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地狱和深渊
    ※曰谪往十层地狱的”地狱!门”并非是在烟暗教使的老舆”是在一处名为“暗之痕。的峡谷裂隙当。

    “暗之痕”就是当年无底深渊的恶魔,入侵艾瑞大陆时,打开的空间通道,虽然这条通道后来被封印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留下了一个能够进入无底深渊的“深渊之门,。

    可是没想到的是,那座“深渊之门”后来却成为为无底深渊在血战,输送炮灰的通道,不少大陆的强者,就是从这里进入无底深渊,然后据说他们当的大多数,随后都进入了血战的战场?

    魔鬼们对此自然不可能视而不见,所以没过多久,魔鬼们就想办小法,同样在这“暗之痕。当,就在距离“深渊之门”不远的地方,也建造了一座通往层地狱的“地狱之门”!

    云峰和红要想进入层的狱,自然要想办法通过这座“地狱之门。才行。不过“地狱之门。和“深渊毛门。”都控制在烟暗教廷的手巾,烟暗教廷通过分别向地狱和深渊输送炮灰,来换取这两方的好处和支持,所以“地狱之门”和“深渊之门”对于烟暗教廷的重要性,简直不亚于“天界之门。之于光明教廷!

    因此在“暗之痕。当。烟暗教廷可以布置了相当强大的守卫力量,别的不说,光是守卫“的狱之门。的两斤,深狱炼魔,以及守卫“深渊之门”的两个巴洛魔,就足以让大多数想打这个地方主意的人,望而却步了。

    不过以云峰的实力,如果真的想要硬闯的话,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那两个深狱炼魔,虽然比起一般的传奇强者还要强大,但是对于连圣域强者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云峰来说,却也算不了什么。

    但是云峰还是决定先知会烟暗教廷一声,如果可能的话,云峰也并不愿意过多的树敌,虽然说自己的老爹几年前菜洗劫了烟暗教廷一回,但是云峰的爷爷以前不是也对光明教廷干过类似的举动,可是光明教廷不也照样没有对云家彻底翻脸吗?

    当然,不管怎么样,云峰和红是一定要通过这座“地狱之门”前往层地狱的,烟暗教廷要是答应自然最好不过,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么云峰到时候说不得也就只好硬来了。

    不过烟暗教廷显然不会如此的不智,耍比脸皮的话,烟暗教廷可比光明教廷厚多了,那口气既然就连光明教廷都能够咽得下去,烟暗教廷自然也能。

    况且云啸洗劫的大多都只是一些财物而已,真正重要的东西,时间那么紧迫的情况下,哪有那么容易被找到,所以烟暗教廷也就是之后的日过得紧巴一些,核心利益倒是损失不大。

    ““地狱之门,?完全没有问题,你尽管使用好了,我们完全没有意见!”

    对于云峰的要求,烟暗教廷的大长老柴科尔满口答应,实际上对于云峰想要进入层地狱的想法,柴科尔大长老是非常赞同的,而且表示出了鼻寻常的热情。

    “真的?你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云峰忍不住狐疑地问道。原本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要求,甚至是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心理准备,可是对方一下答应的这么干脆,反而让云峰感到意外不已。

    “当然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你完全可以随意地使用“地狱之门”

    。柴科尔大长老笑容满面地说道,心里确实开怀不已,云峰这样的强者,即便是在地狱当也并不多见,送去这样一个强者,柴科尔可是想象得到,自己能够从地狱方面获得的好处,肯定是少不了的!

    云峰顿时更加的狐疑了。烟暗教廷的人会有这么好心?该不会是暗地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吧?尤其是这个柴科尔,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传奇级别的魔鬼术士。能够召唤传奇魔鬼的术士,其狡诈程度,最起码也应该是深狱炼魔一个级别的

    “这样好了,如果你觉的实在走过意不去的话,那么这样吧,我听说你和魔鬼岛有联系,不知道能不能替我们牵牵线、搭搭桥?”

    柴科尔也是精于世故的人物,自然是看出了云峰疑虑,不过他却并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烟暗教廷毕竟名声在外,就算解释了云峰也不一定会信,而且要是能够借此机会再从云峰这里获得一些好处的话,那岂不是更好?

    再说这本来就是顺着云峰自己的意思,他和光明教廷那帮伪君、假正经可不同,有便宜不占那是蠢货!

    果然,柴科尔的要求总算是稍微让云峰放下了一些戒心,虽然还是觉得很奇怪,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应该确实是很有诚意,让自己使用“地狱之门”了。

    至于魔鬼岛,对于云峰来说倒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把瑞斯卡介绍给他也没关系,云峰才不相信,烟暗教廷能够在瑞斯卡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呢!和那种级别的魔鬼打交道,就算是云峰也只有吃亏的份儿!

    “这个没问题,我正好认识魔鬼岛上血月城的城主对于云峰失踪那止 与尖向,对干柴科尔汝样有心的强看来说,并不算是什览”忱,很容易就能够猜到,所以云峰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见云峰果然答应,柴科尔顿时心里暗喜,原来云峰真的是和魔鬼岛有联系,而且听他所说,似乎还跟那里的大人物有关,要是能够同魔鬼岛建立起联系,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要知道,即便是现在,烟暗教廷也仅仅同前三层地狱,建立起来联系而已。要是多了魔鬼岛这个助力,要想压过烟暗教廷内,倾向于无底深渊的那一个派系,把握就更大了!

    就在云峰准备召唤出瑞斯卡的传奇分身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不过五十岁的烟袍法师,一下闯了进来,看他的表情,似乎十分愤怒的样。那些侍从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阻拦。

    “鲁根,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闯进我的居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柴科尔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原本暗喜不已的心情,也一下沉了下来,他好歹也是烟暗教廷堂堂的大长老,名义上地位也只在烟暗教皇和圣女之下,这个鲁根。虽然实力并不比他逊色,但是不过却只是二长老而已,居然这样直接闯了进来,尤其还是当着云峰的面,就更让他感到有些难堪了。

    “我想干什么?哼!柴科尔,你应该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鲁根却是一点儿都不买柴科尔的帐,毫不客气地说道,根本就不买柴科尔的面,不过当他看到云峰的时候,却明显的眼前一亮。

    “这位就走进来大陆闻名的云峰吧?鄙人鲁根,是烟暗教廷的二长老。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对于你的大名,我可是闻名已久

    。

    面对云峰,鲁根的态度立麦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不但语气缓和了许多,而且姿态也放低了不少,以他在烟暗教廷的身份和地个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少见的了。

    “哦,原来是二长老,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云峰搞不清楚这老头的来意,不过人家主动打招呼,而且又这么客气,云峰自然也客套地回应道。

    听到鲁根和云峰的寒暄,柴科尔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而鲁根自然是颇为高兴,而且脸上隐有得色,他不知道云峰那句“久仰”只是客套而已,还以为云峰真的曾经听说过他的大名呢。鲁根心说,近百年来本想我已经够低调的了。没想到在真正的强者眼,还是像烟夜的萤火虫那般的耀眼,,

    事实上云峰连柴科尔这个大长老,也是在到了暗阳王国之后,才从拉克西丝那里听说的,至于鲁根这个二长老,以前就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了,谁知道他是哪根葱?

    “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云峰老弟,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这次来,是想请你重新考虑考虑。我觉得你最好还是选择无底深渊,作为目的地为好。

    “鲁根,我警告你。可不要太过分了!”鲁根的话还没有说完,柴科尔就忍不住拍案而起。这个鲁根现在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挖墙脚,这简直是不可容忍!

    “我不过是想云峰老弟提些建议而已,免得他上了某些人的当鲁根扭头看了柴科尔一眼,却是毫不示弱地说道,“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云峰老弟自己手里,只是我实在是不想看到,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而亥意隐瞒消息!小,

    “你说什么?我有什么好隐瞒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夫意”。柴科尔看着鲁根一脸气愤地说道。

    这家伙分明就是和他一样的打算,可是居然还能够义正言辞的贼喊捉贼,简直就是不知道“耻”字是怎么写的!

    “没错,我是想说服云峰老弟改变主意,放弃地狱,前往深渊一行鲁根瞟了柴科尔一眼,又对着云峰很是诚恳地说道,“但是至少,我没有想要隐瞒某些有可能会对云峰老弟不利的消息。”

    “哦?我倒是很好奇。柴科尔大长老到底都隐瞒了些什么?”

    云峰虽然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改变原先的计发,舍弃地狱前往深渊的,不过鲁根的话看起来显然也不是无的放矢,他不妨再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血战的最新战况了!”鲁根看了脸色微变的柴科尔一眼,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云峰老弟可能还不知道吧?地狱一方现在在血战当,可是处于很不利的局面,无底深渊的恶魔大军,已经攻破了第一层焦土地狱,已经顺利地攻入了第二层钢铁之都,云峰老弟你如果现在选择去地狱的话,那可是危险重重啊!”

    果然,鲁根的话一出口,云峰和柴科尔的脸色都同时一变,这个消息柴科尔当然不可能会不知道,可是他却向云峰隐瞒了这个消息,实际上地狱现在的局面确实相当不利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能够将云峰送入地狱,自然就能够从地狱获得更多的好处。

    过现在被鲁根。当着云峰的面揭穿,柴科尔心里自然是先儿一已。他现在正在想法设法的拉拢云峰,尤其是眼看着就要从云峙那里,同魔鬼岛联系起来,但是没想到这个鲁根居然从横插一脚,这又如何不让柴科尔愤怒不已。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地狱现在走出于下风不错,但是这种你来我往的情况,在血站当,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

    柴科尔定了定神。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云峰被鲁根说动。他得想办法坚定云岭的信心有行!

    “地狱和深渊之间的血战,已经进行了不知道多少年。恶魔们甚至曾经一路攻到地狱的第层,而魔鬼们也曾经有过一口气攻下近千层深渊的辉煌战绩,可是最后还不是恢复到相互拉锯的状态?”

    “总而言之。不管是魔鬼也好,恶魔也好,要想赢得血战的最终胜利,恐怕都是不太可能的

    “柴科尔,你果然不愧是传奇级别的魔鬼术士,这避重就轻的本事还真是不错鲁根顿时冷笑道,“不管你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地狱现在处于下风。总是不争的时候,就算是深渊不可能彻底攻下层地狱,但是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地狱的前两层,都是非常危险的,这一点你总不能否认吧?”

    “这柴科尔顿时恼火不已,这个鲁根虽然是个恶魔术士,但是他的头脑,可不像那些恶魔那样混乱,反而拆起台来,倒是利索得很,让柴科尔恨得是牙痒痒的。

    “即便如此,无底深渊又能够好得到哪儿去?那种混乱不堪的地方,就算是没有受到血战的波及,比起地狱来,也照样是更加的危

    ”。

    柴科尔自然也不会轻易地认输,既然无法反驳,那么就干脆将对方的弱点也一并暴露出来好了。

    “那可不一定。无底深渊到底有多少层,谁也说不清楚,你就那么肯定,深渊当。就没有一层是安全和平的?”鲁根似乎早就料到了柴科尔会由此一说,顿时笑道,“你不要忘了,萨摩瑞 。

    萨摩瑞这个词从鲁根口说出,顿时让柴科尔和云峰的脸色都变得极为怪异,事实上就算是云峰,也知道这个在无底深渊,甚至是在多元宇雷当,都赫赫有名的城市!

    在魔鬼岛的图书馆当,就有不少关于萨摩瑞的记载,总而言之,这座位于“欢愉深渊。的特殊城市嗯嗯,打住打住,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自己现在可是个已婚男人了

    柴科尔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现在终于知道,鲁根不但是来拆他的台的,而且他还想要将云峰拉拢到无底深渊那一边去 鲁根本人当然没有那行,本事,但是他只要成功地说服云峰改变主意,只要云峰决定选择进入深渊的话,那么剩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有其他人来负责了。

    在拉拢其他位面的生物加入到血战当这方面上,不管是魔鬼还是恶魔,都已经非常的熟练了。

    “很有意思。你们告诉了我很多有用的信息云峰笑了,他也没有想到,原来不仅是光明教廷内都有纷争,原来烟暗教廷也是一样。

    柴科尔和鲁根这两个长老,很明显不怎么对路,他们一个偏向于地狱,一斤,倾向于深渊,但是不管怎么说,正是因为他们的相互争执和拆台,才让云峰得到了更多有用的信息。

    不过不管怎么样。云峰都没有想过要改变主意虽然说无底深渊对他也很有吸引力。尤其是萨摩瑞 但是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云峰还不打算进入深渊当。

    而且最主要的是。云峰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掺合到血战当去!

    不管他是要去深渊还是地狱,他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血战。虽然云峰对血战也很好奇。观摩一下倒是没有问题,但是要让他亲自参与到其,那还是敬谢不敏了,至少以红的性,就肯定不会对血战产生什么兴趣的。

    更何况,云峰之所以决定要前往地狱,除了之前提到过的那些原因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在地狱当 准确的是,是在第七层的狱废墟之地,有着外交之地之称的城市格兰珀里,这座城市当,有云峰很感兴趣的所在  层地狱政治学院!

    早在魔鬼岛的时候,云峰就对这个魔鬼们向往不已的地方好奇不已,现在有机会的话,当然要好好见识一番才行,而且云峰也很想看看,魔鬼们是怎样教育学生的。

    “很抱歉,鲁根长老,谢谢你善意的提醒云峰笑着说道,“善意”这个词。对于鲁根这样的恶魔术士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相当辛辣的讽刺,云峰当然知道他不可能是真的在替自己着拜

    “不过我还是决定,前往地狱

    听到云峰最后的决定,柴科尔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是他看向鲁根的神色,显然已经非常的不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