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紫馨儿
    听到云峰这番话,而且见他旁若无人地指挥者那帮少年准备上路,紫馨儿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自然了,她没有想到,这个云峰居然会这么不给他面!

    没错,他是青龙云家的大少爷,他还拥有着传奇以下,几乎无敌的实力,甚至他还是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突破了魔武极壁的超级天才!

    当然,要不是因为这些的话,紫馨儿也不会主动找上云峰,不过没想到居然被他这么干脆利落地给拒绝了,这让紫馨儿感到十分的难以接受!

    你云峰是了不起,但是我紫馨儿也不差啊!虽说紫晶商会实力上肯定不如青龙云家,但是论财富,论在大陆上的名声地位,紫晶商会却并不会比青龙云家弱到哪儿去!甚至还犹有过之!

    青龙云家在天龙帝国的确是势力庞大,但也仅仅是在天龙帝国而已,紫晶商会的势力可是遍布整个大陆!

    他紫馨儿作为紫晶商会最受宠爱的小公主,身份地位甚至比起很多公国,甚至是王国的真正的公主也不遑多让!但是却没想到居然据这样被人给无视了!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深水港的时候,紫馨儿就已经吃了个闭门羹,而且最让她气愤的还是,两次让她难堪的,居然还是同一个人!

    一想到上次在深水港,紫馨儿心里就气愤不已,要不是因为这个云峰,风家那个丫头怎么可能在深水港将风行商会搞得风生水起,生生地压了紫晶商会一头!

    当然,紫馨儿倒是忘了,即使是在云峰来到深水港之前,她就已经在风雪手上吃了不小的亏,不过她一直固执地认为,那不过是自己不小心而已,一旦她真正认真起来,一个风雪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而正是因为云峰的那头嗜血魔鲸,才让紫馨儿在深水港丢了老大的面,虽然说以她的身份地位,以及紫晶商会的实力,要想对付风行商会在深水港的分会,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来紫晶商会没有必要因为这样同银龙风家彻底交恶,二来嘛以紫馨儿的骄傲,也不允许她使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来打击竞争对手。

    如果说在深水港的时候,紫馨儿对于云峰这个突然归来的云家大少爷还只是好奇的话,那么自从云峰回到龙城之后,那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消息传来,紫馨儿心里更多的就是震惊,甚至是隐隐的后悔了。

    当初在深水港的时候,居然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同他结交的机会,这让紫馨儿在懊悔之余,同时又对云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青龙云家同紫晶商会并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是如果能够同这个天龙帝国第一世家打好关系的话,对紫晶商会来说无疑是极为有利的,更何况紫馨儿对于云峰的好奇可以说是与日俱增,她是在是想不明白,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怎么可能出色到那种程度!

    光明教廷的“圣光之”格芬哈特,紫馨儿也是亲眼见过的,格芬哈特的出色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却仍然败在了云峰的手,而且是心服口服!

    紫馨儿这次确实是为了云峰而来的,这个前往山南行省的商队只不过是刚好顺路而已,紫晶商会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商队来往于大陆各地,要找出接近云峰的方法,对于紫馨儿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云峰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行踪。

    紫馨儿赶到赤骥城的时候,比云峰他们晚了一步,不过听到云峰一根手指就轻松解决了一个狂化后的狂战士的时候,就连紫馨儿的眼都忍不住闪着奇异的光芒。

    可是当她真正接近他们之后,云峰却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云峰虽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那种几乎无视的态度,实在是让心高气傲的紫馨儿感到难以接受!

    “那如果是无限制的护送任务呢?按照佣兵工会的规定,好像是可以先发布临时任务,之后再到佣兵工会进行登记的吧?”紫馨儿当然不会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云峰他们离开,这个骄傲的公主绝对不允许连续两次失败!而且还是被同一个人所拒绝!

    云峰闻言停了下来,并且按照紫馨儿预料之的回过投来,不过接下来就没有按照紫馨儿的预想进行发展了。

    云峰脸上的表情很古怪,看向紫馨儿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一个赌气的败家女一样。

    “你知不知道一个发布一个无限制任务需要多少手续费?完成之后又需要付出多少报酬?”云峰忍不住笑道,说实话这些他也是刚刚才了解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只问你这个任务你到底接还是不接?”紫馨儿倒是真的不太清楚,她虽然知道有无限制任务这回事,但是具体费用问题倒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就算是紫晶商会,也是极少发布无限制任务的。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真的决定发布无限制任务的话,你们这个商队此行的收益恐怕劝贴进去都不够。”云峰觉得有些好笑,这个紫馨儿看起来挺精明的,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呢?暗自摇摇头,也不再理会这个紫馨儿,带着他的学生们再次上路了。

    “呃——需要这么多钱吗?”紫馨儿倒是愣住了,没有想到发布一个无限制任务居然需要这么多钱,虽然区区一个商队的收益紫馨儿还不放在眼里,但是这种赔本的买卖要是传了出去,那肯定会让人笑话的,紫馨儿当然不会如此的不理智。

    “确实是这样,馨儿,还是算了吧。”她身旁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劝道。

    “不行!四叔,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老者的话反而是激起了紫馨儿的念头。

    “可是馨儿……”这位老者还想再劝,他们毕竟是商人,求财不是求气,一个商队的利润事小,但如果只是为了赌一口气,那未免就太不值得了。

    “你放心好了,四叔,我知道分寸的。”紫馨儿神色复杂地看着云峰他们离开的身影,贝齿轻咬,“我们跟着他们,我还就不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