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刘氏心里苦
    
wz1

    阿珂道:我只能用乱象纷呈四个字来形容,阿珂不知道自己是招惹到了谁,才会让别人是故意的针对自己的。自己平时也就是爱玩而已,也不能是得罪谁的,要说自己小娘给自己下了套的话。阿珂觉得一个女人怎么能给自己下套的,他不觉得是朱氏给自己下了套,他现在还是觉得也许这个只是一个巧合吧,是刘氏想太多了。虽然自己的钱全部被套到甲氏集团里了,可是阿珂真心很看好这个企业的未来的,不管刘氏信不信反正自己是信了,相信甲氏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的。

    刘氏也不是想要挑拨离间的,她表示自己不是故意针对小娘,我并不眼红她,所以我不会去针对她。我就是实事求是在说,不管是当初如日中天的也好,还是如今屎都拉不出来也罢,都需要把握一个度。其实你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你以后要怎么办的,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如果你连对手不知道是谁的话,那你只能永远是挨打被坑的份。

    阿珂觉得刘氏太在意了,其实她可以不用在意的,自己被套住这么多钱,自己都没有在意,她一个外人这样的在意,不把自己当外人来看,让阿珂觉得很奇怪的。阿珂故意不想要顺着她,说道:在我们这么一个古老、复杂的大地朝里,中庸或者大学也不失为以最低成本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我们不要老想着怎么置对方于死地,小娘跟我也不是阶级敌人,他能当是我小娘,那就是她的命吧!说实在的我挺佩服她的,我爹什么人啊?能让我爹被她吸引说明她还是自己的人格魅力的,我相信我爹会处理好我跟她的关系的,让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刘氏:不明白阿珂怎么能如此的平静的,感觉一点也不在意这事,就连自己这个外人看了都很着急的,可是他怎么能如此的冷静的,在刘氏看来这个男人不管是拉屎,还是做人都是看了让人特别着急的。对于在旁边是越来越急躁的刘氏来看,遇到慢性子阿珂,那就是水火不容的样子,要是一个人不去迁就另一个人的话,这样的两个人是很能在一起相处的。

    可是阿珂并不在意,男人要是不在意的话,就真的不会在意,男人有自己想法,而这样的想法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女人,那阿珂更不会说了。阿珂并不傻,他觉得自己做事有自己想法,只是大家对自己有偏见,不愿意承认自己做事的方法。阿珂这一代人他们做人做事都有自己想法,如果两个人想法不一致的话,他们并不会去试图让别人接受自己想法,而是选择放弃跟对方沟通。

    刘氏知道阿珂的性格,他这个人认定的东西他一定要得到,可是如此他要是对一件事不放在心上的话,他就真的不会上心的。就像是她跟刘氏的关系也是一样的,他对刘氏只有喜欢而已,他并没有上心,所以刘氏的地位是很尴尬的,刘氏想要成为他的女人那真心不容易的。

    阿珂非常不愿意别人影响自己的生活,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就算是幸福了,他一直活在这样的生活里,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一旦一个人把某种生活方式当成了一种习惯的话,就很难去改变了,加上阿珂并不想改变,而且阿珂有这样的底气,毕竟他身家到这里去了。他可以不用改变的,现在刘氏单纯的想要让这他改变,阿珂会同意吗?

    要不是刘氏想要从阿珂的身上得到好处,相当于她得求着他,所以才会对他一再的忍让的。要是换作是别的男人的话,刘氏估计早就骂了,说这个男人怎么怎么了,哎,女人就是这样的,谁要是处在这样的地位都是很被动的,只能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位置。虽然外界说刘氏经常挨打,这也是夸张了的,刘氏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是很尴尬的,一直得不到认可的她究竟该何去何从,这是他将要面对的很现实的问题。

    阿珂:过去也许对自己来说是操之过急了一点,我也许是太狂了,我以为以自己的家势,我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这么大,并没有我想像中的这样的简单的。现在也算得到了一些教训,但这也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也看清了很多的人,其实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吧?

    刘氏好想问“你是怎么看我的?”可是最终刘氏没有问出口来,她并没有这个自信,会相信自己会在他的心里有很大的分量。有的时候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不是重要的,要是他告诉自己“我并不重要!”。如果那样的话,刘氏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所以有的话真的不是可以简单地就说出口的,他不可以像阿珂这样随心所欲的活着。所以现在就这样正常的相处着,相信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是个好女孩并爱上自己,那就是刘氏现在唯一想要的。

    阿珂却不是这样想的,他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得拉出屎来才行的。

    刘氏:那我等你,慢点也无妨的,她相信总有一天会有奇迹的,奇迹一定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的。男人总是会成熟起来,而作为她的女人,自然得给她们多一点的时间才行。刘氏表示为了这样的男人自己愿意等,为了她哪怕是让自己等一辈子,自己也愿意的,都是值得的。

    就像阿珂所说:也许这就是爱吧,也许不是,可是我们都非常喜欢这种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们很幸福的。

    刘氏看到阿珂这样就满足了,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干什么才好,还是让我们重温那句很多年轻人都不怎么听过的老话:欢乐不知愁来到,背时不晓得哪一天。可是这样的话对于这个公子来说,他会懂吗?

    也许阿珂这辈子也不会懂得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为像自己这样的男人很难是遇到不能翻身的挫折,对他来说想要有一次大的挫折也算是难得可贵的,可是这样的挫折他就没有真正的遇到过。至少阿珂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说实在的阿珂很想有一个失败的经历,如于阿珂来说没有波澜的人生才是他最害怕的人生,他好想要那种惊心动魄的人生。

    刘氏无语这样的人生活得太轻松了,一辈子这样也就这样了,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记得有这样一首诗,道出了生存竞争的残酷激烈,也道出了人们争先恐后,不甘落寞平庸的心声。“山外青山楼外楼,英雄豪杰争上游。争得上游莫骄傲,还有英雄在前头。”

    阿珂笑了,我就是英雄所以我一直争着上游,因为我已经在下游了,这辈子看来也是下不来了。所以前面有没有人对我来说这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大部分的人都在我的后面,而且只能远远的看着我,根本就不可能够得着我。你说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还怕自己一个人游在前面太没有意思了,我还想着有没有人能跟上来陪着我的,不然的话自己的人生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刘氏根本就理解不了这个男人,毕竟别人如此的有钱说这样的话真的没有任何的毛病,可是为什么自己偏偏就遇到了这样的男人,宝宝心里苦啊!刘氏:追求没有止境,人生布满挑战,我们不管在任何的时候还是应该不断的接受挑战才对,而不是用自己的优势来游戏人生,这个就不好了。

    阿珂:我们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踏上了漫漫征程,活着本来就是很累的事。无论过什么样的生活,做什么样的工作,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平常淡定的心去生活,去玩,去开心。

    刘氏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被他颠覆了,刘氏不知道自己是陪他上厕所有多少次,他总是说一些颠覆自己的三观话,确实让人很无语。刘氏越来越明白想要让这样的男人改变就是不可能的事,自己只能是正确地面对跟这个男人谈情说爱的困难,积极地面对这个男人才是正理。自得时不张狂,失意时不迷茫,相信路在脚下,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也一定能做到,

    阿珂为了能拉出屎来,那可是什么话都说的,他继续说:不管过了很多年,你的样子都会一直清晰的印在我脑海里,估计我这辈子都没法忘记你了。我费劲脑袋也弄不清楚,为什么我是如此的需要你?你不会离开我吧?

    刘氏:你是需要一个在你拉屎的时候陪着你的人,你不是需要我,你只是需要有人陪你一起拉屎,像你这样男人你拉完屎后,你就六亲不认了。你就会忘记你拉不屎的时候,你对我说过的这些话,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虚伪的人,那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