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想戴墨镜跟我打
    对像我这样装的孩子,别的孩子自然是受不了我这一点,特别是比我年纪大,可是辈分却没有我大的孩子。我总是摆出了一种非常深沉的,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跟他们讲话的,那种辈分的气压就能把他们给压死,特别是有大人在的时候我总是苦口婆心的说大道理给他们听。自然,如果没有大人在的时候我是不会说这样的话,反正说不说都是没有用的,我都懒得说他们的。但是有大人在的时候,我还是会说他们的,这样大人就会知道我这个长辈对他们的孩子没少操心的,我是操碎了心。

    不想也知道像我这样的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我在大人面前那是头头是道的,把他们说得是无颜以对的,你们可想而知他们私下是有多恨我的。他们总是想要找机会报复我,我现在这样能扛也是拜我的这些晚辈所赐的,就是因为我常常是跟比我实力强,个子大,技术好的人对线。常常是打得我是爬都爬不起来,我还装作不跟这些晚辈计较的样子,自然是气得他们是牙痒痒的。而我们村的这帮小辈下手也真狠的,而且也不知道是谁教的,他们出手都是很隐蔽的。

    从来不打我身体露出来部分,像脸啊,手掌啊,脚腕,这些没有衣服包裹的部位他们都是不打的。要是被我家里的人看见了,谁的父母不护短的,特别是我爷爷最护我的。哪怕是让我妹看见了,他也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而村里的小辈都都是知道这一点。自然就是打我的看不见的部位,我心想这一定不是孩子们能想得出来的点子,一定是大人教的,估计他们的大人也不喜欢我这样装的。

    就好比我是是儿童的时候,我要是看到村里的某人是抽烟了,前提的是抽的是上一块的烟,我就会非常客气的跟村民是要烟抽。这在你们城市里是无法想像的,要是一个小孩子是跟一个大人要烟,你觉得城里的大人会给吗?那都会假装很爱这个小孩,劝他不要抽烟,或者是直接揍这个小孩一巴掌,要么就是狠狠的掐这个小孩,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跟大人要烟抽了。

    故意教自己的孩子来打我,想多少大我十几岁的人,都得跟我平辈称呼,他们表面上跟你是嘻嘻哈哈,可是背地里别提有多讨厌我的。不就是抽你们一根烟至于是教唆你们的孩子来揍我吗?早知道你们是这样的人,我就不抽你们烟了,多大点事,好像是没有你们的烟我就活不下来了,还好我还有酒可以喝的,我不抽烟我可以喝酒啊!虽然,既抽烟又喝酒的男人是非常浪的,可是本少爷已经退出江湖很多年了,我不希望江湖再有的传说,我父母知道我喜欢喝酒已经很头疼我了,要是知道我还跟别人要烟抽的话,他们非得被我是气死不可的。

    现在的人都是这样的,表面上跟你是称兄道弟的,背地里却想着办法要整死你,不是我不相信兄弟,是真的在我们世界里还有兄弟吗?我反正是觉得没有了,你们是怎么看的,那是你们个人的看法,我也无法左右你们的想法。我只是说了自己想法而已,只代表个人想法,免得你们说我偏激,这也练就了我自己这一身本事来,这个时候我只是想要好好的跟他打一架,你要是不先学会被揍,你就不能打好架。我是从被揍开始学起,基础自然是比他好,他想要战胜一个经常被人的揍,那怎么可能。

    要是我要是轻易就输在了他他的手上的话,那这么多年我不是白被揍了,一点长进也没有,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能扛了。这些被别人揍了很多次与城市里只会揍别人没有被别人揍过的孩子之间差距是很大的,而且这超过你们的想像。有的人觉得经常打人的人肯定比经常被打的人厉害,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有的时候经常被揍的孩子的实力才是不容我们大家忽视的。上帝指使轻轻松松地就给了一个侧踢,他明显身体有点承受不住上帝指使的腿法,虽然表现得不明显,可是我还是感觉得出他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

    他表示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我会踢中他似的,他轻蔑的告诉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能碰到我,你真的是让我太意外了,你终于让我是提起兴致来了,不过你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碰到我的,你想要踢中我,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上帝指使还没完呢,我快跑两步,脚尖在草地上踩了一个个脚印来,整个人就冲天而起,他以为我是要飞踹他。他是下意识的用手想要挡我的飞踹,可是我并没有想要浪起来的意思,如果旁边是站着妹子的话,我估计会踢得好看一点。什么飞踹,什么回旋踢,什么左旋,什么后旋,我都会尽可能的施展出来,不为了打中别人,就为了让别人看到我帅气的身法。关键这个时候,没有人,也没有小姑娘在一旁,我可没有闲情逸致跟他耍着玩的,我故意是让他以为我会拿三分的,可是我没有,我一分也不要,我还是朝着他的小腿上踢去。

    等他被我是踢中小腿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说好不再被我碰到的,可是没有想到话刚刚说完,我就再一次踢到他了。也是,你说两个人打架,如果不是实力悬殊特别的明显的话,怎么可能不被对方碰到的。自然就算是是被我踢到也没有什么丢脸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而我们说这样的话,只是想要给对方一点压迫感而已。他不禁对我是刮目相看起来,以前是完全看不上的人,没有想到还是有点实力的,他讲:看来你也没有差到弱不禁风的样子,还是有点意思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有意思的对方,你让我开始认真了。

    只是开始我没有理他,先礼后兵也没曾想到他只是个花架子的,当他发现别人是进攻后。并没有强到跟我打对攻的,只能是默默的防守了,这就是没有实战经验的表现吧。要是他敢跟我是打对攻的话,那谁赢谁输自然难有定论的,可是他要是一味的防守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毕竟,攻他没有打破我的防线,现在只有守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得住这个农村娃子的进攻。一开始他看见对手身形凝滞迟缓,而他修炼的跆拳道是注重身形灵巧的功法,他以为自己应该能克制对方才对,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却演变成了只有守的份上确定是有点说不过去。

    上帝指使自从刚才是打坐调息之后就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那孩子一边紧盯着对方一举一动,一边还要想着怎么突破上帝指使凌厉的攻势。

    而这个时候上帝指使他体内澎湃的小宇宙,立刻以某种玄妙形式运转起来,身前空气中一股灼热波动如同水纹般荡漾开来。这灼热的天气让大家的消耗都是很大的,想要在这样的天气里保持住自己的平稳呼吸是很难的,上帝指使因为常看在野外放牛,对这样的天气有一定的适应能力。可是城市里的小孩子就不一样了,他们哪里在这样的天气里打过比赛,他们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从来都是有空调房里的道馆比赛的,根本就没有受过太阳紫外线的灼烧过。

    一旦在这样的天气下比赛对他是很不利的,有的时候太阳光太强了,他都很难睁开自己的眼睛的。城市的小孩就想了这个时候要是自己能戴上太阳镜再来跟这个小子打的话,这小孩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可惜人生要是都跟你想的这般的美好的话,那人生就太幸福了。他骂道:要不是我的墨镜是那在房间里的话,你小子就死定了,今天我眼神不太好,你才能这样放肆的,要是我看得清的话,我非把你是打成小粑粑不可。

    还想要戴墨镜来跟我打,我看你是在城市里幸福生活冲昏了头脑了,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要在我面前耍帅呢?看来他明显是找错对象了,像他这种敢在上帝指使耍帅的人我还是第一看到,我心想这样的人一定得给他点颜色才行,长得帅气的人只要有一个就行了,多了也没有什么用的,还会产生竞争,相互伤害的事。而我们现在这不是为了打架而打架,而是为了我们的荣誉而战,为了我们帅气的人生而战,为了我们各自代表的一种精神而战。

    你说这个小孩比我还敢想,我放牛都没有戴着墨镜,撑着遮阳伞,戴在放牛椅上,你这样的小孩怎么敢比我还狂的。不就是比我有几个臭钱,我虽然也是很稀罕的,可是我却不会像这个小孩这样的招人厌,我要是不揍他的话,我都气不打一处来。我看这小孩不是傻的话,就是头被我们村的小孩的弹弓打了,你在我们农村的乡间小路上走着,你要是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