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知道得太多
    这个时候大师是跳起来了,我就不能淡定了,一下是亮瞎了我的狗眼了,只见他身着的八卦马褂,腿上居然不是长裤而是小蜜蜂的花短裤。因为我们大家跟大师是隔着一张四方桌的,木桌上面铺着一块黄布,黄布垂到了地上,而大师的腿是藏在黄布下的。自然没有人会注意到大师是一个如此随便的男人,他如此朴实的着装说明了他就是一个随性的。

    也就是因为他随性的性格,我们才可以交朋友的,如果他一直高高在上的话,估计他是瞧不上我这样的人。虽然他有着如此高的成就,可是他却没有摆着活神仙般高高在上的样子,这让我对他这个人特别的欣赏。只是,就算是他再怎么随性的,可是他也不能穿着这样给别人算命吧,简直就污了自己的眼睛。我只是说要听他诉苦,他也不至于是这样吧,就算在这个世界上他找不到人诉苦,可是也不能高兴成这样。特别是他穿着小蜜蜂的短裤上下跳跃的时候,我勒个去!

    大师知道自己的穿着让我是有些许吃惊,大师:生活如此苦,不如尽量放轻松,穿衣打扮如此俗事就我们出家人看来都是虚有其表的的东西,我们是不会介意的。你以为我这样的工作很体面是不是吗?

    我说是啊!既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不说,还能挣到很多、很多的钱,没有比这个再好的工作了。

    大师:我看未必吧,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工作的辛苦,试想我一天坐在这里,就跟作者打字一样,那是很累很辛苦的事。再有就是如果我是被得很繁琐的话,在这个炎炎夏日,这里不像是办公室,我拿着白领的收入,可是干的都是劳动人民的活。这里如此的热,没有空调,你不知道我一天天是怎么过的,以前我也是穿得很正规的在这里工作。

    可是后来我发现其实我很成这样也是一样可以工作的,而且会让自己变得更轻松,办事的效率更高,我是何乐而不为。大师解释说。

    其实我在意大师是穿成这样在这里工作,我是担心他,如果被人发现你穿成这样的话,那会不会对你事业会有影响的。现在的媒体就喜欢写这些八卦新闻了,你就不担心会被记者爆光,说你是轻浮吗?

    大师笑了:有什么好怕,身上正就不怕影子歪,我没有做任何的亏心的事,我怎么会怕别人乱写自己。其实,我这个是跟主持备过案的,就是能不能穿成这样来解签,后来得到了主持的同意。

    主持是这样说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是的,心若明镜,那自然不怕尘埃的打扰,如果我在意别人怎么说我的话,那我永远不能成为大师,真正的大师就得有包容天下的心胸。别人怎么说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做,我怎么看,我怎么想而已。

    太深奥了,我表示我一句也听不懂,我觉得挺好笑,没有想到他却能有这样的一番的见解,这就是我跟他的差距吧!我不得不服啊!

    不知为何,看到他的样子让我刺激很大,我用颤抖的手指示他让他坐下:“有话好好说,没有什么事是坐着不可以说的,非要站起来说的。”我的声音清脆明了,如珠落玉盘我想大师是听得懂的,我就是让他不要激动,太激动的话打了我就不好了。

    说着说着,大师竟哽咽了,眼中充满了不确定性。

    不是吧,见你的鬼了,一个大老爷们的是遇到什么过不去的事,才会做出这样娘们的举动来,我越来越不懂了,这个大师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大师我真的是看得起你,你还是把眼泪轻轻的弹开吧,这样的软弱的样子不适合你的。如此软弱的模样只适合我这样的小男人而已,不适合大男人的,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要报警了,我告你煽动我的情绪。

    大师说“不是的。”

    什么不是的?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花丛里感觉有人暗中观众我们,传出很轻微的动静来,我不知道大师有没有听到,反正我是听到了,我也察觉到了。上帝指使扬起头颅对着大师哼哼两声,示意有人,不要暴露出自己的软弱来,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我们千万不能暴露出自己的弱点来,一旦我们是暴露出我们自己的弱点来的话,那我们一定就死定了,一定会有人利用我们的弱点来攻击我们的。你们还别不信,只要你把你的弱点暴露出来试试,你就等着别人的攻击吧。

    上帝指使如宝石般的眼睛由上而下瞄着花丛,嘴里还不停的咀嚼着槟榔,似乎我是好个看穿一切的男人,表情颇为人性化,非常的淡定。

    大师是要当主持的人,这个时候一定不可以暴露出自己的弱点来,发现不远处有人后,他就不哽咽了。他端起茶来轻啜了一口后,慢慢地品味着其中的滋味,说不话来。

    你不会,我摇了摇头,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别人是大师,你们懂的,是大师啊!可是,转念想来那些所谓的大师做这种事都特别拿手的,他们打着大师的旗号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大师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此间眼前这少年看起来眉眼清秀、瞳仁灵动,让人猜不透他想要表达什么的。。

    我浅浅一笑,轻启红唇,看着大师就想要笑,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大师了,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人事。“绝育的猫更不容易离开因此它们也很少会出现烦恼,不会轻易的离家出走而走上街头活活被汽车给压死的。”

    大师: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

    我心想:这有什么不懂的,大师你该自宫了,我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啊!你可以想想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大师:这个真不明白,你说什么啊?

    我看他死不承认,我变得急躁起来,我说:你是不是把小姑娘的肚子搞大了,这个你懂了吧!没有搞大,你烦恼什么,就算是搞大了,你如此能挣钱,也不用烦恼的,怎么这样的娇情的。

    大师眼睛是瞪得跟乒乓球般的大小看着我:你怎么可以这样的低俗的,那是你做的事好不好,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出家人四大皆空,如果连这点定力都没有话,我怎么能当上主持。

    这话说得就跟当上主持就可以做这样的事,在没有当上之前就得清心寡欲守清规戒律了。我说你要跟我的说的真不是这个吗?我还以为你真的犯了不可弥补的错误,你想要跟我忏悔呢?可惜我虽然名字叫做上帝指使,可是我不是上帝,你跟我说这个没用的。

    大师:我算是服了你了,我真的无法想像小姑娘怎么能跟你这样的人呆在一起,如果是我的话,怕是一秒也不愿意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

    你又戳我的痛处,你不知道这个很疼的,会让我痛苦的吗?

    我说:大师你应该向前看,你应该继续向前走,虽然你做了那样的事,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可是你依然还是我心目中的大师的。这个时候我必须是挺我的兄弟,哪怕他是犯错了,我也不能就此离他而去。

    大师也是有烦恼的,我以前以为像大师这种又有钱,还有地位,还有面子的男人是不会有烦恼的,没有想到他也有自己的烦恼。想必很是伤心难过,这种情况下难免情绪有些失控。

    他不管我是否想要听他的烦恼,他就是非要告诉我,让我是非常的奇怪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因心烦意乱而言语刻薄呢。想通这点,上帝指使总算是下定决心,要听听大师所谓的烦恼是什么,我说:“没关系,你不用顾及我的感受,你就说吧,你要是不说的话,我比你还难受啊!”

    大师总算是愿意开口了,他告诉我说:其实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就是我最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这样估计不好吧!我很担心自己知道得这么多,我怕遭到上天的嫉妒,就像你一样的最后变成一个废人,那就太可怕了。

    你不知道当时要不是我打不赢他的话,换一个年轻的,身体不好的男人站我面前试试,我非得打死他不可。我自己算是能装逼的,可是没有见过比自己还要能装的,感觉这也太稀奇了,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哪有这样不要脸的。不就是算命方面有点天赋罢了,你还知道得太多了,也不知道你知道什么了,我是没有看出来,你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这样的话,哄哄女孩子也就算了,居然对我也说这样的话,我完全的说不出话来,我就服你了。

    原来这就是你的苦恼,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早知道就这点破事的话,我跟你是费什么话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