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好朋友,看看无妨
    范却说我没有你这样的损友,我把你当成一生的朋友,朋友间不要说得这样肉麻吗?如果是朋友的话不能这样看自己,这不仅很不礼貌不说,还让被看的人特别的不爽。

    我:不是的,稀稀,我的小稀稀,你听我说,大家同学一场,我们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的,老实说你有没有戴,你悄悄地告诉我,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

    范太稀:谁是你稀稀,你敢再叫我的名字试试,你看我不打死你,不要搞得我们很熟一样的,我们并不熟好不好?听你这样叫我,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太着不住了。

    我:你怎么可以拒男人于千里之外,你这样我会伤心的,我会生气的呢。

    范:你给我死一边去,我就拒你于千里之外了,你要怎么的,你不服啊!

    我:我服,我这辈子谁都不服,我就服你。你就告诉我吧,这事对我真的很重要的,我真的必须知道,你就告诉我吧!我知道你不想要告诉我,不过我真的必须知道才行,不然我晚上都会想起这事,我会睡不着觉的。

    你睡不睡得着,关我什么事的,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范说。

    我说:怎么不关你的事,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晚上就得拼命的回想你的样子,就得到你现在的样子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这样还不关你的事吗?

    范听不下去了,没有想到我可以对她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没法容忍我这样的人,范得下多大的决心,才能不冲上来打死我啊!换作别的女孩,早就上来给我一耳光了。

    你这么喜欢研究,你怎么不去研究你妹去,你跑我这里来研究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我妹太小了,没有什么好研究的?

    范太稀脸一红,她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虽然理是这个理,可是也不能说得如此的直白吧,她一下不好意思起来。

    我看她这样,我怕她想多了,我解释道,我说的是年纪,你在想什么啊,你怎么脸红了。

    范太稀本来听了我这话,还觉得我挺有眼光的,要是我补充完这话后,她脸色又不好了。

    我说:你脸色不好,你是不是有病啊,怎么一下红一下青的,看起来好可怕的。

    范太稀怒斥我说:你才有病,你会不会说人话的。

    我:我是看在我们同学一场,我才好心建议的,如果你这样不识好歹的话,那我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你再这样,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范:你还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真的就不应该理你的,是我错了!

    我被逼急了,我放狠话道:“你到底说不说你没有戴肚兜的,这肚兜是应该穿,还是应该戴啊,前面一直说穿肚兜,这都怪你,我都被你弄迷糊了。我用生硬的口气问道你就别绕了,有还是没有,你给个痛快话。你要是不说的话,你就给我等着瞧,现在我问你你不说的话,那

    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会让你乖乖的告诉我,到那时你就难堪了,你会害羞的。”

    上帝指使下巴一扬,一副你敢不答应试试的表情,做男人就是这样的自信,做上帝指使更得有这样的自信才行。

    “你还要不要脸,你个王八蛋,你有什么阴谋诡计的话,你尽管是放马过来,我还怕了你不成。你就不要搞笑了,我会乖乖的告诉你,我看你是想多了吧,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花痴。”范太稀明显是生气了,他最讨厌别人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的,就算是朋友也不行。范太稀这样的女孩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我是求她的话,说不定她会心软告诉我的,可是我要是硬来的话,她自然是打死也不会告诉我的。

    我冷哼一声:“你要是不说,那我去问别人了,我就不在你这里浪费时间了,反正你有没有戴意义不大,不知也罢。”

    范太稀就喜欢跟我贫,她轻哼道:你说意义不大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我,还是觉得对你来说你就没有上你的眼,什么是不知也罢,你敢再说一遍吗?

    我说这还用说吗?她问我敢不敢再说一遍,我自然是不敢的,我可不想得罪她,她做我的女朋友不行,可是做朋友她还是够格的。我解释说我的意思,哈哈, 我就是我就没有把你当成女人看,我把你是当成朋友看了。

    范太稀当时就生气了,你居然不把人家当成女人看,那我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我算什么?难道说我不是人吗?没有一个女人能接受男人不把她当女人看,当然除了雨村外,其她的女人都没法接受。雨村姐姐为了留住自己的粉丝,可以隐藏住自己女人的一面,说来这也是被逼无奈,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要展现出自己女人的一面。

    我发现自己是又说错话了,虽然大家是朋友,我们总是告诉对方“朋友之间什么话都可以说”,可是这话一听就知道是特别的虚伪的,怎么可能是什么话都可以说,这自然是不被允许的。至少像我这样的胡说八道就不可以,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会因此连朋友都没得做的,可是我居然说不把她当女人看。

    难怪她如此的生气,试问谁要是不把我当男人看的话,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换们思考一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对方,才能称彼此为朋友。

    范太稀说,要不是看在大家同学一场的份上,刚才我说的话我们朋友都没得做了,如果不是我大人有大量,我懒得跟你计较,换作是别人对我说这样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说会有什么后果?难不成?

    范太稀问:难不成什么?

    难不成你要打我不成,然后我对着她是拍了拍自己的小屁屁,然后一边跑,一边是放话说来抓我啊,你来打我啊,说完我就跑掉了。

    范太稀:你们这些臭男人真

    的很贱,只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会如此贱的,你别跑啊,看我打不打得死你。

    别常动手好不好?我们都是文明人,大家都是朋友,都是好朋友,我们现代人都是具备了文明精神的,怎么可以打打杀杀的,现在已经不是需要打打杀杀的时代了。

    想当年我很年轻,很英俊,自然也很放肆,可谓是疯魔万千少女,迷倒不少未成年女孩。可惜现在岁月不饶人,当年我帅气的痕迹居然一点也没有留下来,真可谓是悲剧了。

    那是把范太稀给气的,恨不能照着我的小屁屁就是一脚,要不是怕我去她家里骗吃骗喝的,她早就对我动手了,可这也不能怪她,遇到我这样的无赖她别提有多无奈的,他怎么受得了这种蓄意挑衅。

    我是一阵小跑,非常的帅气,跑都跑得这样的帅气,估计也只有我了,还有谁。我是直接朝着神医飞奔去了,我看这时候没有外人,他终于不用顾及形象了,我是上来就问神医说:“神医,范太稀已经招了她有戴肚兜的,你有没有戴,你给我从实招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神医总是让人觉得特别的亲近,可惜就是胖了点,那婴儿肥的脸让我有点抗拒,不然的话神医真的挺好的。

    她的鼻梁像我一样笔挺,俏丽生动;标准的“少女嘴唇”,粉嫩小巧,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乐观开朗的印象,尤其张嘴时,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更是平添了几分可爱。每次她露出自己的小虎牙的时候,我要是离她远一点的话,我都会质问她:“笑你妹啊!”她看我骂她,她就不笑,就充满了恨意盯着我看,感觉想要吃掉我似的。不过,我一点也不害怕的,我总有一种想要对她‘一探少女心思’的冲动,我很想要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她不告诉我。

    她今天是穿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水洗牛仔裤,白色体恤,头上没有一件饰品,就连我送她的发簪都没有戴,可能是嫌那发簪便宜了吧。99块钱还包邮,用完券后,也就2块八的样子,虽然这个是有点便宜,可是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啊!我自己的亲妹妹我都不舍得给她买的,你说我是多有心的男人,只是她看不到而已,从她的身上我看不到嘛城女生那种时尚的气息,更没有嘛城女生的势力。

    不过,却更加衬托出她的清纯,犹如一汪清泉,感觉跟我的气质是特别的搭。

    当时我说我们很搭的时候,神医道:谁跟你搭啊,我就算是搭错神经,我也不会跟你搭的。

    我说难讲,你要是搭错神经了,你还以为能由得你吗?到时候你说不定就搭上我了,那也不一定的,现在你别把话说早了。

    她恬静的脸蛋上,挂着含羞带怒的表情,煞是可爱,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样的,都是很可爱的,当然也是很生气的。只要有我在,我一定能气到她的,而且常常不出三句话,我就能气到她,你说我有多厉害。

    (本章完)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