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介绍村民工作
    都说城市里的人想法多,看来这个记者那想法也真多,我们唯一可能、可以有交集的事。我们之间也就是买卖地图的事了,除了这个以外,我们再没有交集的,要不是我看出了他有买地图的需要的话,谁愿意跟记者这一类的人废话的。

    记者翻了个白眼,撇过了脸看过来,告诉我说:谁让你乱摸的,知道的我们在握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对你做什么坏事呢?

    也是在我们大地朝握过手大家都觉得会有尴尬的,想想我们大地朝的人保守成这样了,难道在外国人眼里看来,我们大地朝的人都是些奇怪的人。他们这个见面时要行的亲吻礼,其实很多大地朝的人在外国是住了一辈子到现在也都没完全习惯当地风俗。据说亲吻礼在外国是流行的,然后再传遍了欧洲,也许外国人天生比我们大地朝的人要外放吧,所以这样的礼仪更盛行吧。当然也有拘谨保守的人外国人,不是所有的外国人都能受得了这个的,当然也不是很见一个人就得进行这样的礼仪,现在估计渐渐地要少许多了,就是因为很多保守的人大地朝过去了。

    这样的礼仪就变得太过了,他们的亲吻礼,是在女性和女性之间、以及女性与男性之间进行,男性之间一般不行亲吻礼,而是握手。所以,我觉得不管我们是以外国人的礼仪来打招呼,还是以大地朝的人礼仪来打招呼,握过手也不足为怪吧!也不知道这个记者是介意什么,他越是介意这样的事,我就觉得他越是奇怪,难道他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难言之隐了。早知道他这样的介意的话,那我就不应该跟他握手的,我们其实可以拍拍肩膀什么的。

    反正他也不是为了谈价格,而只是为了握手而握手,太恶心了,怎么有这样的人,见过恶心的人,没有见过这样恶心的。手是他要握的,介意的也是他,那我都没有反应这样大的。看来我小时候还是很大方的,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腼腆的,只是我不明白当我们懂得多了,接受的礼仪多了,我们反而变得是畏畏缩缩的,真的越来越不像男人了。

    记者大骂道:你个小家伙还恶人先告状,我以为你跟我价钱是闹着玩的,我看时间不早了。我觉得你也玩够了吧,所以我想要伸手来接你的地图,你却跟我是装傻充愣的,还跟我亲切的握手。不给也就罢了,还用这样的方法,你不觉得你很恶心吗?特别是你最后还嗒、嗒了我的手背两下,让我是好尴尬的。完全超过我的心理承受底线,貌似这不是我们大地朝礼仪吧,我们的礼仪里,哪有嗒、嗒别人的手背的道理。

    我:你当我傻,白痴也不会把地图白给你吧,我又不是白痴,我怎么可能把地图轻易给你的。我跟你讲像我这样的小孩,我平常追求者不断,为了不让人误会,我握手都要尽量保持距离,要不是看在你是外地人,我也不懂你们当地的礼仪的。你说你几十岁的人,向我是伸出友谊之手来,我做为嘛村人(当地人),我是不是应该尽地方之谊的。我可是我们嘛村的门面,要是被你这样的人(记者,最喜欢嚼舌根的人)传出去,我们村的人不懂礼数的话,那我岂不是丢了我们村的脸。

    丢脸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干的,而且尽量避免去做这样的事,如果非要丢脸的话,非得去丢这个脸的话,我一定打死不说我是嘛村人的,就要有这样的觉悟,这才是我们大地朝的嘛村人。我说:“不过如果我与记者你是好朋友的话,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一切开心自然就好,握握手没有关系,应该不会得病的。只要我们不手拉手一起走,那一切都没有问题,一切都算是正常的礼仪的。”

    也许是离得近了,记者发现这个小小的放牛娃虽然长得很稚嫩的样子,可是个子还是很高的,也许是遗传了自己父母高个子的好基因吧。好一条普通的长衫套在他上身,只能用套来形容了,他这样的小的年纪不适合穿这样老成的衣服的。可是这孩子估计想要衬托出自己的老成的内心,才会找了这样一件衣服来穿的。只能是这样了,这年头不是买不起衣服穿的年代了,万能的网络充斥着各种低价货的,只要想买的话,还是可以买得起的。我不想说这些低价货的质量怎么样,是好还是坏?

    只要能穿在身上不会有害我们的身心的健康,那都是可以穿的,嘛村的人没有这样的挑剔的,像我妹妹这样的女孩都被迫捡我穿过的衣服。你说我们还有什么可以不将就的,一切只要是便宜的对我们嘛村人都是最好的,我们喜欢便宜的衣服,哪怕是假货我们也敢穿的。因为我跟记者握手的缘故吧,我是挽起了自己的袖子来,我绝对不是故意要露出我结实的肌肉的。我根本就不需要做这样的事,就算是我不挽起袖子来的话,我的身材也能把我的强壮的小身体是衬托出来,小手臂上的肌肉成条块状,一看就充满了惊人的力量。

    记者心想:看来这个小子估计很小就出来帮家族事业了,也就是所谓的农村的家务活了,像他这样的男人一出生就要撑起家的。很多的事他不做的话,就没有人来做了,有的时候我们无法想像如他这般贫穷的嘛村人出身的意义何在。他们出身了大部分只有受苦的份,毕竟大地朝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由于地理和历史等原因,我国不同区域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农村人地矛盾尖锐。在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的推动下,这跟我们无关;在网络高速发展的今天,也跟我们无关;在大数据的背景下,当然这还是跟我们无关的。

    和我们有关系的就是,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为改变生存状况外出务工,而对外务工是我们贫困村唯一的挣钱的门路。我们村的人不时总能接到村长发的短信,他这样的写道:我是嘛村村长,感谢大家在务工之中是腾出时间来看我的短信,谢谢大家支持我的工作,我会继续努力的。我个人认为,以目前嘛村的现实状况,就近劳务输出再就业也是一条不错扶贫之路,只要一户贫困户有1人在企业打工,1年就可以增加4万元左右的收入,基本上就可以脱贫。

    大地朝说我们已经摆脱了贫困,那是部分的地方,还是有遗漏的地方,还是有死角的。当然我只能代表我们嘛村来说,不能代表别的村的人来说这话,我只了解我们村,别的村的情况我是不了解的,我没有权利说的。当然,村长说的是一个挣4万,那是不吃不喝不穿的情况下可以是挣到四万,要是把吃、喝、穿算上的话,那也就能挣个2万左右。如果想要挣得多一点,就得去得远一点,就得去传说中的一线城市,想要在四五六线的城市挣到这个数,那是很难做到的。

    村长自然是想要帮忙解决村民就业难的问题,他其实是想要给大家介绍工作的,村长写道:各位村友家里如有待业青年(像上帝指使这样的人)、返乡农民工特别是涉及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返乡农民工需要就近再就业的,可以进行登记。嘛城海关可以帮助协调解决在嘛村海关保税区(地点:嘛区小蟹)、嘛城市救护站(地点:嘛城市大秦区)、嘛城新区护林站(地点:嘛城新区大明乡)、嘛城市流动人口监管企业(地点:大清区)、嘛山县大元区内环卫监管企业就业,保底月收入在2000元以上(包吃住,需自带床上用品)。联系人:嘛村村委会、嘛村第一大村村长,电话:6666666。

    农村务工其中大部分为夫妻一同外出,因经济等原因无法将子女带在身边,像我这样的托油瓶,父母怎么放心带我出去的。就怕我是喝了酒后,到处乱跑,父母想要找我那是找都找不到的,也许是因为我父母经常出门打工的原因。我也不得不在我们村里吃百家饭的,人只要脸皮厚,只要努力想要活下去,就一定活下去。活下去很容易,可是想要活得像个人样,想要活得好一点,那就难了,而我这样的小孩就被定义为“留守儿童”了,那是好可怜的。

    由于留守儿童多由祖辈照顾,父母监护教育角色的缺失,对留守儿童的全面健康成长造成不良影响,我变成了这样你说这是怪谁?我谁也怪不了,只能怪我自己不学无术,要是好好的学习的话,也许有可能是出人头地的,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学习才会变成这样的。自然像我这样的孩子了出身就担起了责任,后来又有妹妹的,那责任就更大了,我不仅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妹妹的。如果,我不去放牛的话,我总不能让妹妹去放牛,要是这样的话她就是太可怜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