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飞羽解散
    “云峰大哥,不知道我们有没有那个荣幸,加入你的佣兵团?”

    正在云峰感到为难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扭头一看,却是进城后才分开不久的陆琳。

    现在的陆琳眼眶微红,看起来情绪似乎相当低落,另外那四个飞羽佣兵团的幸存者,也都跟在她的身边,看起来也都同陆琳差不多,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

    “你们要加入我的佣兵团?”云峰一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是已经有佣兵团了的吗?”

    大厅里其他的佣兵也都相当的好奇,这几个人他们都是认识的,尤其是陆琳,在赤骥城几乎是无人不识,而且仰慕者众多,只不过顾忌到她那个拥有大剑师实力的未婚夫,真正展开过追求的人并不多,而且很自然的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说起来飞羽佣兵团虽然在整个佣兵界算不得顶尖的佣兵团,但是在赤骥城这一带乃至整个原行省,都还是颇有名气的,毕竟是老牌的佣兵团,实力还是颇为不俗的,尤其是现任团长丁健,更是三十岁出头就成为了大剑师,他怎么可能容许自己的未婚妻加入其它的佣兵团?而且陆琳还是飞羽佣兵团前任团长的独女,她居然会主动要求加入其它的佣兵团,这简直太奇怪了!

    难道说,陆琳和她那个团长未婚夫丁健闹了矛盾,而且矛盾的起因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青年?

    一时间,众佣兵心里顿时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那些知道云峰身份的佣兵心里也都十分的同情那个丁健,不要说只是一个刚刚晋级没两年的大剑师,要知道就算是大陆几大有名的学院的院长,甚至连光明教廷的圣光之格芬哈特,都不是这位少爷的对手啊!

    而且飞羽佣兵团就算再怎么发展壮大,也不过只是一个佣兵团而已,跟青龙云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些佣兵仿佛已经看到了丁健头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位大少爷还真是有世家大族弟的风范啊,身边明明已经有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了,而且还带着好几个粉嫩可口的小萝莉,居然还对他们的“飞羽玫瑰”下手,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在云峰并不知道这些家伙心里正想得欲仙欲死,不过对于陆琳的话云峰还是感到颇为惊讶,陆琳应该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想要当佣兵的,之所以成立这个佣兵团,也不过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学生而已,纯粹是属于玩票性质的。

    “飞羽佣兵团,已经解散了,我们现在可以说已经算是自由佣兵了。”陆琳看着云峰,有些凄凉地说道,“想来想去,好像只有跟着你们,才有机会报仇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飞羽佣兵团怎么会要解散的?你们这次损失了这么多人,难道就这么算了吗?”云峰虽然没有当过佣兵,但是也知道佣兵,尤其是佣兵团,一向是有仇必报的,尤其是这次还死了这么多人,飞羽佣兵团无论如何应该都不可能置之不理才对啊,则么陆琳这么一回去,就连飞羽佣兵团都解散了?这也实在是太诡异了吧。

    “还不是因为那个铁狼佣兵团!我实在没有想到,丁健居然会吓成那样,居然宁愿解散飞羽佣兵团,也不敢去找他们报仇!”陆琳说到这里的时候,眼充满了愤怒和失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自己等了五年,好不容易才刚刚团聚,已经正在准备婚礼的未婚夫,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云峰不知道,陆琳是同丁健大吵了一架,才愤怒地跑出来的,陆琳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铁狼佣兵团,就会让丁健不顾父亲对他多年的养育和栽之恩,不顾自己对他多年的等候之情,居然就这么将飞羽佣兵团给解散了,将父亲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请让我们加入吧,我保证我们一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陆琳满眼乞求地说道,虽然她对那个铁狼佣兵团所知不多,但是从自己未婚夫,以及团里那些元老们的表现就不难知道,那个铁狼佣兵团绝对不是自己这几个人能够对付的!

    陆琳很清楚自己的底细,天赋不怎么出众,家传的武技也算不得多么神妙,要不然的话当初丁健也不会离开佣兵团,远赴暗阳帝国的旭日学院求学了,不过或许要不是那样的话,他也没有那么快就突破到大剑师的境界吧。

    云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陆琳猜也猜出来,而且他还知道云峰有个很受重视的徒弟,也跟那个铁狼佣兵团有着深仇大恨,所以现在对于她来说,如果想要复仇,或者说要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到底是为什么要解散飞羽佣兵团,那么跟着云峰他们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大厅里的那些佣兵们也被陆琳所说的消息给惊呆了,飞羽佣兵团居然解散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要知道,飞羽佣兵团在赤骥城几乎可以说是标志性的存在,但是现在却听说飞羽佣兵团居然解散了,很多佣兵仿佛一下失去了主心骨一般,感到一阵茫然不知所措。

    而有少部分人则是注意到了陆琳提到过的铁狼佣兵团,他们或多或少对这个介于强盗和佣兵之间,残暴而神秘的佣兵团有一些了解,但是却没有想到光是铁狼佣兵团的名头,就能够逼得飞羽佣兵团解散,这个铁狼佣兵团看来很不简单啊!

    “原来如此,看来铁狼佣兵团这次是要惹上大麻烦了,我到底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呢?”那个最先下注一个金币赌烈炫赢的神秘人,这时候却有了其他的想法,“还是算了吧,反正也不关我的事,而且那些家伙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吧?原行省可不是山南行省,红龙烈家也不是铁山王家可以相提并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