我有把项目是挂在网上。我还要去找客户,我还要打广告,我还要做项目报告,这一切都是我弄,好不好。自然我应该是七你们才是三,你们什么也不管就等着收钱,你们还想要七,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app的人反问我们村长是不是想多了。

    我们村长一想,好吧,是我想多了,既然大家的分歧这样的大,那就是谈不拢了,既然谈不拢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理由了。此事也就此作罢了,我想问大家这个一个项目做出来,是应该做项目的人抽大头,还是应该是做推广的人拿大头的。如果,推广的人拿七的话,那还有做项目的人吗?大家都去做推广得了,谁做实体,没有实体你推广什么。好复杂,这就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的难的,反正我是理解不了的。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一个古老而又难以解决的问题。有一个民间故事,说诸葛亮三气周愉,周愉问了诸葛亮一个难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诸葛亮回答说:先有鸡。周愉冷笑着说没有鸡哪来的蛋。诸葛亮反问到:如果第一个蛋,这蛋是哪来的,没有鸡哪来的蛋。周愉一听为之语塞,气自外生,血从内润,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

    这个民间故事牵强附会,漏洞百出,对“鸡蛋难题”的解答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周愉的质问固然莫名其妙。诸葛亮的反问那是诡辩滔滔的了。但从这个民间故事却可以感觉到“鸡蛋之争”是多么的佛光普照,多么的深入人心,多么的有探讨性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鸡派”认为蛋是鸡生的,所以是先有鸡。“先蛋派”认为鸡是蛋孵化的,所以先有蛋。这是逻辑上的大麻烦,蛋固然是鸡生的,鸡难道就不是蛋孵化出来的?真可谓鸡说鸡有理,蛋说蛋有道!双方都陷入了循环的怪圈。就好象在一个圆内跑步,分不清谁前谁后了。

    我是一个十足的怀疑主义者,对于这个“鸡蛋之争”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个笑话。笑话是这样的:司机参加“开车六级面试”,考官问司机:假如前面有一个人和一只猫(就是最近在各大论坛引起轩然大波的那种动物),你是撞人呢还是撞猫?司机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撞猫!考官说:错!你应该立即刹车!立即刹车!这才是问题的正确答案!考官给司机的是一个思维的陷阱!问题在于你要跳出陷阱的束缚!这样才有广阔的选择空间。正是:柳暗花明又万村也!

    “鸡蛋之争”的问题也在这里。这个问题最早的提出时间已经很难考证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提出这个问题的背景,那是在科学及其不发达的年代提出来的。所以最先也最应该做的,不是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问题的科学性进行质疑。而上帝指使就有一番见解,他是一个大智大慧的人,他告诉那些百思不得其解的人说,进化论告诉我们:任何生物都是在不断进化演变中的,也就是说生物都是从低等生命体进化而来的,而鸡蛋与鸡谁是低等的,这个不言而喻了,所以一定是先有蛋再有鸡的,这个是不会有错的。这是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的,不管人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据嘛城生活科学网报道,鸡和蛋先后之争持续已久,究竟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这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古老谜题终于有了谜底。通过对7700万年前的恐龙蛋化石的研究后,科学家宣布谜题答案是先有的蛋后有的鸡。7700万年前,当海平面上升,一只小型肉食恐龙妈妈不得不丢下她尚未孵化的宝贝独自逃命。7700万年后,古生物学家在沙土成堆的巢穴里发现了尚存的五枚不完整的卵蛋,这个巢穴有半米宽,重达50千克,相当于一个人的重量。

    嘛村博物馆恐龙馆馆长、古生态学研究人员弗朗索瓦说:“这个巢穴具有同鸟类共有的一些特点,通过对这些特点进行深入的分析研究,将帮助我们揭示古老悬而未决的难题,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鸡和蛋先后之争答案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这一直被作为人们辩论的热门话题。近日,加嘛村大学古生物学者上帝指使,通过对7700万年前的恐龙蛋化石的研究后,明确的谜题答案浮出水面:恐龙首先建造了类似鸟窝的巢穴,产下了类似鸟蛋的蛋,然后恐龙再进化成鸟类(鸡也属于鸟类的一种),这很明确,蛋先于鸡之间就存在了。鸡是由这些产下了类似鸡蛋的肉食恐龙进化而成。

    在嘛村发现的这个巢穴提供了最为有力的证据说明似鸟或鸡的蛋先于鸡出现。因此,上帝指使说得对,一个用哲学就把问题搞明白的人,那是何等的智慧,何等的聪明,何等的优秀的一个人。我们在这里一起来佩服我们上帝指使一下,他真的是一个有想法,有见解,有深度的男人,他总是一句话就能让全天下的学者是茅塞顿开,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

    而现在我们又说了,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哪个重要,我们的大领导明确了告诉我们“实体经济”的上述内涵,典型的新经济行业,实际上都是生产性服务业,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实体经济”是一个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概念,不是仅仅包含制造业,而是涵盖着一二三产业。大领导表示,培育壮大新经济、发展新动能,不仅是打造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也是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促进实体经济蓬勃发展。要探索包容创新的审慎监管制度,要采取有力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加快新旧动能平稳接续、协同发力。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