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飞龙与叔父们的初次交锋
    这惹出来的事是什么呢?就是甄先溪这个被飞龙推荐和安排去做负责史料研究编撰和官仕人员档案记录的文士竟然被他二叔云天戈撤职查办收监了,听说还有可能要掉脑袋。

    飞龙怎么可能接受呢?这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吗?人是我推荐安排的,现在竟然将他撤职查办收监还要杀头的,究竟眼睛里还把我置于何地呢?还当我存不存在呢?还当我是不是一回事呢?

    飞龙便请他二叔给出理由。云天戈说:“甄先溪不与同事保持思想的统一,步调的一致,处处我行我素,执意孤行……”

    “就这么一个情形就把人给撤职查办和收监了甚至要杀头了?”飞龙说道。

    “当然不止这些。他不仅我行我素,不听从前辈和文士长的指挥,而且还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奏折,记录了不该记录的事情……而这些都是直接不利我西明津朝野上的和谐与稳定的,也不利你父王的统治和我们云氏家族的利益,故当严查严惩不怠……”云天戈道。

    “究竟是哪些不该说不该写不该记录的事?”飞龙问道。

    “你自己去看……”他二叔气愤地说。

    飞龙便去找来甄先溪记录的史料和官仕档案一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过激之处,就问他二叔:“他写得没什么问题呀……”

    “没什么问题?有些史料我们要求是不能公开的,他公开了……有些隐秘我们要求是不能提及的,一笔迈过的,他偏偏提及了,还说什么这是要对历史负责,对真相负责……这么一个书呆子,迂头子,一根筋,脑壳里少了十根弦的人,不知你是怎么想到把他推荐来的?可能是你那个宝贝夫人故意安插进来做奸细和间谍的吧……?”云天戈道。

    “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再说对历史负责对真相负责有哪里不好了……?这样为敢说实话真话甚至都不惧牺牲不怕掉脑袋的人,现在只怕是点起灯笼火把也找不到了……这样刚直不阿,充满道德感的人我们不用偏要去用那些毫无观念立场只会当奴才走狗帮凶和传声工具的人,这不是在对朝野上下,对民众百姓作虚假伪饰和面具人格表演的恶劣示范又是在作什么?竟然还想要把这样真正一身正气,追求真理真相的人收监投狱甚至处以极刑。天理何在……?”飞龙愤而说道。

    “哟,这么正气感凛然又义愤填膺的……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被你那个昭天娶来的狐狸精夫人迷了心窍吧……?”云天戈冷笑道。

    “你再敢侮辱她一句?”飞龙手指他二叔的脸,厉眼瞪着他说道。

    “说她又怎的?这个心怀阴谋和不轨意念的女人……”云天戈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飞龙一时热血冲头,冲上去就要揍他二叔,周围众人赶紧拉住。这时他三叔云天玄恰好赶到,连忙劝和飞龙:“哎呀,飞龙大侄子啊,你怎么这么冲动呢?以前你不象是这么一个人呀,怎么变化得那么大呢……?”云天玄还想说是不是都是因为娶了那个昭天女人的缘故,但转念一想觉得说这话不妥就打住了。

    “是他说话讨打!”飞龙仍然余怒未消。

    “动手打自己的叔父终归是不对的。你虽然贵为太子,但你叔父还是你叔父,辈份上始终还是比你高,理当尊敬才是,为何要以下犯上呢……?”云天玄说道。

    “尊敬是应该,但也要值得尊敬才行。不值得尊敬,就算辈份摆在那儿,我也不认!”飞龙强硬地说道。

    “还真是冲啊……这走了昭天一回变化还真是大啊……不过你与你二叔并无私人仇恨恩怨,只不过是你们两个在对待甄先溪犯事那个事情上认识理解和观念看法不一样罢了……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记你二叔的仇……”云天玄说道。

    “真的是观念不同的冲突倒还好。不同的观念的冲突因其双方的真诚性而使道德没有遭到摧残。但较真与不较真,真诚对待与投机属性的冲突则是另一回事了。”飞龙说道。

    “怎么又变成较真与投机的冲突了呢……?”云天玄问道。

    “说实说真话,记录真相追求真相就是较真……说谎言说假话,记录假相追求假相就是投机。投机者是没有观念立场,只有现实私利的。他们可以为不同的观念立场卖命,前提只有一个,就是其当权。谁当权就为谁卖命,谁垮台他们也是抛弃之和溜号得最快的人。他们总是最擅长于站在投机性地追逐个人现实私利的潮头和浪尖,百战而不殆。然而他们却因着这种丧失求真与真诚的面具人表演而在道德上给朝野上下,给社会,给民众百姓作了很是恶劣的示范。甄先溪说真话写真事就是个求真较真的有道德的人,而那些排挤打击他的人就是在作恶劣示范的面具人,就是一群具有投机属性的人……”飞龙说道。

    “这你也别怪你二叔和那些配合他的人,大家都不容易,都是在按规矩办事,在讨碗饭吃……毕竟制度就是那样规定的……”云天玄说道。

    “制度上的**极权独裁固然是不敢说真话和进行面具人格表演的源头,再往上推甚至可以推到人性的复杂性幽暗性……但他们这种无耻的配合与恶劣示范却起到了推波助澜和添柴加火的作用,却起到了摧化整个社会的普遍道德堕落的作用……这甚至是整个社会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和豆腐渣质量泛滥的根源……民众百姓怎样想?既然你们都可以作假,那我们也可以作假……既然大家都在作假,那我也可以作假……既然整个朝野上下整个社会都在作假,那我也可以作假……我若不作假我的生存成本就会变高以至高到无法承受……我若不作假我就会在与同行业的竞争中处于不对等不公平的劣势,从而导致我的最终失利,导致我的最终被汰淘被驱逐……而同为人性,为何有人为了求真宁可牺牲私我实利以至贫困潦倒甚至死去,而有人却为了私我实利而牺牲了求真?可见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所不同的,人性幽暗的选择还是很复杂的……”飞龙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