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死出来
    
wz1

    我:你就没有想过,他可能是这样的人,让你的单纯的老婆就去了。不管是谁都有可能有狰狞的一面的,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好人,这世界上哪有真正的好人,好人都被坑怕都变得不敢做好人的。(解释一下,我这不是诡辩,只能说是对这个社会失望透了,而产生的悲观的想法。把万事万物都想是不好的,跟自己作对东西,当时我估计就呈现出了轻度的抑郁症。当然,这也不能怪我,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遇到了太多的事,受了太大的伤害,人的心总是会变得消极其来。说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话,伤害了老王也伤害了身边的人,要不是身边的人一直理解我,包容我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老王:旺老师是一个演艺圈的大神,他是大神啊,你看他的广告是铺天盖地的,就跟是我们的大地朝的代言人一样。这样的人你说能有什么问题?会有什么问题?怎么可能有问题?

    我:老王你太善良了,不是说广告多,影响大的人都是好人,这不是还有黑社会,还有文化流氓,那些人不是一样当大腕拍广告。我就见他们活得好好的,也没有说因为给社会带了负面的影响了,嘛村群众就爱他们了,我看嘛村的人还是很喜欢她们的。觉得他们特别的朴实,特别的贴近老百姓,特别是他们说的小段子,嘛村的人常常不也拿来对自己的那口子说。

    老王觉得我这样的说法太偏激了,当然有喜欢他们的,也有不喜欢他们的,有些地方的人喜欢这样的人,可是有些地方的人就不欢迎这样的人。他们要是出了他们那块地,真心是没有市场的,那些喜欢他们的人很多人都是水军。

    我道:真的不明白社会怎么会变成这样了,越来越看不懂了,如果精神文明建设有所放松的,以后估计就很难发展了。可惜我不是领导,这事不规我管,你说管我什么事,我犯不着去为此事担心才对。我还是想想怎么找媳妇才是正事,其它的都跟我无关,我也还是找个地方高高挂起得了,像一个大红灯笼似的,看着还喜气,也不招人讨厌。

    老王:别人是明着来的,我看这个旺老师不敢明着来,我觉得他挺不错的,是个好人,而且是个好男人。他都是正儿巴经的谈恋爱的,老王给我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个这个旺老师,一般来说,明星玩地下情,在娱乐圈很难保守秘密。然而,旺老师和马老师却是把地下情进行到底,旺老师告诉记者,直到他们领了结婚证,经纪公司都毫不知情。连他们的父母都被下了禁口令,不能对外界透露半句。低调的他俩甚至没有办婚礼,“我们没有仪式,只是登记了。因为我是一个演员,演员拍戏过程当中就会穿婚纱,我并不太看重这个仪式。我觉得婚姻是我们两人的事情,我们觉得很快乐就够了,不需要告诉所有人。”

    我不禁感叹到,这套路玩得有多深啊,连感情都是可以不当一回事,如果你都不把感情当一回事,感情怎么会把你们当一回事,你说这都是什么事?也许是因为当时旺老师太年轻了,还是个奶油小生,而马老师当时已经成名了,自然会给人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们的旺老师是我们马老师包养的小白脸,虽然我们旺老师是很有实力,这点我们不得不承认,可是在我们大地朝这个人才济济的国家里,不是说你有实力你就能上的。

    很多的有实力的人一样是默默无闻给人当了铺垫了,自始自终还不是一样没有任何的成就,更别说想要出名了,想要在我们大地朝出名。要么有关系,要么你有背景,要么你有钱,这是这样的简单,你以为我们旺老师不懂得这个道理。旺老师长得是很帅,也有才,那又有什么用,我们大地朝的人又没有人喜欢听死亡金属乐的,这里是没有市场的。他的才华就跟是水土不服一样,在我们大地朝是吃不香的,这种感受估计我们很多有才华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

    在我们大地朝就没有几个人是通过自己的才华而崭露头角,在十几年前也许还有这样的可能性,现在基本就没有了。现在那些出道的人,都是变了味的,真心不想去评论了。这就跟我们国内引进的大片用国语配音+删减+劣质声优(国内有声优吗?也许有吧,也许没有,反正没听说过,质量太差了都没人报道的。)就等于挂羊头卖狗肉一般的惨不忍睹。有的时候我们宁愿是听业余声优的声音,也不愿意听我们所谓的专业人士的声音,毕竟如果你是业余的,我们只用拿业余的标准来评价你;要是你是专业的,我们就需要用专业的水平来衡量你。

    我们总是问时间去哪?可是我们却不敢问梦想去哪了?真正有才华的人去哪了?你们都去哪了?好吧,都不知道去哪了,只想说这个世界越来越无聊了。

    如果旺老师没有傍上我们的马老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还不是跟大部分的演员一样,脸熟人不熟。在我们大地朝这个圈子里,大家只会记住最红的那个人,毕竟我们大地朝的人才太多了,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记住的。所以就算你很有实力,可是你就是红不起来,这样的人比比皆是,也不少你旺老师一个。如果想红的话,你就得多熬几年,或者是几十年,男人想要红并不如女人这样的容易,男人想红要不是拿到一个“为你定制的剧本”,你是很难红的。

    特别是像旺老师这样的歌手,当旺老师不红的时候,他一次奖也没有拿过,也没有多少人请他出席所谓的音乐盛典。最多,也就是什么广场开业,或者是楼盘开盘,请旺老师走走场而已。可是当我们旺老师有一天是火起来了,那就不一样了,他的歌就年年拿奖了,什么音乐盛典都得有他才行,如果没有他这个就不叫音乐盛典,这个盛典也就开不下去了。这搞得我们这些歌迷很茫然嘛,你们这些评委能不能有点主见的,不是让你们评谁出不出名,而是让你们评歌好不好听,你们都是玩的哪一出。

    旺跟我们的大地朝的小生是一样,当时很受伤的,他觉得自己被大地朝辜负了,被这个世界被背叛了,被这个宇宙给出卖了。所以,旺老师一开始也不想要找马老师的,毕竟她的年纪比自己大,也不是自己爱的女人。可是为了让自己出名,我们的大地朝娱乐圈的男人都是这样干的,旺老师觉得自己也可以这样干的,为了出名牺牲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怕的。

    看着都是先傍着比自己大的女明星上位,这对于旺老师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也是一个捷径吧,女明星可以找比自己大的男人成名。为什么我们男人就不行的,旺老师以前是很传统的人,他一开始也是很反感这样的事的,就像是他接受老王采访的时候,他就自称自己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一直希望的是通过自己的音乐跟这个世界交流,而不是想要通过炒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于爱情他有很多的向往。就像是他的歌词里写道:

    耀阳刺破黑暗,

    阳光冉冉升起,

    在世界的角落,

    无数的自己,

    却如此的冰冷,

    我想给你温度,

    我想给你炽热,

    我要燃烧自己,

    温柔整个世界,

    越是陌生的陌生,

    越要走进再走进,

    你要给我你的爱,

    不给我就不走,

    你不要无视你的爱,

    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告诉你,

    你爱不爱,爱不爱,

    我要摸着你的胸,

    尝试你的温度,

    爱就说出来,

    说出你爱我,爱不爱,

    小美眉,你别害羞,

    爱就稀哩哗啦,

    擦破亮光,

    骚年们,爱不爱,

    爱就噼里啪啦,

    闪出火光,

    死出来,死出来。

    出不出来,不出来,

    我要你a不完。

    当时,老王是听了我们的旺老师的作品后,觉得他真的是一个低层阶级的艺术大师,他的作品来源于生活,遵循“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很用力、很用力的去生活,这是我们常人做不到了,尤擅画场面宏大、元素众多的主体性巨作,那就是我们音乐界里的天才。这个旺老师早年的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其实他也不想去的,只是没有办法为了讨生活,到处跑穴,也就是为了挣点生活费而已,早年的生活很不容易的。旺老师说很感谢自己有这样的经历,这样的经历给了自己更多的灵感和对生活的热爱,才能让他写出更多脍炙人口的歌曲来。

    老王问旺老师:你的歌并不是一种题材,我看到你虽然是死亡金属乐的代表,可是你还是会去涉及很多方面的题材来丰富自己作品。你是怎么做到的,现在的音乐人几乎就是一个题材,不是情就是爱的,没有什么意思?可是你不一样,我从你的歌你听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看到了无限的可能。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