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推测
    猜测到云峰有可能的用意,柳言却并没有产生想要立刻学习这套棍法的心思。不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显得如何的成熟稳重,但是柳言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面对着年纪并不比他大多少的云峰,他实际上还是并不怎么服气的,虽然现在他已经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实力确实跟对方有着明显的差距,但是这却并不代表着,柳言就会放下自己的傲气去偷学云峰的武技!

    但是不可否认的,云峰这套“蟠龙棍法”,确实是给了柳言极大的触动,使得他在交手的时候,往往下意识地就留意起云峰的棍法,并且不自觉地,他自己的棍法已经较之刚开始的时候,有了不小的转变!

    “果然是天赋惊人啊!这么短的时间,甚至没有刻意地学习,就已经领悟到这种程度了吗?”

    云峰心里也是暗暗惊叹不已,显然对于柳言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云峰倒是并不认为柳言光是看自己施展一番,就能够领悟到“蟠龙棍法”的精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少年的悟性确实很惊人!

    一旁的萨瓦瑞等人,看着这两人的交战,也是心情复杂,忧喜交加,确切地说,他们现在的小命,可都是握在这两位的手里啊!

    眼看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云峰和柳言的交手似乎火气越来越少,似乎越来越朝着交流性质的切磋方向发展了,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战斗,反而有点像是……嗯,对了,有点像是师徒之间的教学比试!

    不过这也难怪萨瓦瑞他们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实际上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云峰虽然武技精妙,攻势凌厉,但是往往都只是点到而止,手下留情;而柳言虽然明显处于下风,但是手的战斗法杖却越使越顺手,到后来甚至就连不通武技的萨瓦瑞,都能够从他的招式当看出一丝云峰的影!

    不过这样最好!萨瓦瑞看着这种情景,心里自然是暗暗高兴,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不要说十分钟了,就算是打上半天估计也分不出胜负来,那岂不是说自己这些人的性命就全都保住了?

    但是这些人的小算盘云峰又岂会不知?云峰之前提出这个条件,可不是为了看在柳言的面上,有心放过这些家伙,而找的台阶下!对于云峰来说,敢伤害自己的学生的人,那是绝对不能这样轻易放过的!

    交手了七八分钟的样,云峰对于柳言的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也就不再继续手下留情浪费时间了!

    被云峰注入了斗气的木棍可以说是坚逾钢铁,云峰这一爆发,不再继续手下留情,顿时打了柳言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打断了他对这套“蟠龙棍法”的领悟!

    “不行!这样下去马上就要败了!”柳言这才知道,拿出了真本事的云峰是何等的强大!他也知道光凭武技的话自己和云峰差得实在是太远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胜算!

    可是柳言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现在离十分钟已经没多少时间了,要是连这点时间都撑不过去的话,那未免也太过失败了!

    柳言顿时目光一凝,神色郑重,握着战斗法杖的双手也越发地紧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这样轻易地被打败!

    “看招!‘魔法神之怒’!”

    “嗯?怎么回事?居然有这种事?”云峰一下感觉到柳言身上那不同寻常的魔力波动,看着他那根战斗法杖上流动着的强大魔力,云峰突然产生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你居然……居然按照应用斗气的方法来使用魔力……”云峰现在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向柳言的目光也充满了怜悯。

    不过云峰手上却是毫不客气,虽然说在他看来,柳言这一招搞笑的成分甚至更大于它的威力,但是要是一个不小心被那条棍敲上一下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

    一挑一压一带,很轻松地将柳言的战斗法杖拨到一边,云峰手的木棍,蕴含着强大的斗气,短暂的接触倒是并不惧那条战斗法杖上面恐怖的魔力,而柳言则是惊恐不已地看着那根用树枝削成的粗糙丑陋呃木棍,在自己眼前快速地放大……

    输了?自己居然就这样输了?自己的绝招居然一点儿作用都没有起到,就这样轻易地被他打败了?柳言只觉得在一时之间脑里空空如也,他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好歹也达到了传奇境界,就算不是这个云峰的对手,但是至少也不会轻易地落败,但是事实却是如此的现实和残酷,他不但败了,而且对方似乎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一样!

    “我不知道你的老师都有些谁,但是教你这招的,应该是一个快要达到传奇巅峰,正在朝着更高一层境界修炼的人把?”云峰看着柳言问道。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柳言顿时无比惊讶地问道,光是从自己的招数,就可以看出自己老师的实力,这个云峰的实力,到底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果然,看来我猜的应该没错。”云峰闻言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而是叹了口气,看着柳言摇了摇头,“说实话,你这个老师很厉害,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而且在我看来,他实在是一个大混蛋!”

    “你说什么?!”柳言停了云峰的话,顿时忍不住怒目而视,如果不是老师,他怎么可能达到如今的境界,又怎么可能拥有现在这样的实力!

    “我没有必要骗你,也没有必要在你面前故意说你老师的坏话,虽然我确实很想收你做徒弟,但是却还不屑于使用这种卑劣的伎俩。”云峰淡淡地说道。

    “成为战斗法师,我猜应该不是你自己的选择吧?说句实话,你的那个老师对于魔法力量本质的认识,已经到了相当深入的境界,这一点从你现在的情况就不难看出——顺便问一下,他应该是一个正统的魔法师,而不是跟你一样的战斗法师吧?”

    柳言没有出声,但是从他的表情不难看出,云峰说的显然没错。

    “这就对了,不过看来他的研究遇到了瓶颈,否则的话,也不会拿你这个学生来做实验了……”

    “你胡说!老师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柳言顿时气愤地叫道,显然是不相信云峰所说的会是事实,老师……老师他怎么可能会拿自做实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且我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但是除此之外,我实在是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云峰不以为意地说道,要不是他一心想要收这个柳言为徒的话,这种事情他才不愿意理会呢。

    “那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说不定你是为了想要收我为徒,故意骗我的呢!”

    “我有必要因为这个骗你吗?”云峰摇摇头笑道,“话我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

    “我之前还在奇怪,你虽然达到了传奇境界,但是实力为什么却如此的弱,甚至也就比十级巅峰要强上一些,但是在传奇强者当,根本就是不合格!”云峰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倒是明白了,原来你的老师们原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看来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传奇境界的实验品而已,像你这样的学生,我猜他们应该收了不止一个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说的都是假的,全都是骗人的!”柳言一脸惊恐地看着云峰,仿佛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一般,柳言甚至不由自主地往后连续退了好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不可能的,老师他们怎么可能会这样做,这些都不是真的……”

    “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居然能够想到利用这种方法,要是再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突破传奇,达到圣域……”云峰仔细想了想,这种方法确实能够起到不错的效果。

    不过说到底也也只是云峰的猜测而已,正如他所说的一样,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但是云峰认为这种可能性确实很大!因为——他现在正好就处于这样的阶段,对于斗气和魔力的本质,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理解!而他也同样清楚,这正是突破传奇达到圣域的关键所在!

    “其实你也不用这样,我也说了,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或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了呢。”云峰说道,“而且要是真的像我猜测的那样的话,你的那些老师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地放你出来吧?现在看来说不定真的是我猜错了也说不一定……”

    云峰见柳言脸色不好,原本是想安慰他一下的,但是没想到他这样一说,柳言的脸色反而更加的难看了。

    “我这次其实……其实是私自跑出来的……”柳言脸上带着一丝迷茫,颇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老师原本说了,在没有彻底巩固传奇境界之前,是不允许我们离开的……”

    “‘我们’?看来你的那些老师还真的不止一个像你这样的学生。”云峰现在对那个所谓的组织真的是越来越神秘了,同时心里也是愤愤不平,你说收个好徒弟多不容易啊,那些家伙居然狠得下心来拿这样的良材美玉做实验……如果真的是像云峰猜测的那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倒是很好奇了,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私自跑出来的呢?”

    “因为你!”柳言的答案却让云峰也吃了一惊,“自从听说了关于你的传闻之后,我就一直想要见识见识你这个突破了魔武极壁的天才,可惜现在看来,我跟你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其实你也完全不用妄自菲薄,我不过是比你痴长几岁而已。”云峰见柳言神情有些沮丧,于是出言安慰道,“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我有一个更好的师父吧……”

    “师父?”柳言也是十分的惊讶,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如果说云峰这五年只是靠自己的努力,就能够拥有现在的实力,那才真的是难以置信呢!

    不过他那个师父还真的是厉害,居然能在短短的五年之间,将一个连十级都没有达到的魔剑士,教成现在这样的传奇强者,这种能力,或许就连自己那几位老师加起来也比不上吧?

    “是啊,我师父是一个很好的人,嗯,既是老师,又像是父亲……”云峰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笑容,“自从我打败他顺利出师之后,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也要教出一个超过我的徒弟来,将我们这一脉的武道发扬光大!”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打败了你的师父?!”柳言一脸震惊地说道,显然是觉得十分的难以置信。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云峰有些奇怪地问道,“如果你以后成了我的徒弟,如果最后不能打败我的话,也是不能算是正式出师的……”

    “……”柳言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个云峰,还有他那个神秘的师父,实在是太古怪了,居然以被自己的徒弟打败为荣,实在是难以理解啊……

    “好了,你已经输了,这几个家伙看样你是保不住了。”云峰平静了一下心绪,看了看一脸惊恐的萨瓦瑞等人,对柳言笑道。

    柳言也同样看了看那些人,不过却显得十分的无奈,现在的情况确实如此,以他的实力,如果云峰不松口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保下这几个人的。

    “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

    “我会将他们带回去交给我那些学生处置,至于最后到底会怎么样,那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云峰说道,又看了看丢在一旁的体型高大的末日守卫,不由得笑了起来,一个几乎已经快要触摸到传奇门槛的高等恶魔,没想到这次出来,居然还有这样一个意外的收获……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打算回到你那些老师身边,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云峰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将萨瓦瑞等人一一点穴,这些家伙见识到了云峰的实力之后,再也产生不了丝毫反抗的念头,而且对于云峰的手段,他们也是惊骇不已,只是这样随手在他们身上点了几下,他们就无比惊慌地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正常使用斗气和魔力了!

    “我已经见识过你的实力了,这次出来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柳言说道,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已经产生了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那就是回去之后,一定要问问自己的老师,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好吧,那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云峰说道,想了想还是继续说道,“至于我之前跟你说的猜测,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你现在的修炼方向虽说走上了误区,但是却没有什么危险,最多也就是今后的进步会比较缓慢而已。”

    “还有我刚才用的那套‘蟠龙棍法’,你应该还记得不少吧?”见到柳言的脸色不由得微微发红,云峰也并不介意,“有空的话不妨多研究研究,对你会有好处的。”

    “嗯……那个,谢谢你,云峰大哥。”柳言看像云峰的目光很复杂,其实从一开始,这个想要收自己为徒的青年,就从来没有对自己产生丝毫的敌意,而且柳言内心也并不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会为了收自己为徒,而挑拨自己和老师之间的关系……

    “哈哈哈,这声大哥我听得最顺耳了。”云峰哈哈大笑,“记得我的话,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记得一定来找我!”

    这个小……真是一块好料啊!云峰看着柳言离开时有些萧索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对于柳言背后的那个组织,云峰也并不打算继续在深究下去了,综合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之前针对自己一行人的袭击,应该针对只是这些人自作主张的结果,那个组织的高层应该确实并不知情。

    不过,如果那个组织如果为了这些家伙儿继续找他的麻烦的话,那云峰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就算那个组织里有不止一个的传奇强者,但是云峰依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这个萨瓦瑞居然是传奇巫妖德费里的私生,作为一个无法再生育后代的巫妖,德费里想来应该对这个儿很是重视吧?

    要是云峰真的就这样干掉了他的儿,保不定这个老巫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云峰自己虽然不惧,但是自己那些学生却的确是他现在的软肋,而且不管怎么样,如果被巫妖那种很难被彻底杀死的怪物仇恨上的话,确实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算了,现在暂时不用考虑这么多,还是尽快赶到山南行省跟学生们汇合吧。虽然一路上有格芬哈特和他的精英小队护送,而且云峰还让娇娇也暂时跟在沈红的身边,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但是从一路上发现的种种迹象表明,山南行省最近确实是很不太平啊!这个帝国一向不怎么重视的偏僻行省,现在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而且云峰现在确实也要尽快离开这里了,毕竟刚才那个一时兴起的“末日风暴”,动静实在是太大了点,虽然这里位置偏僻,罕有人至,但是要想不被人发现,云峰也知道这根本就不太可能。

    相信很快应该就会有人前来,云峰可不想被人知道是他在这里放了个禁咒!否则的话,肯定又会引来不少的麻烦。

    果然,云峰带着萨瓦瑞等人,以及被暂时施加了变形术的末日守卫,离开这里之后没多久,就接二连三地有好几群人赶到了这里。

    不过看着眼前的这片废墟,这些人全都一个个震惊不已,尤其是其还有不少的魔法师,更是一个个急切不已地感应着空残留的的魔法气息,想要更清楚地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能够造成这样的破坏,除了风系禁咒‘末日风暴’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一个看起来很有影响力的老魔法师非常肯定地说道。

    “而且禁咒的威力和范围似乎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由此可见,施展禁咒的魔法师显然还有一定的余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绝对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传奇法师!”另一个须发皆白的魔法师接着说道。

    “从这些斗气留下的痕迹上来看,除了这个施展禁咒的传奇法师之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传奇剑士的存在!”一个一脸威严的年人这时也沉声说道,他的判断,周围的人自然不会不信。

    但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光是一个施展禁咒的传奇法师还不算,现在居然又冒出一个传奇剑士出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现在的传奇强者都不甘寂寞了吗?

    “这么说来的话,应该是两个传奇强者在这里交手,才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确实,传奇强者也是人,自然也可能发生争斗,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是也并不算是稀奇。

    不过现在大家感到更好奇的是,这两个传奇强者到底是什么人!不少人都在脑海里搜索着他们知道的符合条件的传奇强者,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应该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不对!看起来,这个传奇剑士,似乎和那个传奇法师并不是敌人!”这时候有人突然说道,“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就算是传奇法师,要想在一个传奇剑士面前施展禁咒,也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两个传奇强者,在联手对付其他的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