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禁咒——末日风暴!
    末日守卫一看到瑞斯卡的出现,就知道大事不好了!他这样的高等恶魔虽然无比好战,但是却并非白痴,明显是送死的战斗可不会没脑地冲上去!

    传奇分身,那么本尊最起码都应该是大领主级别的人物,这个魔鬼在地狱肯定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可是没想到居然被一个人类召唤出传奇分身出来,难道说层地狱和物质位面的人类秘密达成了某种协议?

    就算是以末日守卫那不太擅长分析和思考的脑袋,都能够想到这其的关键所在,如果将这个重大的消息带回深渊的话,他肯定会受到上级的嘉奖的。

    “这就想跑?门都没有!”瑞斯卡一看到那个末日守卫居然想要开溜,顿时就火了,自己还不容易才来到物质位面,正好遇到一个实力还凑合的恶魔想要过过手瘾——这几千年来他也是憋坏了,可是这家伙居然想要逃跑!

    瑞斯卡随手一抓,居然就这样硬生生地将末日守卫打开的空间门直接捏爆!被空间震荡搞得灰头土脸的末日守卫被气得哇哇大叫。

    如果说云峰在魔鬼岛上那五年,对于空间系魔法有着不俗的造诣的话,那么瑞斯卡在那里生活了几千年,空间魔法那简直就可以称得上是炉火纯青了!一个连传奇都没到的末日守卫,居然还想要在他眼皮底下逃走?

    末日守卫也是十分凶狠残忍的恶魔,既然知道逃不掉了,于是毫不犹豫地朝瑞斯卡飞扑过来,恶魔和魔鬼那是绝对的死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投降这么一说!

    “好好好!就是这样!”瑞斯卡顿时眉开眼笑,也是干脆地迎了上去,不过他却并没有一下就下杀手,好不容易才能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一次,他还不抓住机会多透会儿气啊!

    没有了末日守卫的纠缠,云峰暂时也微微松了口气,念诵咒语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心说下次再也不干这种事了,在战斗施展禁咒,那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啊!

    地面上的萨瓦瑞等人这时候都傻眼了,扬克尔几乎花了半条命才好不容易召唤出来的末日守卫,就这样被哪个云峰随意地召唤出一个魔鬼就轻易地拦住了,可是他们现在头顶还有一个正在准备当的禁咒啊!

    其扬克尔的心情恐怕是最复杂的,他现在既希望末日守卫能够阻止云峰的禁咒,又希望还是直接被哪个魔鬼干掉好了——否则的话,要是让末日守卫逃回了深渊,那自己的灵魂可就保不住了!

    “萨瓦瑞,我们还是跑吧,凭着高塔周围那些布置,应该能够拖延一些时间……”

    “你难道是白痴吗?!”萨瓦瑞顿时怒气冲冲地叫道,“一个禁咒下去,那些布置还有个屁用啊!该死的!这家伙该不是一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吧?”

    想到这里,萨瓦瑞又是一阵后悔,早知道的话,就不应该在空跟这个云峰战斗了,这座暗影高塔可是自己经营多年,凭着那些布置,就算是传奇强者也能够抵挡一阵,可是没想到这个云峰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居然直接就要放禁咒!

    在高达二十的禁咒“末日风暴”的打击下,那些精心设计的布置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而且,我们现在已经逃不掉了。”萨瓦瑞十分苦涩地说道,“他的禁咒已经快要准备完了,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到吗?我们现在已经被禁咒的气息锁定住了,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逃出末日风暴的范围……”

    “终于差不多了,看来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干为妙,实在是太累人了啊!”云峰心里暗暗想道。

    其实他之所以要使用禁咒,确实有萨瓦瑞他们猜测的因素在里面,想之前在那个地下城堡里,不过只是对方临时布置的一些陷阱,就让云峰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这里可是对方经营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巢啊!怎么可能没有一些特别的布置?

    云峰可不想再跟这些家伙捉一次迷藏玩!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云峰手痒了!就好像明明掌握了一种像原弹那么强大的武器,难免会想要找个地方试试威力……

    话说,在这个世界上,禁咒的威慑力可是一点也不比云峰原来个世界的核武器差啊!而且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丝毫的污染,绝对的绿色纯天然……

    “看来禁咒这玩意儿也就是一威慑性的手段,不可能当做常规魔法经常使用的。”

    不过云峰本来也没有打算没事放禁咒玩,这次纯粹是这些家伙把他给惹火了!一想到自己那帮学生无一不是伤痕累累,云峰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不在这些家伙头上放个禁咒就不解恨!

    没有了末日守卫的牵制,而且最主要的是,召唤瑞斯卡的传奇分身,其实并没有消耗云峰多少的精神力,瑞斯卡一感应到云峰的召唤,迫不及待地就自己打开空间通道过来了——当然,如果没有云峰的精神力作为引导,瑞斯卡的传奇分身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来到物质位面的!

    现在逃是肯定逃不掉了的,萨瓦瑞等人现在又在做什么呢?很简单,挖洞!躲在地下,然后不停地布置魔法结界,一重又一重,这时候也没人嫌麻烦,都恨不得抓紧时间多布置几层才保险呢!

    虽说禁咒对单体的杀伤力或许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禁咒可不是一下就会结束的啊!要是不小心被卷入进去,面对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全方位持续打击,就算是十级巅峰的强者也是极为危险的!

    终于,云峰念完了这段冗长的咒语的最后一个音节,不断聚集的海量魔法元素,终于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疯狂的爆发开来!

    “禁咒——末日风暴!”

    魔法元素形成巨大的风暴,开始疯狂地肆虐着高塔附近的每一寸空间!数不清的风刃,其甚至还夹杂着一些因为魔法元素过量聚集而引发的次元刃,毫不留情地切割着树木、岩石……甚至是挡在面前的任何物体!

    “这就是禁咒的威力啊……”就连悬浮在空的云峰都忍不住一阵感叹,大陆上的传奇法师,或许也没有几个能够像他这样,在施展了禁咒之后,还能够如此从容的吧?

    “我的暗影高塔啊……”躲在地下的萨瓦瑞欲哭无泪,他的大半身家可都在这座暗影高塔里啊,这下可都全完了……

    末日风暴或许破坏力方面还不如流星火雨,或者是地动山摇这类的禁咒,但是末日风暴最大的优点,就是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

    不管躲在什么地方,在禁咒的范围内,只要是空气流通之处,就逃不过末日风暴的打击!

    末日风暴整整持续了十来分钟才开始渐渐停下,这还是云峰任由禁咒自动运行的结果,否则的话,如果他愿意消耗更多的魔力,还可以让这个禁咒持续的时间延长得更久,甚至可以调整末日风暴朝其他地方进行移动!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次的对手太菜了,就不算在那三次当了。”瑞斯卡提着那个末日守卫,十分大方地说道,只要他稍微认真一点儿,末日守卫在他手下根本就撑不过几个回合。

    “这家伙我已经禁锢起来了,反正我也带不回去,就送给你好了。”瑞斯卡说完,就直接从云峰眼前消失了。

    “这家伙,还真是……”云峰也是哭笑不得,当初云峰离开魔鬼岛的时候,瑞斯卡答应云峰可以有三次机会召唤他的分身,可是实际上对于瑞斯卡来说,他巴不得云峰每天都召唤他个三百次才好呢!

    “嗖嗖——”

    就在这时,一片狼藉,完全变成了一片荒山废墟的地面,却突然窜出几个身影,正是萨瓦瑞他们几个想要趁此机会逃跑!

    “我说各位,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云峰朝他们笑道。

    萨瓦瑞等人顿时停了下来,脸色十分难看,云峰现在手上提着一个比他高大得多的末日守卫,在他们看起来,却比恶魔还更像是恶魔!

    “你……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还……”萨瓦瑞傻眼了,他没有想到,云峰释放了禁咒之后,居然还能够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一点儿虚弱的迹象也看不出来。

    “难以置信是吗?一般的传奇法师施展了禁咒之后确实会有些虚弱,但是很遗憾,我并不是一般的传奇法师。”云峰仿佛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于是笑道,“就算是我不用魔法的话,你们认为就能够从我手里逃走了吗?”

    “……”

    萨瓦瑞等人这时真的是没有什么想法了,确实,就算云峰因为施展了禁咒之后,暂时不能使用太强大的魔法,但是光凭他传奇境界的斗气,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挡的。

    “很好,看来你们都已经认清楚形势了。”云峰提着末日守卫降落到萨瓦瑞他们面前,随手将那个高大的恶魔仍在地上,瑞斯卡的禁锢使得这个恶魔暂时没有办法回到深渊。

    “看在你们陪我玩得这么高兴的份上,只要你们老实交代,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不!你不能杀我!”萨瓦瑞突然大声地叫道,但是从他眼力,云峰分明可以看出惊恐的神色。

    “哦?你给我个理由先!”

    “我承认我们之前是冒犯过您,但是……但是,我的老师也是一位传奇法师,如果你放过我的话……”

    “然后你就去找你的老师来对付我?”云峰冷冷地打断了萨瓦瑞的话,他最讨厌有人拿其他人来威胁他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萨瓦瑞急的满脑门儿的汗,急急地分辩道,“我的意思是,我愿意为之前的冒犯做出补偿,您也没有必要因此和一个传奇法师结怨……”

    “你就那么肯定,你的那个老师会为了你而跟我结怨?”云峰冷冷地说道,“还是说,这事就连你那个老师也有份参与?”

    “不是的,这件事完全是我自作主张,跟我老师没有任何关系……”萨瓦瑞急忙说道,“而且我的老师他对我很重视,我不但是他唯一的徒弟,而且……而且……”

    萨瓦瑞看着云峰不置可否的表情,终于一咬牙,说出了一个让其他人都感到震惊不已的秘密。

    “而且,我还是我的老师唯一的私生……”

    “什么?!”

    其他人完全被这个消息雷倒了,尤其是那个戴着尖顶高帽的魔法师——虽然他的帽现在已经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地上光秃秃的秃顶十分的搞笑……

    “你说什么?!德费里老师居然是……居然是你的……”这个头顶魔法师显然觉得难以置信,自己这个师兄怎么就会成了老师的私生呢?难怪他的天赋明明不如自己,但是老师却一直对他寄予厚望……

    “德费里?你说的是那个传奇巫妖德费里?”云峰脸上露出十分古怪的神情,“巫妖的私生……这事儿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老师——哦不,是我父亲,是在他还没有成为巫妖之前生下我的。”萨瓦瑞解释道,“你别看我现在比较年轻,实际上我前年就已经满一百岁了……”

    “啪——”的一声!

    云峰忍不住拿剑脊狠狠地拍了萨瓦瑞一下,这家伙简直不知道“耻”字是怎么写的!

    “你这样居然也敢说年轻?脸上的皱纹都可以夹死跳蚤了!居然也好意思说自己年轻?”云峰愤愤不平地指着自己的脸说道,“看到没有?我这才叫是年轻!要是再搞错概念的话……”

    “不会了,不会了!”萨瓦瑞赶紧说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先放了我……”

    “不行!”云峰摇摇头,很坚决地说道,“你以为一个传奇巫妖就能够让我改变主意吗?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要是杀了我的话,我老……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是他唯一的儿,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萨瓦瑞声色俱厉地叫道。

    “那又怎么样?那种畸形的玩意儿,除了比较难彻底杀死之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云峰有些不屑地说道,“敢动我的学生,你们这是活得……嗯?”

    “看来你们的消息传得还挺快的嘛,这么快就有人赶来救你们了。”云峰突然有些意外地说道,“嗯,不是巫妖,你们的组织里居然还有其他的传奇法师?”

    “什么?传奇法师?!”

    萨瓦瑞等人听到云峰突然这么说,顿时又惊又喜,原以为落在云峰手里绝无幸免的可能了,这个年轻人居然连传奇巫妖都不放在眼里啊!

    可是现在却听又出现了一个传奇法师,顿时又生出了一丝希望,可是萨瓦瑞心里却都十分的疑惑,自己虽然将消息通过魔法传了出去,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人过来救援了啊,要知道,暗影高塔的魔法传送阵,肯定已经被刚才那个禁咒给彻底的摧毁了。

    那么来的又是哪位大人呢?好像组织里并没有精通空间系魔法的传奇法师吧?这里也只有萨瓦瑞才真正知道一些组织最高层的内幕,这还是托了他那个巫妖老爹的关系,其他的几个人虽然也是十级巅峰的强者,但是知道的却并不比之前的克罗维斯和沃尔冈多多少——顺便说一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沃尔冈恐怕已经被末日风暴那可怕的威力给削成肉片了……

    可是,当云峰口的那个传奇法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时候,不只是萨瓦瑞那帮人目瞪口呆,就连云峰都感到十分的震惊和意外!

    “什么啊,居然还还这么年轻?!”云峰也没有想到,自己先前感应到的那股极强的魔力波动,居然会是出自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

    说实话,就算是如今的云峰,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就达到了传奇境界,如果说出去的话恐怕也没有人愿意相信,甚至就算是那些跟他交过手的学院院长,恐怕也都没有怀疑云峰达到了传奇境界,毕竟谁也不相信,有人能够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达到传奇境界……

    但是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比云峰还要年轻不少的传奇法师!这就让人十分的震惊了!虽然在云峰看来,这个少年应该只是刚刚进入传奇还没有多久,甚至还没能完美地隐藏住自己身上强大的魔力波动,否则得话他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地发现对方的存在。

    可是无论如何,这个少年确确实实是达到了传奇境界没错!看着这个少年,云峰的心思一下就被勾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加理想的徒弟人选吗?

    云峰顿时心动不已,这样的良材美玉,要是交给自己来教导,说不定……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超过自己也说不一定!

    那个少年似乎也是对云峰很感兴趣,他的目光不时地注视着云峰,不过却被云峰那有些古怪的眼神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柳……柳言?你怎么会来这里的?”萨瓦瑞居然认识这个少年,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到云峰所说的那个传奇法师,居然是这个少年!

    “还有,你怎么会……你什么时候达到传奇境界了?”萨瓦瑞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前有云峰这个变态就不说了,没想到现在居然遇到一个更加变态的!

    “哦,最近修炼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少年柳言淡淡地说道,仿佛只是在称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萨瓦瑞真的很想找根绳吊死算了!难道说自己这一百来年都活到狗身上了?连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都能够达到传奇境界,到底是自己太愚钝,还是这世界太疯狂了呢……

    “你就是那个云峰?我这一路上可一直都在听说你的名字。”少年柳言没有再理会萨瓦瑞,而是对云峰说道,“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人物。”

    “这话好像应该我说才对吧?”云峰也笑了,就年纪来说,这个柳言确实比他更加的天才!云峰——当然是指原来那个云峰,在十七八岁的时候,还只是一个连十级都没有突破的魔剑士呢,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可是我现在却不是你的对手。”柳言看着云峰,很平静地说道,完全没有顾及到萨瓦瑞他们几个的感受,“而且就算是等我到了你现在的年纪,恐怕也不一定是现在的你的对手!”

    柳言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是很复杂的,实际上云峰带给他的震撼,远远超过他带给云峰的!事实上,他以十八岁不到的年纪,就达到传奇境界,绝对可以堪称是前无古人,但是他自己却很清楚,这并非完全是靠他努力修炼的结果。

    而且他现在虽然达到了传奇境界,但是要想巩固现在的境界,就需要花费一段很长的时间,更不要说像云峰这样,施展了禁咒之后,还能像这样若无其事的了!

    柳言确实是被云峰的这个禁咒给吸引过来的,实际上这么大的动静,要想不引人注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恐怕过不了多久,有人在这里施展禁咒的消息就要在大陆传得满天飞了!

    “咦?怎么好像没什么信心的样?这可不像是你这个年纪应有的语气啊!”云峰十分意外地看着柳言,呃,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十分的老成,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我只是在称述一件事实而已。”柳言说道,“其实我倒是对你很好奇,你这五年的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不但突破了魔武极壁,而且达到了传奇境界,我真的很困惑,就算你一开始就达到了传奇境界,但是仅仅五年的时间,不但完全巩固了境界,而且你现在完全不像是初入传奇的情形!”

    “你真的想知道吗?”云峰看着柳言,眼的欣赏不言而喻,“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的话,我说不定可以考虑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