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大公刁难,师姐出马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一场很普通的遭遇战,中途却迭遭变故,最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实在不免让人感到唏嘘。

    当烈焱依仗神器之威,带领着麾下的“怒焰骑士团”全军撤退的时候,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就已经决定了,不可能再发生任何改变了。哪怕是还有零星的魔鬼战士,仍然在继续抵抗,但是这些残余的魔鬼士兵们,甚至连基本的阵型都已经无法维持,而恶魔战士虽然同样伤亡极为惨重,光是阵亡的战士数量,就超过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全都是人人带伤。但是这种残局般的战斗,对于恶魔来说,无疑更加的有利,再加上现在剩下的那些魔鬼战士们,士气几乎已经降到了冰点,就算是这些魔鬼们都经历过严酷的纪律训练,但是距离彻底崩溃,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同样身上多处负伤的恶魔指挥官,很直接地拒绝了学生们的帮助,战斗打到这个份上,他们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全歼这支魔鬼军队!有了这样一个战果,不仅能够弥补军队的损失,而且还能挣到不少的战功。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那支人类军队最后还是成功逃掉了,不然的话,要是能够将其一并拿下,战功起码还能再翻一倍有余!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这位恶魔指挥官很快就将这事儿抛诸脑后,实际上如果不是云岚和其他七名传奇高阶的学生及时赶到的话,他麾下的这支恶魔军队,恐怕早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况且就算是在军队完好无损的状态下,双双拉开了架势打一场,自己麾下这支恶魔军队。多半也不是那支人类骑兵的对手,对于这一点,这位恶魔指挥官虽然有些狂妄,但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余下零星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打扫完战场之后,学生们干脆和这支恶魔残军合流一处,一同赶往最近的恶魔营地,恶魔指挥官自然是求之不得,他的军队在这一战中损失极为惨重,本身也伤的不轻。一旦在归途中遇到敌军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这些血色深渊来的战士,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每一个实力都非常强悍,尤其是还有整整七位传奇高阶强者,以及一位新晋的传奇大恶魔。如此豪华的阵容,在附近的区域中,几乎没有哪支魔鬼军队能够招惹得起。

    而另一方面,熔岩之河的战斗,终于还是逐渐开始朝着对恶魔们不利的局面发展了。其实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虽说因为血色深渊圣域强者的爆发,熔岩之河中心的战斗。魔鬼方其实并未占到什么便宜,但是一下子走掉整整八位传奇高阶的强者,对于双方实力对比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云岚的离开,恶魔方失去了一个优秀的战场指挥官,导致熔岩之河外围的常规战场,兵力本就稍占劣势的恶魔大军,逐渐开始丧失了战场的主动权。

    等到外围的魔鬼大军,彻底稳定了局面。并且开始布置大型魔法阵的时候,熔岩之河战场的恶魔最高指挥官,终于不得不下达了弃守熔岩之河的命令。由于恶魔方的高端战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所以魔鬼们也没有追得太紧,能够成功夺回熔岩之河。魔鬼们可以说已经完美地完成了此次作战的主要任务,完全没有必要,再冒着损兵折将的危险,贸然轻兵追击。

    这场战斗最终的结果,是恶魔们不得不退出熔岩之河,而魔鬼们在重夺了这处要地之后,不仅得到了一处重要的补给基地,而且进一步稳定了焦土地狱的战局。

    在完成从熔岩之河的大撤退之后,恶魔的总指挥官,深渊大领主,焦热大公爵英格拉姆阁下,不出意外地大发雷霆,而且他针对的目标,居然正好就是血色深渊的代表!

    “你们这些散漫的蛆虫,为什么要临阵脱逃?这是背叛!这绝对是背叛!”英格拉姆大公爵愤怒地大吼大叫,丢失了熔岩之河,对于整个深渊阵营来说,绝对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失败,说得严重一些,熔岩之河战场的失利,使得深渊一方对于焦土地狱的控制力大幅下降,甚至对整个血战的战局,都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

    不过这些都不是英格拉姆大公爵大发雷霆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实力和地位到了他这个级别,一次败仗,对他来说,远远不足以动摇根基,实际上,就算是在整个无底深渊,有资格——或者说有能力对他表示不满的存在,绝对不会太多。

    英格拉姆大公爵之所以会如此愤怒,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位炎魔,而且还是血统最为纯正的炎魔,对于英格拉姆大公爵来说,熔岩之河作为度假胜地的重要性,绝对要远远超过作为深渊的战略要地。所以当他最终不得不亲自下令放弃熔岩之河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的愤怒。

    按理来说,这事其实完全怪不到血色深渊的部队头上,因为在战斗开始之前,深渊方的兵力,本来就是处于劣势的,如果不是多了血色深渊这个强有力的增援,熔岩之河从一开始,多半就是守不住的。

    可是英格拉姆大公爵的想法显然不是这样的,既然血色深渊的增援已经到了,而且足以拉平深渊方的劣势,眼看着守住熔岩之河大有希望,之后的战局,也一直如此发展着,尽管地狱方出动了大量的军队和为数不少的传奇以及圣域强者,但是战况一直陷入僵局,眼看深渊方有很大的希望,能够成功守住熔岩之河,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候,血色深渊居然一下子走了整整八名传奇高阶的强者,而且一名圣域强者还莫名其妙地实力大降,最终才导致了熔岩之河一战的失利。

    很明显,对于英格拉姆大公爵来说,如果本来就没有守住的希望,那么就算是失去了熔岩之河。尽管会感到心痛惋惜,但是却也未必就不能接受;可是血色深渊这帮人,明明已经给他带来了希望,他们却又亲手将这希望掐灭,这就让英格拉姆大公爵感到无法接受了。

    由于丢失了熔岩之河。英格拉姆大公爵不得不将自己的指挥部,搬到了一座雄伟的深渊城堡之中,议事大厅里的其他恶魔将军,对于英格拉姆大公爵的职责,老实说,大多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这支首次代表血色深渊出战的队伍,在之前的战斗中,表现得确实非常出色,传奇和圣域强者们每个都实力强悍,就算是那支数量不算多的常规部队,也是极为难得的精锐。在外围的战场上表现得非常突出,就算是正面硬撼同等规模的魔鬼军队,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不过对于英格拉姆大公爵的指责,也确实不好辩驳,毕竟,不管对于哪一支军队来说,临阵脱逃。都是一项非常的严重的罪名,哪怕是一贯我行我素,自由散漫惯了的恶魔,同样也无法接受这种行为。

    所以现在,议事大厅里的所有恶魔将军,几乎都将目光集中在那几个血色深渊的代表身上,很明显,如果他们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交待的话,刚刚丢失了度假胜地的英格拉姆大公爵,绝对不会轻易绕过他们的。

    “我觉得这件事我们根本就没有解释的必要。”面对战场最高指挥官的指责。郑前首先站了出来,不卑不亢地说道,“如果大公阁下没有忘记的话,我们血色深渊,可是拥有**指挥权的!所以在战场上。我们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判断,随时做出任何决断,完全不需要接受其他指挥官的命令,包括大公阁下,同样也是如此!”

    在场的恶魔将军们一下子全都想起来了,似乎,好像还真有这回事,不过大家当时都没有怎么在意,**指挥权这种事,在深渊大军当中并不少见,不过通常只有那些实力强大的深渊领主,才能够获得如此殊荣。而且一般来说,就算是获得了**指挥权,除非是领主亲自踏上战场,否则的话,领军的将领,大多数情况下,一般都不会轻易违背更高级指挥官的命令。毕竟,恶魔们的一贯行事风格,是强者为尊,而在目前的焦土地狱战场上,深渊一方的最强者,毫无疑问当数英格拉姆大公爵阁下!

    英格拉姆大公爵这时候也想起了这回事,不由得感到更加愤怒。血色深渊确实是拥有**指挥权没错,但是这位大公阁下,还真没想到,这些最高实力不过圣域的小家伙,居然真的敢将这个理由冠冕堂皇地摆出来!

    如果说现在领军在此的是云峰本人,哪怕只是一个传奇级别的化身,英格拉姆大公爵都不会对这个理由有丝毫的异议,因为云峰本人,确实有那个实力,不买他的账!虽然因为某些原因,英格拉姆大公爵并没有参加不久前的那次神战,但是对于神战的经过和结果,大公阁下可是了解得非常清楚的,别看云峰现在损失了一个化身,实力暂时不在巅峰状态,但是只看他在众神战场上的恐怖战绩,大公阁下就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有丝毫胜算!

    可问题是,现在代表血色深渊站在这里的,并非是云峰本人,只是云峰的几个徒弟而已,英格拉姆大公爵并不认为,自己也需要以对待云峰的态度,去对待他们,所以当听到郑前的辩解之后,大公阁下立刻就很生气地叫道:“好吧,你的理由非常充分,但是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除非你们一直缩在后方不肯出战,否则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们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

    听到英格拉姆大公爵毫不掩饰的报复宣言,郑前的脸色也不由得微微变色,尽管看起来,眼前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但是他们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不会那么好过了。要知道,身为焦土地狱战场的最高指挥官,英格拉姆大公爵手中的权力还是很大的,只要他有心,不管是在物资补给,还是在兵力调动方面,都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老实说,郑前现在也大感头疼。在云峰的众多亲传弟子当中,他或许不是实力最强的,但是若论稳重,如论大局观,郑前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可是面对完全不讲理的英格拉姆大公爵阁下,郑前还真的有些无计可施,对于恶魔们的行事风格,他也算是相当了解了,要想压住大公阁下一头,除非拥有比他更强的实力。否则的话,不管你的理由有多么充分,都不可能轻易说服他。

    “所以说,我宁愿去和魔鬼打交道,也不愿意和这些一根筋的恶魔为伍啊!”郑前在头疼之余,不由得有些感慨这次血色深渊所处的立场。魔鬼们虽然狡诈,同他们打交道,就算是多长了十二个心眼儿,也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但是至少,魔鬼们总算还是讲道理的,不想恶魔。基本上就是靠实力说话,谁的实力更强,谁说的话就更算数!

    “大公阁下,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再考虑一下的好。”随着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一个娇小的人影突然出现在议事大厅里,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英格拉姆大公爵,很认真地说道。

    “娇娇师姐,你怎么来了?”郑前等人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全都惊喜地叫了起来。这位师姐虽然看起来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实际上,对于娇娇师姐的实力,大家一直都是非常放心的。

    “半神?而且还是真身到来?”英格拉姆大公爵看着娇娇,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区区一个半神,原本也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但是眼下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因为焦土地狱的大部分区域,能够容纳的力量极限,基本上圣域就已经到顶了,因此现在议事大厅里的大公爵阁下,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圣域化身而已。

    “这座深渊城堡,应该无法容纳半神级别的存在才对,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对于娇娇的不请自来,英格拉姆大公爵这一次没有发怒,反而很是严肃地开口问道,而且他的语气,出人意料地,居然并没有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态度在里面。

    不过也难怪大公阁下会如此郑重了,实际上不仅是他,在场的其他恶魔将军,对于娇娇的出现,全都感到相当的不可思议,就像大公阁下所说的一样,这座深渊城堡,虽然在建造的时候,就特意对空间进行过强化,但是最多也只能容纳圣域巅峰的强者存在,按理说,半神级别的强者,一旦试图强行进入这里,要么是凭着绝对的力量,彻底地击破此处的空间,要么就是受到位面本源的反击,就算勉强进入,自身的实力也会受到极大的压制,实力甚至可能还不如一般的圣域强者!

    可是现在的娇娇,不管怎么看,都和以上两种情况完全不同,她确实是通过撕裂空间来到此处,但是却并未对这里的空间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实际上议事大厅里的空间早已经恢复了平静;至于位面本源的压制,在娇娇身上同样没有任何征兆,这才是大公阁下以及众位恶魔将军,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从娇娇主动展露的气息来看,毫无疑问她是一位货真价值的半神,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偏偏位面本源就是对她视而不见,完全没有丝毫对她压制的迹象。

    “哦,你是说这个啊?只是一个小法门而已,还好出发前师父教了这招,不然的话,有很多很好玩的地方都不能去,那就真的是太可惜了。”娇娇一脸庆幸地说道,身为半神强者,即便是在焦土地狱这样的位面当中,受到的限制也是相当大的,如果不是云峰早有先见之名,老是只能呆在少数几个地方的话,娇娇肯定会闷坏的。

    “不过这个不重要,我们现在应该讨论的,是他们的事情。”娇娇指了指郑前等人,摆出一副谈正事的样子,只可惜她现在这副小女孩的样子,实在是没有多少说服力。

    “我承认,你的秘密确实引起了我的关注,但是难道你真的以为,光凭一个半神,就能够影响我的决定?”英格拉姆大公爵看着娇娇,有些生气地说道,他确实是很想知道娇娇能够不受位面本源攻击,出现在这里的秘密,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他会在其他方面进行妥协!对于恶魔来说,一向是一码事归一码事,而且大公阁下并不认为,区区一个半神,就有资格和自己讲条件。

    “你就不再考虑一下?”娇娇睁大了眼睛,做出一副很认真的表情,“我再告诉你个事,你口中‘临阵脱逃’的那八个人当中,其中有一个是我师父的亲妹妹!”

    “那又如何?无底深渊可不讲裙带关系那一套!”英格拉姆大公爵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我再告诉你,因为某个势力的阴谋,我师父的亲妹妹,刚刚被人诱拐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师父现在正在亲自赶去救援。”娇娇继续说道,“当然,如果大公阁下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解释的话,那么我也只好通知师父,让他亲自来跟你解释了,只不过如果因此出了什么不好的意外的话……”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接受你们的解释,本次熔岩之河的失利,完全是我本人指挥失误,跟血色深渊的诸位,绝对没有任何关系!”英格拉姆大公爵擦了擦汗,很是果断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