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绮榄的回忆(七)
    当日夜里,绮榄正睡时,突然感觉身子被人在扯动,就醒了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柳飞浪!但见他一脸泪痕,想哭又不敢哭出声来……绮榄就低声问他:“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小姐……”柳飞浪刚轻声喊了一句,就泪如雨下……

    “怎么啦?你快说呀……”绮榄焦急地问道。

    “出大事了……你要先向我保证,不管是什么事,你都不要叫出声来,否则我们都将性命不保……”柳飞浪说道。

    “嗯……”绮榄焦急地点点头。

    “你父亲,卓明城大人被圣上抓了,说他阴谋参与了吏部杨恭俭大人的谋逆行动……情形可能非常严重……”柳飞浪说。

    “什么?”绮榄一下就站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柳飞浪赶紧捂住她的嘴……“你别激动,稳住,急也没用……”

    “才害了我大伯,现在又是我父亲……到底谁有那么大的能耐……?真是岂有此理!”绮榄骂道。

    “我感觉这次的水实在是太深了……前后竟然突然地连续发生了这么多事……绝不是巧合。绝不是某一个或某几个朝廷官员能干得出来,干得成功的事……”柳飞浪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不是调去支援璘江战线的我三伯那里了吗……?”绮榄问。

    柳飞浪就紧紧抓住绮榄的手,咬牙忍痛说道:“卓敬光将军已被圣上召回凌迟处死了……”

    “什么?!”绮榄恰似听到晴天霹雳!“这都是些什么事啊……?疯了吗?都疯了吗……?”绮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死里逃生才跑出来的。估计你已把沙惊鸥带到了这里,就潜进来试着看看,不想还真是如此……小姐,你现在就马上随我走。章疆盛与齐讳这二人已秘受了圣上的旨意,要取你和沙惊鸥的项上人头的……我们先出去,再前往昭京城看看……”柳飞浪说。

    “那沙惊鸥怎么办?”绮榄问。

    “来不及了,顾不了他了。”柳飞浪说。

    “不行,要带他一起走……”绮榄说。

    “小姐,你怎么这么固执呢?沙惊鸥现正关在狱中,想要救出岂是易事?到时惊动了章疆盛和齐讳,只怕你我二人也走不了……”柳飞浪焦急地说。

    “你们现在就走不了了……柳飞浪你这臭小子,想不到也要到这里来凑个死人数啊……”说话的正是齐讳,背后站的是持刀拿戟的特审营的杀手及军士。

    “齐叔,你怎么能这样呢?亏你与章叔还是我父亲多年的至交,深挚的好友……”绮榄质问道。

    “绮榄侄女,这事怪不了我与你章叔啊……这是圣上的意思,明白了吗?我们作臣子的岂敢违背?不然也得同你们一样身首异处啊……我们家中还有亲室老小,我们不得不为他们考虑啊……你知道的,在这昭天朝中,一人陷罪,全家牵连遭殃啊……”齐讳说道。

    “你是说我们卓家上下这次也受牵连了吗……?”绮榄愤而问道。

    “哎呀,毕竟年轻啊,还是太天真了些……你父亲是什么罪名?谋逆啊……谋逆之罪可是要诛连九族,满门抄斩的……兴许这时你父母早已人头落地,而你们卓家上下恐怕正是凄声一片,哀嚎遍府……”齐讳冷然说道。

    “我跟你们拼了!”绮榄一股血气就往上冲,拨剑就向齐讳砍去!柳飞浪也利剑出鞘,迎上拼杀……

    那边特审行刑的杀手正在走向沙惊鸥被关的牢里……

    沙惊鸥恰好做了个噩梦刚惊醒,梦见的是卓远觉,说她侄女有难,快去帮忙……

    沙惊鸥猛然起身,正在烦忧怎么出去,就听到了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大约十余人,虽然走得很轻,却逃不过他的耳朵。他就假意把那草垛拱起用被罩了假装他还在熟睡,自己却悄悄躲在一旁漆黑处……待狱卒轻轻打开门一人提刀进来时,沙惊鸥猛一个雪花盖顶,跳起一拳就砸晕了那人,夺了刀就杀将出来。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自然就是使出浑身解数,全无保留了……人来杀人,佛挡杀佛……那些特审营的杀手虽然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顶尖高手,怎奈沙惊鸥常年的玩命的千锤百炼又加之以卓远觉当年的倾囊相授,战力自是那些杀手不可比拟的,层次差距一显无疑……一位头目不禁惊诧道:“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难对付……?”

    柳飞浪也不遑多让,乃昭天大名鼎鼎的飞豹营第一高手,武功不在沙惊鸥之下。便是绮榄,也绝对是出类拨萃的铿锵巾帼,女中豪杰,亦非轻易可敌。这下一番厮杀,竟把个特审营搅得天翻地覆,翻江倒海……

    看到沙惊鸥一路杀将出来,绮榄不由万分激动……便对沙柳二人高声叫道:“惊鸥,飞浪,凡阻挡者都给我斩立决!我今天必须要冲出去……”二人闻言自是精神倍增,战力百倍!敢动绮榄,这比要沙惊鸥十条命还令他痛苦和难受。柳飞浪岂又比他逊色多少……?因此这番砍瓜切菜般乱劈横扫下来,竟然已是尸横遍地,血淌满满……直将那二位特审大人章疆盛和齐讳吓得目瞪口呆,魂不附体,全身**,心脏都仿佛要飞出胸外……

    齐讳见势不妙转身就要逃,柳飞浪扬手一飞梭就将他击倒。绮榄过去挥刀就要杀他。齐讳大叫:“侄女饶命啊……”“你不仅背叛了我父亲,还欲置我于死地,如何饶你得脱?”绮榄说完一刀就结果了他。那边章疆盛也被沙柳二人拿下。绮榄冲过去一脚将他踹倒,厉声问道:“为何?为何要如此?!我父亲为何要遭此陷害?我大伯三伯为何要遭此诛杀?我卓家人为何要遭此厄运?你告诉我,告诉我!说出真相来……到底谁才是这幕后真正的凶手……?”“说出来你能饶我一命吗……?”章疆盛**而恐惧地说。绮榄点点头。“你父亲,你大伯,三伯,及你卓家上下,皆犯了圣怒啊……不是谁要杀他们,是圣上要杀他们啊……”章疆盛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