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飞龙的人生理解与追求
    柳骏涛心想反正我现在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说好说歹我都不得要依着你的意思?便准备妥协,跟飞龙签署一个不再继续进犯和扩大的协定了事。好在这云飞龙多少还讲点道理,要遇上那根本不讲道理唯霸道开路唯武力说话的主,岂不要遭得更惨,损失更大……?现在云飞龙好歹也在**心扶贫,救助和接济的事,当下而言对这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民众百姓也总算还是好的。便向飞龙提出这个想法,飞龙欣然应允……于是双方地签署协议,各自退兵……

    在碧宁国,同样场景也出现在了碧宁国君费遗贤与飞龙之间……在问过了诸如陈轻帆和柳骏涛已经问过的问题后,费遗贤又特地向飞龙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你是怎样理解这个世界和你当下的做法的?你的人生哲学,目标,目的和追求究竟是什么……?”

    “我怎样理解眼前的这个世界的……?我的理解就是,眼前这个宇宙的物质世界的存在并不是最神奇的,因为这极易理解也自然,正常,唯有心灵感觉和精神意识的出现是最神奇和最不可思议的……所以对于人而言,最该看重的恐怕不是这物质的躯体,而是精神的灵妙。一个人身上最打动人的东西是什么?初浅的层面是它所呈现出来的物质的外观,形态……更深的层面是它所呈现出来的精神的形态与广度……正如一个人,起初你总是关注和看重他(她)的外表,外形,外观……久之你就关注和看重她心灵层面,精神层面的东西了……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jin ru更深的层面,你就从关注和看重一个人的身体进而转向关注和看重他(她)的眼睛了……也就是说,他(她)吸引你的更深不再是他(她)的身体,而是他(她)的眼睛……某种意义上判别和感受他们个人魅力与打动人心的高下的东西不再完全是他们的外在形体,更关键更核心的是在于他们的眼睛的一种灵气与灵韵的蕴含……”飞龙说道。

    “还有呢?不可能这就是你全部的人生哲学吧……?”费遗贤说道,

    “因此人类出现与存在的价值在我看来就是利用这精神形态的潜能去建造出一种具有无限可能的美妙美好的世界,而不是去建造出一种具有无限可能的肮脏丑陋的世界……如何才能建造出一种具有无限可能的美妙美好的世界呢?我认为原则其实极其简单,就是从天而不从人。什么意思呢?就是天指道而非人指道。什么东西令人感到无比的美妙与美好?比如那些神秘,神奇,梦幻,瑰丽,壮观的景象与风光……这些东西的根本与原初是人制造出来的吗?不是,是天。因此人若然要想建造出美妙与美好的世界就是要去效法天,摹仿天……就是我们到底要建造出什么样的世界才是美妙美好的?很简单,既然天降示与呈现给我们的那些神秘,神奇,梦幻,瑰丽,壮观的景象与风光是令我们感到美妙美好的,那么我们只须去效法和摹仿天,以它呈现给我们的那些神秘神奇梦幻瑰丽壮观的景象为范本,去照着那个标准建造。既然天降示和呈现给我们的干净,整洁,澄明,清晰,清爽,清新等是令我们感到美妙美好的,那么我们只须去效法和摹仿天,以它呈现给我们的这些东西为范本,去照着这个标准建造。只要严格照着这样做,我们就不会脱离美妙与美好的轨道……”飞龙说道。

    “也就是要遵天循道嘛……可我们这些诸侯和国君们不都是在这样做吗?我们不都在祭天敬天吗?跟你所说没什么区别嘛,你为何还是要来挑战我们呢……?”费遗贤说道。

    “祭天敬天不过是一种外在仪式,表演,并不代表内心的真实。只有你们具体的行动与做法才代表你们内心的真实。可是很不幸,你们的具体行动与做法并没有体现出遵天循道的实质和特征出来……遵天循道便要把每一个人都拿来同等对待,所谓上天之下,人人平等,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孩子,也就是每一个人都是天子。试问你们真的把每一个人拿来同等看待对待了吗?真的把每一个人都当天子看待对待了吗……?”飞龙说道。

    费遗贤自感不是,便凝眉沉思地呆滞不语……

    “遵天循道还是一个摆正人与天的位置的问题,即人不能大于天,也不能等于天,而是小于天。小于天,人才会去遵天,循天,从天,归依天,效法天,摹仿天……大于天,人就只会去以自我为中心去征服天,操控天,奴役天,利用天,剥夺天,榨取天,让天为自己服务。等于天,就会自认为天与人是平级,平行,合一的,从而认为天即自己,自己即天,从而把天自我化,人格化,人性化,世俗化,而以自己的局限,未知,断裂,相对,残破,缺损,碎片,欠然,裂伤,悖逆,中间,偶然,短暂去僭替和僭越天的全善,全知,连贯,绝对,完美,圆满,整全,盈实,至善,无碍,终极,必然,永恒……这就会将一种人性的固有先在局限未知与欠然裂伤等上升为一种合理,正当,应然……从而是非不分,真假不辨,放弃价值评判,而只作技术性,工具性的分析,而只一味实用,投机,拿来,甚至好坏混淆,以丑为美,以恶为善,以假为真……你们自己想想看,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但凡一个人凶心勃勃,想要征服,控制和奴役,压制,榨取,盘剥,掠夺,利用他人,让他人来为自己服务,为自己的小团体利益服务的,无一不是无视天道的存在,无一不是视天道为儿戏,为无物,因而才会将自我的意志与欲求凌架于天道之上,成为最高意志和法则,从而逆天而行,悖天而走。结果就是制造出与上天带给我们的那些美妙美好的景象与风光截然相反的肮脏,丑陋,污秽,拙劣,庸俗,肤浅,卑鄙,无耻,恶浊等等的东西……”飞龙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