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外围组织
    “云大少爷,云大老爷,我的云大爷呐!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就行行好饶了我们这条狗命吧……”

    疤脸大汉紧紧地抱着云峰的一条腿,像一条被主人抛弃的流浪小狗一般,眼泪汪汪地乞求道,他脸上那条原本显得十分彪悍的蜈蚣伤疤,现在看起来却十分的滑稽可笑。

    “放过你们?问你什么都说不知道,你给我个放你们的理由先!”云峰生气地一脚将疤脸大汉踢开,这家伙也太没骨气了吧,连他那些被学生们放倒在地的手下都不如,至少那些人还会反抗,多少还有点儿训练靶的作用。

    “可是您问的那些问题我是真不知道啊。”疤脸大汉可怜兮兮地说道,“其实我们只不过算是铁狼佣兵团的外围组织而已,我只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角色,根本就没有资格了解那些机密……”

    云峰皱着眉头,他也觉得这个疤脸大汉大概是真的没有说谎,如果铁狼佣兵团的核心团队就这水平的话,郑前的父亲和哥哥也就不可能会出那种事了。

    云峰想要从这个疤脸大汉口,问出铁狼佣兵团的详细资料,看来是不太现实的了,不要说详细资料了,这个家伙甚至就连铁狼佣兵团的大致情况都说不清楚,要不是有那五个“飞羽佣兵团”的幸存者确认他们的身份,云峰说不定还会以为是一群打着铁狼佣兵团的名头,招摇撞骗的强盗呢!

    “我真的没有骗您啊!”疤脸大汉看云峰的表情似乎有些相信了的样,立刻又说道,“而且您那位学生的父兄,是在山南行省出的事,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像我们这样的外围组织,未经允许时不准随意进入山南行省活动的……”

    云峰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到底信了没有,疤脸大汉心里也是万分的忐忑,这次真的是倒了八辈的血霉了,原本趁着“飞羽佣兵团”刚刚完成一个狩猎魔兽的任务,大多数成员都还没有恢复的机会突然偷袭,眼看就要将这“飞羽佣兵团”的成员全部解决了,顺带还可以捞着一个c级任务,却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档事情!

    说起来这种事情铁狼佣兵团干得可不少,正因为如此,铁狼佣兵团在佣兵界才会如此的声名狼藉,只不过他们干这种事一向都十分的狠辣,很少留下什么直接的证据而已——虽然大家都知道是他们做的,但是没有人指证,就连佣兵工会也奈何他们不得。

    疤脸大汉这群人虽然只是铁狼佣兵团的外围组织,但是同样也有样学样,继承了这种光荣传统,“飞羽佣兵团”也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了,只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回居然是栽在一群还未成年的学生手上!

    这些人像强盗更甚过时佣兵,大多都是桀骜不驯,也没有疤脸大汉这样的眼力,虽然被学生们个制服了,但是好像都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载在了什么人手里,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很不服气的样。

    疤脸大汉心里那个急啊,恨不得跑过去一人抽一百个耳光先,自己想死可不要拉上老大我啊!你们这群白痴不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大爷啊,随便哪一个咋都惹不起啊!

    云峰看了看这些铁狼佣兵团的成员,又看了看自己的学生,虽然他们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优势,这群土包一开始就被二十多把魔法剑而晃花了眼睛,而且他们也从来没有同魔剑士战斗的经验,在短兵相接的近身战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倒下了不少人,而且剩下的身上也大多带伤,最后的结果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而且要不是沈红一个人拖住了两个剑师级别的佣兵,要让他们两个冲进学生当的,那危险可就大了,不过为首的疤脸大汉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出手,以沈红现在的实力,收拾两个剑师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即便是一开始就占了这么大的优势,学生们仍然有不少人受了伤,好在都不算太严重,不过那些佣兵的凶悍也仍然让学生们感到心惊胆战!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只是一群十五岁的少年而已,而且从来没有血腥杀戮的经验,战斗一结束,有些杀了人的学生目光都显得有些呆滞,甚至有实在受不了跑到一边狂吐的。

    沈红的情况也不算好,不过她现在还是尽量忍住初次杀人带来的强烈冲击,细声安慰那些脸色苍白的学生。

    那两个剑师都是她亲手杀掉的,虽然她实在并不想杀人,但是她却不能放任他们去对付自己的学生,更何况还有云峰在一边看着,所以沈红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退缩的!

    就算是神经比较大条而且好战的烈炫,虽然表面看起来若无其事,但是脸色却也不太正常,唯一没有受到多大影响的,恐怕就只有一脸杀气的郑前了。

    “够了郑前,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小角色而已,你父亲和哥哥的事他们根本就不知情。”云峰抓住郑前的手,魔法长剑在距离那个佣兵喉咙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如果你真的想要亲手报仇的话,就不要让你的内心被仇恨和杀戮所控制,否则的话你的实力很难再有大的进步!”

    “而且,我也不会再去教一个嗜杀成性的徒弟!”云峰其实在第一次遇见郑前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他性格的偏激了,如果不加以引导的话,他很可能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是,师父。”郑前看着云峰善意和关切的目光,终于平静了下来,眼的血色也渐渐褪去,对于云峰郑前还是十分尊敬的,不仅仅是因为云峰答应了要帮他报仇,而且还因为云峰这段时间对他的悉心教导,让他又一次感受到如同父兄教导他一般的温暖。

    疤脸大汉闻言顿时悄悄擦了一把冷汗,看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这些人的小命应该是保住了,虽然还活着的已经不到一半了,而且还有几个就算是侥幸保住了一条命,估计治好了也是残废。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自己的小命保住了那才是最重要的!疤脸大汉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出手,自然也就没有受一丁点儿的伤……

    不过很快,云峰下一句话就立刻让他如坠冰窖,这一瞬间仿佛从天堂狠狠地摔进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