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还在拉
    
wz1

    阿珂道:你知道吗?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的,可是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觉得原本爱情如此的奇妙,真的可以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的。而你就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当时觉得自己好幸福,能够遇上你这样漂亮的女孩,真的是我自己的幸运的。

    刘氏:说得比唱得好听,可惜这个男人只是说得好,但是却做不好,你说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真的很没用。

    阿珂:当我第一次看到坐我对面的那个女孩时,我终于明白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当时我就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认识这个女孩。

    刘氏:不是吧,你接近我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阿珂:没有目的,我真的没有任何的目的,从我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满脑子都是你,我想的是你,我睁开眼看到的是你,我闭上眼想到的是你,是你,是你,还是你...

    刘氏心想这个变态,我怎么就早没有看出你是这种人,要是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应该接你的话的。

    阿珂:我故意接近你,因为我没有办法,我想你想得快疯了。

    刘氏:你要是真的疯了就好,可是你没疯,你要是疯了早娶我了,你说你怎么疯啊!

    刘氏不听他说这样的话也就罢了,真的有够虚伪的,你不是说你对每一个女孩都是认真的吗?你说你不知道恋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那这些年你跟女孩在一起的时候,你干嘛去了,总不成你就是为了找个地方花点钱去吧!这样的男人你说还能不能有句真话的,真的是听不下去了。

    阿珂根本就没有在意刘氏的反应,他继续说着自己爱情:爱情就是无时无刻都想要见到你的焦虑。

    心里骂道,你就别装了,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你少跟我来这一套的,让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刘氏笑着告诉阿珂说: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应该报警的,这样你就不能得手了,我们就不会如此尴尬的在一起。

    阿珂一脸尴尬的样子,这女人的意思的话听起来仿佛跟自己遇见就是一个错误,被自己搭讪仿佛就不是什么好事。当然,有的时候阿珂也不理解这样的女人,她们明明就很喜欢被别人搭讪的,可是又要装作被别人搭讪是很痛苦的事,女人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动物,阿珂真的是见识到了。其实,我们男人的心里才苦啊,想想每天被无数的陌生人拒绝,当然大部分的人拒绝自己的理由并不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是因为自己来晚了,别人已经有男朋友了,或者是已经结婚了,只有这两种人才会拒绝阿珂这样的男人。

    刘氏跟所有的女人一样,没法拒绝这样的男人,能遇到这样的男人就是很不容易的事。要是自己拒绝了这样的男人,那是女人从来没有想过的,那只有无尽的后悔吧。女人拒绝男人的理由简单,就是她已经有一个比这个男人更优秀的男朋友了,如果没有比这个男人更优秀的人存在,女人是没法拒绝这样的男人的,毕竟他对刘氏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刘氏这辈子就在寻找着这样的男人,阿珂的搭讪就好比是老天把他送给自己一般,这样的礼物你说哪个女人可以拒绝的。

    阿珂对刘氏说当时我看见你后,我实在做不到不去跟你搭讪,我只能顺着自己的心意,大胆的去追求你。我当时非常的犹豫的,我害怕我会失败,怕你会拒绝我,怕你不接受我,我当时很紧张的。

    就跟你拉不出屎的感觉是一样?你是不是很紧张的,生怕是拉不出来,如果拉不出来的话,你会不会很伤心的。刘氏这般理解他的话。

    阿珂:对,就是这种感觉,真的很紧张,很担心你会拒绝我。

    刘氏说:其实我比较喜欢你种敢于追求别人的方式,这个世界上很多的男人明明很爱对方,可是不敢去表达出来,最终他连表达出自己爱的机会都没有,当然他也失去了心爱的女人。而我们现在的人却不敢把自己真心说出来,和沉默做老朋友。

    阿珂告诉刘氏当时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假装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似的,其实他这辈子唯一会做的,也是他做的最好的就是跟妹子搭讪了。

    从阿珂的话里刘氏看到了无尽的虚伪,可是还不能说破,看破不说破这就是刘氏跟这个男人相处的原则。

    对于管理企业,刘氏曾经问过阿珂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想过现在杀回去,从自己的手上夺取珂氏企业的管理权。刘氏以为男人对于权利都有一种**,只要勾起了男人的**,就能让他们成熟起来。而事业是让男人最快成熟的路径之一,要是能让阿珂明白之一点的话,也许自己可能让自己嫁入豪门的愿意得以实现。

    阿珂是个很奇怪的男人,他从来不跟别人谈论家族企业的事,仿佛这个企业最终都会落到自己的手里,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是指日可待的事。他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未来,就算是朱氏突然杀出,也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的威胁。他依旧是放心的把企业是教给自己的父亲先打理着,等到自己玩够了,再去公司也不迟的。他告诉刘氏“带兵打仗挺过瘾的,我都想试试,可惜现在是和平年代,我有远大的抱负也没有用武之地。”他一心只想着玩而已,觉得打仗也是一种游戏,他觉得这个也许挺好玩的吧!

    刘氏:“其实管理一个企业,运作一个项目,跟征战沙场有很多类似的地方,都是一样样的,只要你喜欢调兵遣将企业可以满足你,在企业里你还可以做资源整合、分配和利用,当然你也得洞悉敌情,还要去了解当下的时局,要有手段有胆识有魄力。不过你如此的优秀,我想这对你是不难的,同样是和人斗,这是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你就不想尝尝其中的乐趣吗?跟你玩的打仗游戏是一样样的,你觉得呢?”刘氏的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声音非常有感染力,当她循循善诱的时候,一般人都会被她带着走。

    你当阿珂傻啊,要是他会听刘氏的这花言巧语的话,那他就不是阿珂了,阿珂说:这能一样,听起来就特别的没劲的,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感觉得到我无聊死了。阿珂觉得管理企业是非常无聊的事,

    刘氏觉得阿珂的心理是有问题的,可是他却不承受自己有病,刘氏越看越觉得这货就是有病,可以别人命好生在有钱人家里。就算是有病还是有人喜欢,女人觉得有钱就行了,也不管他有没有病的,就算是有病那有什么的,只要有钱就可以治得了。现在的医学这样的发达,要不是遇到绝症的话,大部分的病都是有治愈的可能性的。

    阿珂自认从小顽劣,一时得志挥霍无度,身边物品很少用过超一年,唯有刘氏让他学会了长情,玩了七月不痒,还没有甩真的是很奇怪的。虽然时光飞度,可是阿珂还是不想放手,他觉得还可以处几个月。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爱情的保鲜期是七年,可是那是以前的人,现在的人也就三年了,不过对于阿珂来说,最多只能是一年。不管是一开始再怎么喜欢的东西,可是阿珂也玩不上一年的,要是能玩到一年的,说明阿珂算是非常喜欢的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阿珂会觉得这个女人还可以处几个月的原因,就是因为没到一年,一旦是到了一年估计这两个人感情就得玩完。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不离开,刘氏也会想办法离开的,女人是很现实的动物,只要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是明知道离开自己的后果很严重,她们也会尝试着逃离的,女人的青春是很宝贵的。在哪个男人的身上都耽误不起,就算是阿珂再有钱,可是刘氏要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名分的话,她一样会选择离开的。

    阿珂不管是别人怎么看自己,他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不在乎这个女人是不是真正的爱自己的,阿珂更向自己暂时的女朋友刘氏喊出情话:愿对你用情一生,哪怕精尽人亡,在所不惜。

    刘氏一脸的不高兴,本来这是很浪漫的话,男人是这样想的,可是刘氏不觉得这话很浪漫的话,可是女人却不这样的觉得。谁要你这些,你要是真的爱我,赶紧的把我娶了,那才是我想要的,你跟我说这样的荤段子。刘氏觉得自己怎么就这样的难受的,觉得这个男人太不成熟了,听不出一点负责任的意思,听到的只有他那不成熟的想法。刘氏是给阿珂做了一个鬼脸,表示好害羞的。

    阿珂这个人就是一个粗人,对着刘氏说话从来没有什么避讳的,什么话都敢说的,阿珂说这因为自己在国外呆久了,就变得这样了。阿珂说自己跟国人不一样,国人就喜欢来虚的,不喜欢说真话;可是自己不同,自己就是喜欢来实的,就喜欢说真话的。阿珂继续调戏着刘氏:你敢应战吗?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