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面具将舌战林江二将
    “我觉得你谈的话题过于高洁而有些缈远了,太脱离我们这个世界真实的现实的。你们总是摆出一副神圣庄严的有些可怕的面目,事实上我反倒认为对于人性的真实来说是堕落使人快乐。只不过个人有没有能力去实现它达成它罢了。对于那些吃不到葡萄的人难免总会说葡萄是酸的,正如对于那些在现实受尽苦难的人总会逃避的现实的责任,勇气和胆量,而去寄望什么来世的得救……事实上你们的飞龙国君不正是有七个美若天仙,丽倾天下的老婆吗?这难道不是堕落使人快乐的生动体现吗……?所以别跟我们谈那些假而虚的大道理了,很多时候人都是在装啊,这一辈子都在装,当老实人,装正经人,装好人,装坐怀不乱,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大义凛然,自由理性,公平公正……其实一轮到时底下有机会就幽暗得无所不用其极,怎么满足怎么乱来,怎么刺激怎么胡搞,怎么新鲜怎么放纵……不就图的是怎么快乐怎么没有底线吗……?人啊,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东西,只不过碍于现实条件的限制,对手的制衡,以及现实竞争中自巳实力的处于弱势,实现不了这些才装出不稀罕这些,看不起这些的样子的吧……?才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目不斜视的好人的样子吧……?所以人悲哀呀,你们向人灌输的就是这些悲哀的道理呀……”林宝昭突然说道。

    “你说的固然也是人性的真实的一面……可人性不也还有另一面吗?你这样说也只不过是在单向度地强调人性恶的一面的满足的价值与意义。是的,堕落使人快乐,可堕落不也会使人枯燥乏味空虚无聊苍白么……?你怎么不能整全地看待人性呢?没有了心灵的圣洁与庄严,人的美丽与魅力也会大大减少,生命也就失去了它的厚重而变得肤浅,人生也变的苍白和昏噩,社会也变得虚浮,浅薄和庸俗,人也变得更像是动物甚至比动物还不如……一辈子不过是物质金钱权势地位的奴隶……是啊,时间一久,人的心灵总会变得麻木,不再为那些心灵深处的神圣庄严而感动……只有等到死亡降临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天或许才会幡然大悟自己这辈子都干了些什么鸟事啊……?跟猪狗禽兽有什么区别呢……?甚至连他们都还不如啊……所以我与你这样顽冥不化的物质奴隶们有什么好说的呢……?还是让死亡的最终降临到你们身上再来让你们懂得理解人生吧……”面具将说道。

    “别以为你讲的就处处都是真理……还真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林宝昭说道。

    “我就算再自以为是至少还知道敬畏与谦卑,悔罪与赎罪,忏悔与救赎……你们呢?一副恬不知耻,自以为是,自己拿自己当上帝,一副我来裁定天下的的心理,面目和作派,这才真正是让人作呕与哀叹啊……你们几时无比忏悔地声泪俱下过?而恰好这一点才是感动人灵魂深处的东西。你们一个比一个自信地辱骂,喝斥,贬低他人,不就最终为的是抬高你们自己吗?可你们有多高多了不得呢?平庸之辈,肤浅之徒而已……借着人群的热闹来凑一个存在感而已,一旦失去群体与他人目光的滋养,你们的价值与意义还何在……?恐将不耐寂寞,不胜孤独而死啊……”面具将说道。

    “我们一副裁定天下的的心理,面目和作派又么样?我们就是要以狼性为骄傲,我们将百倍地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不错,我们是冷酷的猛士,残忍的杀手,血腥的屠夫,无所不用其极的恶魔……我们每一个昭天人都是鹰,狼,虎,狮,豹,我们不想当顺从的美德的绵羊,不想当只会任人宰割的听话的兔子,那永远是没有希望的,永远只是在便于统治者的管理,操控,压制,欺凌与奴役而不是在使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变得真正的强大。”林宝昭说道。

    “你还是在一味单向度地强调人性恶之一面的价值与意义而忽略人性善之面的价值与意义……人性之恶或许可以打下江山却难以治理好江山。而在我看来,人性之恶的价值仅仅在于它只是上帝对人灵勇敢与信心的一个设障考验,只要一个人灵之信心足够,灵之勇气就必然,他也就终能跨过那障碍,解开那灵魂梦魇的魔咒与恶咒……因此恶并不是上帝对于人的最终希冀与最终目的……倘若恶是上帝对于人灵的最终希冀与目的,袘就不会拿善来使人的内心获得最终的安宁,而是拿恶来使人的内心获得最终的安宁……可见善才是上帝对于人灵的最终希冀与目的,也是袘拣选人的标准。善的人是美的,而且这种美不是肤浅的久而生厌而是厚重的历久弥新……”面具将说道。

    “我就知道你说着说着就要扯到上帝身上去,扯到那些华而不实,虚而无用的形而上的东西上去……”林宝昭说道。

    “原以为只有云飞龙才会不厌其烦地讲那些形而上的大道理,想不到今天在这里又遇上了一位。不过我倒想听听你是如何理解形而上的……?”江宇豪这时说道。

    “什么是形而下?顾名思义就是形状之下的东西,也就是都具有形状的东西,都占有空间的东西。什么是形而上?就是形状之上的东西,也就是不具有形状,不占有空间,但它却又是让人能真实地感觉得到它是存在着的东西,比如数量,比如能量等等……数量,能量本身是没有形状的,是不占有空间的,是不具有长宽高的大小的,但它们却能附着于具有形状大小占有空间的东西的身上显现出来……它们的形状是不出场的,却操纵了这世界。正如命运是不出场的,却操纵了所有人的人生。但它们又被背后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描绘,书写着这个世界的形态,面貌和状况……这个世界就是它头脑中的概念和意志,人性的形态与命运就是它先在的设定与目的。假如没有一个先在的概念,意志,设计和目的,就不会有人的思考的来源。人们对万物思考的情形与概念就是万物本身的特质真相吗?非也,远远不是,这只是人们对万物的理解而已……对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对它的理解形态,状况与深度都是不一样的……你能说谁谁谁所理解出来的形态状况和深度就是这个被理解的事物本身的真实形态状况与真相吗……?显然是不能的。假如让拥有更高进化程度与智慧的的外星生命来理解这个事物,可能它得出的关于对这个事物理解的形态状况与深度又与我们有所不同……然而即便是它乃至比它还更高等的芸芸外星灵智生物所得出的对这个事物的理解也不是这个事物本体的真相本身。这个事物本体的真相只有它的初创者才知道。而人乃至一切外星灵智生命生物都不是这个事物的初创者。谁属于我们的初创呢?没有,一个也没有……我们自己是自己的初创者吗?显然不是。连我们使用的器具究其根本也不是我们的初创……比如竹篮,藤椅,木桌等,固然是由我们想象,设计和做出来的,但竹,藤,木等是我们想象,设计和做出来的吗?显然不是,我们只是在利用早就已经被初创出来的竹,藤,木等东西在想象,设计和制作新的东西罢了。而我们之所以能想象,设计和制作,是因为我们被赋予了这种潜能。这种潜能如果是深不可测,无限深邃的,那么它被挖掘出来的深度和长度也就是深不可测,无限深邃的,体现在我们的想象,设计与制作能力上也就同样是如此。所以我们想象,设计与制作新东西,营造美丽新世界的能力也是具有同样的深不可测,无限深邃……然而即便如此,我们还是逃不出一个问题对我们的缠绕,即假如我们确定我们的这种理解能力,思考能力,设计能力,智慧能力,创新能力等等不是由我们自己初创的,不是由我们自己赋予自己的,那么它们是由谁初创的,是由谁赋予我们的?又比如每个孩子是其父母结合生下来的,但能说其父母就是他的初创者,想象者,设计者和制作者吗?父母于他做了什么设计的工作?又制作了他的大脑,心脏,血管等等一切人体构造吗……?显然没有,父母只不过按既定的自身被先在赋予的特性,本能与程序进行交配就可以生下他了……这最多只能叫遗传和繁衍,而不能叫初创,设计和制作。这种遗传与繁衍只是构成了人类的绵延存续,而我们却把它误当作了创造,设计和制作本身。如果我们一定要固执地为人是由其父母创造,设计和制作的,那么我们可以推问其父母又是由谁创造设计和制作的?答曰是他们各自的父母。那么他们各自的父母呢……?这样推下去最终必然要抵达一个第一创造者那里,即初创者那里。即第一对父母是由谁想象,设计和创造的……?如果相信进化论,必然会推到猿人那里,即猿人就是我们的祖宗祖先。那么我们真要祭祀的始祖当是猿人而不是中间环节的某一对父母,某一个人……但我估计我们绝计是不肯这样做的,绝计是难以接受这一点的,因此就只有从某个中间状态的环节,段落和过程中取出一对或一个来祭祀了,说他就是我的先祖和创生者,然而这显然是自欺欺人的。这分明就是只抓住了某个中间环节与过程而遗忘了开始和结束,遗忘了最初与最终,从而使终极性成为一个被我们抛甩到九霄云外的结局。然而事实上就算是猿人也不是最初啊,它前面还有很长的链条呢……那么再推下去就是单细胞了,但我还是免不了要问,谁是单细胞的初创者,设计者和想象者……?你可能说,它自生的呀。也就是自然就存在着单细胞,自然就存在着有机物,或者无机物通过一定化合作用可以转化为有机物。这些说法导致的结果就是人灵的终极原来是一场化合作用,一场电子作用,一场能量效应……那么人灵越回到本原与最初,它便变得越低级,乃至于接近低于虚无的状态……这样想的话,人灵的本质就是接近于虚无状态的东西,或者就是虚无本身……那么人灵的那些骄傲与荣耀岂不是等于在本质上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最终幻梦破灭幻影消散,一切又重归于本质的虚无……那么这对人而言岂不是好不悲哀……?还骄傲,激情,荣耀个啥呢……?假如人看破到这个程度,人生真的可以被他当作一场游戏了……既然一切最终虚无,莫如游戏一场,快哉一晌,过后灭了就灭了,反正最初本来就没有过……这种态度的话,也就丢失人灵的庄严性与神圣性了……而是就道德上而言失去了终极依据,因此道德的本质就急剧退行下降于不过是一种随境而变的自利性工具实用的东西,而丧失了它永恒,绝对,终极的神圣的庄严属性,让人们视道德为儿戏,也就是一种暂时状态的可随境而变的游戏规则而已……而就理性层面而言,这种人灵本质虚无论幻影论幻梦论对于人灵认识这个宇宙世界的万物的能力的提升并无什么帮助……人灵本质既是虚无的,它就不过是物质的化合作用,能量效应的一场幻化,幻影,幻梦……因而它就必然从属于物质的某种属性本身,而变得等级比物质低很多,因为它只是其属性之一嘛,而物质的属性除了它显然还有很多。连它都是属性的产物它还能认识这产生它的属性本身吗?不可能。因此也就更不可能认识物质除了产生它而外的其它的更多属性了。这对于人的认识能力的提升的信心和动力的影响无疑是消极的。这等于宣告了人面对这宇宙及其万物在认识上是无能为力的,是永远也认识不了,也是枉然和不必要的,只能接受被物质奴役永远的命运……难怪人会成为物质的奴隶,可能这里就是其思想的根源,发轫,肇始和始作俑者……然而人灵又是那么地渴望了解认识这个世界,宇宙,万物……这几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与属性,然而这种理解却在告诉我们,它要反向对抗着这种属性,与它产生矛盾和冲突……虽然设想人灵的终极是上帝赋予也未必就能使人灵越过现象界而认识物自体,认识上帝本身,但它至少给了人一个盼头和希望……而这一盼头和希望又同时在推动着人道德上的自律……对于要理解这个世界来说,总是理解者的理解能力在与客观对象发生着关系。形而上的东西它不是物质,而是纯精神的存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要理解形而上,就要明确作为一种精神的概念是要先于客观物质对象而存在的,否则便无法产生对客观物质世界的理解……物质都有大小和数量,但物质自身是不能认识它的这些大小和数量的,物质的附属作用与属性所幻化出来的精神现象更不可能认识它的这些属性,必得有一种先在的概念被赋予了这些精神现象,它才会产生认识的能力。没有这个先在概念的赋予,我们的精神世界就是一片苍白和空无……比如没有数量这个先在概念被赋予到我们头脑中,我们的头脑怎么能产生出关于数量的理解与认识?难道是我们的头脑本身制造出了数量这个先在概念吗?显然不是这样的,因为在没有我们的头脑之前,再没有我们整个人的存在之前,数量这个概念就已经先在地存在了。难道不是吗……?即便人类全部灭绝,数量这个精神性概念还是存在于宇宙,理性逻辑还是存在于宇宙,心灵精神还是存在于宇宙……显然这些存在不是物质属性赋予它们的。依据属性的产物不能认识属性自身的结论便可得出宇宙不可知论。但我认为如果宇宙不可知它便不会呈现在人的眼前。既然它呈现在人的眼前已径说明有一种对应的理解它的精神的存在。小精神都存在了,大精神还没有么……?物质属性的产物连看得见的物质自身都难以理解透,又怎么能够去理解那些超越物质具形之外的看不见的精神性存在的众多概念性的东西呢?这显然是超出了它能力之外的。宇宙的精神内质如果不是自然而然就有的,就是一种被赋予的概念,我们称这个赋予者叫作上帝……自然而然生发的东西总是各遵其律而缺乏一种整体的一致性,谐调性和统一性的。我们所了解到精神内质显然不是如此,它充满了一种整体的完美的一致性谐调性和统一性。正是基于这个理由,它们可能是出于同一个先在在者的概念赋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