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罢手
    这把突如其来的幽蓝匕首顿时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没有人能够想到,风御施展的“水龙狂卷”,居然隐藏着一个水舞者!

    只有达到大师级之后,并且精通水暗杀术的刺客,才有资格被称为水舞者!而作为盗贼系的特殊职业,在任何有水存在的环境下,水舞者的战斗力都要远远超过一般的普通刺客。

    很明显,风御也知道一个“水龙狂卷”是不可能击败云峰的,事实上他之所以会使出这他并不擅长的水系魔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替这个水舞者作掩护!

    战斗的发展也跟他预想的一样,没有人发现了藏在水的水舞者,这是真正完美的一击……等等,怎么回事?

    风御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是的,确确实实的寒意!不只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训练场里的温度骤降。不过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到了云峰两旁的冰雕上!

    云峰笑了,或许真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那个水舞者,不过云峰当然是例外,这个水舞者的实力其实比当初“蓝鲤号”上的那个还要差些,其实在他一进入训练场的时候云峰就已经觉察到了,大师级的潜行术虽然骗过了几乎所有人,但是在云峰面前却根本就毫无作用。

    云峰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看来还不算让人太失望,配合还算默契,最后这一击也是干脆利落,要不是云峰早有准备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吃个大亏。

    “出来吧,水渐,我知道这种程度的冰封是困不住你的。”云峰丝毫没有理会距离自己后颈只有十来厘米的幽蓝匕首,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早就已经发现我了?”冰雕猛地裂开,一个一身蓝色紧身衣的青年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水渐心里却仿佛翻起了滔天巨浪,极不平静!

    虽然云峰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动作,不过水渐从冰雕出来之后,却也没有再选择继续攻击,而是收回了匕首退到了龙战等人身边。

    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在这种完全已经暴露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强行攻击的话,无疑是最危险也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了,更何况一看到云峰那浑不在意的笑容,水渐心里就一点儿把握都没有了。

    “我说贱人,你现在好像应该在海外才对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烈炎一头雾水地问道,不止是他,就连龙战和柳十一显然事先也是并不知道水渐的存在的。

    “你想找死吗?”烈炎的称呼显然让水渐很不高兴,不过这两人从学生时代起就一直这样,因此水渐倒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也是得到了云峰的消息才赶回来的吧?”龙战倒是很能理解水渐的想法,事实上他们几个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嗯,一接到家族的魔法传信,我就立刻启动了‘蓝翼号’上的传送阵,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赶到的。”水渐淡淡地说道,仿佛私自动用战舰上的空间传送阵不过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真是难得,没想到一贯铁面无私的‘蓝色死神’,居然也会主动违反军纪。”烈炎笑道,浑然不觉他自己也是从军营擅离职守的。

    “喂,我说现在好像不是叙旧的时候吧?你们到底还打不打啊?”云峰有些无奈地看到那几个家伙居然凑在一起聊起了天,额头上顿时出现了几条烟线。

    “不打了,再勉强撑下去我们也没有任何胜算的。”龙战十分无奈地说道,语气显得很是落寞,“没想到云峰你现在居然这么厉害了,我们五个一起居然都不是你的对手。”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云峰笑道,见此情形,也干脆散去了手的两柄长剑,收敛起斗气和魔力,一下又仿佛变成了人畜无害的样,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位云峰老师到底有多么强大!

    “我说各位同学,既然你们已经认输了,那么是不是按照规矩……”云峰也凑过去,对五人嘿嘿笑道。

    “那就不用了吧……”龙战顿时吓了一跳,“云峰你不用这么狠吧?大家好歹都是同学,你这么做有意思吗你?”

    “有意思啊,当然有意思了!”云峰笑道,掏出烈炎和风御先前写的纸片,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一脸坏笑,“这可都是历史的凭证啊!堂堂天龙学院五大天才输给我的凭证!要是拿出去拍卖的话,我想应该能值不少钱吧?”

    这下就连水渐和柳十一都忍不住开始冒冷汗了,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严重了,他们现在在各自的领域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云峰手那些东西流传出去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跟你比起来,我们算是什么天才?”龙战摇摇头,看向云峰的目光很是复杂,确实,即便是在整个大陆上,能够在他们这个年纪就突破到大剑师或者大魔导师境界的,也绝对是凤毛麟角了,被称为天才也确实是名副其实的。

    但是再想一想现在的云峰,心里完全就没想法了,谁都知道魔剑士的修炼比起单纯的剑士或是单纯的魔法师要艰难何止两倍!更何况云峰还突破了几乎已经被所有人认定为无解的魔武极壁!

    所以如果说龙战等人算得上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的话,那云峰简直就可以说是几千年都不一定出一个的绝世妖孽了!

    “过奖过奖,其实我也是侥幸而已。”云峰见五位同学一副凄凄惨惨凄凄的样,也就不忍心再继续打击他们了,“反正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不如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我想你们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出风头吧?”

    什么叫出风头?这应该叫丢人现眼才对好吧?五个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是纳闷儿,这云峰五年不见,怎么好像比当年更加恶劣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