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神格到手,深渊陷落
    


    阿肯的选择真的不能说就完全是错误的,实际上以当时那种状况,留给阿肯的选择余地还真的没有多少,甚至可以说是几近于无,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孤注一掷,拼死一搏之外,阿肯还能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呢?

    只是可惜,阿肯遇到的对手是云峰,所以不管他如何的拼命挣扎,始终还是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当云峰不管不顾,任由那个烟雾魔鬼在自己的后背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伤口,终于将手中的长剑,刺入了阿肯的胸口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对于阿肯这种级别的真神强者来说,通常意义上的要害部位,严格来说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就算是被刺穿了心脏,也绝对不至于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更何况现在这里的这个阿肯,实际上还只是一个化身而已,就更加不存在“要害攻击”这样的说法了。当然,准确地说现在的阿肯,其实还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要害或者说弱点的,这个要害以及弱点,毫无疑问自然就是那枚神格了。

    但是云峰当然不可能会这样做,毕竟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夺回神格,而并非只是单纯地击杀阿肯那枚简单。所以云峰这一剑,虽然是刺入了阿肯的胸口部位,但是却并非是冲着那枚神格去的。阿肯胸口正中的神格,现在依然完好无损,但是云峰的这一剑,却已经成功地将阿肯重伤!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记平实无华的刺击,但是实际上,这一招却是云峰根据“子午夺魂剑”中的杀招。精心演化而来的,不仅对于神力的运用可以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且在攻击当中,甚至还蕴含着相当厉害的精神攻击!如此厉害的复合型攻击,被刺了个正着的阿肯,自然是完全吃不消了,云峰一击之下。立刻就将他重伤,阿肯顿时就被吓得不行,之前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决死一战的勇气,瞬间就不翼而飞了,现在这个时候阿肯不要说继续像之前那样拼命战斗了。甚至就连基本上的战意,都已经完全丧失殆尽,在云峰的面前,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了最后一丝反抗之力,如同一只正在不停瑟瑟发抖的待宰羔羊一般。

    “果然,魔鬼就是魔鬼。”看到阿肯这副熊样。云峰不由得暗自摇头不已,如果换成是一个恶魔的话,即便是重伤濒死。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战斗,但是对于魔鬼来说,却真的很少有人能够战斗到这种地步的。

    不过云峰现在可没有功夫去感叹这些,对于阿肯。云峰实在是没有多少好感,虽然早在几十年以前,天龙学院和九层地狱政治学院进行交流的时候,云峰就曾经和他打过一些交道,只不过云峰对于当时的阿肯印象真的不算很深,就更加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再说这一次阿肯这个家伙,居然主动带着魔鬼军队入侵血色深渊。光凭这一点,云峰就绝对没有任何理由放过他!

    当云峰成功地重伤阿肯的同时,那个烟雾魔鬼就已经认识到事不可为,虽然看他的样子颇有些迟疑,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可不仅仅是实力强大,而且行事也确实十分的果决,当他认识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再从云峰手中虎口夺食之后,这个烟雾魔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就转身飞退,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就直接冲入了其中一座超大型的地狱之门当中。

    没有了阿肯的配合和牵制,光凭自己一个人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云峰的对手的。关于这一点,那个烟雾魔鬼确实看得非常的清楚,至于说云峰身上的那些伤势,作为始作俑者,烟雾魔鬼自然比其他人更加的清楚,云峰背上的那些伤口,虽然看起来挺吓人的,鲜血淋漓,几乎将云峰的真个后背都给彻底的染红了,但是实际上呢,这样的伤势对于像云峰这样的真神强者来说,还真的不算是,基本上就跟皮外伤差不多,如果云峰愿意额外消耗一些神力的话,完全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这些伤势彻底的恢复过来。

    所以说,虽然自己刚刚确实是趁着云峰对付阿肯的时候,给他造成了一些伤势,但是实际上效果却相当有限,对于云峰的实力几乎就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要是继续选择和云峰战斗的话,烟雾魔鬼心里还真的没有那个底气。

    所以烟雾魔鬼跑了,无比果断了跑路了,既然阿肯都已经被云峰给收拾了,那么他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留下来和云峰拼命了,尽管烟雾魔鬼对于那枚神格实在是眼馋得很,但是和云峰相比,自己有几斤几两,烟雾魔鬼总算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为了那种虚无缥缈的机会,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那才真的是玩笑开大了呢!

    烟雾魔鬼跑了也就跑了,云峰根本就懒得理会,再说他现在也实在是没有那个功夫进行追击,再说那个家伙的实力确实不弱,就算是一路追到地狱当中,云峰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一定能够将这个家伙给留下来。更何况云峰现在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当然,对于云峰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从阿肯的身上,取回那枚神格才行。如果换成是其他的神明,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毕竟一个神明,要是真的被逼到绝路了的话,哪怕是再怎么不愿,再如何不甘,肯定也会选择自爆神格,就算不能与对方同归于尽,但是至少也要让对方鸡飞蛋打,得不到任何好处才行!

    可问题是,阿肯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自爆神格啊!要说勇气。阿肯还真的不缺,要是现在让他和云峰继续战斗的话,阿肯肯定是做不到的,但是如果能够自爆神格的话,那么阿肯却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不要说他现在在这里只是一个化身而已,就算是本体。如果真的被逼到了这种地步,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自爆神格,毫无疑问就是最后的反抗手段了。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对于多元宇宙当中的众多真神强者们来说。一枚完整的神格,才会如此的稀少和珍贵,因为实在是太难弄到手了,对于一些实力强大的神明来说,要想对付一些低等级的神明,或许还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可是要想在击杀对方的同时,还要完整地夺下对方的神格,就很少有神明能够做到了。

    不过对于云峰来说。至少这一次,这个问题却并不存在,因为他比谁都更加的清楚,阿肯胸口正中的那枚神格。绝对是不会自爆的!而满脸惊慌失措,已经完全濒临绝望的阿肯,也同样证实了这一点,这枚神格既然是云峰主动送出去的,又怎么可能,不事先就做好足够的预防措施呢?

    或许在阿肯的感觉当中,这枚神格和他这个化身。真的融合得非常的完美,当然这一点实际上也确实没错,毕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云峰也不可能利用阿肯,使得这枚神格凝聚成功,甚至还一口气晋级到高等神明的级别。实际上如果这次云峰不能及时将这枚神格夺回来的话,一旦被阿肯逃回了地狱第七层废弃之地,假以时日,说不定这枚神格,还真的很可能会被他完美地融合掉!

    有舍才会有得,这个道理云峰早就已经想得很明白了,事实上这一次自己确实是在冒险,但是云峰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么做,中间虽然出现了一些意外,比如说那个突然出现的烟雾魔鬼,就差点让云峰的计划彻底的失败。但是凭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和果决地行动力,云峰最终还是成功地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当云峰从阿肯的胸口正中,顺利地取下那枚神格的时候,云峰真的是相当的开心,这可是一枚高等神明级别的完整神格啊!即便是对于像他这样的高等神明来说,也绝对称得上是异常的难得和珍贵了。

    “已经不行了吗?真是可惜,看来没办法问出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是谁了……”看着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甚至就连身体都已经开始逐渐消散的阿肯,云峰不禁微微有些失望,神格倒是到手了,可是当云峰取下神格之后,阿肯也随之干脆利落地挂掉了。这样的结果倒是让云峰颇为失望,不过好在他原本也没有将期望寄托在这上面,要知道魔鬼的阴险狡诈那可是出了名了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种话,那是绝对不能用来形容魔鬼的,哪怕是对方临死之前,要是自己一个不注意的话,也很有可能被对方给阴了。

    更何况在云峰看来,就算阿肯真的愿意说实话,但是此次入侵血色深渊的幕后烟手到底是谁,恐怕就连阿肯自己都不一定清楚!要知道云峰当年也曾经在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当中呆过一段时间的,对于这所闻名整个多元宇宙的著名学院,云峰自然也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可是要说九层地狱政治学院的核心领导层,除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院长迈斯丹姆胡诌者以外,其他的云峰就全然不知了。

    不仅是云峰不知道,就算是在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内部,知道的人也可以说少之又少,别看阿肯身为政教处的主任,看起来似乎位高权重的样子,但是实际上知道内情的人都很清楚,这个位置那可是相当得罪人的,至少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光,而阿肯在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当中的地位,也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高。

    否则的话,这一次入侵血色深渊的行动,就不会是由阿肯这个家伙带队了,深知魔鬼的一贯行事风格的云峰,只是通过一些简单的信息,以及少许的蛛丝马迹,就准确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不得不说,当年在魔鬼岛上的经历,确实让他对于魔鬼的行事风格,了解得更为透彻。

    “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吗……”低头看了看正在不断消散的阿肯,云峰不由得喃喃地低声自语道。别看这一战自己好像占了不少的便宜,但是云峰自己却心里有数,这一次的交锋,实际上还是自己输了。

    不管云峰击杀了对方几个真神级别的魔鬼强者,这样做虽然确实能够给对方造成一定的打击,但是对于大势,却很难产生太大的影响。至少就目前而言,血色深渊肯定是保不住了的,对于云峰以及整个青龙云家来说,失去了血色深渊这样一个立足之地,绝对可以说是一个异常沉重的打击。如果不是当初因为妹妹云岚的缘故,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蔚蓝之星阿斯兰遗留下来的青云位面,说不定这一次青龙云家,还真的有可能,会被对方给逼到穷途末路的地步!

    云峰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对方仅仅只是攻下了血色深渊,那就算完了。这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尽管云峰现在还猜不出,对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举动。但是在云峰想来,不外乎是在艾瑞大陆这个主位面上做文章。毕竟如果没有青云位面这个意外的话,正常情况下,一旦失去了血色深渊这个立足之地。对于青龙云家来说,毫无疑问就只剩下,重返艾瑞大陆这一条路可走了!

    或许,这才是对方这次攻打血色深渊的真正目的吧。但是既然猜出了这一点,云峰当然不可能按照对方的步调去走,没错,青龙云家将来迟早总会有重返艾瑞大陆的一天。但是眼下却显然并不合适,如今的艾瑞大陆,完全可以说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眼看着一场规模浩大的大战,随时都有可能开始,云峰又怎么可能,让青龙云家,在这种时候主动卷入这样的是非圈当中呢?

    “看来这一切,都只能等到第二次神战结束以后,才能够再做打算了。”云峰现在也是无奈啊,虽然他确实在艾瑞大陆上做了不少的布置,但是这些布置,都只是为了将来青龙云家,重返艾瑞大陆所作的准备工作而已,并不是说接下来立刻就要展开行动。

    至于说这次血色深渊遭到入侵,云峰恐怕暂时也没有办法出手报复,只能是先忍下这口气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己现在还有自然神系这个大敌在呢,实在不是再树强敌的时候,更何况相比而言,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别看只是九层地狱当中,其中一个层面,里面的一个势力而已,但是若论综合实力的话,说不定就连自然神系都要甘拜下风!

    九层地狱政治学院究竟已经存在了多少年,具体的时间早就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但是毫无疑问,这个时间跨度,绝对长得让人难以想象!无数的岁月,这所学院不知道已经培养出了多少强者,作为一个同行,云峰比谁都更加地清楚,九层地狱政治学院的底蕴,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可以说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云峰是绝对不愿意,和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交恶的。但是这一次对方却是主动打上门来了,总有一天,云峰早晚会做出有力的回击的,但是眼下确实还不是和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彻底翻脸的时候。尽管从这次血色深渊易手之后,双方的立场可以说大家已经是心知肚明,但是只要不主动撕破脸,云峰相信,以魔鬼一贯的行事风格,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应该不太可能,会明目张胆地站出来对付自己,毕竟九层地狱政治学院虽然非常的强大,但是由魔鬼组成的势力,内部从来都不可能是一团和气。云峰相信,真正想要对付自己的,应该只是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当中的一部分人而已,而在同九层地狱政治学院彻底地翻脸之前,自己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找出此次入侵血色深渊的幕后烟手来!

    “好了,王星也已经成功地脱困了,继续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还是尽快去和红叶他们汇合吧。”阿肯的化身终于彻底地消散了,吸收了部分散逸的神力,云峰的实力又有了一定程度的增涨,不过云峰却不打算再继续留下来战斗了。

    自从阿肯的化身被击杀,然后那个烟雾魔鬼遁逃而去,这段时间,居然愣是没有一个真神级别的魔鬼强者出现,那三座超大型的地狱之门,依然还是在源源不断地传送着大量的魔鬼军队,尽管这些魔鬼军队都堪称精锐,但是却完全引不起云峰的兴致,他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浪费在这些家伙身上。

    “看来这次那些魔鬼们下得本钱还真是不小啊,这样的兵力,就算是十个血色深渊,也绝对能够轻易地扫平吧?”看着依然还在不断增加的魔鬼大军,云峰也不由得暗自摇头,很显然,九层地狱的魔鬼,这次应该不仅仅只是单纯地为了攻打血色深渊那么简单,或者说……搂草打兔子,顺便将自己一起给收拾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能说就不存在,但是云峰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血色深渊已经保不住了,自己这个深渊领主的头衔,也是时候该丢掉了,不过这样也好,一时的失利不算什么,最后再次看了一眼那三座超大型的地狱之门,云峰终于朝着王星突围的方向,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