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杀人救人
    云峰散尖左年的火焰户右,现在的冰雪神侍对他凡经宗凶月什么威胁了,而且就算想跑,恐怕也是跑不掉了!

    冰雪神侍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但是很快,她的表情就完全变了,原本蓝色的眼睛,一下变成了晶莹的白色,目光仿佛带着无尽的威压,居高临下地看着云峰。

    “凡人,你胆敢对我不敬?。

    云峰嘴角扯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对方不断攀升的气势,以及那仿佛万丈冰山一般的威严,似乎都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一般。

    “仅仅只是一个意念吗?看来你的胆也不大嘛,冰雪女神殿下

    云峰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对方,有恃无恐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至少也会降临一个圣域分身下来呢。真是小气啊 最后一句话云峰说的很小声,但是对方显然听到了,眉头微微一皱,冰雪神侍  不,现在应该说是冰雪女神,显然一没有料到,云峰居然敢对一个神明如此的无礼。

    “不过我早就已经说过了。不管是谁,凡是敢阻挡我的,都一定会付出代价!”云峰看着意念降临的冰雪女神,冷冷地说道,“就算是神,同样也不例外!”

    说罢,云峰毫不犹豫地挥剑而上,哪怕对方是一斤,神明,云峰也一样不放在眼里!

    仅仅是一个意念罢了,根本就没有任行的用处!

    冰雪女神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类,居然明知道是她的意念降临,居然还敢毫不犹豫地向她挥剑!其实她应该庆幸有对,幸好她没有降临实力更强的分身或是投影。否则的话,多半也是给云峰送菜而已!

    “你会后悔的!凡”。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冰雪女神的意念离开了,冰雪神侍的思维又重新恢复了过来,可是就是这一霎那的恍惚。让她在云峰的攻击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峰的长剑,好不留情地划过自己的脖颈

    “凡人?你才真的是烦人呢!”云峰不屑地啐了一口,如果不是冰雪女神的意念降临,他要想斩杀这个冰雪神侍,恐怕还真的是要费一番手脚,哪会像现在这么轻松。

    估计现在冰雪女神肯定是气的够呛吧,不过云峰不在乎,至少在物质位面,冰雪女神根本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冰雪神侍的尸体,仿佛阳光下的积雪一般,居然慢慢地融化了,很快就化作了一探冒着寒气的水迹。唯有地上留下的那颗仿佛钻石般的冰晶,让云峰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

    “不错,真是不错云峰看着手的这颗“冰雪之核。”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这个冰雪神侍虽然实力比艾布加布尔稍弱,但是在被斩杀的时候,自身的消耗并不算大,而且也没有像艾布加布尔那样,燃烧过自己的灵魂,所以这颗“冰雪之核。”保存得还相当的完整!

    感受到其蕴含着的巨大的冰导魔力,甚至还要超过那颗“地狱之核。!毕竟后者本来就不算完整。而且还已经用过了好几次了。

    而且最让云峰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仲在这颗“冰雪之核。当,居然十分意外地发现了一丝另类的力量,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冰雪女神的神力!

    真是意外之喜,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收好“冰雪之核。”现在云峰面前,就只有阿鲁斯还在惊恐地看着他瑟瑟发抖了,这个原本自是不凡的天才传奇法师,现在的表现,完全是另外一个样。

    “放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阿鲁斯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云峰的对手,而且就连逃都没法逃掉,对方可是面对冰雪女神这样的神明,都敢直接挥剑的狠人啊!

    “我发誓,我立刻就跟红解除婚约,已经再也不敢打她的主意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阿鲁斯这副德性,云峰不禁摇摇头,这个家伙实在是让他太失望了,就凭这种人,居然然配成为自己的情敌?还有,红这个称呼,也是你能够叫的?

    看到云峰摇头,阿鲁斯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一边继续求饶,脑里一边飞快地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但是他却悲哀的发现,他和云峰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让这些想法几乎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性。

    就在这时,阿波修斯终于赶上来了,不过绎纱却没有和他一起,恐怕也是忌惮云峰的实力,不想前来送死吧。

    实际上阿波修斯也知道,云峰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势了,逃得远远的都还来不及呢。修纱又怎么可能再主动找上云峰?

    可是他阿波修斯却不能这样做。阿鲁斯是他唯一看重的学生,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置之不理,所以就算明知道危险重重,但是他仍然还是义无反顾地追上来了。

    可是让阿波修斯感到无比失望和悲哀的是,他居然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学生,痛哭流涕地跪在云峰面前求饶,阿波修斯这一刹那,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毫无骨气的可怜虫。居然就是自己那行小

    “云峥,你放了阿鲁斯,这桩婚事完全是我做的决定,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阿波修斯还是站到了阿鲁斯的身前,定定地看着云峰说道。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学生,阿波修斯不能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

    “哦?那又怎么样?可是想要结婚的,总是他而不是你吧?”云峰看了看这对师生一眼,却没有任何想要放过他们的打算。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大不了我任你处置好了!”阿波修斯看了看呆在地上的阿鲁斯,心里十分的难受。

    “老师 ”阿鲁斯也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平时对自己十分严格的老师,居然会为了自己,愿意付出这么巨大的牺牲。

    “任我处置?真是好笑,难道你们现在就不是任我处置了吗?”云峰有些好笑地说道,“难不成,你们现在还有反抗的余地不成?”

    “我现在懒得再跟你们废话,阿波修斯老头,识相的话就赶快给我滚远点,这个家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他的”。

    或许是因为阿波修斯对自己学生的维护,触动了云峰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虽然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头,之前也让他非常的不爽,但是云峰还是决定留他一命,但是那个阿鲁斯,云峰却是肯定不会放过的!

    “老师,救我啊 听到云峰这么说,阿鲁斯顿时就急了,而这也让云峰对他更加的鄙视了,真是天大的笑话啊,就凭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能够达到传奇境界,真是不知道这个阿波修斯,到底丹了什么样的方法,居然愣是把烂泥扶上了墙。

    不过现在看来,烂泥始终都是烂泥,生死关头,阿鲁斯终究还是理,出了原形,不但云峰对他无比鄙夷,就连阿波修斯心里也充满了悲哀,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仍然还是想要保住阿鲁斯的性命。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见到阿波修斯仍然固执地挡在阿鲁斯的身前,云峰也不想再多说。也不用剑”直接一掌就拍了过去。为了保护身后的阿鲁斯,阿波修斯也只能是不断是使用防御魔法准备硬抗。同时焦急地对自己的学生叫道:

    “阿鲁斯,赶快离开这里!我来拖住他”呃”

    听到阿波修斯的呼喊,阿鲁斯只是愣了一下。放映过来之后,立玄毫不犹豫地爬起来就跑,甚至就连那半截被冰封的手臂也落在地上,完全顾不上了 要是连命都没有了。手臂还有个屁用啊!

    可是还没等阿鲁斯跑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一阵闷哼,很显然这是阿波修斯的声音,但是阿鲁斯没敢回头,反而是更加加快了速度,他现在心里充满了恐惧!

    那个云峰连冰雪神侍都能够轻易的斩杀,面对神明都敢出手,老师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阿鲁斯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跑!跑得越远越好!只要他感觉不到云峰追来,他就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准备长距离的空间传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呢?有这样的学生,我都替你感到悲哀”云峰看了看一脸决然的阿波修斯。轻轻摇头,收回了手掌,越过阿波修斯的头顶,看到了一边狂奔。一边不停地在自己身上加持魔法的阿鲁斯,却并没有急着追击,就让他先跑一会儿好了,他是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手心的!

    阿波修斯摇摇头,他的嘴角溢出丝丝的鲜血,只感觉到浑身上下的力量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要不是达到圣域境界之后,经过魔力强化过的身体,以他这把年纪,恐怕都不一定能够撑得住。

    “你到底 对我做了什么?。阿波修斯感到自己体内的魔力正在飞快地流逝,化作最本源的魔法元素。消散在空气当。

    圣域 传奇  大魔导师 直到了魔导师的水平,才终于停了下来,阿波修斯柱着自己的魔法杖。勉强让自己的身体不会摔倒下去,虽然他知道云峰很厉害,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如此轻易地录夺了自己的力量。

    “你是一个不错的老师,虽然眼光差了点云峰淡淡地说道,身体一闪就消失在了阿波修斯的眼前,老魔法师再也支撑不住,一下扑到在地。

    “阿鲁斯,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老师 再也帮不了你了  ”

    红瞳家族。

    魔法屏幕的影像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红和她的外婆,也没有想到。战斗居然会如此的激烈,就连魔法屏幕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让红的外婆感到惊讶的是,红居然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露出攻面一样的情绪,看起来就好像根本就不担心似的,到底是她其实根本就不在乎,还是她对那行,云峰,就真的那么有信心?

    答案当然是后者。

    看着呆若木鸡的五个传奇强者,还有一脸惊恐,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绎纱,很难相信,她在不久之前,还日工亿风发地跟自己争夺过族长的位置习 将画面切换到另一边,圣域强者阿波修斯颓然倒地的情景,却又让人感到是那么的震撼和不真实,谁又能想到,曾经在大陆上叱咤风云的阿波修斯,居然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画面再次切换,仍然没有发现云峰的身影。但是那座艺术品般的冰雕,却让红第一次见到了。家族替他安排的未婚夫,到底长得什么

    。

    跪地求饶的丑态,因为惊恐而扭曲的面容,让红在感到不屑和痛快的同时,心里又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感动和甜蜜。

    “这桩婚事。看来是没指望了。”红的外婆叹了口气说道。

    “就算是这样,也绝对不能便宜了那个云峰!”绯莲阴沉着脸走了进来,看来她也已经知道,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到底都发生了是事情。

    “点算阿鲁斯死了,你也不要指望能够嫁给那行,云峰!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绯莲现在心里确实充满了愤怒,云峰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当面在红瞳家族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两个响亮的耳光,要是再把红嫁给他,那岂不是再将脸凑上让他再抽一次吗?

    “他一定会到我离开这里的红看了她一眼,轻轻地扭过头去,根本就不理会,仿佛这句话。本来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哼!你等着瞧吧!我已经通知了彤祖母,你那个云峰,嚣张不了多久了!”看到红这样,绯莲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冷冷地说道。

    “什么?你居然 在这种时候唤醒了  ,红的外婆顿时大惊,“是谁赋予了你这种权利?要知道我现在还是族长!”

    “母亲大人,你的想法实在是太保守了,这种时候,我们家族,无论如何都是不能示弱的”。绯莲说道,“那个云峰居然敢在我们红瞳家族撒野,这次就要让他有来无回!”

    红时的表情微变,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绯莲所说的那个“彤祖母。”确实是让她非常不解。但是红相信,云峰一定能够带她离开这里的!

    就在这时,房门轻轻地被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已经上来年纪的妇人走了进来,和其他红瞳家族的成员不一样,岁月,已经在她身上,刻下了明显的印恶

    但是不管是绯莲还是红的祖母,看到她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尊敬。

    “彤祖母”绯莲一脸欣喜,刚想要说什么,却被这位彤祖母挥断了。

    绯莲这时候才发现,绎纱居然也跟在彤祖母的身后,不过看她的表情,居然也是惊魂初定的样。

    “你就是绯莲的女儿红?”

    彤祖母来到红的面前,仔细了打量了一番,让人难以察觉地微微点了点头,这个晚辈的天赋,甚至走出乎了她的意料。

    “我只知道,我是沈溪的女儿。我的名字,是沈红!”红摇摇头说道,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绯莲一眼。

    “是这样啊 绯莲,看来你这个母亲当得好像不怎么称职啊意外的是,彤祖母居然点了点头,朝绯莲说道。

    “是 彤祖母,我今后一定注意,绯莲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彤祖母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她不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那个云峰吗?

    绯莲正在考虑,要怎么样提醒一下,可是彤祖母下一句话,直接就让她浑身感到冰冷!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跟着你的父亲好了。”彤祖母说着,突然又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你应该满意了吧?,小

    绯莲等人顿时满头雾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辈果然是深明大义。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红身前不远处的空间,毫无征兆地破开。云峰那熟悉的身影,顿时出现在她的面前。

    “红,我来带你回去了

    “嗯

    红笑了,走到云峰的身边,将手交到他的手,感受着他手心传来的温度,只觉得心里也是一样的温暖。

    “彤祖母,这到底是

    绯莲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措手不及,她唤醒彤祖母是为了对付云峰的,为此地没有少说云峰的坏话,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难道,真的就这样让云峰把红带走?绯莲心里十分的不甘,她的女儿当,就只有红才觉醒了天赋,要是红离开了红瞳家族,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去争取族长的位置!

    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彤祖母做出的决定,她是绝对无力反驳的,其实彤祖母何尝又愿意这样?她也不想看到红瞳家族的名声受损,但是不妥协又能如何呢?

    绯莲和修纱她们只知道,云峰斩杀了冰雪神侍,重伤了阿波修斯,冰封了阿鲁斯,但是她们却不知道,冰雪女神的神念曾经降临,而这个云峰,居然敢对冰雪女神挥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